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天色已经亮了不少,放眼望去还能看到远处的云层透着霞光。虽然很浅,但无疑预示着今日的好天气。
      
      云容从马车里出来时,书院外头陆陆续续有马车赶来。
      
      他略微看了看,便顺着脚下的青石板,走向书院。旁边的穆安手里拿着自家主子上学准备的东西,跟在云容后头。
      
      云容如今就读的地儿名叫皖南书院,占地极大,就跟元明时期的国子监一样,是个官学。
      
      皖南书院其职能具有二重性,一是作为官学最高管理机构,二是生徒就学的最高学府。
      
      因为其特殊地位,每年想来皖南书院就读的学子不计其数。
      
      但其招收生源只有两种方式。
      
      它给予七品以上官员子弟求学机会,通过考核即可入学。此为荫学。如果不是官宦子弟,或者家中无人是七品以上官员,那也不是没有机会。
      
      可以通过地方府,州,县学举荐,再经过皖南书院的统一测试后获得入学资格。此类学生被称为贡生。
      
      能加上后面一项入学条件,没有把书院变成贵族们就读的私人书院,已经是当今圣上有爱才之心了。
      
      不过总体上来说,就读皖南书院的学子,官宦子弟与平民百姓比例大概在六比一左右。
      
      云容跨进朱红色的大门后,沿着正中石板路一直往前走,经过了二门后,在拐几个弯便到了自儿个读书的院子。
      
      跟在后面的穆安把手里拿着的书袋递给了云容,便退去了旁边的屋子里。
      
      因为书院规定,学子们虽然可以带一个贴身书童;但书童不可跟着主子进主院伺候;只能去偏屋等着。
      
      等云容进了院子,屋子里约莫坐了一半。他们看到云容纷纷向他打招呼,云容也都一一回应了。
      
      这会子门外突然窜进来个人,疾步走到云容身旁就道:“意思意思就行了,都理了作甚?那么多人给你打招呼,每回你都要一一回应,也不嫌累得慌。”
      
      一边说着还一边拿眼瞪四周坐着的同窗。同窗被这人瞪着,也没怎么反驳,都讪笑了下。
      
      反正这情形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他们挨骂也早就习惯了。
      
      云容看着眼前这人,穿了一件暗紫团花宽袖曲裾袍,俊朗的脸上犹带着对他的不满,一双剑眉微微皱着。
      
      他清了清嗓子,也没回应前面的问话,“你这脾性什么时候能改改?”
      
      “怎么?为你着想还是我的不是了?”话虽这么说着,可手上动作却很实诚。
      
      周涣之站到云容身前,伸手帮他把披风给褪了,转手交到屋内伺候的侍从手中。
      
      “昨日你祖母生辰,可惜没大办。本来想找你来着,可我跟你家又没什么血缘关系,去都去不成。”
      
      想到这儿周涣之就颇觉郁闷,好不容易挨到放假,还不能去找小伙伴聊天。
      
      害得他连个出门的由头都没有,被他爹拘在院子里看了一整天的书,头都给搞大了。
      
      “你哪天不是想去找容哥儿的,尽知道粘着他。瞧瞧这德行,看来昨个儿没少被周伯父给折磨。”
      
      兵部尚书家的嫡次子苏玉青从屋子的里间走了出来,看着周涣之那张臭脸,脑子一转,就打趣道。
      
      也是周涣之身份地位极高,乃是内阁首辅周大人的幺子。
      
      不然依着他痴缠云容的作态,早就被书院一帮学子给套了麻袋,打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周涣之看到出来的苏玉青,见他居然还敢拿这事儿来调笑自己,恼怒道“你们今儿个是不是约好了?一个两个的指我脾性说事儿?我被我爹折磨的这都快人尽皆知了。”
      
      周围同窗看到他们几个在说笑,便也都凑了过去,你说一嘴我来一句的;把整个屋子的氛围搞的格外热闹。
      
      云容被围在中间,看着他们越说越兴奋,声音也越发的大。
      
      他不由的出声提醒道:“你们适可而止啊,一会儿要是被戒律院的抓住了,可就惨了。”
      
      沉浸在放假中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把声音都压了下去。
      
      毕竟这戒律院的人可不是好惹的。
      
      因为在皖南书院读书的学子们大多数都是官宦子弟,为了能震住这一杆子小少爷,当今圣上特意在书院里设立了戒律院。
      
      专抓不受纪律的学子,一旦被抓,挨板子那都是轻的,最常见的是抄书抄到手软,跪孔夫子画像跪到腿残。
      
      最可怕的是它要全书院通知,在书院张贴栏上把学子所犯罪行给你贴上去。
      
      这简直就是公开处刑,对于一帮子年轻气盛的学子们,谁能受得了?这提出设立戒律院的人真真是狠。
      
      在屋里里头站着的侍从看了看屋角摆放的漏刻,轻声提醒道:“主子们,辰时了。”
      
      众学子一听纷纷归位坐好,一旁的侍从连忙往桌上摆书铺纸研磨。
      
      虽然书院不让权贵子弟带贴身书童进入书屋,但也不会就真的让这些个少爷亲自动手做些琐事,书院里头自有伺候的侍从。
      
      随着钟声的敲响,教课的夫子拿着书本来到了屋子里。看到一排排的学生坐的整整齐齐,脸上露出了个笑来。
      
      不过恰恰相反,众人看到夫子的一刹那,脸几不可见的僵了下。
      
      不过秉着尊师重道的习俗,倒没有表现出来。
      都在心里暗暗腹诽:今日不是周夫子吗?怎么来了个李老头?
      
      李老头,李夫子看着坐着的学子,朗声到:“我与周夫子商量了下,决定以后我与他的课对换,就从今日开始。”
      
      “啊!”
      
      “什么?”
      
      “不是吧?”
      
      “本来应该提前知会你们一声,但没找着机会,今日里说了,你们下次便得有个准备。一个个的唉声叹气作甚?对此可有什么意见?嗯?”
      
      有什么意见,这意见可大着呢!
      
      皖南书院教导科目种类繁多,最主要的当属六艺。
      
      分别教导:礼,乐,射,御,书,数。这也是为国家选拔人才所设。
      
      本来吧,这李老头上的课就是最难学的算术。有这方面天赋的都能被他搞头秃,更遑论没这天赋的,这一堂课下来能把人给活活熬死。
      
      所幸他的课全都排在下午,有一上午的课进行缓冲。
      
      中午还能午休结束才去上那劳什子算数。熬着熬着,还能在心底暗示自个儿上完这堂就放学了不是?
      
      这起码还有个盼头呢!结果这一换课,嗨!周夫子的书法课全在早上,正好挪给李老头。
      
      他们就得一大早面对着李老头的荼毒,还毫无反抗之力。
      
      面对这情况,还能这样?诸位同窗面面相觑了片刻,一叠音儿的说了声没意见。
      
      李夫子看着他们还算乖觉,摸了摸胡子,解释了下原因。
      
      “之所以换课,是因为早上是人思绪最敏捷的时刻,正好适合教算数。当然,你们这时也最活跃,可以事半功倍。”
      
      事半功倍?别事倍功半就行。
      
      众学子哀哀叹叹的认了命,纷纷拿起算学书开始阅读起来。
      
      亏得今日下午便有李夫子的课,不然突然来这一下,连个课本子也没有。
      
      皖南书院课堂时间跟云容前世所上大学颇为相似,只不过时间要更长点。
      
      一堂课两个时辰,一个时辰休息一刻钟。中途想要请假得请示夫子,不可擅自行动。
      
      通常情况下,一天也就两堂课,一堂上午,一堂下午。
      
      好不容易挨完了李夫子的算术课,众人齐齐吐了口气儿,感觉全身都舒坦了不少。
      
      周涣之看着旁边伺候的小厮收拾着自个儿的书案,思绪呆了呆。
      
      苏玉青走到他案几边拿手拍了拍他,“喂,回神儿了。”
      
      云容轻声笑了笑,“走吧,去吃饭。”等他俩人走了几步,周涣之才回过神来。
      
      “哎哎哎,等等我。”一边说着还一边抱怨,“这大早上的上李老头的算数,还不如回家被我爹罚呢。”
      
      要说这算数课谁最讨厌,周涣之当属第一。
      
      “算数可是周家哥哥最擅长的科目,怎么到你这儿就跟翻了天似的。”
      
      云容略略奇怪,周涣之他哥可是算学界的翘楚,连着学院夫子都甘拜下风。
      
      可到了他这儿,简直是反着来,差的没了底儿,每回测试保管得个丁等,无一例外。
      
      周涣之面对好友的质疑,简直无颜,“这能怪我!这这这...就像你,容哥儿。”
      
      “嗯?怎么又扯上容哥儿了?”苏玉青惊讶挑眉。
      
      云容心里一突,这小子准没好事儿。
      
      刚想阻他开口,就听这二愣子继续道:“你看容哥儿这脸,照理说就依着这皮相,云家姐姐怎么着也是个绝世大美人。结果呢,他压根儿是个异常的,跟我不像我哥一样。”
      
      说完还以为自个儿与云容又多了个共通之处,嘿嘿嬉笑了起来。
      
      云容今儿个早上才在马车里想过此事,心底隐隐不安。
      
      结果这才过了多久?又有个人提起此事,就差没指着他鼻子说他基因突变了。居然还敢在哪儿里偷笑?这有劳什子好笑的?
      
      云容脸色黑了下来,“这么说,我大姐姐容貌还入不得你眼了?”
      
      周涣之觉得不对,这怎么就扯到云家姐姐头上了?
      
      他与云容交好,知道云容口中说的大姐姐是他胞姐,是万万不可得罪的。
      
      “怎么会!我何时说过这话的,云家姐姐长的很称我心意,你可别听人胡说。”
      
      他大约也是知道自己前面说错话了,虽然没明白错在哪里。
      
      但并不妨碍他积极认错,连忙岔开话题,“不是说要吃饭吗?去哪?上了堂课,我肚子都唱起了空城计。”
      
      云容看他那儿装出来的可怜模样,也是自己想起大宋朝这操蛋的背景设定,向他撒了把火。遂叹了口气,道:“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学院食堂。”
      
      

  • 作者有话要说:  周涣之:感觉自己明明没错?
    云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