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江户 ...

  •   “教主大人,请您聆听我的烦恼!”
      
      又来了又来了,这种无聊的烦恼。
      
      七彩的虹眸泫然欲泣,端坐于莲花台上的男人状若有所共情,他露出了悲怆的神色。
      
      “你会得到救赎的,你能前往极乐。”
      
      只是轻飘飘的几句话,连虚无缥缈的饼都没有给人画,这些愚蠢的人类就感恩戴德地俯身行礼。
      
      太无趣的,太可怜了。
      
      当最后一名信徒离开了自己的视线,童磨立刻收起了欲泣的神情,只有脸上的泪痕证明他曾经哭过。
      
      也只是假哭罢了,他根本理解不了人类都在烦恼些什么。
      
      他是万世极乐教的教主。
      他致力于带给信徒们幸福。
      
      无所事事的教主挥了挥扇子,就在他准备研究晚上去哪里吃一顿时,外面又有信徒到来说,新一批的进贡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轻描淡写地把人打发走,童磨支着下巴开始发呆。
      
      要不,在晚上吃一顿前去看看新的贡品?
      
      教主的心思千变万化,他唤回了刚离去不久的信徒,让他给自己介绍一下新的贡品都有些什么。
      
      往日里的贡品都是些什么精致的瓷器、华美的服饰,什么鼎铛玉石,金块珠砾,甚至还有海的另一边的名贵商品。
      
      但这一次不一样。
      
      有一位信徒送来了一名少女。
      
      童磨偏爱年轻漂亮的女性,这在教会中已经是个广为人知的消息了,信徒们送东西总会投其所好。
      
      “女孩子吗?想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信徒的话得按规矩来哦。”
      
      “不教主大人,她并不像活人。”
      
      信徒是这么说的,他用贫瘠的词汇尽其所能描绘了少女的美——如玉的肌肤、如月的长发、精雕细琢的面庞,她好似是活着的,却没有呼吸。
      
      信徒称之为匣中少女。
      
      说白了那就是一尊人偶,一尊栩栩如生的人偶。
      据那名献上贡品的富商所说,这匣中少女辗转多人之手才被他购得,随之献给了他的教主大人。
      
      童磨忽然用扇子抵住下巴,神情有些不悦。
      
      “有很多人见过了吗?”那岂不是也有很多人触碰过了?
      
      信徒察觉到童磨的情绪变化,赶忙开口解释:“不是的教主大人,匣中少女她……她很特殊。”
      
      信徒也说不上来匣中少女最早是什么时候出现于人世间的,只道装着少女的匣子极为特殊,多年来无人能够打开,因此频频转手。
      
      “其余的……教主大人您看了便知道了。”
      
      童磨好奇,好奇他的信徒到底给他送的是什么东西?
      
      摆放贡品的地方离主殿有些远,平日里都有专人打扫,一路上遇到的信徒都向童磨行礼,万世极乐教的教主笑眯眯地回应。
      
      拉开库房的门,童磨终于是见到了信徒口中的“匣中少女”。
      
      的确如信徒所描绘的那样,精致如人偶的少女蜷缩在长约一米的盒子内,不知的名材质晶莹通透、严丝合缝。
      
      凑近了看,童磨隐约闻到了花香,细细辨来是源自于眼前的容器中。
      
      不似莲花般清新扑鼻,却有种馥郁引人沉醉的芳香。
      
      再看少女的容貌,仙姿佚貌、杏脸桃腮,长睫似蝉翼投下点点阴影,如墨的黑发披散在肩头,往下的景致全都被粉白的花苞遮盖住。
      
      她真的太栩栩如生了,就像是活人一般。
      
      童磨饶有兴致地伸出手,指腹贴在盒子边沿摸了一圈。
      
      “咦?”
      
      童磨摸到了一条缝隙,这盒子并不如信徒所说无法打开,他稍稍用力,轻轻一掀便把盖子揭了开来。
      
      这一下花香更加浓郁了。
      
      童磨疑惑少女与花究竟是何物,进一步拉近距离时,他忽然食欲大开。
      
      鬼是食人的,当然其他生物也可以吃。
      
      这孩子,似乎能吃的样子?
      
      抱着这样的念头,童磨伸手触向了匣中的少女,入手肤如凝脂,不带一丝温度。
      
      锋利的指甲轻轻从皮肤上划过,出乎童磨的意料,从他感受不到任何活人气息的少女身上流出了红色的血。
      
      咦,竟然是拥有生命的吗?
      
      童磨眨了眨眼,反正鬼没什么忌口,就算吃坏了闹肚子也无所谓。
      
      对高质量食物的渴求令童磨俯下身子,伸出双手环抱住少女。
      
      他捞起少女的脖颈靠在怀中,开始思考从哪里下口比较好?
      不如就从脖子开始吧,从动脉中流出的血液一向是——
      
      恶鬼才刚刚张开嘴,大脑中响起的警报就迫使他把到手的美食一丢。
      
      即使他已经退开了,脖子仍被飞驰的叶片割出了一道大口子,鲜血四溅,半边皮肉勉强连接着。
      
      童磨挥出的扇面冻住了迎面而来的所有植株,冰带着植物碎成粉末落了一地。
      
      他捂住了自己的脖子,那上面伤口在一点点愈合,童磨眯起眼看眼前的画面。
      
      “哦呀,这可真是……惊到我了。”
      
      宛如人偶、浑身赤..裸的少女忽然就有了动作,她在艳色花朵的包围下坐了起来,黑色的长发从她肩头滑落垂在胸前。
      
      在坐直的那一瞬间,少女的发丝从根部被红色浸染,只有发梢末端留出一抹白色。
      
      不着片缕的少女缓缓睁开了碧色的双眸。
      无机质的眼瞳中没有什么情感,她就定定地看着这方室内的唯一一鬼。
      
      童磨惊异地瞪大双眸,张开扇子遮着半张脸,遮住了自己兴奋的神情。
      
      他注意到了少女光洁没有伤口的颈部,那被他割开的口子已经消失不见。
      
      人类可做不到这件事。
      
      恰好此时外面响起了信徒呼唤教主的声音,信徒的脚步声也越发临近了。
      
      童磨扬唇一笑,他手腕一抖从肩上取下自己的紫色法衣披在少女肩头,算是把她的身子给遮住了。
      
      当信徒拉开门找到自家教主的时候,他看见了盘膝而坐的教主还有……
      
      还有衣衫不整的少女。
      
      信徒以为自己打扰到了教主的好事,视线不自觉下移。
      
      少女光裸的小腿完全暴露在外面,宽松的外袍隐约能看出少女发育得不错的身体轮廓。
      
      瞠目结舌的信徒说话结结巴巴的,他不知该不该冒昧询问少女的身份。
      
      教主亲近漂亮的女性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所以这一位是?
      
      “是圣女。”
      
      童磨眼睛一转,兴趣使然地说。
      
      “万世极乐教的新圣女大人。”
      
      *
      
      红发少女温顺地低着脑袋,她看向地面,眼前的世界在她看来有些难以理解。
      
      她是谁?
      她这是在哪里?
      
      各种疑问充斥在她的脑海中,可她却随着虹眸白橡发男子轻柔的问询把自己记不起的名字脱口而出。
      
      “你叫什么呢?”
      “……金鱼姬。”
      
      嘶哑的嗓音难听刺耳,宛如破败的风箱。
      
      她秀眉微蹙、朱唇轻抿,男人用扇叶抵着下巴,接着追问她的名字有什么寓意,来自哪里,今年有多大了,可这些都没有得到她的回答。
      
      因为这些她也不知道,她就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问乏了的男人挥挥扇子,让边上的信徒把人带走,“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万世极乐教的圣女了。”
      
      教主所说的话是绝对的,不管金鱼姬本来的身份是什么,她以后只会是万世极乐教的圣女。
      
      金鱼姬是被人牵着走的。
      
      由于她刚刚拥有意识的缘故,她的步伐踉踉跄跄非常不稳,要不是有人扶着早就撞墙上去了。
      
      她被带到了一间空房间内,信徒让她在这里稍作等候便离开了。
      
      金鱼姬艰难地伸出双手,摸索着周围的物体,也不知是撞到了矮桌还是什么,她膝盖结结实实一僵,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
      
      听着那闷响便觉得很疼,可金鱼姬的表情却没有变化。
      
      金鱼姬的认知有大片的空白,她只能是暂且去模仿见到的人的行为举止,比如之前的信徒。
      
      不多时,奉了教主命令的侍女碰着一叠衣物来到了这处房间外,她敲敲门,候了半天没有等到回应,低声说了句“打扰了”便拉门而入。
      
      昏暗的室内点着灯,侍女一眼就看到了教主所说的圣女大人。
      
      “诶您……”侍女被少女的穿着状态惊到不知如何开口,“圣女大人您这样会着凉的!”
      
      ……
      着凉?着凉是什么意思?
      
      金鱼姬歪着脑袋,没有其他动作。
      
      她思考这个新鲜的词汇是什么意思,以至于侍女喊她穿衣服的时候反应缺缺。
      
      这别是个傻子吧?
      侍女心里嘀咕纳闷。
      
      好在金鱼姬不动归不动,但非常顺从,侍女没有花多久就帮她把衣服穿好了,像在折腾一尊大型人偶,玩过家家酒的游戏。
      
      哎……圣女大人真的不会说话吗?
      
      帮忙梳头的侍女惋惜地叹气,红色的发丝顺滑地从她指尖漏下,发梢末端泛着浅浅的白,渐变得极为自然。
      
      圣女大人的容貌也是一等一的,明眸皓齿、朱唇粉面,精致得仿佛不似人类。
      
      只可惜……只可惜圣女大人不会说话,人还有点傻。
      
      侍女已经单方面认为极乐教的新圣女脑子有些问题,但这不要紧,圣女大人只需要坐在那里就好了。
      
      只要圣女大人会倾听、会笑、会哭,那她就是个好圣女。
      
      侍女装扮完毕后鞠了一躬,“圣女大人我先退下了。”她转身离开把门阂上,室内又只剩下金鱼姬一人了。
      
      缓慢处理信息的金鱼姬自闭般地端坐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直到日落西山,外界的光线照不到室内。
      
      夜晚便到了该睡觉的时间。
      
      被巡夜的信徒提醒了的金鱼姬起身徒手按灭了一边的烛火,肌肤有这么一瞬间与火舌相触,金鱼姬感到自身轻微的异样情绪。
      
      晃晃脑袋把乍现片刻的情绪甩出去,她囫囵滚入被褥、和衣而睡,即刻进入了梦乡。
      
      *
      
      金鱼姬第二天早上是被人从被窝里挖出来的。
      
      耳边吵吵闹闹的,她迷迷糊糊被人拉着坐起。随着思绪回笼,她逐渐听清了边上的人都在说什么。
      
      “圣女大人!您怎么可以……”
      
      “快,再去取一套衣物过来。”
      
      “毛巾脸盆……水已经冷了再去打一盆来!”
      
      金鱼姬还是昨天的大型娃娃,她被搽脂抹粉、折腾穿衣,等侍女们退开的时候,金鱼姬发现镜中的自己比昨天还要……精致?
      
      华冠紫衣,里衣是艳丽的红色。
      
      这配色着实有些瞎了,好在金鱼姬的脸能撑得住。
      
      金鱼姬好奇地伸手去碰帽子上垂下的飘带,摸了没两下就被侍女们催着走。
      
      “来不及了,圣女大人我们赶紧走吧。”
      
      去主殿有好长一段路,今天的金鱼姬步履平稳,总算是把身体的协调性调整了过来。她就像生锈的机械被人倒上了一桶油,总得有个适应的过程。
      
      路上还有不少信徒,他们见到被簇拥的华服少女纷纷行礼。
      
      “这是哪个大人物?”
      
      “我记得三年前的那位圣女大人就是这幅……”
      
      后面的话金鱼姬听不清,她先一步被领进了主殿内,于高处的莲花座上再一次见到了七彩虹眸的白橡发男子。
      
      男人支着下巴,见到金鱼姬进来,像招小狗般挥了挥手:“来来来,带着圣女去屏风后面坐着。”
      
      侍女低头说好,她注意到身侧的圣女大人什么都不答就这么盯着教主看,连忙伸手去拉。
      
      牵着手,金鱼姬顺从地被人带去了屏风后坐下。
      
      “那是教主大人。”
      “我们万世极乐教的教主大人。”
      
      侍女眼中充满着热忱的倾慕与向往,她自言自语道。
      
      “教……教……主?”金鱼姬断断续续地重复道,她眼眸清亮,“教主。”
      
      红发少女语调婉转,脆生生得惹人怜:“教、教主!”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封面即人设,金鱼姬超可爱x
    以及是金鱼草不是虎头金鱼,说明一下
    嗷我想努力磨一磨感情线……如果失败了,就失败了!
    再求个作收,笔芯!
    *
    预收广告时间
    我妻善子的100次求婚[综鬼灭]
    我对童磨一见钟情了[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