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元和二十三年春,上京。
      
      三月中旬的天已经逐渐回暖,褪去了冬日的严寒。早晨还带有薄霜的树枝上抽出了新芽,嫩生生的。四周的景物都在复苏,显得生机勃勃。
      
      天刚蒙蒙亮时,尚书府已经是一片忙碌。
      
      应着是府上老太太的生辰,虽然府主人不打算大办,只这一家子热闹热闹,但需要准备的也着实不少,足够下人们来回忙活。
      
      前院的下人们忙着打扫收拾,后院的下人们忙看准备寿宴事宜。现在时辰还早,所以大家都尽量把动作放小,以免吵着主子们休息。
      
      正房屋里,窸窸窣窣的动静略从厚重的床帐中传出。
      
      睡在侧间的丫鬟听到动静马上趿拉着鞋子去往里屋,甩甩自己迷糊的头,站在床边等子一小会儿后,听见一道略微低哑的声音“什么时辰了?”
      
      小丫袭反射性的看向摆放在屋角的漏刻,轻声回道“老爷,卯时三刻了。”
      
      又等了一会儿,听到里头说了声“起吧。”便连忙跑到门外,打开屋子唤人来伺候主子洗漱。
      
      双人梨花木床上,云夫人周氏迷迷瞪瞪的看看准备起身的自家夫君,“今日不去上朝了”
      
      “母亲生辰,我特意请了一天假,上头已经批了。”云尚书云逸一边起身,一边回应。
      
      这时屋门开了半扇,从外头走进了一串丫餐,端看一应用具,在屋内侯着。最前面的两个大丫鬟绕过玉石屏风,来到床边伺候主子穿衣。
      
      云夫人刚伸出手穿上衣裳袖子 ,一旁的云逸就把自己给倒饬好了。
      
      他快步走到外间去先漱,没一会儿就听到云夫人说,“这大喜日子,不知道容儿和裳儿起了没”
      
      云逸拿着帕子的手一顿,嘴角微扬“裳儿姐我不知道,但容哥儿肯定是起了的”
      
      “嗯你怎么知道就算母亲生辰在即,但现在时辰还早,没准儿容儿还睡着。”云夫人从里间出来,坐在一旁的梳妆台边回道。
      
      毕竟容儿年龄尚轻,贪睡也正常。
      
      刚这样想着,用热水洗完脸的云尚书就扯了扯嘴角,露出个带礼貌的微笑“这个时辰点子,容哥儿该是起身收拾好自个儿了。”
      
      像是知道自家夫人心里怎么想的,云逸补充道:“容哥儿这时大概在练字,这是他的习惯。”
      
      “这点子上练字?还习惯?”云夫人越想越不对劲,怔忡了下,爆发道:“怎地不好好休息?你平时都这么教我儿子的?”
      
      大丫鬟刚帮云夫人周氏梳好发髻,正在挑选合适的头钗用来点缀,冷不防周氏突然转身,大丫鬟急忙收手,这才没把发簪插歪。
      
      周氏这时火冒三丈,压根儿没注意这小动静,只冷冷看着云逸。
      
      儿子从小就由他养着,衣食住行全都一手揽括,她找不到一丁点儿能插手的地儿。
      
      本来这就引起了她强烈不满,直接导致这十几年来儿子跟她一直不亲。
      
      以前还能安慰自己妇道人家,养女儿还行,养儿子还是交给男人养比较好。再加上儿子确实被夫君养的极其好,自己也就在心中憋闷憋闷。
      
      现在倒好,从云尚书嘴里吐出自个儿的容儿起早贪黑,还不知道平日背后里被他父亲怎么折磨呐?!
      
      云尚书眼瞅着周氏要发飙,不咸不淡的回应她,“男儿哪能像女子一般娇气,这时辰起身习字是正正好的。若是连这点苦都吃不住,以后的路子还怎么走?看你这态度,可见以往把容哥儿抱过来养着是对的,你教导裳儿姐就行。其他别管。”
      
      如今容哥儿被他教的极好,极佳。若待在她母亲这边,被养成了个娇滴滴的模样,那是万万不行的。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洗漱好的云尚书跨出了屋门,迈着轻快的步子,准备去看看儿子。留着自家夫人坐在梳妆台边生闷气。
      
      另一边西厢房的屋子里,几个丫鬟垂手而立。
      
      大红实木书桌边站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仅着一身单衣。
      
      虽然现在是初春时节,但屋内还是燃着碳火,把整个屋子弄得暖洋洋的,并不让人感觉寒冷。
      
      他看着身形清瘦挺拔,因在书案边低垂着头,也看不清具体模样。旁边站了两个大丫鬟,一个磨墨,一个铺纸。具都悄无声息的伺候着少年。
      
      没过一会儿,屋外响起了敲门声。就听到外面小丫鬟低低的说了两句,然后是关门的音儿。
      
      这时又进来个大丫鬟,俯了下身子道:“少爷,老爷来了。”紧跟着后头就进来了个儒雅的中年男子。
      
      里屋站着的大丫鬟皆福了福身子行礼。
      他看着少年徐徐说道:“你祖母寿辰,你练字虽不可轻易懈怠,但今日可破例少练半个时辰。一会儿早点去你母亲那里陪陪她。我今日过来还未曾用过早膳,想着与你一起。”
      
      俯首在桌案旁少年这才抬起头,缓缓向男子行礼问安。屋内的烛火映在他精致的眉眼上,显得他俊美不似真人。
      
      云容看着父亲,微微起唇:“大喜日子,合该懒散一下。”说完朝父亲眨了眨眼睛,紧接着继续提笔,练着字帖。
      
      云逸坐在对面椅子上,看着他玩笑模样,笑了笑,摆了摆手,身边丫鬟立即替他上了盏茶,便默默退下。
      
      云逸坐在那儿也没说什么,就坐在一边看他习字儿,一边品茶。
      
      揭开茶盖,发现是自己惯喝的碧螺春,想来是容哥儿早给屋里的丫鬟打过招呼,说明了自己的喜好。
      
      云逸心中感到热贴。看着自个儿的儿子,内心说不得意那是假的。心里一千个一万个的满意。
      
      云容也就意思意思练几篇,总不能让老爹就这样干等着自己。快速结束了日常练习后,在丫鬟的服侍下净了手,随手披了件外袍,就与云逸一起去外间准备用膳。
      
      下人们早已把膳食备好,就等两位主子出来就坐。
      
      云容帮云逸把椅子拉开,后坐在他旁边。两父子用膳也没那么多规矩,在互问互答中度过了一餐。
      
      云尚书等着去前院忙活,虽然请了假,但并不代表他今天就清闲了,朝中还有不少正事儿等着他处理。
      
      父子俩絮叨感情到位后,也就该去忙活了。
      
      临走时还不忘嘱咐一句:“别忘了去你母亲哪儿。”
      
      云容闻言微微挑眉,不置可否。一听他那话,就知道他铁定是和母亲闹了矛盾。
      
      每回他俩一出个小摩擦,就得把他给夹带上,替他去哄母亲,这都快成专业“灭火器”了。
      
      不过这能怎么办?还不得扛着。谁叫自个儿是他儿子呢?云容一边想着,一边穿过游廊迈步去正院。身后跟了好几个伺候的丫鬟。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主日常,希望小天使们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