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婚姻 ...

  •   灯光打在吴正的脸上,方寸之地给他一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星际警察坐在他对面问道:“那半颗清源果是不是你偷的?”
      
      吴正说:“不是。”
      
      “对于吴清泉的指正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他经常这么针对我。”吴正想了一下,还是没把之前的事说出来,说多错多,有些话还是点到为止的好。
      
      星际警察正在低头记录,吴正说:“我记得清源果这种东西,可以通过抽血查验的。”
      
      星际警察:“时间超过三小时就会被人体血液自然代谢,除非是级别很高的清源果,不然都检查不出来。”
      
      很官方的解释,吴正挑不出错来。
      
      吴正捏了捏眉心,时间也正好。
      
      吴清泉完全可以说是他代谢掉了。
      
      要是吴清泉咬死这件事,他只怕是……
      
      星际审判的手段很多,虽然是上亿的大案子,但是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水果。
      
      这其中还存在购买时产生的溢价。
      
      真算起来还没有那么多钱。
      
      星际警察转了两圈圆珠笔,说:“简单一点,这个案子,你认还是不认?”
      
      “不认。”
      
      “好。”
      
      说完,星际警察拿着笔录走了。
      
      ---
      
      纪行和单悸并排坐在外面长椅上等人。
      
      贺向渊紧赶慢赶的带着自己的购买记录过来,就看家俩人头碰着头,近距离看着什么东西。
      
      单悸还在分享娱乐圈经验,让纪行充分了解娱乐圈的残酷,再教他一些水军的运用方式。
      
      没由来的就感觉一阵心慌,强大的Alpha信息素在瞬间化作咆哮的猛兽冲了过来。
      
      单悸下意识抬头看去,面目凝重,但是在看见贺向渊的一瞬间,表情裂开。
      
      本来以为是敌人,没想到是元帅。
      
      单悸晃了晃手,打招呼道:“元帅你来了!”
      
      贺向渊不理,沉默的看着两人中间因为单悸摆手的动作而出现的一点很小的缝隙。
      
      单悸:“购买记录带来了吗?警察在查呢。”
      
      贺向渊依旧沉默,视线不动。
      
      单悸:“唉,这都什么破事。我当老师就没一天痛快过。”
      
      “……”
      
      单悸在那边嘀嘀咕咕说了半天,贺向渊没回应一句,单悸才反应过味来觉得不对,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顿时明白了。
      
      连忙起身后退,“您请,您请。”
      
      贺向渊随手甩了一下风衣,缓缓走了过去。
      
      刚坐在纪行身边,纪行便问:“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贺向渊来的路上担心带电子版没用,还在路上找了个打印的地方,弄了一份纸质版。
      
      现在纪行要了,他就抬手递给了他。
      
      纪行接过纸张,拒绝了贺向渊企图亲一口摸摸小手的念头,后退一步说:“辛苦了,回去吧。”
      
      单悸:“哇哦……过河拆桥,你这刚走到岸边就开始拆桥了?”
      
      纪行瞥了他一眼,“信不信我把你也踹下去。”
      
      纪行生平最狠的就是有人监视。
      
      单悸出现在这个节目的原因可能很多,也可能根本和他没关系。
      
      但是纪行就是忍不住瞎想。
      
      再说了,第一天见面,单悸的态度已经说明,他就是认识自己的。
      
      想到这,纪行蜷起指尖,“你们结伴走吧。”
      
      语毕,进去给星际警察送东西去了。
      
      “完了。”单悸耸了耸肩,“我也被嫌弃了。”
      
      “刚才我和纪行聊的好好的,你一来就全完。”
      
      单悸看向贺向渊的眼神别提多嫌弃了。
      
      “里面那个Omega是我的。”贺向渊温柔的伸手拂去他头上翘起的头发,随后一把抓住头发把人扽起来,“离我老婆远点。”
      
      单悸:“!!!”
      
      玩不起,真是玩不起。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单悸挽回自己岌岌可危的头发,捂着脑袋跑了。
      
      临跑的时候还扭头挑衅:“别忘了一会去中央星球确认婚姻信息!”
      
      “万年跳脱匹配,好不容易有一个合适的还不赶紧抓住!”
      
      可能也是知道自己说这话太拉仇恨,容易挨揍。
      
      单悸边喊边跑,最后一个字音落下,人影都已经消失在街道尽头。
      
      贺向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烦躁,拧着眉进去找纪行。
      
      纪行把购买记录交上去就没什么大事。
      
      昨晚残留的清源果是他吃的。
      
      吴清泉手里那半颗,切开的表面都已经有些发黄。
      
      仔细检查一下应该就能确定不是近期切开的。
      
      至于吴清泉咬死是吴正偷东西,最后还闹到星际警局这件事。
      
      纪行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贺向渊抖开外套搭在他肩上,纪行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拒绝的把衣服拉下来,拢了拢外套问:“你还在?”
      
      贺向渊反问:“你没走,我干嘛去?”
      
      纪行说:“去抓住你那个合适的啊。”
      
      贺向渊:“……”
      
      怎么就这么巧被你听到这句话了。
      
      “系统匹配可以解除。”贺向渊说:“如果我身侧一定要有人的话,那个人,只能是你。”
      
      贺向渊没说什么我爱的人只有你,我只想和你结婚这种话。
      
      纪行本人就不像是一个会被婚姻束缚的人,他这么说倒更像是以标记为媒介,用绳子把纪行锁牢,这不是贺向渊心里的想法。
      
      干脆就直说。
      
      即使不结婚,没有婚礼,没有公正。
      
      甚至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你身边。
      
      即使是这样。
      
      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这是贺向渊的决心。
      
      “昨天我吃的蛋糕……”
      
      “加了清源果。”贺向渊说:“你参加节目注射抑制剂不方便,一旦发情,我不在身边你又会很难过,再加上抑制剂对身体不好,我就买了这个给你。”
      
      贺向渊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言辞,完全是为了纪行身体考虑一样。
      
      但是以纪行对贺向渊的了解。
      
      大晚上爬窗户送清源果,绝对不可能是这么单纯的原因。
      
      纪行:“好好说。”
      
      “抑制一下你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信息素。”
      
      纪行:“?”
      
      见纪行一脸茫然,贺向渊顿时没忍住,打开主脑指指点点:“你看看,和那些A啊O啊的离这么近干什么?都是对手,就没看出他们没安好心吗?”
      
      纪行看着气势汹汹的男人:“……”
      
      我感觉。
      
      你才是没安好心的那个。

  • 作者有话要说:  25号万更哈哈哈~春节当天。这波我天秀。
    加更浪多了,上架之前快八万了……我压一压,压一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