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晚上十点多,颜伊洗完澡躺在床上,对着一张十九年前的老旧照片发呆。
      
      照片上有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两个年轻女人和一个小女孩,照片的背景是大片的花草,旁边还有一个白色的秋千。
      
      颜伊眼眶慢慢红了,心脏抽痛得无法呼吸,捏着照片的手指微微颤抖,另一只手握成拳头,手攥得紧紧的,指节用力到发白。
      
      许久,全身脱力,松开拳头,颤抖地轻抚着女人娇美的脸,一滴泪水溅到了照片上。
      
      当年留下的照片不多,这是颜伊唯一拥有的一张。女人的身份特殊,不常照照片,这张还是她偷偷藏起来的。
      
      突然手机响了,是叶亦珊。
      
      “江湖救急!钱川这个傻子把自己灌醉了,他一直叫你的名字,我们根本拖不走他。”叶亦珊崩溃的叫声传来。
      
      “你们在哪儿?”颜伊声音有点哑。
      
      “在你的会馆,快点来。啊!老娘要忍不住揍他一顿了!”
      
      听得出来,叶亦珊正在暴走的边缘。
      
      颜伊挂了电话,换了身衣服打车去了会馆。
      
      车子停在LY会馆门口,颜伊径直走了进去。
      
      “老板好,我是这里的店长。叶小姐在她的包间。”小美知道颜伊会来,特意守在这里。
      
      这间会馆是唐心心两年以前回国之后开的,颜伊负责出钱,唐心心负责管理。
      
      她今天刚回国,在此之前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店长小美却对这个从国外回来的大老板了如指掌。
      
      推开房门,叶亦珊正暴躁地走来走去,头发散乱,再无平日高冷美人的模样,她的助理缩在角落。
      
      钱川的助理也守在一旁时刻关注着情况,防止叶亦珊控制不住打人。
      
      看到颜伊进来,叶亦珊的助理大松了一口气,好像看到了救命的大罗神仙,“珊姐,颜小姐来了!”
      
      “你可来了,今天晚上我本来在录歌,这死人突然冲进来拽着我要去喝酒。来了之后也不吃东西,就自己一杯一杯地灌,醉了就开始哭,我要疯了。一个大男人怎么娘们唧唧的,烦死了。这货交给你,我回了。今天时机不好,改天一起吃饭给你接风。”
      
      叶亦珊忍住了烦躁,抱了抱颜伊,带着助理大步离开。
      
      她跑得飞快,显然是被缠得烦了。
      
      颜伊抿了抿唇,抬眼看向钱川,他还穿着下午离开时的衣服,笔挺的西装皱成一团,领带也被他扔到了一旁,整个人坐在地上抱着桌子腿痛哭。
      
      “老板,别喝了,别喝了,颜小姐来了。”
      
      “别碰我……呜呜呜呜……我要喝!给我酒!”
      
      钱川像个没了妈的孩子,哭得那叫一个惨。
      
      颜伊走过去,晃了晃他身体,“钱川!钱川!哥!”
      
      又使劲拍了拍他的脸。
      
      钱川睁开眼,隔着泪看清了她的脸,哭的声音更大更惨了,絮絮叨叨地跟她说着话,翻来覆去地道歉说对不起。
      
      助理在旁边一脸茫然,不知道老板在说什么。
      
      颜伊听了一会,就什么都明白了。
      
      她眼神暗了下去,深吸一口气逼退鼻子的酸涩和眼里的湿意,和助理一起把人扶了出去。
      
      好不容易把人弄上车,颜伊才看到了纪云寒之前发的短信:
      
      我的外套是不是忘在你家了?
      
      她回:我现在不在家,不过应该在,好像落在沙发上了,明天我给你送过去吧。
      
      纪云寒洗完澡,光着上半身走出浴室,坚实的肌肉和紧致的线条在黑夜里充满诱惑与魅力,凌厉的短发还滴着水,浴巾松松垮垮围在腰间。
      
      他拿起手机,看到回信的时候已经过去20分钟。
      
      看清了内容,微微皱眉,打电话过去。
      
      颜伊刚刚和助理一起把钱川弄到床上,累得气喘吁吁,听到来电,也没看名字,接起。
      
      “你好?”
      
      纪云寒听着她喘气的声音,眉头紧皱,嗓音低沉略带压迫感,“你在哪儿?”
      
      颜伊的耳朵麻了麻,她清清嗓子,“钱川喝多了,我刚把他弄回他家。”
      
      电话里传来助理叫嚷的声音:“老板!来,往这里吐……”
      
      听上去兵荒马乱。
      
      纪云寒眯了眯眼睛,沉默片刻,“你今天还回来吗?”
      
      “回,钱川这有他助理,不用我。”
      
      此时传来了助理的声音:“颜小姐,你再等等啊。等老板不吐了我就送你回去。”
      
      纪云寒没等颜伊回复那边,“地址给我,我去接你。”
      
      “啊?不用了不用了,助理可以送我的,不用麻烦你了。”
      
      颜伊连忙拒绝,现在已经很晚了,再麻烦他真的不合适。
      
      “钱先生那边不能没人盯着。”
      
      纪云寒快速走到衣柜前,一边拿衣服一边说:“听我的。我现在在外面,可以顺路接你回家。地址给我,我先挂了。”
      
      说完不等颜伊拒绝就挂断了电话,穿好衣服,顾不得没有干的头发,急急忙忙出了门。
      
      颜伊猝不及防地被挂了电话,瞪大了眼睛,低头思索了一会,慢慢笑了。
      
      助理没听到颜伊的回答,走出来看她,结果看到脸色阴沉了一晚上的颜小姐此刻正看着黑掉的手机满脸笑意。
      
      她突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把助理吓得魂飞魄散。
      
      助理没有再和颜伊说话,默默转身回去,两眼无神,盯着床上昏迷不醒的老板看了许久,喃喃自语:“这颜小姐笑起来可真好看啊,老板家基因可真强大,一个个都这么好看……”
      
      人来得很快。
      
      夏末秋初的夜晚依旧有些热,一路上风已经把头发吹干得差不多了。
      
      纪云寒按照颜伊给的地址,敲了敲门。
      
      颜伊将门打开,看到了和下午穿着不一样的男人,空气中还飘荡着淡淡的沐浴液的味道,淡淡的清香,和他外套上的味道一样好闻。
      
      女孩眉眼弯弯,她的眼里有光,像火焰,像星星。
      
      她这样娇俏明媚地站在纪云寒的面前,他的心跳都漏了半拍。
      
      “我来接你回家,走吗?”
      
      男人的声音有些哑,在黑夜里显得更加充满诱惑力。
      
      颜伊眸光微闪,冲他甜甜一笑,“好啊。”
      
      助理走出来要送人出去时,看到门口英俊挺拔的男人,怔住了。
      
      两人离开许久,才慢慢回神,小声念叨着:“这投胎真是个技术活……”
      
      车上,纪云寒问她钱川的情况。
      
      “吐了一会,已经睡着了。”
      
      察觉到颜伊不是很高涨的情绪,犹豫问道:“是不是累了?你可以睡一会,到了我叫你。”
      
      大概是身边的男人太温柔太体贴,给人无比强大的安全感,又大概是夜深人静,负能量爆棚,席卷而来的疲惫感让她脆弱不堪,颜伊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
      
      “钱川每年夏天都会到我家住一段时间。那年我还小,大概9岁吧,他比我大5岁,也还是个小孩子。那天他知道我去了乡下的农庄玩,便偷偷叫上司机带他来找我。结果在农庄外面,正好看到有绑匪把我劫走。”
      
      纪云寒皱着眉,车速慢慢降了下去。
      
      “我去玩也没带多少人,几个保镖都被撂倒了。你知道的,M国持枪合法。他当时太害怕,躲了起来没敢出来。我被抓走以后,他打电话通知我家人。其实那些绑匪不要钱,本来就是奔着我这条命去的。”
      
      纪云寒瞳孔猛地收缩,心脏倏得一疼,他担忧地往旁边看了一眼,攥紧了方向盘,没有打断她。
      
      “说来也有意思,我这命格也不知是好是不好,从我5岁起,大大小小的意外不断,好几次差点没命,但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邪门得很。”
      
      纪云寒没有心情和她开玩笑,眉头一直紧紧皱着。
      
      “丹尼尔,奥,就是我爸爸,他一直在救助被家暴的孩子,而那些被我爸爸送进监狱的亡命之徒出来以后要报复他,机缘巧合下就盯上了年幼的我。”颜伊轻描淡写诉说着当年的事。
      
      “钱川很自责,觉得自己躲起来很懦弱,他觉得当时抛弃了我。可我们家所有人都很感谢他,假如没有他的那通电话,我一定是死路一条。他当时也很小,如果冲出去只是多搭上一条命而已。他帮我争取了时间,我爸爸很快找到了我,虽然我当时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但是起码还活着。”
      
      车猛地停在了路边,他急急地问,“那现在呢,你还好吗?”
      
      颜伊毫无预兆地惯性往前冲,又被安全带拉了回来,转头对上他的眼睛,被他焦急的眼神吓了一跳,又慢慢笑了,看着他的眼睛安抚他,“你别急,我现在很好。”
      
      听到她没事,纪云寒松了口气。
      
      看他这样颜伊又没忍住笑了出来,“我有好多次与死亡只有一步之遥,所以更加清楚活下去的意义。”
      
      看他认真倾听的模样,颜伊正了神色,“那段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心理医生说我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下意识回避了那段经历,这样挺好的,周围人也一直没再提过那件事。”
      
      女孩的神情突然有些恍惚,声音低了下去,似是在自言自语:“如果能忘记的话,为什么不全都忘了呢。”
      
      为什么有的会忘记,有的却刻骨铭心地记得,像是烙印般刻在骨子里,日日夜夜地徘徊在那个噩梦中,挣脱不了。或许是犯人至今逍遥法外,天堂的那个人在提醒她报仇吧。
      
      声音太轻了,如果不是纪云寒耳力好,恐怕都听不到。
      
      还是不要忘了吧,省得她还要费些功夫去唤醒那些遗忘的仇恨。
      
      女孩虽在笑着,纪云寒却觉得那笑容格外苦涩,苦得他心脏疼到发麻。
      
      “我没想到钱川一直记着这件事,甚至他到现在还耿耿于怀。他把错误都揽在自己身上,所以在得知我离开父母独自前往A市,非常生气,大概是太害怕了吧。”
      
      颜伊把头靠在一旁的车窗上,闭上双眼。
      
      “我能察觉到他在害怕着什么,却没想到心结在这里。”女孩神色疲惫,声音轻的仿佛一阵风就吹散了。
      
      将压在心底的话吐露出来,身体都轻松了许多。
      
      纪云寒重新启动了车子,眸中漆黑一片,复杂的情绪汹涌地翻滚,喉结艰难地滚动,他深吸一口气,将胸中的郁气缓缓吐出。
      
      一路无话,很快,车开到了停车位,纪云寒转过头。
      
      她睡着了。
      
      女孩头偏向他的方向,睫毛微微颤抖,脸蛋粉粉的,红唇微微张,还有几根头发黏在唇边。
      
      周围的空气瞬间燥热起来,纪云寒收回视线,解开安全带,降下车窗,胳膊轻轻搭在车窗上。
      
      车停下的时候,颜伊是有感觉的。
      
      她挣扎着从睡梦中醒来,声音略有些哑,“抱歉,睡着了。”
      
      “看你太累就没叫你,刚到没多久,走吧。”
      
      他径直走在前面,不敢再看她一眼。
      
      回家后,颜伊倒了杯水,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将内心的烦躁浇灭。
      
      她转头看到了沙发上男人留在这的外套,“啊”了一声,拍了拍额头,边给纪云寒发消息边往卧室走。
      
      “衣服忘记给你了,明天再拿给你吧。”发完随手把手机放在一旁,倒头睡了。
      
      深夜,纪云寒站在阳台上,双手撑着栏杆,侧头看向隔壁,卧室里有微弱的灯光透出来。
      
      看了眼新的消息,转头看了看隔壁灭下去的灯光,神色温柔,回了个晚安。
      
      他转身回到屋里,蹲在床边。
      
      拉开床头柜抽屉,寻到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盒子上是密码锁,看得出盒子的主人很在乎这里面的东西。
      
      他解了锁,从里面摸出一枚弹壳。
      
      金色的弹壳,小小的一枚。
      
      握在手心,轻轻摩挲着,笑了。
      
      那些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回忆,此刻竟也是甜的,甜到了人心缝里。
      
      纪云寒握着那枚弹壳,就这么坐在了地上。
      
      背靠着床,长腿屈着,眉眼温柔地看着手心。
      
      那曾是他最遗憾的过往,那些不敢言出口的隐秘心事,那些早已被他埋在心底最深处的回忆,随着她的出现统统被翻了出来。
      
      他曾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如今她又来到了他的身边,这是上天的眷顾。
      
      纪云寒知道,这是命中注定的。
      

  • 作者有话要说:  问我纪警官是不是之前就喜欢颜颜的,现在有答案了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