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江户 ...

  •   以往也不是没有让教会的圣女大人展现过自己,但没有一个像金鱼姬这般杀伤力这么大。
      
      偏偏金鱼姬对自己的歌喉没有一点点正确的认知。
      
      那是非常普通的一场法会,隔三差五童磨就会在信徒的祈盼下组织一下聚众搞迷信,自己美言两句,教会有圣女那么就请圣女也彰显一下存在感。
      
      童磨也算带过不少圣女了,他开办万世极乐教这么多年,捡来的、选上的圣女少说也有五六个,像金鱼姬这样的……是头一个。
      
      红发的少女身姿款款走到信徒之前,耳边的碎发被撩至耳后,碧眸微敛,她清了清嗓子,就在信徒们以为天籁将至时,他们等到的却是魔音灌耳。
      
      信徒很难去描述他们听到的声音,圣女大人没有具体的歌词,只是在那边哼着断断续续的音阶。
      
      就这么几个音都令他们耳膜炸裂、痛不欲生,于是求胜欲使信徒抬起头和手,接着他们的动作僵住了。
      
      白橡发的教主大人听得极其认真,他七彩的瞳孔中流露出沉醉的神色,甚至还合着节奏打着拍子。
      
      这下信徒们也不敢去捂耳朵了,他们神情扭曲,抬起的手顺势鼓起了掌。
      
      等金鱼姬一曲歌毕,她睁开双眼后看到的是涕零不止的一众信徒。
      
      诶,我唱得这么感人的吗?
      
      像是受到了鼓舞,金鱼姬面露喜色,正准备再来一段时,她被童磨喊了停。
      
      “金鱼姬唱得可真好,赶紧休息一下吧。”童磨睁眼说瞎话都不带打草稿的,他几句话把金鱼姬劝了回去,“你的歌声,只适合让有缘人听。”
      
      有缘人是谁童磨没说,反正不是童磨。
      
      金鱼姬在信徒面前唱歌的事情最后还是流传了出去,是谁先提起的不得而知,圣女大人唱歌难听这一点被人在私下议论纷纷。
      
      万世极乐教的圣女,可能不需要像教主大人那样完美无缺,却也不能有如此明显的缺点。
      
      她要是跑调、五音不全就罢了,她是一点乐理的基础都没有。
      
      窃窃私语的女性信徒非常不满圣女大人与教主大人的亲密关系,她们巴不得这一位圣女也跟三年前的那位一样,最后因为某些缘故下落不明。
      
      嫉妒在阴暗的心里疯长。
      
      金鱼姬近来总觉得有人在看她,每每转过去时只能看到一个空荡荡的拐角,她不明所以地继续往前走,在金鱼姬离开没多久后,躲藏起来的两名侍女走了出来。
      
      “她走了。”
      
      “走了……也不知道教主大人看上她哪一点。”
      
      “长得漂亮还会装……啧,迟早跟上一位一样,把自己作没了。”
      
      “说起来你知道吗,可以实现愿望的神明?”
      
      “……教主大人?”
      
      “不是的,是祸津……夜……咦,具体叫什么来着?”
      
      后续的话因为有人走过来而隐没下去,侍女们匆匆抱着手中洗完的衣物离去,留了个空荡荡的角落。
      
      *
      
      金鱼姬大概是知道教会里有人对她不满的。
      
      没办法,半路出家的圣女大人能获得教主大人这么多注意,令人羡慕嫉妒。
      
      在有些人看来,她与童磨之间的距离是太近了。
      
      ——连尊称都不加。
      
      可那些暗地里的窃窃私语又说不到她的面前,她也就当自己不知道,用笑颜去面对身边对她隐含不满的人。
      
      用童磨的话说就是,信徒都是可怜之人。
      
      金鱼姬眨眨眼,在侍女的指示下抬起头,被抹了一层粉黛,再点缀几下唇色,她看上去更加楚楚动人了。
      
      侍女夸赞她皮肤好看不见毛孔,类似的美誉天天有,听多了自然麻木了。
      
      “童磨……我是说教主他今天在教会吗?”
      
      金鱼姬问的不是侍女而是门口候着男性信徒。
      
      男性信徒恭敬地鞠躬应答:“教主大人外出了,今日的接见由圣女大人您来全权负责。”
      
      听了这个回答,金鱼姬的兴致明显低了几分。
      
      哦,童磨他不在,那么就不带花去了。
      
      直接站起身两臂一张,身后的侍女替她披上了紫色的法衣,金边黑冠被她抱在怀里,等到了主殿那边才给戴上。
      
      接见信徒其实是一件蛮无趣的事,信徒们的烦恼翻来覆去无非是生计、情感这两类,但今天不同,教徒说今天来的是位大人物。
      
      “本来他应该有教主大人接待的,但……”男性光头教徒吞吞吐吐,他一大早就找不到他的教主大人,“所以拜托您了,圣女大人。”
      
      金鱼姬把玩着垂下的发带说好。
      
      娇艳的红发少女簇拥在大红大紫之中,这亮丽的配色非但没有折损少女的美貌,反而凭添了几分妖冶之感。
      
      走进来的小坂部修早有耳闻教会中新圣女的美貌,今日一见更是……心生邪念。
      
      小坂部修是极乐教附近镇上的有钱人,为了寻求死后前往极乐,他捐了不少钱给万世极乐教,算是半个忠诚的信徒。
      
      他的烦恼也多是关于家中妻子的,他好色、爱采野花,总是因为这与妻子争吵不休。
      
      就连极乐教中的清秀侍女他都下过手,后来还是被虹眸的教主轻飘飘地一瞥才收回心思。
      
      而这次教主不在,他的心思又有些活络了。
      
      “参见圣女大人。”头顶微秃的中年男子先是行了一礼,随后他抬起头,眼底暗光一闪,跪得离莲花座近了一点。
      
      金鱼姬扬起下巴,等待着信徒开口,等了会,她等到的并不是中年男子的烦恼。
      
      小坂部修搓了搓手,他心跳加速,有些兴奋。
      
      “圣女大人,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
      
      语气诡异的信徒提出了一个请求,虽然是有些冒昧但尚能接受。
      
      小坂部修说:“请让我看看您,请允许我瞻仰您的容貌。”
      男人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
      
      金鱼姬拢拢肩头的法衣,她踱步走下莲花座,刚走到信徒跟前她便被人拉住了手腕。
      
      ?
      金鱼姬低下头去。
      
      少女身材娇小,骨架就比旁人小了这么一圈,被人攥住时更加醒目了,宽大的手掌握着她的胳膊。
      
      小坂部修伸手去拽,想把金鱼姬拽到自己怀里结果没有拽动,他又使劲,还是没有拉动。
      
      这是什么情况?
      
      没有多想,只以为是自己这阵子花天酒地身子虚了几分的小坂部修立马换了思路,他放轻了语调,蛊惑半地朝纯洁的羔羊说:
      
      “圣女大人,我想与您一同登上极乐。”
      
      最后两个字咬了重音,色..欲上头的男人眯起了眼,他抬手拉起金鱼姬的手腕,这一次他成功了,他将少女的手举到脸前。
      
      幽香扑鼻,不是室内的莲花香而是少女身上的体香,比起淡淡的清香,男人嗅到的芳香要馥郁几分。
      
      莲花座边的白莲不蔓不枝,随着室内的风摇摆着叶瓣。
      
      金鱼姬脖颈微屈,柔声问道:“何为登上极乐?”
      
      *
      
      童磨一夜饱食,的确是年轻漂亮的女子更好吃,比起教会里有些皮肤粗糙的信徒,女孩子是更有营养——咦?
      
      走在阴天之下,面带无忧无虑笑容的白橡发男子忽然停住了脚步。
      
      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今天是不是有个单独的信徒要接待来着?
      
      童磨苦恼地托住脸。
      
      按照极乐教现在的构建,那名应该应该会由圣女去接见才对。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那名信徒还有些令人不齿的嗜好。
      
      会留下这名信徒完全是看在他给教会捐了很多钱的前提下,更何况对方的妻子也是教会的信徒,在没有触怒他的情况下,人可以活着。
      
      但如果今天接见他的是金鱼姬的话……
      
      童磨七彩琉璃色的眼瞳一凝,展开扇叶轻摇出阵阵凉风。
      
      哎呀,要是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也只能再换个圣女了吧。
      童磨风轻云淡地想。
      
      他对金鱼姬感兴趣,但也仅仅停留在感兴趣的层面了,这孩子身上是充满了谜团,没能等到谜团揭晓的那一天有些可惜。
      
      心里基本决定了回去要做什么,童磨的脚步轻快了几分。
      
      拆盒子那次没能吃到娇俏的少女,想必一定比昨夜的游女更加美味吧。
      
      惋惜归惋惜,童磨心中却没有什么悲伤的情绪。
      
      假设“可怜”的金鱼姬挣扎的表情足够赏心悦目的话,他也不是不能流下几滴眼泪——
      
      童磨设想了很多种场景,比如他回去时会见到被轻薄的圣女,被鬼话连篇哄骗到乖顺躺于身下。
      
      但万万没想到,当他拉开门后,听到的是一声比呻..吟高亢许多的哭声。
      
      “母亲!母亲大人我好想您啊!!”
      
      中年微秃信徒哭得泪如雨下,他匍匐在地上拉着金鱼姬的袍角,扬起的面孔上满是怀念。
      
      金鱼姬尴尬地拉着外袍不让衣服被扯下去,然后她与童磨对上了眼。
      
      “你……这是你儿子?”
      
      极乐教教主天真无邪地问。

  • 作者有话要说:  唱歌去听听鬼灯里金鱼草是什么感觉,差不多那样吧!
    喜当妈现场(划掉)
    末尾是金鱼姬的能力,也是有来源的!

    感谢在2020-02-26 20:31:38~2020-02-27 20:35: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良えあ゜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良えあ゜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