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江户 ...

  •   金鱼姬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她歪了歪脑袋,改口道:“乖孩子?”
      
      每随着金鱼姬的称谓改变,极乐教教主的脸上的笑意就深几分,到了最后那信徒看得惶恐地垂下脑袋,匍匐在地认错。
      
      “对不起!教主大人,我——”
      
      当天的教书直接被叫停,那名信徒被他的教主带走了,之后金鱼姬再也没见过这个人,她换了个新的老师。
      
      金鱼姬的学习能力也是极快,没多久她便能正常交流,除了仍对某些新鲜的事物不甚了解,需要去问。
      
      她还是不知道自己来自于哪里,记忆的初始便是在极乐教开始的。
      
      金鱼姬见到童磨的机会其实不多,这个白橡发男人的兴趣来得快去的也快,想起来了会来转几圈,想不起来了就把她抛在一边。
      
      而金鱼姬恰好就是这么一个还没有背熟极乐教教义的情况,也不能坐去正殿接见那些虔诚的信徒。
      
      童磨会来,但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在能接触到的人就这么几个的情况下,金鱼姬问自己是怎么来到万世极乐教的,旁人无一例外回答是她是教主大人救下的,受了他的恩惠。
      
      “是教主大人从人贩子手中救下了您,将您留在了极乐教中,您才有如此殊荣成为极乐教的圣女大人。”
      
      没头没尾的,她听到的只有这么一个果。
      
      金鱼姬问了好几个人,他们的回答皆是如此,听多了她自然也就信了,是童磨从将要前去花街的人贩子那里救下了昏迷不醒的她。
      
      真相就是如此吗?可童磨对她的确是好。
      
      除了不怎么见面这一点外,童磨没有在吃穿用度任何一点上苛待金鱼姬,有什么好东西总会差信徒给金鱼姬送来一份。
      
      什么金钗钿合、玉盘珍馐,没几日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所谓的万世极乐教的圣女,是仅次于教主的存在。
      
      也因为侍女、信徒说辞的关系,她对童磨好感很高。
      
      金鱼姬的头发被身后的侍女轻轻撩起露出光洁的脖颈,她盯着镜中的自己说:“是童磨?诶是童磨他——”
      
      本是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却引得边上的侍女脸色大变,她当即摔了木梳,脱口而出道:“圣女大人您怎么可以直呼教主大人的名字!那可是教主大人!”
      
      她情绪不满且语调尖锐,金鱼姬尚未开口应答,来得更早的却是年长一些的侍女落下的巴掌,伴随着“啪”的一声轻响,室内陷入了停滞。
      
      “不可对圣女大人无理。”
      
      能够在极乐教当侍女的年轻女孩无一例外眉目清秀,一个巴掌很快在侍女脸色浮现出红色的掌印,脸也红肿了几分。
      
      年长的侍女语气严厉平稳,示意边上的人把失礼的女孩带出去,她走上前捡起木梳接替了对方梳头的工作。
      
      她语重心长道:“圣女大人,今天是您第一次接见信徒,祝您顺利而归。”
      
      冒犯的事被轻描淡写地揭过,年长的侍女更专注于叮嘱金鱼姬今天要进行的工作,她让最早接触金鱼姬的那位名叫幸子的侍女陪着圣女。
      
      金鱼姬看了这一幕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唔,这样的反应是正确的吗?金鱼姬不解。
      
      没有加上敬称是她的不对,可她就是潜意识喊不出来,加之当着童磨的面喊了几次名字也没事,她就顺口了。
      
      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吗?对她,也对那名侍女。
      
      繁杂的思绪一直困扰到金鱼姬坐到殿前的莲花座上,莲花的清香唤回了她的意识,她眼前是垂下的珠帘,书写着极乐的字符悬挂于头顶。
      
      莲花座的正下方是一名虔诚的信徒,金鱼姬记得她在童磨身边见过他。
      
      “圣女大人,信徒已经恭候多时了。”
      
      金鱼姬点点头:“那请他们进来吧。”
      
      门打开后信徒们鱼贯而入,为首的那位入目第一眼便被金鱼姬的外貌惊叹道,随即高呼着“圣女大人”跪趴在地,行了一礼。
      
      一切都如想象般那样进行着。
      
      男人再抬头时换成了悲戚愤恨的神情,开始哀道命运的不公,他为什么就出生贫苦,为什么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信徒抱怨的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金鱼姬听了后满心疑惑。
      
      向她述说这些有什么用处吗?向她倾诉完毕后难道就能在死后前往极乐了吗?
      
      “……请您引导我前往极乐世界!”信徒泪水中夹杂着渴望,他期盼地看向金鱼姬。
      
      为什么呢?说什么要前往极乐世界的话……像他这种人明明应该……应该前往黄泉地狱才对。
      
      被心中忽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金鱼姬微不可闻地摇了摇头,轻轻用袖口掩住口鼻,水色瞬间打湿了碧绿的眼眸。
      
      她学着印象中那人的样子,对面前的信徒说:“你会得到救赎的,你也能前往极乐的。”
      
      说着,她流下了几滴眼泪。
      
      太可悲了。
      明明是应该前往地狱之人,为什么要抱有这么虚无缥缈的想法呢?
      
      金鱼姬的一颦一笑中都有着极乐教教主的影子,那信徒立马抛弃了没能见到教主大人的失落,继续倾倒自己的烦恼。
      
      今天来了多少信徒她就落下了多少次泪水,眼眶有些泛红的金鱼姬送走了最后一名信徒后,她揉揉眼角,随即听到一旁传来了拍手鼓掌的声音。
      
      她扭头一看,对上了一双七彩琉璃的眼眸。
      
      不知何时起童磨便站在那里看着她,此刻白橡发的男人满目欢喜,像是见到了什么令人愉快的场景,几步走上前,贴近了还坐在莲花座上的金鱼姬。
      
      距离二人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周,金鱼姬从男人身上嗅到了奇怪的气味。
      
      带着点腥味,已经很淡了。
      
      下意识往后退了些,金鱼姬是想拉开距离的,可她却被童磨一把抬起下巴捧住了面颊。
      
      这下七彩琉璃离得更近了,近到金鱼姬仿佛从中读出不同寻常的字影,但细细看来也还是虹色瞳孔,没有多余的东西存在。
      
      “哎呀,金鱼姬是在学我吗?那可学得真像啊~”男人言语中充满了赞赏,他亲昵地贴在她耳畔说,“第一次接见信徒就表现得如此出色,金鱼姬有什么想要的奖赏吗?”
      
      奖赏?
      
      金鱼姬察觉到了些许违和感,顺着童磨的力道仰起头,看向对方瞳孔中的自己。
      
      娇小的她嵌入童磨怀中,柔弱可怜。
      
      只是顺着信徒的话往下说了几句便能有奖赏吗?
      
      不是很明白,但如果可以要奖励的话……
      
      金鱼姬绿眸一弯,竟是挣脱了童磨的怀抱,面颊被尖锐物刮伤也顾不上,她直接开口道:“我想要花。”
      
      “我还想要太阳。”

  • 作者有话要说:  这要是当着无惨的面要太阳怕不是就命都没了(划掉)
    *
    不好意思最近三次工作杀我!!!(都怪疫情,呜)
    昨天评论红包都发,今天也还是都发,等我处理完三次工作我来随机发qwq
    *
    感谢在2020-02-24 20:15:29~2020-02-25 20:13: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豆丁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遗落之城 11瓶;月半日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