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麦乳精 ...

  •   也许是白天睡的多了,这会儿安然反而有些睡不着。想着原身似乎还是个学生,安然索性就从窗边的桌洞里翻出书本看了起来。
      
      这个时代的课本跟她那时候的有很大的不同,加上安然毕业有好几年了,语文、历史这些只需要背诵的东西还好说,像数学、动物学之类的就需要好好琢磨了,更难得则是她在桌洞里发现了俄文书籍。
      
      上辈子她没学过俄语,而原身语言天赋也不强,俄语考试就没有及格过。
      
      安然叹气,别说林家,就是整个临川公社懂俄语的怕都不多。她记得七哥是大专来着,或许可以问问他?
      
      正想着,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安然趿拉上棉鞋配上棉袄就去开了门。
      
      “七哥,你咋过来了?”外面站着的正是林家老七林冬至。
      
      此时林冬至里面还是穿着吃饭的那一身衣裳,只在外面披了一个破旧的军大衣。
      
      说起这军大衣,整个林家之后三件,其中林冬至穿的这个是最破旧的,据说是当年林父留下来的。林老太太身上有一件,是建国那会儿上头发的。还有一件在林安然的柜子里,是去年国庆给的。
      
      三件军大衣,除了林老太和林安然的,剩下这一件林家几兄弟轮流着穿,如今轮到了林冬至。
      
      衣裳的年头不少,与其说穿上是为了保暖,不如说是一种荣耀。
      
      安然的屋子里也垒了一个红砖炉子,看林冬至穿的单薄,她赶紧错开身让他进来。
      
      林冬至进屋就敞开拢着的军大衣,露出里面的两个铁质盒子,盒子是土黄色的,上面还有几个大字“乐口福麦乳精”。
      
      麦乳精在这个年代算得上是奢侈品了,尤其是‘乐口福’的,这一罐没个十几块钱拿不下来。两罐麦乳精,将近一个月的工资没了。
      
      安然的心情有些复杂,却听林冬至说道:“这是哥给你买来补身子的,你从小身体不好,自己留着慢慢喝,可别再给那几个臭小子了。他们有爹有娘,爹娘都有钱,用不着你从嘴里省这一点。”
      
      林冬至说的是实话,林老太开明,不会把持儿子、儿媳的工资,除了儿子们每人上交三分之一的工资作为养老费,其他的都是他们各自收着。至于儿媳妇的钱,她从不过问,也不会开口去要,当然人家愿意给,她也不会推辞就是了。
      
      手头有钱,林家也不是会苛责孩子的,麦乳精虽然是奢侈品,但一年买个一两次还是有的。因此,林冬至才说没必要。
      
      至于林胜利两兄弟,翻年就十八岁是成人了,更没必要省给他俩。
      
      安然拿起床上的一盒麦乳精塞在林冬至手里,“哥,你们整天东奔西跑的,这一罐拿回去自己喝吧。有咱娘在,我还能缺了吃的喝的,你这钱自己好好收着,咱娘可是说了等灾荒一过就给说个媳妇的。没钱,我看哪个姑娘愿意跟着你。”
      
      林冬至是39年生人,如今已经二十了。本来去年就应该相看,只是因为闹灾,林老太怕这个档口找的媳妇品行不好,也怕岳家拖累这才给推了。
      
      安然记得书上说过,这次灾荒最多三年,如今已经过了两年,向来后年她就能多个小嫂子了。
      
      林冬至看着冲他挤眉弄眼的妹妹,好笑的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给你你就拿着,哥的事哪里用得着你操心。”说着又把麦乳精给塞她怀里。
      
      虽是亲妹妹,林冬至也不好久留,放好麦乳精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手里的麦乳精,安然吸吸鼻子,努力眨去眼底的眼泪。
      
      这种被人宠着爱护的日子真好。
      
      把麦乳精收起来锁进柜子里,安然这才上炕。
      
      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梦境中她一会儿是现代的安然,一会儿又是这个时空的林安然。两个角色来回转换,让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姑,快起来,太阳晒屁股了。”
      
      安然打个哈欠,她揉揉眼睛,嘴里喊着“来啦,这就来”,一边摸索出棉袄穿在身上。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安然懊恼的皱了下眉。身为一个大人,她居然还需要小孩子喊起床,真是丢人。
      
      没错,外面喊她的是几个嫂子家的小豆丁。她跟几个哥哥年龄差距大,此时家里除了林胜利两兄弟,四哥家还有两个儿子,六岁的林公社和四岁的林建设。五哥和六哥家只有一个儿子,两人同龄今年三岁,分别叫做林春社和林新社。
      
      几个堂兄弟虽然不常见面,但感情不错,时常是大的带着小的一起玩。
      
      “姑姑,羞羞脸。”
      
      看到安然打开门,四岁的林建设用手在脸上划拉两下,对着安然吐着舌头。
      
      安然好笑的看着几个小豆丁,她蹲在地上摸了摸林建设的脑袋,夸赞道:“我们建设真乖,起得真早。作为奖励,姑请你们喝麦乳精好不好?”
      
      听说有麦乳精喝,几个小豆丁吞吞口水,纷纷拍手道:“哦哦哦,喝麦乳精喽。”哪怕是已经六岁的林公社也开心的蹦着。
      
      在这个年代,麦乳精属于奢侈品,有的人家几年不见得能喝上一口。林家这样的,虽说每年都能喝点,可对孩子来说还是稀奇的。
      
      安然好笑的看着几个孩子摇摇头。
      
      打开柜子,拿出昨晚上七哥给的麦乳精,用勺子小心的挖了两大勺放进搪瓷缸子里。然后拿起桌子边的暖壶倒上满满一缸子热水,用勺子轻轻搅拌,一股浓浓的香味儿飘散在空中。
      
      闻着这香甜味儿,不仅是几个孩子,就是安然都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
      
      真香啊。
      
      小心的尝了一口,确认不烫,安然才把搪瓷缸子给了几个孩子。
      
      “小心烫,公社看着几个弟弟喝,姑先去洗脸。”
      
      林公社挺着小胸膛,小大人的说道:“姑你放心去吧,我一定看好三个弟弟。”回答完,他又看着几个弟弟说道,“都不许抢,一个一个来,新社最小你先来。”说着就舀了一勺子喂给林新社。
      
      看到这一幕,安然摇头失笑。也不再去管几个孩子,自顾的拿起暖壶倒点热水洗脸。
      
      林家工人多,工业券自然也多,像暖壶这东西自是不缺的,安然这屋就有两个。林家的儿媳妇都勤快,热水烧的勤,她从来都没缺过热水。打有记忆起就是用热水洗的脸。
      
      洗完脸擦干净,安然又从桌洞里拿出雪花膏抹在脸上。
      
      收拾好自己,几个侄子也都喝完了麦乳精,给几个小娃娃擦擦嘴,这才带着几个孩子去吃早饭。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初中课本这个,是百度出来的,六十年代初中有俄语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