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徐才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欺负人,也是吃透了萧岚的性格,压根就不担心她会反击。她虽也不受宠,但作为宫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阮贵妃的狗腿子,一向狗仗人势,作威作福。
      
      打晕了五公主,她还是担惊受怕了小半夜,最后红袖点醒她:“陛下恐怕连这位公主的存在都不知道,娘娘还担心她去告状吗?怕是陛下一见到她就会想到那个傻子,生气都来不及呢。”
      
      徐才人一想,是这么个理!
      
      有什么好担心的,自己可是为了帮她驱邪,何况她还什么都来不及做,便宜了那小丫头片子。
      
      想通了这点,她就放宽心入寝了。不过第二天醒来,她还是派红袖去偏殿打探打探情况,结果红袖刚一出门,就被站在院子里的林非鹿吓了一跳。
      
      主殿偏殿正对着大门,靠近主殿门口的位置有一颗石榴树,入秋之后落了叶,石榴枝芽光秃秃的,林非鹿穿了一身红,晨起的雾气还没散,她孤零零站在那里,小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瞬不瞬盯着那颗石榴树。
      
      早上本来就冷清,她出现得悄无声息,红袖被吓得够呛,反应过来后又气又怕,提高声音不悦道:“五公主,你站在那做什么?”
      
      小女孩像没听见她的话,压根就没发现她似的,只仰着头,定定盯着那颗树。
      
      红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树上一片叶子都没有,有什么好看的?忍不住问道:“五公主,你看什么呢?”
      
      林非鹿这才慢慢将视线收回来。
      
      她看着红袖,极其缓慢地咧了下嘴角,轻轻吐出几个字:“那上面有人。”
      
      那笑阴森森的,配上她的话,红袖一瞬间汗毛倒立,惊恐地扫了一眼石榴树,忙不迭跑回主殿,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林非鹿拨了下鬓角被雾气打湿的碎发,若无其事转身回去了。
      
      偏殿里云悠正跟萧岚说:“小公主说要赏日出呢,一大早就去院子里等着了。”瞧见她回来,笑道:“公主,日出好看吗?”
      
      林非鹿抿唇笑了下:“好看。”
      
      青烟端着针线篓走过来,笑着说:“公主穿红色真好看,像年画里的小仙童似的。娘娘手艺也好,做的衣服比织锦所的还好看。”
      
      云悠叹气道:“可惜今年就得了这两匹缎子,给公主和六皇子各做一套就没了,娘娘都好些年没穿过新衣服了。”
      
      萧岚挽着线,脸上挂着慈爱又柔和的笑:“我不碍事,反正也不出门。倒是鹿儿,总喜欢往外跑,今年给她做件斗篷吧,暖和。”
      
      三个人晒着秋阳做针线活,林非鹿就四下转悠,熟悉地形。明玥宫并不算大,而且地处偏僻,外围宫墙都有些剥落了,显得破破旧旧的,爬满了枯萎的藤蔓。
      
      对比一下昨日去过的静嫔富丽堂皇花草茂盛的昭阳宫,差别实在是大。
      
      不急,以后都是自己的。
      
      林非鹿如是想。
      
      主殿那位应该是被吓到了,一上午都没开过门。林非鹿逛完明玥宫,吃过午饭喝了药,出门拓展新地图。
      
      皇子公主在宫内行动不受限制,比起嫔妃还自由些,萧岚一向不拘着她,但每次都会让青烟跟着,上次是因为她着急追风筝,不然也不会落水。
      
      林非鹿正巧不熟悉路,牵着青烟的手边走边套话,很快就把这后宫的地形分布搞清楚了。她本身记性就好,听过看过一遍的东西不会再忘,一路走过来,脑子里已经有了空间图。
      
      青烟不知道自己被套了话,还高兴公主今日活泼多话,穿过湖心亭后指着不远处道:“公主想吃柿子吗?前面就是金柿园了,想吃奴婢给你摘。”
      
      林非鹿点点头,两人便走过去,刚进拱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喧闹。
      
      一群宫女太监围在一颗高大的柿子树下急得团团转,急呼着:“四皇子,你快下来吧,摔着可如何是好?快下来吧,要吃哪棵树上的你吩咐一句,奴才们给你摘!求你下来吧!”
      
      林非鹿仰头看去,挂满柿子的树上果然站了个男孩,树枝挡着看不清样貌,只见一身锦绣华服,像只猴儿似的在树上上蹿下跳。
      
      青烟脸色变了变,低声说:“公主,咱们回去吧,改日再来摘柿子。”
      
      好不容易遇见个npc,林非鹿能放过?
      
      她状似天真地问:“我哥哥是六皇子,那四皇子也是我哥哥吗?”
      
      青烟拉着她退到一边才道:“四皇子是娴妃娘娘的儿子,与咱们娘娘身份不一样。四皇子性格顽劣,让他瞧见公主,恐是要欺负你的。”
      
      宫里这几个皇子,就属四皇子林景渊最爱惹事,为此没少被皇帝责罚。偏他又是所有皇子中和皇帝长得最像的一个,皇帝自然偏爱,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惯得性子越发跋扈。
      
      若是跟他起了冲突,吃亏的肯定是小公主。
      
      青烟着急,林非鹿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不就是个熊孩子。
      
      对付熊孩子,有的是办法,只要摸清他的脾性,针对不同性格的npc采用不同的策略,对症下药,方便快捷。
      
      她没着急走,站在一边暗自观察林景渊。但凡是绿茶,都有一个自带技能,那就是看人很准。她们很容易识别你是哪种类型的性格,最吃什么人设,然后投其所好。
      
      小孩子比成年人更单纯,更容易识别。
      
      林非鹿观察了半天,觉得林景渊这小孩任性归任性,但心眼不算坏。你拿皇帝娴妃来压他,他压根就不理你,爬树爬得起劲。
      
      但底下奴才跪着开始哭,他倒是不耐道:“若是父皇母妃责罚,我帮你求情就是了,你怕什么?喏,这个最红的柿子赏给你了。”
      
      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他爬得高看得远,摘完柿子略一回头,瞧见拱门这边站着人,却半藏在树后不出来,当即大声道:“那边是何人?还不给本皇子过来!”
      
      青烟心里一咯噔,心道完了。
      
      只能拉着林非鹿走过去,半眼都不敢往上瞧,跪在地上磕头道:“奴婢见过四皇子。”
      
      林景渊还站在树上,低头打量。那宫女身边站着个小女孩,穿一身红色的袄裙,头发挽着乖巧的簪,衬得肌肤雪白。
      
      她安静地立在树下,偷偷朝上看,水灵灵的眼睛与他相对时,怯生生一笑,又几分羞涩几分乖巧地垂下头去。
      
      林景渊从树上跳下来,故作威严地打量她:“你是谁?”
      
      她声音软糯糯的:“我叫小鹿。”
      
      身边太监提醒道:“四皇子,这是五公主。”
      
      皇帝不惦记,宫里也甚少提及这位公主,林景渊又是个不把正事放在心上的人,平日只跟长公主和三公主来往,从来都没听过还有位五公主。
      
      他一挑眉:“那你是我的皇妹?你藏在那做什么?”
      
      林非鹿偷偷抬眼,目光扫过他手上的红柿子,抿着唇吞了下口水,迟疑又小声地说:“我想吃柿子。”
      
      说完,又半抬眸子看着他,怯怯问:“可以吗?”
      
      她睫毛生得长又密,衬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像染着一层水雾,叫人心生怜惜。
      
      林景渊当即就不行了,非常豪迈地一挥手:“当然可以!有什么不可以!”他对身边的太监道:“把我刚才摘的柿子都给她!”
      
      太监赶紧把竹篓递上。
      
      林非鹿眼睛一亮,漂亮的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伸手去接,却因为竹篓太重,身子一个趔趄。
      
      林景渊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不悦道:“叫你宫女拿。”
      
      青烟自过来就一直跪着,生怕惹怒了四皇子,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事情会是这个走向,立刻接过竹篓退到一边。
      
      林非鹿小手背在一起,歪着脑袋朝林景渊甜甜一笑,秋阳透过红柿洒下来,像落满她小酒窝似的,又暖又甜:“谢谢小哥哥。”
      
      林景渊被她笑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是见惯长姐的刁蛮和三姐的蛮横的,加之他娘娴妃跟长公主的娘惠妃不对付,他其实也很不喜自己那位长姐,更别提长姐的小跟班三姐了。
      
      但这个从未见过的五公主却完全不一样,柔柔弱弱的,笑起来漂亮又可爱,想吃柿子却又害怕的模样,简直激得他小小男子汉的保护欲暴涨。
      
      林非鹿想到什么,将刚才在御花园摘的一朵海棠从怀里拿出来,认真地递过去:“母妃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哥哥送了我柿子,我把这朵重瓣海棠送给你。重瓣海棠寓意幸运,很罕见的。”
      
      说到最后,她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海棠花,然后毅然决然放到了林景渊手中。
      
      那花在她怀里放了一段时间,花瓣染上她的体温,搁在他掌心时,柔软又温暖。
      
      林景渊耳根子都羞红了。
      
      啊什么绝世小可爱!这么罕见的幸运花居然就这么送给我了。明明自己也很舍不得的样子,却一点也没犹豫!
      
      林非鹿送完花朝他挥挥手,甜甜道:“哥哥再见。”
      
      她跟着青烟朝外走去,走到拱门处的时候又偷偷回过头来,远远朝着林景渊一笑。
      
      隔着半寸秋阳,满院红柿,那笑三分羞涩七分乖巧,简直要把他的心都笑化了。
      
      走得远了,出了一身冷汗的青烟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看手中的柿子,又看看身边若无其事的小公主,还是忍不住问道:“公主,重瓣海棠真的寓意着幸运吗?奴婢怎么没听说过?”
      
      林非鹿没回答,只笑了下。
      
      没听过就对了。
      
      她随口诌的呗。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在评论里随机抽一百个红包~
    多多留言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