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自从上次在KTV的那场小意外后,吴嘉老觉得有人在跟踪他,而且朱皓晨那小子老是有事没事的就到他打工的两个店里找他。每次都不怀好意地盯着他,用言语来挑逗他。
      
      虽然吴嘉总是不理他,任他在自己耳边碎碎念:“喂,吴嘉,你为什么要打两份工啊?”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啊,生来就是大少爷!
      
      “吴嘉,你应该还是学生吧,你这样怎么上学呢?”这么累,难怪脸色那么差,朱皓晨很是心疼。
      
      缩少睡眠时间不就行了嘛!喂喂喂,你那一脸心疼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我和你又不熟!
      
      “要不你给我当家教吧,我给你发工资,额,你把你现在的这两份工作都给辞掉了,你原来一个月能拿多少工资,我就给你三倍的工资!”
      
      说完,朱皓晨一脸势在必得地看着吴嘉,谁知吴嘉压根不在意他的话,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仿佛他只是个空气。
      
      吴嘉放在柜台角落里的手机好像响了一下,他拿起看了一下后露出了宠溺的笑,小逸说他今天有事,要吴嘉早点回家。
      
      吴嘉看了一眼时间,换个衣服就差不多下班了,于是他礼貌地对朱皓晨说:“那个,同学,我快下班了,您需要什么的话请尽快结账,我一会还要和我同事交班呢!”
      
      尽管是委婉的拒绝,但朱皓晨仍是不开心,他这个好好的大活人完全被对方无视了!
      
      朱皓晨从小被各种小弟巴结,哪里有人敢不听他说话啊,现在他眼前这个小店员竟然敢无视他!
      他瞬间就火了,一把抓住吴嘉正准备结账的手不想让他走,吴嘉被抓的手一时没了力气,手里的硬币撒了一地。
      
      丁零当啷的声音终于让朱皓晨冷静下来了,他迅速地松开了手,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为你老是不理我……你……”
      
      朱皓晨还想说话,可是他在吴嘉那想杀人的眼神下闭嘴了。
      
      朱皓晨蹲下身来正准备和吴嘉一起捡硬币,吴嘉一把拍开他的手,无奈地说:“你回去吧,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
      
      朱皓晨起身走了,不知为何他会那么听吴嘉的话,不想他再生气。
      
      吴嘉松了口气,开始收拾残局。真倒霉,今天不能早点回去了!
      
      本来几分钟后就能回去的吴嘉因为这个小插曲硬是整理了半小时,又被经理责怪了半小时才下班。吴嘉在路上把朱皓晨全家都问候了一遍后才消气。
      
      “小逸,我回来了!唉~别激动!”吴嘉一进门,刚把鞋换好,还没来得及把身上的背包放下,就被笑容满面的吴逸拉到了客厅,吴嘉一坐下就看到了一桌的菜。
      
      吴嘉一脸茫然地问道:“小逸,是我记错你的生日了吗?我记得你的生日还有三个月啊!”
      
      “哥,今天不是我生日啦!”吴逸一边说一边走到吴嘉身后,殷勤地给他捶背。
      
      “得了,差不多得了,你是不是又做什么坏事了?”吴嘉转身不安地看着吴逸问。
      
      吴逸急忙解释:“没有没有,这次是好事,我找到工作了,是家教!”虽然他和我同年级……
      吴嘉半信半疑:“口说无凭,你……你得……”
      
      吴逸一看他哥不信,急道:“我明天放学后把他带到家里和你对质,你后天就把晚上的工作辞掉!”
      
      吴嘉见他态度坚决,习惯性的想让步,他叹了口气:“唉,吃饭吧,如果你真的找到工作,我答应你的我会遵守的!”
      
      当晚,吴逸破天荒的给金光耀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号码还是金光耀死皮赖脸地给保存在吴逸手机里的,备注也是他偷偷摸摸写的。
      
      吴逸看着那长不拉几的备注,无语……
      
      我最喜欢的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老大。额,这家伙是有中二病吗?
      
      “喂,是我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那啥的老大吗?”吴逸本着求人要有好态度的原则说了一番违心话。
      
      金光耀心里炸开了花,难道木头吴逸终于开窍了?终于发现我的好了?终于愿意以身相许了?
      
      想着想着,金光耀脸上就出现了傻笑:“对啊对啊,我就是你最爱的老大啊!怎么了?是想要以身相许了吗?”
      
      我呸呸呸,恶……不行,我忍,不理这个大变态!
      
      “老大,你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我那么渺小的一粒沙,怎么能入的了你的眼呢!但是老大你那么善良,小弟有求,你一定会帮的吧?”
      
      听着吴逸那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话,金光耀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竟然不是来和我表白的。
      
      吴逸等着金光耀的回复,可是电话里什么声音都没有,难道他不愿意帮忙?
      
      “喂喂?金光耀,你怎么了?”
      
      “什么事?”特别冷淡的语气。
      
      但是吴逸并没有多想,见他没拒绝,就继续说:“我和我哥说我在给你当家教,他不信,你明晚有空吗?能和我一起去我家吃个饭,顺便和我哥“聊聊”吗?”
      
      金光耀又呆住了,他显然又没抓住重点。这是要带我回去,见……家……长吗?这进度也太神速了吧!
      
      “我,我去!”
      
      金光耀一个激动就不小心把电话给挂了。
      
      可怜被挂了电话的吴逸,搞不懂他那句“我去”究竟是骂人的话呢还是他同意了?
      
      果然,人傻是会传染的……
      
      隔壁房间,吴嘉正在记账,他大学所报的专业是会计,因为他觉得这个工作出来好找工作,说到底还是为了他们家。
      
      他习惯将每天的收入支出都记下,他记着记着,他的手机页面突然闪了一下。他仿佛习以为常的看了一下,然后熟练地删除。
      
      他冷笑着,似是在嘲笑那条短信的主人。既然约好了永世不见,现在又何必纠缠不放呢!疯子!
      吴嘉烦躁地用笔在笔记本上划线,然后把划花的纸撕下来,在快要落泪前将笔记本放在床头柜上,躺下睡觉。
      
      ----
      
      翌日,吴逸破天荒的起了很早,抢在哥哥之前做好了早餐,但是吴嘉的脸色有点苍白,这让他很担心:“哥,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吴嘉突然严肃脸:“我只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没有不舒服,你去上学吧,不然哥哥更难受!”
      
      吴逸从吴嘉手里抢走了他的手机然后向阳台走去,边走边说:“那你先吃早饭,手机给我,你今天不准去上班了!学校我也要给你请假!不行,今天你手机就应该没收!”
      
      吴嘉每次对着弟弟的皮都只有无奈,有什么办法,还不是自己宠出来的!
      
      “吴逸,别闹,赶紧把手机还给我!至少要让我去上课啊!”
      
      “好了好了!给你!”吴逸一脸“我已经搞定,你已无力挽回!”的表情。
      
      吴嘉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干了什么,看了一眼通话记录,果然是学校,便利店和KTV。
      
      他不会帮我辞职了吧?
      
      “吴逸,你没有帮我辞职吧?”吴嘉突然大声,把吴逸吓了一跳,话都说不连贯了:“没……没有,我说了……要你自己辞职的!哥哥你好凶啊!你怎么了?我还是请假带你去医院吧!”
      
      吴嘉也意识到自己太凶了,赶紧把表情放柔:“我没事,既然你帮我请假了,那我就在家休息一下好了,你去上课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那好吧,那你好好休息,不舒服的话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哦!晚上你也不要做饭了,我回家做。”
      
      吴逸被吴嘉推到了门口,这才不情不愿地上学去了。
      
      吴逸走后,家里冷清了,吴嘉一点食欲都没有,准备继续睡觉。这时,门铃声突然响起。
      
      难道是小逸忘拿什么东西了?
      
      “早上好!”吴嘉一开门就被一头“鹦鹉毛”吓到了,“鹦鹉毛”的主人正一脸愉悦地看着他,手里捧着一束粉红玫瑰。
      
      吴嘉盯着“鹦鹉毛”看了半天才看出来他是朱皓晨,没办法,他上次看到的那个朱皓晨,虽然是雷鬼头,但是至少还是黑发,虽然着装一样疯狂,但是今天这个他,除了哪张稚气未脱的脸之外简直判若两人。
      
      看清楚来的人是朱皓晨之后,吴嘉对他的印象简直不能再坏了,语气也更加不善了:“你是朱皓晨吗?你到我家干什么?你调查我?”
      
      “没有,我只是上次在你打工的便利店捡到了一根旧项链,想还给你,就去便利店找你,谁知道你今天没上班,我没有调查你,是你便利店的同事告诉我你的家庭住址的!”
      
      朱皓晨很委屈,自己每次都只能收到吴嘉的冷言冷语,可他明明可以对一个人那么温柔的啊!那天打电话给他的那个人,真的好嫉妒他啊!
      
      吴嘉看着朱皓晨泫然欲泣的脸,一种欺负小孩的罪恶感油然而生,他不禁放软了说话的语气:“对不起啊,我错怪你了,进来吧,早饭吃了吗?”
      
      朱皓晨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跟在吴嘉身后进屋。
      
      来者是客,吴嘉给朱皓晨盛了碗粥,又拿了两碟清淡的小菜放在他的面前:“只有清粥小菜,你凑合着吃一点吧,总比饿肚子好。”
      
      朱皓晨受宠若惊地看着吴嘉,虔诚地端起小碗吃了起来。
      
      这是吴嘉亲手做的吗?
      
      朱皓晨吃的很慢,很优雅,虽然他把自己的外表弄成不良少年,但是实际上还是个好孩子,可能只是被宠坏了。这样想以后吴嘉就渐渐地觉得孩子顺眼了。
      
      “我能再要一碗吗?”朱皓晨其实并不是有多饿,也不是粥有多好喝,他只是想和吴嘉再多呆一会。
      
      而吴嘉不可能知道,只以为他还在发育期,食量大。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吴嘉给朱皓晨又盛了一碗,自己也盛了一碗,两人相对而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