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男人 ...

  •   “这次曲子是运动青春,和我们还加了篮球的元素,间隙的时候会有一个队员在后面投篮。”
      
      秦萌萌对这个舞蹈很有信心。
      
      一举夺冠也不是不可能的。
      
      纪行点了点头,“舞蹈动作我记得差不多了,投篮选定的那个队员是谁?”
      
      “是你呀!”
      
      纪行:“……”
      
      纪行头上缓缓浮现出了一圈问号。
      
      纪行说:“我都没参与彩排。”
      
      “对啊,就是因为你没参与彩排,所以把这个艰难的任务交给你了。”
      
      秦萌萌这么一说纪行就明白了。
      
      如果是真投篮,那么肯定就会存在投中或者投不中这两种情况。
      
      在前半段热舞过后,已经消耗了大半体力,然后还要在间隙投篮,投篮之后继续跳舞,这期间,没有休息的时间,对体力的考验很大。
      
      之前纪行退赛,他们队少了一个人,这个位置就空出来了。
      
      这个位置做好了,那网络爆红截图是跑不了,但是你要是出点什么错。
      
      截出来的可就是搞笑视频了。
      
      与其挣一个不确定,倒不如一开始就稳定的在前面留下几个好看的镜头呢。
      
      “行吧,谢谢他给我一个耍帅的机会。”
      
      秦萌萌哈哈大笑:“哈哈哈,纪行你太客气了,都是一个队伍的,颂歌肯定不会在意这些的。”
      
      纪行:“……”
      
      萌萌你可真是个萌萌。
      
      纪行突然生出一种无奈的情绪。
      
      纪行问:“后面投篮有什么特定的舞蹈脚步吗?”
      
      秦萌萌想了想说:“没有,他们说你能把篮球投中比什么都强,你就算站在那一动不动瞄准都行。”
      
      “懂了。”
      
      纪行比了个手势,“明天见。”
      
      趁着晚上时间跳一遍舞,摸索一下投篮的动作就差不多了。
      
      秦萌萌显然没想到纪行居然要走,趴在门口说:“等等,纪行你去哪啊?不回宿舍吗?”
      
      纪行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回家喂狗。”
      
      ---
      
      回家喂狗这四个字普普通通,但是听起来却是很能带给人归属感的话。
      
      有人在家里等你,即使只是一只狗。
      
      他也能带给你家的温暖。
      
      这种温暖,持续到纪行打开家门。
      
      看着满地的零食袋子,纪行原本就面无表情的脸蒙上了一层愠怒。
      
      纪行生气的想喊小狗的名字,但是没等喊呢自己先愣住了,没起名!
      
      察觉到纪行回来,小狗从厨房冲出来冲他摇尾巴。
      
      纪行:“你……”
      
      “嗷呜!”
      
      纪行看着他嘴里叼着的零食心下觉得不好,连忙绕过他去了厨房。
      
      冰箱门开着,里面空空荡荡,比他刚来的时候还干净,仔细看了一下纪行明白怎么回事了。
      
      板子被咬下来一块,所以显得整个冰箱的空间都大了。
      
      纪行:“……”
      
      看着在脚边蹭来蹭去的小狗,纪行慢条斯理的挽起袖子,动作优雅的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贵族。
      
      小狗一时看呆了,等回过神来,纪行那白皙纤长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棕色的擀面杖。
      
      小狗:“???”
      
      纪行挥了两下,感觉手感还不错。
      
      是时候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了。
      
      纪行气势汹汹的想要揍狗,但是最后一棒子没挥下去,自己放弃了。
      
      这么点的小狗,都受不了他一下的。
      
      但是不教训不行,还是得让小狗知道,他这样是错的。
      
      纪行想起之前轮回世界中有一种训狗的方式。
      
      就是用打玩偶来吓唬狗子。
      
      对于聪明的小狗还是蛮管用的。
      
      于是,纪行拿来了娃娃,用娃娃的爪子扒开了冰箱,在里面划拉了两下,还没来得及有其他动作,小狗突然跳起来,把娃娃抢走,死死地咬着娃娃的脖子,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直到娃娃被撕成碎片,小狗这才松口。
      
      纪行:“……”
      
      你在这影射谁呢你?
      
      纪行盘腿坐在地上和小狗面对面。
      
      “嗷呜!”小狗乖巧的冲他摇尾巴。还是不是的凑上去蹭蹭。
      
      纪行叹了口气,觉得训犬要比当反派和主角作对难多了。
      
      这个时间,外面的自动清理已经把屋子给收拾干净了。
      
      纪行打算下次回来再买一些可以给狗吃的东西,不能太咸,狗不能吃重盐。
      
      从训练室回来的时候纪行录下了舞蹈音乐,在客厅带着音乐跳了两遍舞蹈以后,纪行洗了个澡上床睡觉。
      
      掀开被子,小狗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纪行看了他一眼,小狗暗戳戳的磨爪子。
      
      纪行没有把他扔下来,直接躺在了小狗身边。
      
      深夜,小狗突然站了起来,有些急躁的围着纪行转了两圈,纪行对此毫无察觉。
      
      轻香冷冽的薄荷在屋内蔓延,小狗的身体逐渐变化,男人的身影隐没在房间内,在背后环抱着纪行。
      
      抬手在他鼻间抚过,见纪行陷入更深的睡眠后,俯身在颈后轻嗅,男人指尖摩擦着腺体,若有所思的说:“一个甜美的……O?”
      
      这个晚上纪行睡得很不安稳。
      
      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
      
      梦魇在脑海中徐绕不去,挣扎着想醒过来却像是被什么牵扯不让他睁眼。
      
      早上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候,微微低头就看见蜷缩在自己胸口处睡的正香的小狗。
      
      纪行:“……”
      
      大半夜的你差点弑主。
      
      小狗睡得比他还沉,即使被纪行拎着后脖颈那块皮放到一边他都没有醒过来。
      
      纪行穿好衣服早饭简单煮了点粥,临走的时候给小狗准备了一碗营养液。
      
      锅里还有粥,如果小狗想吃的话,自己就会去吃,不用他操心。
      
      路上耽误一个小时,纪行到的时候,B队的人都已经换好了衣服,画上了精致的妆容。
      
      “纪行,你怎么才来啊?”秦萌萌有些发愁的看着他,“化妆师已经走了。”
      
      坐在最前面的男生抬起头瞥了他一眼,语气不善的说:“你的衣服节目组也没准备,之前退赛所有事情都没有筹备好,刚才王哥从节目组找来了一件和我们演出服能搭配的衣服,你赶紧换上吧。”
      
      秦萌萌皱眉说:“可是颂歌,那个衣服很破的。”
      
      他刚才看过那身衣服了。
      
      “那也总比光着强。”颂歌说:“到时候因为个人影响整体,评委会因为可怜你给分吗?”
      
      另外一个队友也劝道:“那身衣服还算是新的,没人穿过,之前是衣服来了被竞争对手恶意剪坏了,就干脆没用,正好这个时候借给你。”
      
      纪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白衬衫,他们所有人衣服风格都是黑色的,偏摇滚风。
      
      纪行问:“衣服在哪?”
      
      “这里。”
      
      纪行拿了衣服扭头走进试衣间。
      
      颂歌冷哼一声:“啧,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衣服衬的,穿这种破烂,看他还能美个什么。”
      
      秦萌萌脸上神情有些尴尬,“别这么说,大家现在都是一个队伍的人了。”
      
      试衣间不隔音,说这些话都被纪行听见了。
      
      也太尴尬了吧。
      
      “怎么,你怕他啊?”
      
      秦萌萌摇了摇头,放弃和他交流。
      
      组队只是一时的,没有正式出道,谁都不知道最后成团是什么样的。
      
      秦萌萌懒得闹。
      
      纪行打开看了一下这身衣服。
      
      说是剪坏,但是打开以后,明显就能看出,衣服都成了布条了。
      
      切口也有崩坏的线。
      
      只穿这身的话,只怕比捡破烂的好不了多少。
      
      看着眼前的衣服,纪行皱起了眉头。
      
      颂歌过来敲门喊道:“纪行!时间不早了!你快一点啊,别让大家等你一个。”
      
      ‘咔哒’
      
      纪行打开门走了出来。
      
      “吵什么吵。”
      
      颂歌翻了个白眼就想骂人,但是在看见纪行穿的衣服的时候突然愣住了,“你……”
      
      秦萌萌看了一眼纪行,顿时星星眼:“哇!你这样穿好好看啊。”
      
      纪行的裤子本身就是黑色紧身皮裤,不用换,但是纪行为了和上衣相称,把裤子建成了破洞裤。
      
      上衣则是在白衬衫的基础上套上了那件黑色松松垮垮的外搭,一些边缘处夹着金色的小铁环。
      
      黑金搭配让人眼前一亮。
      
      而且,在纪行的耳朵上,也有那个金色的小铁环。
      
      队员:“啊!这个不是窗帘……”
      
      纪行没有反驳:“挂钩。”
      
      颂歌:“嗤,还真像个收破烂的。”
      
      纪行懒得搭理他,坐下化妆,化妆师走了,也不知道是他来晚了,还是王子铭的安排。
      
      不过好在,纪行的化妆技术还不错,看着其他队员那烟熏浓妆,纪行能自己化还挺高兴的。
      
      他可不想顶着两个黑眼圈上台。
      
      秦萌萌问:“纪行你要自己化妆吗?”
      
      “嗯。”
      
      好在这里有化妆品,要不纪行就打算素颜上台了。
      
      “一个大男人还自己化妆,娘炮。”颂歌看不下去了,推开他们走了。
      
      在纪行眼里,颂歌就像是一个只会呜呜渣渣的小朋友,不足为惧。
      
      纪行没有化浓妆,只是能让人看出化妆的样子,还化了一层浅的眼线。
      
      最后一笔完工以后,纪行起身松了松筋骨,“准备上台吧。”
      
      秦萌萌看呆了,呐呐的说:“纪行,你真好看。”
      
      “你心态不对。”纪行说:“我们是对手,你应该像颂歌那样针对我,而不是夸赞。”
      
      纪行能听的出来,秦萌萌是真心夸赞。
      
      “可是我们排名差那么多,就算是你退到最后一名,我也不可能出道。”
      
      纪行:“……”
      
      是,你说的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