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ω⊙ ...

  •   餐厅里,半晌的寂静无声。
      
      连洛娇自己都惊呆了。
      
      ?????
      不可能!!
      我怎么会这么厉害?!
      
      所有人的表情一阵风云变幻,如霓虹灯般闪烁着各种颜色,直到外面隐约传来警车尖啸声,才有人咽了咽口水,失声道:“……死、死了?”
      
      如一滴水落入油锅,周围掀起滔天声浪。
      
      “我的天啊!你刚刚看见了吗?她单手这么一摔——”
      “洛小姐真乃女中豪杰!”
      “以往是我们目光狭隘了,竟然误会了人家!”
      
      洛娇:“???”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我是一个只会“嘤嘤嘤”的弱女子!
      
      众人一朝得救,纷纷涌上来表示感激:“感谢洛小姐不顾危险出手相助!”
      
      连刚才那姑娘都红着脸跑过来,颇为诚恳道:“没想到您竟然是这种人……原先我误会了,实在对不起!”
      
      洛娇:“……”
      
      你把话说清楚,我到底是哪种人?
      你快醒醒!!你忘了我刚才还嘲讽过你吗?!
      
      不多时,外面连起一片“滴呜滴呜”的警报声,警车和救护车终于到达现场。
      
      众人手忙脚乱,扶起地上的伤员,合力将慕容骁抬上救护车。警察们一拥而上,把地上两个歹徒控制住,带上手铐押送警局。
      
      混乱中,洛娇努力扭头望去,却只瞥见一个歹徒的手臂上,似乎纹了个黑色眼睛的图案。
      
      她强忍着把书灵掏出来问个明白的心,和众人一起上了救护车,临走前,顺手把那张18k镶金黑卡摸走了。
      
      救护车肃鸣着赶往医院。
      
      周围人去楼空,只剩下餐厅里一片狼藉,静默无声。
      
      半晌,靠近窗边的座位上,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身影站起来。
      
      那人眉眼疏漠,鼻梁高挺,静静望着救护车离去的方向,眉心微蹙,神色似乎有些不解。
      
      “我们走吗?”旁侧,一个助理模样的人悄声问。
      
      “嗯。”
      
      连云笙淡淡应了声,将手帕收起,转身离开。
      
      *
      
      洛娇将慕容骁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是要住院拍片观察一下。由于慕容骁还昏迷不醒,她只好暂时充当监护人,签了住院知情同意书。
      
      洛娇签完字,目送慕容骁被两个护工直接拖走,仿若一头即将送往屠宰场的猪崽。
      
      突然连心情都好了不少呢!
      
      洛娇离开医院,等快到家的时候,天色昏暗,夕阳西下,在天边染出大片橘红色的火烧云。
      
      洛家的花园外,无数玫瑰花藤摇曳,在地上映出深浅不一的灰色暗影,乍一望去,像是被植物包围的童话城堡。
      
      远远的,她便看见沈熙站在玫瑰花丛里,黑色长发披肩,肤色苍白的几近透明,正拿着一把铜制剪刀,细致的修剪玫瑰花枝。
      
      那红的发黑的玫瑰,衬着沈熙白皙的指尖,碰撞出难以言喻的诡美。
      
      洛娇撇了撇嘴。
      
      沈熙今年十七,比她小一岁。
      因为身体纤弱的缘故,没有去上学,而是请了专门的老师来家中上课。
      
      沈熙颇有艺术天赋,无论园艺、绘画、音乐都样样顶尖,性格又温柔贤淑,上辈子被誉为“贤妻良母典范”,是各大家族争相联姻的对象。
      
      哼,小浪蹄子,装!
      表面娴静温婉,转身立刻爬床!
      
      洛娇扭头就走。
      她先前的衣服在餐厅弄脏了,换了一身鹅黄色的花呢半身裙,金棕色的波浪长发披在身后,耀眼的像是一团跳动的金色火焰。
      
      “咔擦。”
      
      沈熙手一偏,剪掉了一朵开的正好的玫瑰花。
      
      “熙小姐,您都在这儿呆了一个下午了,不如先回去吧?”身后不远处,陈巧儿站的腰酸背痛,小声抱怨道。
      
      沈熙拾起那朵玫瑰,抬眼望向前面那团金色火焰。
      
      “好。”
      
      那苍白的手微微一紧,花瓣揉碎在指尖,泛开一抹艳丽血色。
      
      ……
      
      洛娇回到房间,一手捏着花生米喂啾啾,翘着腿坐在桌前苦思冥想。
      
      那两人直奔她和慕容骁而来,意图明确,是要杀掉他们,十有八九是攻略者。
      
      但他们的任务明显不同。
      
      沈瑶的任务显然不是杀掉她,否则早该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
      
      书灵在外面憋了半晌,早就急不可耐,从包里飞出来,书页“哗啦”一阵乱凡,骄傲邀功:【怎么样,我给你开的金手指不错吧?!】
      
      洛娇:“?”
      难道说……
      
      她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书灵那段台词:【肩负使命的少女啊,在这命运的时刻,是时候展现你的力量了!】
      
      “……”
      原来这个力量,是真的力量啊???
      
      书灵:【刚才那两个攻略者,只是小喽喽,任务失败被关进监狱,以后翻不出什么浪了,沈瑶才是真正的威胁!】
      
      洛娇问:“你知道他们是攻略者?”
      
      书灵:【只要是你亲手触碰过的人,我都可以探知他们的真实身份。】
      
      洛娇若有所思,顿了顿,又问道:“那你有察觉到,沈熙她是不是……?”
      
      话未说完。
      
      房门突然“吱呀”一声轻响,似乎有人无声走进来。
      
      房间里有片刻沉寂,旋即,她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语调平和安静,轻声喊道:“姐姐。”
      
      “你在看什么?”
      
      洛娇惊的手一抖,书“啪”的摔在地上。
      
      沈熙?
      她怎么进来的?!
      
      洛娇回过神来,连忙蹲下身去捡书,不料,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比她先一步拿起书。
      
      洛娇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儿。
      
      沈熙苍白的指尖捏着书页一角,微顿了下,神色莫测的念出了书名:“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洛娇:“……”
      这封面竟然还能变脸?!
      
      很好,甚合我意。
      
      洛娇不动声色的往门外瞟了瞟,一个人也没有,除了那只黑炭似的猫。
      
      很好,绝佳的作案现场。
      
      洛娇眉梢飞扬,突然骄矜的扬起下巴,猛地伸手夺过书,质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伪装的小羊皮一撕下,丝毫不见之前姐妹情深的态度,前后反差,判若两人。
      
      沈熙微不可查的挑起眉,声音轻缓了些:“门虚掩着,一敲就开了。”
      
      “……”
      她回来时关门了吗?
      
      洛娇想不起来了,但这不妨碍她继续找茬儿,她凶巴巴的“哼”了一声,娇蛮道:“你来做什么?”
      
      角落里,忽的响起细声细气一声“啾”。
      一只五彩鹦鹉猛地扑出来,冲着黑猫“叽喳”拍翅膀,浑身炸成了一小团五彩毛球。
      
      黑猫优雅安静的蹲在原地,毛茸茸尾巴却兴奋的来回晃动,金黄色的竖瞳眯成一条直线。
      
      沈熙眼睫微垂,轻声道:“姐姐,我……”
      
      洛娇立刻瞪眼,微圆的脸颊鼓起来:“不准叫我姐姐!”
      
      “我才不吃你那一套,”洛娇嗓音清亮,像林中叽叽喳喳的黄鹂鸟,骄傲的冲人展示自己华丽尾羽:“别老跟本小姐套近乎,听见没!”
      
      她金棕色的长发微微卷曲垂落,衬的人越发骄矜贵气。
      
      沈熙垂下鸦羽般的眼睫,似乎是被吓到了,半晌才轻轻点了头,十分柔弱的道:“……嗯。”
      
      洛娇气焰更盛,忽然一把扯住沈熙的手,入手冰凉,像是握了块寒冰,冻得人一哆嗦。
      
      她差点就想松开。
      
      但沈熙好像比她还害怕,手无助的往后缩了缩,似乎整个人都僵住了,被她握住的手腕轻颤着。
      
      洛娇顿时全身舒爽!
      
      嘿,让你以前陷害我,还爬床!
      让你哭!哭也没用!
      
      洛娇拉着人,刚把沈熙推到门外,正要说话,突然察觉有哪里不对。
      
      她扭头一看——
      那只猫还在直勾勾盯着她的鸟!
      
      洛娇气的折回去,捏着它的后颈皮,把猫也给拎出来。
      
      呸。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猫!
      天天觊觎她的鸟!
      
      黑猫睁着一双金黄色的瞳孔,两只爪子乖巧的折在胸口,也不挣扎,只轻轻“喵”了一声,扭着毛茸茸的脑袋,试图去舔她的手。
      
      洛娇赶紧松手,黑猫轻巧的纵身跃至地面,绕到沈熙身后去了。
      
      沈熙被她推到门外,低垂着眼睫不说话,肩膀柔弱的垂下来,被她拉过的手还滞在半空,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洛娇翘起唇角,脸颊边旋出半个小梨涡,天真又可爱。
      
      她顺手拿起门口刚换下的脏衣物,塞到沈熙怀里,挑高了眉梢道:“熙妹妹,我看你平日在家也没事儿,不如帮我把衣服洗了吧?”
      
      “你看你这身子骨弱的,要多锻炼才能好啊。”
      
      洛娇拖长了音调,特意加重最后几个字:“记住,我这面料很特殊,一定得亲自手洗哦!”
      
      半晌,在她的盯视下,沈熙才缓缓的“嗯”了一声。
      声音有些哑,肯定是偷偷哭了。
      
      洛娇一看她这副样子,就很爽。
      
      让你上辈子总给我挖坑!
      没想到吧,总有一天你会痛哭流涕求我原谅!
      
      洛娇顿时满意,扭头“砰”的关了门。
      
      不甚明亮的走廊里,彻底陷入寂静。
      
      沈熙站立良久,才慢慢抬起头。
      那稍显凌乱的黑发下,露出一双深邃如潭的瞳孔,眼底映着意味不明的暗芒,半晌,才抬脚往前走去。
      
      脚边,那只黑猫耸了耸鼻尖,突然“喵”了一声。
      
      沈熙身形微顿,忽的伸手,掀开怀里包裹着的衣物。
      
      那修长白皙的无名指一挑,顿了顿,竟缓缓勾出一截乳白色的带子来——
      
      那是一件白色蕾丝的少女胸衣。
      还带着淡淡的奶香。
      
      

  • 作者有话要说:  那可不。
    刚脱下来还热乎着呢。
    感谢在2020-04-10 00:36:07~2020-04-11 01:13: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皮皮皮皮皮卡丘、全面小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全面小康? 40瓶;fei 10瓶;枕弦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