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顾雨元听罢谭无昧的话后,瞳仁一转,唇角翘了起来。
      
      不过此时华明冽已走远,顾雨元想追上去也不知往哪个方向,便继续和谭无昧在长安街上视察。
      
      日落回到客栈,顾雨元刚踏上二楼,便看见华明冽进了自己隔壁的客房。
      原来师父就住在自己旁边!
      
      顾雨元忙跑过去,撑住快要关上的房门,探头笑:“师父,好巧啊!我就在你隔壁。”
      
      华明冽放他进来,两人坐在桌边。顾雨元斟了一杯茶放在华明冽面前,问:“师父,你的任务是什么啊?”
      
      “昊雪城近日有数名男子离奇失踪,官府查不到,便报到昊雪宫。我下山便为此事。”
      
      “失踪……只有男子吗?”
      
      华明冽点头。
      
      顾雨元奇怪,不过他相信华明冽定能解决,便不再思考。
      “师父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暂无。何事?”
      
      顾雨元一喜:“那明天我们去玩……咳,一起视察吧!我还没和师父一起过呢。”
      
      华明冽敛眸,“可。”
      
      “那我明日来找师父!”
      
      顾雨元回到自己的客房后,笑:“系统,我本担心这一个月做不了密友任务。现在师父就在我隔壁,比以前更近了。”
      
      【叮。今日密友任务完成。奖励门钥符x1。】
      
      顾雨元查看系统储物格,他已有很多奇怪的符纸,迷惑符、瞬移符、召唤符、突破符、隐身符、门钥符等若干。瞬移符最多,有十张,第二多的是召唤符,突破符最少,只有一张。
      
      等到了第二日,顾雨元同谭无昧说明后,便各自分开。
      
      从上次玫瑰酥一事,顾雨元便知道华明冽喜欢甜食,只要下山便会给对方带些小吃。这次逛街,顾雨元也没改寻找小吃摊的习惯。
      
      “是糖糕!”顾雨元拉着华明冽的袖子走过去,“老板,麻烦来一份糖糕!”
      
      “好嘞!”
      小哥将汗巾挂在脖子上,将掺了鸡蛋液的发好的面团揉成椭圆状丢入沸腾的油锅里。他用半米长的木筷均匀翻滚,待表面鼓起、炸至金黄后,用漏勺捞起来,手腕一抖便将油控落锅中,最后把糖糕装进纸袋里,递给顾雨元。
      
      “小哥小心烫啊。”
      
      顾雨元放下铜板,接过纸袋,“多谢。”
      
      他捻起一块糖糕,举到华明冽嘴边。
      “师父,您尝尝。”
      
      华明冽眉眼低垂,看着嘴边的小巧糖糕和捏着它的细瘦手指。糖糕是金黄色的,手指如白玉。
      
      顾雨元极力推荐:“真的很好吃,尝尝看!”
      
      华明冽迟疑着启唇。顾雨元食指一推,小小的糖糕便进了华明冽的嘴巴。
      
      手指……碰到了……
      华明冽攥紧背在身后的右手。
      
      顾雨元也吃了一个。
      
      炸好的糖糕就像一对扣在一起的小金锣,小小的,一口便吃下去。外皮酥脆喷香,里面软糯黏牙,还包着融化的糖水。
      是顾雨元小时,爷爷常给他做的小零食。
      
      顾雨元舔掉嘴角的糖渣,问:“好吃吧?”
      
      “尚可。”
      华明冽伸指进纸袋。
      
      “小顾师兄!”
      
      顾雨元听到喊声转身。
      
      扭过头去的顾雨元,和被顾雨元挡住的王城城,都没有看到华明冽在听到王城城的声音后,如电般抽回手负于身后,沾着糖渍的指尖不着痕迹地蹭了一下腰带。
      
      “王师弟,”顾雨元看到熟人很开心,“你被分到附近了吗?”
      
      王城城点头:“我正巧被分到我家的村子里!这个月就当回家啦。我家就在长安街后面,要不要去我家玩?”
      
      顾雨元回头看向华明冽。
      
      “你们去吧,为师另有他事。”
      
      顾雨元便辞别华明冽,和提着一袋小吃的王城城走了。
      
      “跟我来,这里近些。”
      
      王城城带顾雨元往长安街一条小巷子里走,走到小巷尽头翻上墙头,他骑在墙头上朝顾雨元招手:“翻过来就是了。”
      
      顾雨元提气翻过这座墙。
      
      “原来……长安街和你家离得这么近?”
      
      而且截然不同。
      仅一墙之隔,长安街富庶繁华,墙这边却是简陋朴素。
      
      在家做针线活的王母对顾雨元的到来很开心,张罗了一桌子菜,把顾雨元吃得撑着腰走出去。
      
      就这样,每天一早顾雨元和华明冽一起视察,如此过了两日。
      
      直到十二月初五,华明冽一早前往官府查看卷宗,顾雨元和谭无昧刚吃完早点还未走出客栈,便被满脸慌乱的王母找上来。
      
      “王婶,您怎么了?”顾雨元扶住站立不稳的王母。
      
      “我儿子已经两天没回家了!”王母两眼通红,“你来我家玩后的第一天,他和前几日一样出门,说是视察,其实就是在我们村里溜两圈再回家,可是,可是直到天黑都没回来。我心里担心,可想着也许他是回昊雪宫有事,便没找他。直到我问过和他同组的小兄弟,他说我儿子从没讲过要回昊雪宫……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王师弟失踪了?”顾雨元一惊,看向谭无昧,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师父这次下山的任务。
      
      谭无昧脸色沉重,追问细节:“婶子,王师弟这两天可有异常,有没有见过陌生人,或者说过什么话?”
      
      顾雨元扶着王母坐下,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
      
      王母双手捧着杯子,却喝不下去,她细细回忆,“没有,城城这两天和平时一样,见的也都是熟人,不是乡亲就是你们……”
      
      “不会,不会……”王母突然脸色惊恐,“不会是魔人把城城抓走了吧?”
      
      “婶婶,您为什么这么说?”
      
      “前几个月,有传言说有魔人来昊雪城了!不过后来官府老爷说是妖言惑众,我们就没再当一回事……难道是真的……我的儿子……”
      
      王母强撑了两天的泪水掉了出来,砸进手中的杯子里。
      
      顾雨元忙蹲下身子安慰:“婶婶,魔人这事还不好说,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王师弟。您别伤心,我这就告诉师兄们,我们一起给您把他找出来。”
      
      顾雨元好不容易安慰王母回家等消息,待王母走后,他看向谭无昧:“谭师兄,王师弟失踪……”
      
      谭无昧严肃点头:“他虽是外门弟子,但也是我们昊雪宫的师兄弟,一定要尽快救出他。顾师弟,你先去找找有没有线索,我去通知其他师兄弟一起找。”
      
      顾雨元觉得谭无昧话中有一丝怪异,但这感觉稍纵即逝。时间紧迫,他立即出门往王城城带他翻过的小巷子走。
      
      他飞上墙头,查看墙头上的脚印。
      
      因为王城城修为不高,且身体偏胖,不像顾雨元能整个翻到对面,只能先翻到墙头上,便会在墙头留下脚印。
      而这个墙头上的脚印数量,和那天二人翻墙时一样。
      
      王城城好美食,他家离长安街这么近,在视察完后会翻墙来买小吃,正如吃糖糕那天一样。
      这说明,王城城还没有来长安街便失踪了。而他的搭档并不知情,故失踪时间在视察后。
      
      依照王城城的性子,必是刚视察完就要来长安街。
      在短短一刻钟内出事,罪魁祸首肯定一直尾随观察王城城。
      
      王城城和其搭档都是修士,看来对方亦是修士,且修为在二人之上,才能不被二人察觉。
      
      王城城失踪一事是否和师父在查的男子失踪案有关系?本以为是普通盗贼,没想到涉及到了修界……
      
      至于王母所说的魔人一事,顾雨元更是奇怪。他和步方圆找到魔人的时候,除了稍后赶来的师父,并无其他人在场。及至后来禀报掌门,掌门也吩咐他们不要外传,那为什么会走露消息?又是谁散播的?
      
      顾雨元翻下墙头,正欲去王城城家附近找找线索,有两名农夫从身旁经过,嘴里聊着:“出城去山里看看有没有药材采,卖了换钱好过年!”
      
      顾雨元拦住二人,问:“大哥,城门离这儿近吗?”
      
      “南城门离得近,往那儿走小半里地就是了。”
      
      “多谢。”
      
      顾雨元按照指引,很快来到南城门前。
      他出了城门,外面是一条被走实的土路,两边是生着杂草的雪地,东边雪地里有个占地约半公顷的雪坑,许是湖水干涸留下来的。
      
      他走右看看,并未发现异常,“难道是我想错了?”
      
      【若用了隐藏阵法,宿主是没办法发现的。】
      
      “可我不会解阵啊……对了!”顾雨元突然想到,“我有你奖励的失灵符。”
      
      失灵符,可令任意一种阵法或法术失效。
      
      顾雨元拿出失灵符捏碎,看清雪坑中景象的他险些腿一软跌进坑里,忙向后退了一步。
      
      “小顾师兄!快救我们上去!”
      
      王城城!
      
      “我迷迷糊糊的没有记忆,清醒的时候已经在这里了,没办法出去,这鬼阵法还不断吸我的精血不知道在干什么!之前失踪的男子也都在这里……啊,小顾师兄小心后面!”
      
      顾雨元只觉后背被猛的一推,他跌进了雪坑里。
      他被王城城掺着站起来,突然感觉不到自己体内的灵力了。
      
      “顾师弟。”
      
      顾雨元抬头。
      “……谭师兄。”
      
      “我本不欲动你,可谁让你太聪明了呢。”
      
      顾雨元冷冷看着他:“竟然是你……藏的真深啊。看来,前几天,就算我不与我师父出去,你也会找机会和我分开吧。我师父晚上便会回客栈,他肯定会来找我的!”
      
      “这个阵法会掩盖所有灵力,他不会知道你在这里的。”谭无昧唇角微挑,“师弟,祝你好运。”
      
      顾雨元静静看着谭无昧转身离开,直到估测谭无昧已经回城后,狡黠一笑:“师父他会知道我在这里的。”
      
      他抽出召唤符。
      
      

  • 作者有话要说:  华咧咧:……这心绞痛该死的熟悉。

    好想像芋圆儿和咧咧一样出去逛街啊ioi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