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王大娘的手有些脏,一看就不是爱干净的人,她的仍在胡幽眼前甩来甩去的。
      胡幽把身体往后撤了撤,真怕王大娘的手手碰着她的脸上。
      
      “你们想干什么?”
      胡幽的身后传来了俩个男孩子的声音,胡幽回头时正看到一大一小的两个男孩,都斜挎着旧书包。
      
      看样子是胡家小弟和三哥刚放学,而胡家后面还有个小门儿,平常是方便去地里才开了个门儿。
      结果胡幽家上学的几个孩子,都喜欢从这个门走。
      
      这不,胡幽的三哥和小弟,放学后就看到几个女人围着自己的宝贝妹妹/姐姐。
      
      “你们想要干什么?”
      八岁的小弟亮亮,第一个冲到了胡幽的跟前,把那些长舌妇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胡小弟小小的身板,叉着腰,伸出一只手立即就指着王大娘。
      “谁不知道你家那个鼻涕虫,都14岁了,还成天的吃鼻子。就你们这种泥腿子,刨屎尿的德性,也就是屎壳郎照镜子,我呸。”
      
      惊呆的只有胡幽一个人,八岁的小弟,就像个泼妇一样,把五六个成年女人骂得退后了两步。
      
      胡幽终于舍得从小板凳上站起来,准备把小弟给拉回来时,就感觉到身边有一阵风过去了。
      
      接着,就是那些长舌妇,还有不远处树下看热闹的人,都四散逃离了。
      “让你们传闲话,让你们再说我妹妹,没个好东西,呸。”
      手里举着个大扫帚的胡家三哥,把胡幽家门口的闲碎人全给打跑了。
      
      胡幽还在缓冲刚才发生的事,这具身体的家人,战斗力真不是一般的强。
      然后就是,胡幽受到胡家两个孩子齐齐的关照。
      “小宝,你没事吗?”
      “姐姐,你怎么不打回去啊?”
      
      还不等胡幽回答,小弟就上前拉住了胡幽的手。
      “姐姐,外面冷,回屋去。”
      
      “是啊,小宝,快和亮亮进屋去,哥去烧水,给你冲麦乳精。”
      胡三哥叫胡志飞,现在16岁了,在上初三了。
      
      看着三哥走路一瘸一拐慢慢的样子,胡幽有些出神。
      
      其实胡幽也在上学,上初二。
      
      13岁的初二学生,别的地方估计都没有过,也就是胡幽特殊。
      胡四家的宝贝疙瘩,看着哥哥们上学,吵着也要去,结果就比别人早上了几年。
      
      这里是胡家村,姓胡的都好办。
      
      胡幽被小弟拉进了屋,直接被推在了炕沿上。
      小大人一样的胡小弟,还用特别认真的口吻,教育着胡幽。
      “姐姐,你就是今天身体弱,不和这些老娘们儿计较,等妈回来,挨家帮你打回去。”
      
      见胡幽不说话,胡小弟又继续,同样爬坐在了炕沿上,晃了几下两只脚,只与胡幽隔了一张炕桌。
      “姐姐,你别担心,爸妈会帮你的。”
      
      胡幽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在一个8岁孩子跟前,有些听不懂这孩子在说什么。
      “帮什么?”
      
      胡小弟一副吃惊的模样看着胡幽,反倒是让胡幽有些心里打鼓。
      “姐姐,当然是订亲啊,帮你订亲。”
      
      “订亲?”
      “嗯。”
      “我?”
      “是呀。”
      
      胡幽的一只手指着自己,而面前看到胡小弟一个劲地点头。
      胡幽吞了下口水,都说小孩子不说谎,不会是真的吧。
      
      就在胡幽准备再继续问的时候,“吱呀”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了。
      走路不算太利索的胡三哥,提着一个大铁壶进来了,握着铁壶提梁的地方,用块深色的旧布子卷着的。
      
      胡三哥在看到胡幽盯着他的手看,立即笑了笑。
      “水壶把烫手,用烂布抓着就不会烫了。”
      
      黑得发亮的黑色开水壶,“哗”地从长鼻子的壶嘴里倒出一大碗开水。
      “小宝,你先喝点水解解渴,再把你的麦乳精拿出来,哥给你冲一碗。”
      
      “麦乳精?”
      胡幽是2053年新时代少女,刚上大学两月,在她的生活环境当中,麦乳精这种饮品,早已经消失了。
      
      对于胡幽的吃惊,胡小弟立即又嚷嚷了起来。
      “看吧,姐姐一定是被那群老娘们儿给吓坏了。”
      
      胡三哥长叹了口气,对着胡小弟说。
      “你去把小宝的炕柜打开,就在下层的小柜里面呢。”
      
      胡幽的炕柜不仅大,而且还分上下层。
      下层是左右开门的小柜子,里面放的都是胡幽藏着的吃的。
      包括一大罐麦乳精。
      
      差不多有长2米多的大炕柜,宽也有1米多。
      小弟在打开炕柜下层的小门的时候,坐在炕沿的胡三哥还在同胡幽聊着订亲。
      
      “小宝,你别怕,不能被人白占了便宜,订亲的事,有爸妈呢。”
      
      胡幽张张嘴,没把心里头的话说出来。
      人工呼吸等于被亲,被占便宜?
      
      胡幽又看看自己住的房间,自己住一间,不算小,就是太空了。
      唯一的装饰就是墙上挂着一面镜子,不到半人高。
      
      胡三哥也注意到了胡幽的眼神,立即就说,
      “小宝,等你订亲了,咱们就让符生给你打个衣柜。哥早听说那小子能干,打个衣柜算什么,你喜欢什么摆设的,全让他打。”
      
      胡幽也算是明白了,白占便宜不吃亏的是自己啊,而订亲是她拦不住的事儿。
      “符生?”
      
      “啊,是啊,姐,是符生那小子把你亲的了。”
      小弟抱着一个铁皮筒回到了炕桌这里,立即掀开了筒盖,用勺子挖了两勺麦乳精在碗里。
      
      “哗”
      旁边的胡三哥,立即又倒入了开水,胡小弟拿起勺子搅了搅。
      
      把勺子放下后,小弟把大碗慢慢地推到了胡幽的跟前。
      “姐,快喝。”
      
      胡幽看了眼小弟,又看了眼胡三哥,都没有眼馋刚冲好的麦乳精,反而眼睛全是闪着亮光看着胡幽。
      “姐,快喝。”
      “小宝,乘热喝。”
      
      不用再问什么,肯定原主是个吃独食的,虽然小弟有一丝丝馋,吞了吞口水,却是忍住不再看大碗里热腾腾的冲麦乳精。
      
      “再拿两个碗。”
      胡幽同胡三哥说再拿碗,胡三哥一脸奇怪的看着胡幽。
      
      “你们也喝。”
      胡幽没觉得是句了不得的话,居然看到胡三哥在抹眼泪。
      
      胡三哥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握了握胡幽放在炕桌上的手。
      “小宝,有你这句话,哥就满足了。你快喝啊,你身体弱,得补。哥身体好,用不着这么金贵的东西。”
      
      最后还是在胡幽的不断坚持下,胡三哥和小弟俩人喝了一碗,胡幽喝了一碗。
      胡三哥和小弟俩个人头对头喝冲麦乳精的时候,眼睛里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