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电梯恰好到了,颜伊看了看打开的电梯门,转头又看了看还呆站在门口的男人.
      
      “要上楼吗?”声音礼貌淡然。
      
      “嗯。”
      
      男人回神,大步走过来,带起一阵风,淡淡的清香飘进了颜伊的鼻腔,清冽好闻。
      
      他三两步就走到了女孩身边,跟在她身后进了电梯,抬手按了15楼。
      
      颜伊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缩回了打算去按楼层的手。
      
      她缩在电梯的一角,余光偷看男人英俊的侧脸,悄悄打量他。
      
      他很高,大概185左右。侧脸棱角分明,身材也很好,看着精瘦却透着结实,不是白面小生那种瘦弱的身材。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健壮,又不至于给人一种肌肉男的感觉,浑身散发雄性荷尔蒙的魅力。
      
      身材挺拔,站姿标准,气质很干净。
      
      颜伊垂着眸子,嘴角微微翘起,心中滑过一丝异样。
      
      纪云寒神色淡然,眼睛盯着正在上升的楼层数。
      
      咚咚咚,他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震耳欲聋。
      
      过了一会意识才猛地回笼,意识到女孩没有按楼层,以为自己挡到了她,有些懊恼地后退了一步,脸依旧冲前没有转头看她,语气生硬紧绷:“抱歉,挡到你了。”
      
      “嗯?”颜伊听着熟悉的声线,倏得抬头看向男人,眨了眨眼睛,又连忙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是他。
      
      是声音很好听的那个人啊。
      
      她努力压制着拼命狂跳的心脏,稳住声音不急不徐:“哦,没关系,我也是15楼。”
      
      纪云寒听后皱了皱眉,一层只有两户,可他的邻居……
      
      叮的一声,15层到了。
      
      颜伊先一步走出电梯,拐向了左边,她家大门敞着,直接走了进去。
      
      纪云寒还站在电梯里,眼中的情绪翻滚着,在电梯门即将关闭时才有动作。
      
      他在电梯门口站了几秒钟,才向右边拐去,缓步走向自己家门。
      
      隔壁的门没有关,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出来:“你怎么这么慢,爬回来的?”
      
      纪云寒转动钥匙的手一顿,抿着唇,眸色晦暗不明。
      
      女孩的声音清脆悦耳,“景色不错,随便走了走。”
      
      纪云寒缓缓吐出一口气,胸中有些憋闷。
      
      咔哒一声,房门打开。
      
      剩下的声音被他关在了门外。
      
      进了屋,他将钥匙随意扔到桌子上,人靠在沙发里,长腿弯曲,闭着眼睛,手背抵着额头。
      
      他知道隔壁住着谁。
      
      情绪瞬间低落,低气压在室内慢慢散开。
      
      隔壁,钱川正在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看着她。
      
      “你的随身衣物我都没动,放到卧室里了,你自己整理吧。床单被罩我让阿姨都收拾好了,都是新的。”
      
      颜伊倒了杯水,没答腔,捏着杯子慢条斯理地转了转屋子。
      
      “这房子装饰的还行吧,知道你是小公主,特意弄得粉嫩嫩的,我在你这屋里待了不到一个小时,感觉自己要瞎了。你说你和叶亦珊一起长大,这喜好真是不一样,她的性冷淡一点都没影响到你啊。还有,你这hello kitty全套杯具和餐具是怎么回事?你都多大了还用这个,你瞅瞅箱子里这画风,不知道以为你3岁而不是23岁。”
      
      钱川在一边唠唠叨叨的,她早就都习惯了。这人从小就是这样,嘴碎地像个更年期大妈。
      脾气也像,一点就着,易燃易爆。
      
      叶子说他是脾气暴躁的霸总,她却觉得,钱川更像包租婆。
      
      屋子挺大,一间朝阳的卧室,带卫生间,卧室外面连着阳台,和隔壁的阳台相邻。还有一间客卧,一间书房,和另一间小一点的洗手间,厨房和餐厅客厅相连。
      
      颜伊很满意,装修风格很像她国外的家。
      
      她不是一个对陌生环境适应度很高的人,一般人是择床,而她会更严重。
      
      从这一点上看,她的习性有些像猫。
      
      纪云寒再打开房门时,听到隔壁两个人在争吵。
      
      他犹豫片刻,走了上去。
      
      隔壁门没有关,两人的谈话异常清晰。
      
      “你在M国待得好好的,为什么跑到这么远的A市来?”
      
      颜伊从小在M国长大,这次回A市是打算长住。
      
      “我来自然是有正经事的。”
      
      “当记者吗?你在M国没当够?你已经很有名了。”
      
      颜伊皱着眉,“我回来不是为了出名。”
      
      钱川苦口婆心,“你离开家很不安全。想整垮你家的人那么多,还有你那个和黑、帮有关系的大哥仇人应该也不少。”
      
      颜伊毫不在意,手指轻轻敲着杯壁,“没人知道我来这,家里对外宣称我去欧洲念书了,而且国内又没人认识我。”
      
      钱川很生气,他烦躁地拨了拨头发,叉着腰在屋里走来走去。
      
      她出了家族的庇护圈,一切都是未知的。
      
      “颜颜,你怎么就不能安分点呢!为什么一定要作呢?”
      
      从小到大,她最喜欢的便是乱来,哪儿危险她就去哪儿。
      
      颜伊只觉大脑嗡的一声,心跳加速,那种急躁的感觉又出现了。
      
      临近回国这段日子,她每天神经都绷得很紧,现在被钱川言语一激,压抑的情绪像开闸的洪水奔涌而出,“钱川!什么叫我作?我来是妈妈和丹尼尔同意了的,你现在是在指责我吗?”
      
      她嗓音沙哑,眼眶瞬间红了。
      
      “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来!问你们谁都不告诉我!我不是你哥吗!这里不是M国,你忘了那年你被人绑架的事了吗!你差点就死了!你们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根本就保护不了你!”钱川也很崩溃,他大吼道。
      
      “绑架”两个字传了出来,异常的刺耳。
      
      屋内气氛剑拔弩张,钱川的话音落下,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纪云寒听得皱了皱眉,抬手敲门,站在门口看着屋内对峙的两人。
      
      屋里两个人抬头看向门口。
      
      颜伊因为吵架,眼圈发红,怀里还抱着一个kitty的抱枕。看到男人直视自己的目光,脸涨得通红,又羞又囧,似是觉得不好意思,闪烁着目光看了他一眼,又匆忙错开视线。
      
      纪云寒目光挪向旁边。
      
      钱川脸色阴沉,怒火还没有平复下来,他背过身深吸了口气,缓了下情绪,“纪警官,你好啊。”
      
      “你好。”
      
      纪云寒微微颔首,眼神打量着对面的女孩。
      
      钱川松了松领带,察觉到他的眼神,大概做了解释:“这位是我表妹,从小长在M国,今天刚回国,以后她就住在这里,今后麻烦纪警官多多关照一下我这个妹妹,她这个人又蠢又倔,也不爱交朋友,来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外头坏人又多,以后麻烦纪警官的地方可能还有很多。”
      
      颜伊心中觉得不好意思,小声嘟囔:“我不用你管。”
      
      钱川火气蹭地一下又上来了,愤怒离去。
      
      颜伊眼里水光一片,心里既有愧疚,但又没办法控制情绪。
      
      她明白自己的情绪来的很没有道理,不是因为钱川的质问,是她这段时间压抑得太久。
      
      在妈妈身边的时候,她强忍着那些负面的情绪,装着云淡风轻,装着毫不在意,只为了让他们安心地放她回国去做她想做的事。
      
      她恨那些给她留下噩梦至今逍遥法外的人,同时又困在噩梦带给她的恐惧中,那些恐惧至今摆脱不掉。
      
      纪云寒看着女孩的眼泪,慌张得手足无措,喉结滚了滚,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纸递给她。
      
      颜伊愣了愣,抿着唇,犹豫了几秒接过了纸,擦了擦眼泪,小声道谢。
      
      随后也有点不知所措,抬起头毫无防备地撞进了男人好看的眼睛里,一时也愣住了。
      
      他长得很帅,眉宇间透着正气。黑色的短发,几绺凌乱的刘海随意挡在额头前,浓密的眉毛,眼尾很长,微微上挑。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面对他。
      
      两人对视了几秒,颜伊觉得有些脸热,又慌忙低下头。
      

  • 作者有话要说:  互相一见钟情,没有狗血的误会,依旧是小甜饼一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