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笑靥 ...

  •   穿过京城最繁华的西街街市,马车停靠在林府大门口,尚书府邸庄严气派,门枕石被蹭的铮亮,门前的西府海棠茂盛茁壮,连树围都是找工匠精心雕刻的。
      
      林宝绒带着林衡走进垂花门,迎面遇上姨娘小孙氏和她的私生女孙轻罗。
      小孙氏穿着一件青色褙子,倚在西厢,手持团扇,衣袖垂在臂弯,露出一对价值不菲的镯子。
      
      林宝绒一直不明白,小孙氏到底用了什么迷魂药,令父亲如此着迷,不嫌弃她歌妓的身份,还忍受她带着一个拖油瓶。
      
      林衡见到外人就躲,林宝绒安抚地拍拍他,“她是姨娘孙氏,衡儿过去打个招呼吧。”
      
      林衡慢吞吞走过去,刚要开口,穿堂风吹过,一阵浓烈胭脂味袭来,林衡下意识往后躲,还用手扇了扇。
      
      小孙氏勾着红艳艳的唇,拉过女儿孙轻罗,“罗罗,喊弟弟。”
      孙轻罗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小家伙,心里的烦闷消散一半,昨晚还在担心林府大公子回来会欺负她们母女,原来是个无害的小少年。
      “衡儿弟弟......”
      
      “住口!”林衡忽然大叫,捂着耳朵,“你是个拖油瓶,你不配!”
      祖母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闻言,孙轻罗一下子激动起来,拉着母亲的衣摆摇晃,“娘,林大公子看不起我!”
      
      小孙氏嘴角仍勾着,似笑非笑,并未动怒,对林宝绒道:“想来衡儿还认生,我就不给你们姐弟张罗饭菜了,省得添堵。”
      林宝绒面色温淡,不见喜怒,“好。”
      
      进屋后,林衡一直低着头,林宝绒揉揉他的发顶,“怎么了?”
      林衡噘嘴,“我不喜欢她们,姐姐会不会怪我任性?”
      “怎会怪你呢。”
      
      林宝绒也不喜欢孙氏母女,上一世林府被抄家前,小孙氏带着孙轻罗,携着林府家奴逃之夭夭,还顺走了百两纹银,其心可诛也。
      
      丫鬟备好热水,林宝绒让林衡先沐浴,又从顶竖柜里拿出一套林衡以前的衣衫。
      等林衡更衣后,林宝绒哑然失笑,这是一年前为他准备的,少年身体长的快,早已穿不下了。
      
      没等丫鬟开口,林宝绒小大人似的,带着弟弟去往西街成衣店做衣裳。
      成衣匠带着林衡去往内室,林宝绒百无聊赖地在铺子里闲逛,忽然瞥见一抹身影从门口经过,美眸闪动,赶忙追了出去。
      
      “大小姐!”扈从急忙喊人。
      林宝绒摆手,“看着小公子,我马上回来。”
      
      穿过拥挤的人潮,寻到那抹挺拔身影,林宝绒追上前,“九叔。”
      被唤九叔的男子毫无反应。
      
      林宝绒又唤道:“恩公!”
      那人还是没有反应。
      
      林宝绒懊恼,气嘟嘟张开手臂,拦住了人,“闻大人。”
      闻晏看着面前带着帷帽的小姑娘,愣了愣,“嗯?”
      
      林宝绒半掀开轻纱,指了指自己,“恩公可还记得小女子?”
      闻晏低头看着她,小姑娘今日换了一件樱白色弹墨襦裙,臂弯搭着水蓝色披帛,乖巧柔弱的如同小兔子。
      
      当然记得她,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停下来寒暄一番。
      况且,跟个小姑娘在街道上牵扯,像什么样子。
      出于君子之礼,闻晏耐着性子,等着她的说辞。
      
      林宝绒下意识扭了下纤腰,脸又红了,上一世在这个年纪遇见他,真的没有过旁的心思。
      而今,感受大大不同。
      对他有了非分之想。
      
      她所熟悉的闻晏,是手握大权、运筹帷幄的内阁首辅,那时的闻晏比现在更难以靠近,一个眼神就能令人望而却步。
      那时的闻晏习惯漠着脸,情绪不外露,稳重内敛、果断杀伐。
      
      而今,依然是他,却少了一份冷然,多了一份温和,即便是装出来的。
      林宝绒觉得新鲜,仰头问道:“恩公要去哪里?”
      
      “回客栈。”
      国子监学舍紧缺,新到任的国子学博士都被安排在了客栈内。
      
      “恩公在京城没有居所?”
      问完她就后悔了,咬了咬唇。
      
      小姑娘不谙世事的样子,闻晏觉得好笑,他一个外城来的官员,哪里买得起宅子。
      不过,他不怎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初入仕途,也没被磨平棱角,我行我素惯了。
      没什么难以启齿的,遂回答:“闻某俸禄微薄,只住的起客栈。”
      
      林宝绒歪头笑道:“恩公别急,日后,你会做大官,有大宅子,廊院院落、金柱大门、兽面锡环,很气派的。”
      
      听着小姑娘异想天开的话语,闻晏觉得荒诞,斜睨着她,揶揄一句:“你还能预测到什么?”
      
      林宝绒转转漆黑的眼珠,笑道:“你的妻子贤良淑德,你们夫妻恩爱,共抵白首。”
      说着说着,想起上一世的悲离,林宝绒眼眶酸涩,竟哽咽起来。
      闻晏:“......”
      没欺负她啊,哭什么?
      
      林宝绒怕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吸吸鼻子,仰头笑了,明眸善睐,如画中走出的温婉佳人。
      她在川流不息的人海中伫立,恬静的小脸笑靥如花,静静仰视她心中的“救赎”。
      触手可及,又遥不可及。
      
      两人缄默不语,直到身后传来林衡的声音,林宝绒指了指弟弟,“恩公,过几天,家弟会去国子监就读,他会是国子监走出来的状元郎。”
      
      闻晏瞥了一眼瘦瘦小小的林衡,没有嗤之以鼻,淡淡道:“好,闻某记住了。”
      
      林宝绒压抑着心中的雀跃,踮起脚,堪堪到他腋下位置,“恩公,你先别急着娶亲,等我三年可好?”
      按照年岁,三年后她及笄。
      
      对于她的语出惊人,闻晏没放在心上,见林府扈从用一种戒备的目光瞅着自己,有些莫名。
      拱了拱手,“林姑娘,告辞。”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进人潮中。
      林宝绒转眸,凝睇他的背影。
      
      林衡凑近,问道:“姐,他是何人?”
      一旁的扈从竖起耳朵。
      林宝绒大大方方介绍:“我今后的夫君,你的姐夫。”
      
      林衡:“......”
      扈从:“......”
      不得了了,回去要告诉老爷,小姐怀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林宝绒:小女子唐突,想与公子相伴一生。
    闻晏:是挺唐突,想自荐枕席?
    林宝绒:......
    【九叔毒舌QAQ】
    求收藏下一本《宫斗不如养崽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