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谢逅到学校,早上上完课,中午回宿舍睡了一觉,下午又去教室,教室里人还未坐满。
      这堂课是现当代文学名作赏析,一进门,赵晓柔就向她挥了挥手。
      
      特地抢的最后面的位置。
      对于学生来说,后排就是天堂,不听课可以趴下睡睡觉,睡累了想认真听讲也随你意。
      甚至还可以交头接耳说两句话,也降低了被老师听见的风险。
      
      谢逅一到座位上,就趴在桌上睡着了,等被下课铃声吵醒,抬起头,赵晓柔正不怀好意地盯着她看。
      
      “你看什么?”
      天真热,她连说话都没力气,匆匆瞥了一眼,又低下头,枕在一双纤细的手臂上,头发缠着白又细嫩的肌肤,那模样竟让赵晓柔觉得有些诱人。
      
      赵晓柔帮她拨开头发:“被蚊子咬了?”
      谢逅才突然明白她那笑是什么意思。
      
      早上起床,发现脖子上有印记,谢逅涂了点粉,却怎么也遮不住,大夏天,让她穿厚实的衣服实在受不了,于是换了身小吊带和牛仔短裤,把头发放下,就这么过来了。
      
      名作赏析课向来无聊,赵晓柔也不愿意听,走了神,玩谢逅的发丝,想着高级理发店弄的发型就是不一样,颜色比普通理发店出来的要漂亮的多。
      仔细盯着看了一会儿,发现个印记,她一愣,以为自己看走眼了,拨开头发一看,果真如自己所想。
      
      昨天驰呈在阻止了谢逅的进一步动作后,她竟直接抬起脚,睡衣由上而下滑下来,拿起光着的腿缠上了驰呈的腰。
      一个刚满二十,还没出校园的姑娘,爱玩是爱玩了点,但谢建明管的严,真出去鬼混又不太可能。
      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那一刻,驰呈眼中的平静染上情.欲,所有意志濒临瓦解,猛的俯下身,亲吻转为啃.咬。
      就这么过了十多分钟,他却突然抬起头,喘着气硬逼自己停了下来......
      “睡觉。”
      ......
      几年前,驰呈年纪尚轻,血气方刚,沉稳有余,定力却不足,柔软又充满诱惑力的少女.身体且能摇动他的意志,可现在,任谁都不能左右他一丝一毫。
      过往可能对于谢逅来说,是男.欢.女.爱,但对驰呈,却是混乱,那段时间驰父多次找他聊天,说他想到是谢灵,可怎么也没想到是谢逅那丫头。
      又问了句:“那姑娘是不是做了什么?”
      驰呈不语。
      ......
      
      “难怪一下午都看你在睡觉。”赵晓柔凑过去,“说!昨天晚上到几点的?还是今天早上?”
      “你说什么呢?”
      谢逅没心思跟她开玩笑,“快起来,要不食堂该没饭了。”
      “这才几点?你转移话题的方式也太垃圾了吧.....”
      
      谢逅没再理她,拎着她刚买没多久的迪奥戴妃包,出了教室。
      大三没有晚自习,学校也不太管,一出门,元以晴微信恰巧送进来:“晚上出来,带你去个新地方。”
      
      烈日高照,谢逅一抬头,突然有点眩晕,兴致都少了一半:“还喝,天天喝酒你就不腻?”
      “来不来,给句痛快话!”
      “好了好了,刚下课,晚点到。”
      
      她先回了趟宿舍,把东西放下,天黑了,到学校门口,打了个出租,去元以晴朋友的酒吧。
      酒吧里还有驻唱歌手,音乐不震耳,听着舒缓有力,属于文艺范。
      
      谢逅一眼就找到了元以晴,她性格开朗,可以说开朗到有点豪气,朋友很多,就喜欢聚会。
      而且每次聚会的对象都不带重复的。
      
      “让让!让让!”
      元以晴踢了踢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帅小伙,“让我姐妹儿坐这儿。”
      谢逅被她安排在右手边最外面的位置上。
      
      其实她跟元以晴不常一起出来玩,连着这一次,今年才第三次,这个月就占了三分之二了。
      比起元以晴的性子,谢逅安静很多,不过因为长相艳丽,倒让她的安静带了些不同的味道,让在座的男人蠢蠢欲动。
      “以晴,你朋友不太爱讲话,看着很腼腆啊?”
      元以晴呵呵一笑,凑到她耳边意有所指:“那也看对谁是不是?”
      
      谢逅不打算跟她辩驳:“你不是说来喝酒的?”
      “你喝啊,难道还让我给你倒?”
      
      让她喝,她还真喝,还险些喝醉,那种水果酒,看起来漂亮,跟饮料似的,但酒烈,几杯下肚,元以晴赶紧抢了她杯子,晓得她明天有课,叫了旁边一个男人送她回去。
      “行了,跟酒鬼似的,你当喝白开水啊?”
      谢逅就纳闷,尝着甜甜的,后劲还真不小。
      
      自己叫来的人当然要送回去,元以晴跟着他们一起出去,等人都坐上位置逅后,她在驾驶位上弯下腰,看谢逅,嫌弃道:“还挺能,还没喝醉,知道自己走路。”
      又转头,对驾驶员:“高子,把她送到宿舍楼底下晓得了吧?”
      “放心吧,姐,我肯定把她安全送回去。”
      
      七八点钟,路上车比较多,开得很缓慢。
      跑车在黑夜里,起速时,时不时发出哄隆隆的炸街声,引起了周围小范围的注意,本来拉风极了。
      可到了下一个路口,却被执勤的警察给拦了下来。
      
      “靠,又查酒驾!”
      被唤作高子的男人有点暴躁,敲了下方向盘,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窗户降下,交警闻到酒味,问:“喝酒了?”
      对于这些警察来说,就喜欢查这种豪车,大部分些有钱人家的二代,年纪小,做事不稳重,什么都赶干,酒驾是一查一个准。
      
      “没有。”他出来,下意识举起手,又指指旁边,“她喝的,不信你检查。”
      刚开始语气还挺好。
      
      警察在他说话的功夫,已经用酒精检测仪检测了,确实没喝酒。查完了,他才转头看了眼副驾驶的女人。
      正睡在那儿呢。
      栗色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具体容貌,小吊带,超短裤,就看见那白花花的肉露出来了,警察想走过去照例询问:“没嗑.药吧?”
      
      年轻小伙子,到底火气太旺,又从小被惯坏了,不顾后果,有点冲,上去就拽人:“说什么呢?”
      旁边跟着的另一个警察,立马厉声制止:“怎么,还想袭.警?不会有什么名堂吧?带回警局弄弄清楚!”
      ......
      
      驰呈和刘项栋提审完案子,去了趟警察局。
      今天的案子是犯罪嫌疑人的妻子举报他丈夫性.侵自己还未成年的女儿,警察问了,嫌疑人承认,可到了检察院这边,这家伙又突然改了口。
      还说是被恐吓才招供的。
      狡诈之极。
      
      周旋几番,结束后,驰呈显得兴致不高。
      刘项栋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也亦然。解了几个扣子,开玩笑:“我要有你那家庭,谁还跑来干这操.蛋的事?”
      刘项栋是农村人,当初以高分考来这里的大学,成绩一直遥遥领先,村里村民普遍受文化程度不高,就知道公务员是好职业,相当于古代的在.朝.为.官。
      为了好名声,他选择了检察院。
      可做了这么久,发现这一行实在接触了太多社会黑暗的一面,就比如今天这个小姑娘。
      还在花季年龄。
      
      “待会儿你怎么回去?”刘项栋抹了把脸,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要不送我一程?”
      驰呈开车过来的。
      
      等着他的答案,一转头,却被对面的一幕吸引。
      
      一个半大的小伙子不知是喝过酒了,还是本就脾气上来了,正跟警察要起冲突,旁边站着的姑娘赶紧上去劝架,拉着那男人往后退。
      姑娘背着那款他都能叫出名字的迪奥包来,穿的甚是清凉,一双又长又直的腿下踩着银色的坡跟凉鞋,身材看起来好极了。
      
      估计是被吓着了,她拉着那男人的手臂,说话时带着鼻音:“算了吧,别闹大了。”
      娇娇滴滴的。
      
      “年轻真好啊。”
      刘项栋感叹道,他从小到大,一路走来,初中,高中,大学,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很少敢有其他的心思。
      就是出了社会,长相不错,像这样的女孩也是不会看上他的。
      他羡慕这种肆意的生活。
      
      说完了,发现身边的人一直没回话,又转过头去看,见驰呈不晓得在看什么,用胳膊肘捣捣他:“看什么呢?”
      驰呈倒是没说话,那对他一直看着的小情侣,那姑娘转了头,好像下意识里在寻求帮助,看见他们,先是一愣,犹豫一番,然后踩着她那凉鞋,跑了过来。
      与地面碰撞,传来咯噔咯噔的声音。
      
      刘项栋就见她跑到驰呈面前,拉着驰呈的手说:“驰呈,帮帮忙,帮帮忙......”
      那样子都快哭了。
      刘项栋看清了这女人的全貌,可真漂亮。
      
      谢逅也觉得莫名其妙,本来就好好的送她回趟家,听警察话,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是了,这家伙不知道搞什么鬼,偏要跟警察杠上。
      人家能允许你在这个地方破坏法纪?
      她是真怕了,怕被她爸跟她妈知道,她大晚上出来跟人喝酒,还进了警察局。
      
      驰呈冷静地问她:“出什么事了?你好好说。”
      她把事情来龙去脉重新交代了一遍。看着驰呈突然拉下她的双手,说了句:你等我一下。”
      走到那几个警察身边说了几句话,其中一个点点头后,他回来:“走了。”
      
      谢逅有些愣住了:“那他呢?”
      她指指不远处的男人,那可是元以晴的朋友,好心送他回来,总不能丢下不管吧。
      
      刘项栋在这时笑了一下,说道:“放心吧,过一夜,火气消了,保证没事,嘿,还想打警察,小子非给他点教训不可!”
      谢逅看着面前的男人,有点疑惑。
      
      他顿时明了,自我介绍:“哦,我是驰呈同事,姓刘。”
      
      这种情况下,跟驰呈同事见面,谢逅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拉着他的臂膀,往他身伤贴了贴。
      刘项栋从谢逅向驰呈跑来的时候,就觉得他们关系不一般,心下更确定了这个想法。
      
      驰呈从头到尾没说话,英俊的眉眼里有些许倦意,谢逅往他那儿靠了靠,胸口碰到了他的手臂,他一顿。
      因为隔着衬衫他感觉到了......
      她没穿内衣。
      
      那边
      “你是?”
      刘项栋问。
      谢逅笑着指指驰呈:“他老婆。”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