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洞房之夜(3) ...

  •   
      看到两女露出犹疑的表情,殷雪罗叹息一声,
      
      “我知道你们不肯信我,哪有妻子刚进门便主动为夫君纳妾?若换了你们做这个位子,是甘愿被夫家冷落,颜面扫地呢,还是知趣大度些,换来夫家的尊重呢?
      
      我别无选择,机会只有一次,今日摆在你们面前,就看谁有这个勇气把握了。”
      
      殷雪罗一脸无奈的看看绿萝,又瞄一眼翠桐,面不改色的挑拨离间。
      
      绿萝翠桐果然动摇了,两人防备的互看一眼,一同跪道:“奴婢……愿为世子妃分忧!”
      
      ‘空头支票开的贼6,你就该去干传销!’
      
      识海当中,小鉴看着两个小美女被她忽悠,真想跳出去拆穿她的世纪骗局。
      
      “既然你二人都有这份忠心,我且先考考你们,看你们谁更忠心。”见主动权落回自己手中,殷雪罗乘胜追击,
      
      “翠桐,你来告诉我,望陵七君子是哪七位?”绕了一大圈,殷雪罗的狼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翠桐眼前一亮,并没有怀疑世子妃的用心,反而高兴主母先点自己的名,看来定然对自己更满意。
      
      “奴婢知道,望陵七君子是萧乡侯府高世子,镇远将军秦峥,崔相二子,留陵王,晁国公嫡次子与咱们家世子爷。”
      
      殷雪罗一脸不耐,“这么简单的回答还用得着问你吗?具体点懂吗?”
      
      情商高反应快的绿萝连忙抢答,“奴婢知晓!七君子中与咱们世子爷交好的是留陵王和晁国公府薛二公子,
      
      世子爷文武双全,书法造诣无人可及,小王爷喜好收藏宝马名剑,山水名画,薛二公子喜爱珍馐与美人,
      
      萧世子过目不忘,喜好经文算筹,与用兵如神的镇远将军是莫逆之交,
      
      崔相乃当朝清流之首,两朝元勋,崔氏兄弟一位擅诗,一位擅画,喜好结交好友,相知更是遍布各国。
      
      他们时常前往各地举办经筵与文会,邀请当地士族与青年才俊,望陵城中各家各府都以得到崔氏兄弟的邀请为荣。”
      
      殷雪罗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正当此时,有人推门而入,冷声道:“本世子真是有两个好忠仆,世子妃一进门就上赶着献媚!
      
      殷雪罗,你果真巧言令色,无怪乎会做出设计男子还反咬一口的糟污事。”
      
      殷雪罗原本是生命不止,怼怼不息的选手,但是在看到沉着脸推门而入的新郎倌后,整个人愣住了。
      
      ‘咿,这个世子……怎么长的跟你家和尚一毛一样?’就连小鉴也忍不住在识海里翻滚起来。
      
      殷雪罗并没有嫁人生子的打算,她觉着不受管束一个人浪着也挺好,但这想法在看到白崇锡的容貌以后,就被她团吧团吧丢进了垃圾桶。
      
      本以为早已生离死别的人,却在两百年后重逢,这种汹涌而来的滋味,让殷雪罗一时腾不出多余的情绪插科打诨。
      
      她一言不发望着气度高华,冷若谪仙的矜贵青年,对方的嘲讽从她左耳进去,又从右耳溜出。
      
      不知什么时候,绿萝翠桐都沉默的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看到殷雪罗对自己露出痴迷呆愣之色,白崇锡厌恶至极,他鄙夷的别过头,不想见那样恶心的眼神。
      
      “殷雪罗,你千方百计嫁入侯府,从今往后,除了正妻头衔,我什么也不会给你,不必奢望我会与你圆房,更别想要一丝体面。
      
      你若谨言慎行,不在我面前碍眼,我尚能容忍你活得久一些,若死性不改,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
      
      白崇锡白日里便吩咐了小厮,把他的穿戴衣物移到书房里,新婚的头三日,他已经打定主意扎根书房了。
      
      警告了殷雪罗,白崇锡喜袍一振,无情的转身离去。
      
      白崇锡忽然觉得意识有些昏沉,就在他即将走到门口时,殷雪罗忽然暴起,在颈后一击便将中了迷香反应迟缓的世子打昏了。
      
      看着倒地昏迷的世子,殷雪罗轻轻说了句:“唉,看着他用和尚的脸对我露出这样不屑一顾的表情,其实倒也蛮新鲜的。”
      
      只不过想要跟本仙女作对,少年哟,你还差了几百年道行。
      
      小鉴:‘卑鄙。’
      
      殷雪罗把倒地的男人,吃力的抬到千工床外侧,然后做了一件狗胆包天的事。
      
      她把两只龙凤烛台摆在床前,然后飞快把昏迷中的望陵美男子,扒了个干干净净。
      
      “女流氓,你竟然想糟蹋良家妇男?放下我来……啊呸,我是说,快住手!”
      
      然而殷雪罗的表情却很认真,对小鲜肉夫君光洁紧实的诱人躯体视若无睹,
      
      “我记得和尚的腰侧有个胎记,若是他也有的话,会不会是和尚转世呢?”
      
      小鉴见她较真的样子,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接茬,说好了唱二人转你却开始单人相声,这样会失去我这个小伙伴的!
      
      看着皮肤细腻的腰上一个点点也莫得,殷雪罗心头一刺,心里有几分失落,却好像莫名松了一口气,
      
      “你是他吗?”
      
      殷雪罗心底有一个声音仿佛做出了回答:不,他不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禅宗大能虚拂澄,早就死了。
      
      要走的人没走成,可怜的世子爷就这样‘安详’的与殷雪罗共渡了一夜,额……虽然是被打昏了……
      
      要等的人没等到,在门外等候的小厮阿福也表情幻灭的在新房院子里站了一夜。
      
      ‘说好的不近女色,心如止水呢?只是来让世子妃认清现实就去书房睡?
      
      崭新的被褥都换好了,世子爷您怎么进去就出不来了?莫非这是蜘蛛精的盘丝洞?’
      
      阿福心里忽然又涌起无限的委屈,‘世子您是洞房花烛小登科了,可您好像忘记了小的还在门外眼巴巴的站着等您啊,不走了倒是说一声啊!’
      
      555……
      
      好吧,其实相逢相识不相知的主仆两都是可怜人!
      
      世子这出人意料的洞房花烛夜,令所有早已磨刀霍霍,打算对付世子妃的人都懵了。
      
      说好一起抵制心机婊替你出气,你却一个人跑去跟她睡了!
      
      好嘛,这逼婚官司都打到御前了,还能安安稳稳的把世子留在新房里过夜,这小妖精的手段也实在高杆!
      
      惹不起惹不起,至于下马威什么的,还是再观望观望再说吧!
      
      翌日一大清早,新房里就传来一声惨呼声。
      
      醒来后发现自己和最痛恨的女人搂在一起,还睡的格外香甜的白崇锡,恼怒之下一脚就把破晓才睡下的女人踹下了床。
      
      惨叫声正是来源于轻薄了良家少男的殷雪罗。
      
      “贱人!你简直无耻!”
      
      怎么也回想不起来昨夜是如何遭了暗算,还和她睡在一起的白崇锡简直不敢相信。
      
      然后,在他踹完人坐起身才发现,红色的里衣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随着他坐起的动作滑落了下去。
      
      白崇锡咬牙切齿的看着被扯的乱糟糟衣服,竟有种清白被夺的羞愤。
      
      冲脉境的武者居然被这个该死的女人偷袭了,而且昨夜她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殷雪罗,我要杀了你!”
      
      于是,一大清早就听到重物坠地声和惨叫声冲进去的下人们,看到了从来衣着精细,一丝不苟的世子衣衫凌乱,脸颊还有几个可疑的红印子。
      
      他抽出喜案上的宝剑,双目赤红的指着倒在地上同样衣衫不整的世子妃。
      
      天呐撸,惊天大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