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想你x3 ...

  •   莫云杉是个行动派,很快就穿戴整齐出了酒店。
      
      A市这么大,但她还真不知自己该去哪。
      
      十年时间,足够一座城市改头换面,这里早就不是印象中的模样了。
      
      莫云杉在黑色专车后排落座,身着白色衬衣的司机礼貌问候:“乘客您好,我是本次行程的司机,将竭诚为您服务。车上有水供您饮用,如果还有其他需要,可以随时告知我。车内温度还合适吗?”
      
      “嗯,谢谢。”莫云杉弯了弯唇。
      
      司机调整好后视镜,“请您系好安全带,即将开始本次行程。”
      
      -
      
      半个小时后,莫云杉到达目的地。
      
      隅罗公馆别墅区,门口立着两座巨大的青铜雕塑。
      
      前面正巧有一个婆婆刷了门禁卡,莫云杉刚要跟着进去,就被门卫拦下。
      
      “女士您好,您不是小区业主吧?”
      门卫身穿红白相间的制服,腰上束着黑色皮带,模样挺俊,几乎是网剧里的男主配置了。
      
      莫云杉边叹气边摇头:“现在国内工作竞争这么激烈了吗?”
      
      门卫愣了愣,没有纠结这句摸不着头脑的话,欠身道:“女士,请问您有预约吗?是哪位业主的访客呢?我们核实无误后,将立刻为您放行,感谢您的配合。”
      
      “小伙子是新来的吧,我以前住在这里,就是门禁卡找不到了。”莫云杉的语气活像个老阿姨。
      
      门卫小帅哥:“可是我在这里两年了,没有见过女士您。”
      
      莫云杉:“那是正常的,我十年前住在这里,比你上岗还早八年呢。”
      
      “……”门卫小帅哥面带训练有素的微笑,“很抱歉,为了小区业主安全,我们不能让无关人员进入。”
      
      莫云杉摘下墨镜,指了指自己的脸:“你仔细看看。”
      
      门卫小帅哥:“???”
      
      莫云杉:“你看我长得像骗子吗?”
      
      门卫小帅哥:“……”就是长得不像骗子的骗子才能骗到人!
      
      莫云杉见对方不像是会放自己进去的样子,也不执着,把墨镜重新戴好,勾唇:“看你长这么帅的份上,不为难你了,拜~”
      
      门卫小帅哥的脸瞬间羞成番茄色,说话都有点磕巴:“女士慢、慢走!”
      
      “莫小姐!”
      旁边一辆车的车窗开着,驾驶座上是个盘着发的清瘦女人。
      
      莫云杉看过去,立刻绽出一个笑:“亲爱的好久不见!”热络极了。
      
      事实上,她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清瘦女人:“我远远就看着像你,莫小姐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漂亮!什么时候回来的?好久没看见你,我还以为你们……”
      说话声顿了顿,“瞧我在说什么,你们感情那么好,殷小姐肯定经常出国去看你的。”
      
      莫云杉心中嘀咕:“原来是以前认识的人,好像是有点眼熟,但是怎么想不起来是谁了?嗐,年龄大了,记忆力堪忧!”
      
      不过这个人的出现,倒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莫云杉冲那个女人笑了笑:“我刚回来,时差都没倒过来呢。”
      
      门卫小帅哥冲车上的女人打招呼道:“冉小姐晚上好。”
      顿了顿,又问:“这位女士是您认识的人吗?”
      
      清瘦女人笑着点头。
      
      莫云杉突然想起来对方是谁,朝门卫小哥端起下巴,清了清嗓子道:“我们两个人是邻居,小哥既然认识冉小姐,总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占了很大理似的。
      
      清瘦女人随口问道:“怎么了?”
      
      莫云杉推推鼻梁上的镜框:“没什么大事,刚才有点小误会,我太久没回来,小哥不认识我。”
      
      清瘦女人恍然大悟:“莫小姐是不是想给女朋友一个惊喜,所以没告诉她你回来了?”
      
      莫云杉吐吐舌头:“你真聪明。”
      
      清瘦女人笑着对门卫小帅哥说:“这位莫小姐是殷小姐女朋友,出国有段时间了。”
      
      门卫小帅哥只在心中暗暗惊讶了一番,对莫云杉露出八颗大白牙:“很抱歉耽误了您的时间,我这就帮您开门。”
      
      莫云杉摇摇头:“年轻人尽职尽责很有前途,好好干,我看好你!”
      
      车里的清瘦女人客气道:“我载莫小姐一程?”
      
      莫云杉摆摆手:“不用不用,我想走一走。”
      
      “那我先进去了,改天再聊。”清瘦女人露出个无奈的笑,“还得回家看着孩子写作业。”
      
      “真是个好妈妈!”莫云杉笑着挥挥手:“拜拜~”
      
      清瘦女人颔首,将窗玻璃摇上去。
      汽车引擎发动。
      
      莫云杉望着车尾巴,不禁感叹岁月流逝,以前的邻居都有个要上学的孩子了,相貌也变了很多,比年轻的时候气色差了不少,大概是被熊孩子气的。
      碰到熟悉的人,生活又好像回到了十年前,什么都没变似的。
      
      -
      
      走进大门,一侧是青灰色的砖石步行道,一侧是行车的沥青路。两侧路灯造型别致,灯光明亮。
      放眼望去,罗马风格的建筑,相隔很远,每幢别墅都有独立的小花园,似乎能从各自风格看出主人的喜好。
      
      莫云杉踏在并不陌生的砖石路上,步子很小很慢。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那个人还住在这里。
      
      其实进来这里有什么意义,她也不知道。
      总不可能真的去敲前女友家的门。
      
      即便那曾经是她们的家。
      
      开春之际,夜晚的风凉意很浓。
      莫云杉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恍神间,便到了熟悉的屋门前。
      
      五层石板阶梯,古铜色的大门。
      除了外墙比十年前老旧一些,其他一切如初。
      
      莫云杉轻声感叹:“时间果真是公平的,人老一岁脸上会多几道皱纹,墙皮也会长皱纹,我的老伙计风吹日晒雨淋的,都磨秃噜皮了。”
      
      如果房子会说话,大概会对脚下这个神经病啐一声:“he……tui!”
      
      莫云杉双眼放空,思绪回到第一次被狐狸精带来这里的那天。
      
      “狐狸精,今天情人节,你就没点表示吗?!一天都快过去了,连狗尾巴草都没出去拔一根回来给我!”
      那时莫云杉还留着齐刘海,大小姐脾气很重。
      
      殷如离眼尾上挑:“是我的吻不够让你享受?我以为这是最好的礼物。”
      
      莫云杉咋舌:“你要不要脸!你的舌头是黄金做的还是钻石镶的?”
      
      “黄金和钻石的硬度……肯定是不如我能让你舒服。”
      殷如离直接吻上莫云杉,让她好好感受了一番。
      
      直到莫云杉大脑缺氧,殷如离才放过她,最后还挑衅似的,用嘴里的小家伙在她嘴角勾了一下,立刻退开。
      
      莫云杉只觉得嘴角被又香又甜的甘泉水浸湿,想要更多,却是没能如愿,那个狐狸精仗着运动天赋,围着宿舍桌子绕来绕去,戏耍了她好一阵。
      
      莫云杉被吊得上不去下不来,心中一股邪火无处发泄。
      
      玩了一阵猫捉老鼠的游戏,殷如离笑眯眯地自投罗网,环住莫云杉的腰,溽热的呵气打在她软软的耳朵上:“有些礼物,要晚上送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
      
      等莫云杉被殷如离牵到这幢房子里,方才意识到,一切根本就是狗狐狸的策略!
      
      每每想到当初自己求着狐狸精把她吃干抹净的场景……真是恨不得回去给年少无知的自己一顿三百六十度自由转体托马斯回旋踢。
      
      那一年的情人节礼物,不知道该说是一幢属于两个人的房子,还是……一次难以忘怀的……飞上云端的体验。
      
      要说从大学宿舍搬到两个人的小家有什么肉眼可见的不同,那就是没有了电灯泡,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做任何事。
      这里面的每个房间,应当都有她们酣战过的痕迹。
      
      莫云杉倏然捂住胸口,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西子捧心状:“你个老狐狸那么能赚钱,就不能换个豪宅住吗?想到你跟野女人在我战斗过的地盘上乱搞,我心太痛了!”
      
      人生的奇妙就在于,说什么来什么。
      
      莫云杉还没从戏里出来,就眼睁睁看着一个前凸后翘,深V大领的女人从自己面前走过去,踏上前面的五层台阶,按下古铜色大门的门铃。
      
      莫云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进旁边树丛,将自己隐蔽起来。
      
      狐狸精现在的品味不至于这么差吧,这个大波姐姐等会儿肯定灰溜溜被赶出来,真可怜!
      
      没过多久,紧闭的大门从里面打开。
      
      几乎每晚萦绕在心头的人就那样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
      从光里走来,与记忆重合。
      
      那么近,又那么远;
      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一瞬间,莫云杉心脏缩紧,呼吸慢了半拍。
      
      但下一秒,莫云杉原本慢下来的呼吸骤然停滞,手脚失了温度。
      
      视线里,按响门铃的女人搂住殷如离的脖子,而她没有拒绝。
      
      紧接着,大门重新关上,里面会发生什么,不得而知,却又不难想象。
      
      莫云杉晃了一下,扶住旁边的树蹲下来。
      
      她第一次知道,心脏真的可以被看不见的,冰凉的钝刀,一刀一刀割得面目全非。哪怕那些伤口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痛得她站都站不起来。
      
      ——本就是我亲手把两个人的感情弄丢的,又有什么立场怪狐狸精没有站在原地呢?
      
      -
      
      殷如离扶着怀里的女人坐到沙发上,柔声问:“怎么了?”
      
      “她说她喜欢你,我就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风情万种,只想她能多看我几眼,但是她说我不伦不类,东施效颦,我,我……”
      女人说着说着情绪崩溃,放声大哭起来。
      
      殷如离递了一盒纸巾过去,从容淡定。
      
      此刻一把鼻涕一把泪坐在沙发上的,是殷如离多年合作伙伴家里的掌上明珠,明明还不到20的年纪,非把自己往成熟打扮,一张甜美素净的脸,愣是被画老了10岁。
      现在睫毛膏顺着眼泪流下来,像鬼一样。
      
      再往前三个月,小姑娘也不是现在这个模样,究其原因,就是感情误人。
      一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公主,偏偏喜欢上自己爸爸的秘书,还屡屡碰壁,求而不得。
      
      更复杂的是,那位秘书小姐单恋殷如离多年,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程度,单纯的小公主索性把殷如离当成了模板。
      
      殷如离扫了眼小姑娘浓妆艳抹的脸和刻意性感的低胸装,心中无奈叹气,这是对我有什么误解还是对风情万种有什么误解?
      
      她耐着性子等小姑娘情绪稳定了点,才眉峰微挑,开口说道:“无法轻易得到的东西才更让人惦念,人就是这么贱兮兮的,你不该为了感情把自己弄成这样。就是真喜欢,也得勾她来巴着你才对。”
      
      虽然跟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说这些幻灭的话不好,但对方好歹是自己换过尿片的孩子,就是达不到王者段位,也不能是个铁皮段位的。
      
      小姑娘抬头:“所以我决定绿了她!殷阿姨你跟我睡觉吧!”
      
      殷如离本来该笑的,但她看进小姑娘的眸子里,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
      
      一个同样傻乎乎的人。
      
      怎么都笑不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小白花作者:我不该在车里,我该在车底。
    感谢在2020-02-12 21:27:37~2020-02-13 21:52: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的小天使:青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ziiyu、Kevin、.、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情长 16瓶;不二臣。 14瓶;洁党大军在此、漠然浅笑 10瓶;a?le?xi?s?w 2瓶;青旗沽酒有人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