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第1章
      
      抱着自己不多的私人物品走出办公楼,扑面而来的寒风吹得古秋打了个哆嗦。
      
      抬头望了眼昏暗阴沉的天空,她无声地叹了口气。
      
      一直告诉自己忍耐忍耐再忍耐,可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跟脑子有坑的顶头上司大吵了一架,紧接着脑子一热,辞了职。
      
      怒怼傻叉,潇洒走人的感觉很爽,可如今冷静下来后,想到银行卡中少得可怜的余额和即将再次经历的辛酸求职路,古秋捂住了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口。
      
      不想回空间狭小的出租屋,又无处可去,古秋索性大致判断了下出租屋的方向,直接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地走着,横竖这会儿才中午,离天黑还早,就算方向有偏差,也有足够的时间在天黑前回到住处。
      
      “咦?”
      
      脑袋放空的古秋正机械地迈着两条腿不紧不慢地走着,突然,被一张纸质稍硬的宣传单迎面拍了个正着。她暗骂了声“倒霉”,连张纸都来欺负她,可眼中的余光无意中一扫,就看到了加大号字体的“招聘”二字。
      
      她连忙仔细查看,只见偌大的一张纸,却只有寥寥十余字:
      
      招聘楼管,包住,月薪五千,地址……
      
      这招聘启事一看就很不正规,古秋虽然没做过楼管,可乍一看也觉得这个薪资似乎有些偏高,当即就怀疑遇到了假招聘(真诈骗)。
      
      正心情不好呢,又遇到这么一出,简直是雪上加霜,古秋很想狠狠将这张破纸撕个稀巴烂,然后扔掉。可看到不远处顶着寒风清扫街面的清洁工,到底还是忍住了,找了个垃圾桶将破纸扔了进去。
      
      “靠!”才走没几步,又被凭空砸脸,古秋低骂着将纸从脸上“撕”下来一看,又是那个诈骗招聘!
      
      “去就去,谁怕谁,我倒要看看这脑袋有坑的骗子能从我手里骗走几块钱!”
      
      搁在平时,行事谨慎的古秋决不会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去以身犯险。可今日,屡次被上司欺负的她忍不住爆发了,紧接着辞职,然后冷静下来,面对更加残酷的现实……此时的她,早没了理智。
      
      照着“招聘启事”最下面绿豆大小的字体找到了面试地点,古秋仰头看了下眼前四四方方的建筑:估摸七八层,外表看着半新不旧,虽然算是在巷子深处,可在市中心,距离地铁口也不过几分钟的路程,怎么看都是一个好住处。
      
      她绕了一圈才找到入口,瞅了一圈没看到门卫,又见院子大铁门上的小铁门是半掩着的,就一面喊着“你好?我是面试的?我进来咯……”一面试探着走了进去。
      
      “来面试的啊?”
      
      古秋正瞅着院中央的一棵老粗老粗的不知是什么品种的老树发愣,就听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让人莫名心安的声音。
      
      循声望去,原来她以为没人的保安室中,一位慈眉善目的大爷正冲她笑。
      
      古秋下意识露出了笑容,忽略了心底一闪而过的“刚刚声音那么近,没想到人离得那么远”的疑惑。“是的,大爷,麻烦您看下这个招聘启事……这边真要招楼管啊?”她觉得这位大爷是个好人,没什么依据,就是直觉。
      
      “是真的,我看你这娃娃很合适,能立即上岗吗?”
      
      “哈?”古秋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负责面试的是您吗?”
      
      “对啊。”大爷似乎认定了古秋会留下来,直接拿出一个笔记本电脑递给古秋,“前面一个楼管已经走了,没人带你,资料都在这个电脑里了,你自己看啊。”
      
      说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很符合招聘启事简洁风格的“合同”和一个鼓鼓的信封递给古秋,“合同你签下字,信封里是预付你接下来一年的工资……哦对了,”他又从抽屉里掏出一串钥匙,“这是院门、楼栋大门和你宿舍的钥匙,拿好了噢,就这么一把,没处配。”
      
      古秋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大爷慈眉善目的外表给带偏了,还是今天吹多了冷风给吹傻了,竟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签下了合同,愣愣地抱着电脑和装着六万块巨款的信封离开了。
      
      等晕乎乎的脑子清醒时,她已经出巷口好远了。
      
      要把钱还回去吗?在寒风中呆立许久,最终,还是金钱战胜了理智,古秋进了最近的银行,将大信封中那一摞百元大钞存进了自己的银行卡里。
      
      平生头一次“拥有”这么多钱,魔怔一样在自动存取款机小隔间里查询了好几遍,古秋才怀着忐忑又莫名兴奋的心情回了住处。
      
      古秋租住在三室一厅的一个小单间里,是从租下整套房子的二房东手里转租的。这是她走出校门后第一次在外面租房,没经验,见虽然房间小、价格偏贵,但三个房间都是女孩子,心想着安全有保障,生活也比较方便,就傻呵呵地跟二房东签了约,并且拿出自己读书期间攒下的所有积蓄付了半年的房租。
      
      却没想到真正住进来之后,才发现二房东在跟她玩文字游戏,说两个房间都是女孩,其实两人的男朋友等于半常住,一周至少有一大半的时间,这套不大的房子其实是同时住五人的!
      
      古秋发现这个情况后当然不会自认倒霉,只是她自己没经验轻易签了漏洞百出的合同在先,又傻乎乎地一口气交了半年的房租给二房东,主动权在人家手里,她最终也只争取免去了网费和物业费。
      
      这日,一进门,就见隔壁次卧女孩的男友蓬头垢面地端着一碗散发着强烈味道的方便面往房间走。
      
      古秋从进公司实习到转正,一直处在被疯狂压榨的状态,每天加班到深夜,少有按时下班的,就算偶尔能正常下班及双休,过度疲累的她也选择在她的小屋里睡觉休息,跟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个室友都没怎么来往过,更别提她们的男友了。
      
      她不知道隔壁屋女孩儿的男友姓甚名谁,但从近一两个月的作息时间及二房东偶尔的闲言碎语中,基本可以判断,这人应该处于待就业状态。
      
      实际上,这也是促使古秋头脑发昏签下那份儿楼管工作的重要原因之一——她担心一时找不到工作,又无处可去,不得不在工作时间独自跟这个男的呆在这套不甚宽敞的房子里。
      
      回到自己不到十平米的小单间里,反锁了门,古秋脱了呢大衣,穿上略显土气但保暖性非常不错的珊瑚绒睡衣,揉着抽痛的小腿瘫到在了床上。
      
      “这不会是一场梦吧?”大约是刺激太多的缘故,古秋觉得一股虚幻感突然袭来。她闭着眼眯了一会儿,突然跟诈尸一样,猛地翻身捞过丢在一边的手机,登录手机银行。
      
      愣愣地盯着60435.49的余额看了好一会儿,她刚刚还疲惫不已的身体像是充满了电似的,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打开门卫大爷毫无戒心地交给她的笔记本电脑,准备为即将入职的工作做一下功课。
      
      “笃笃……”
      
      “谁呀?”古秋被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动作,声音不甚柔和地问了一句。
      
      “是我,开下门,有事跟你说。”
      
      古秋听是二房东的声音,就起身打开了房门。
      
      “咱们进屋说吧。”二房东向来擅长自说自话,她自己的话声还没落呢,人就已经进了屋,还顺手关了门。
      
      “什么事?”毕业短短半年,古秋已经学会了应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态度。就像眼前这个二房东,人不能说坏,但最是欺软怕硬,当初她因为入住后发现两人的男友几乎常住大发了一次脾气后,这人就对她客气了很多。
      
      “就是暖气费的事儿。”暖气费不便宜,但分摊下来也不是不能接受。可问题是古秋坚持五人分摊,二房东和隔壁女孩儿坚持三家分摊,这事儿僵持半个月了,一直没谈拢。
      
      “这天越来越冷,总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我觉得三家摊其实挺合理的……”
      
      “我觉得不合理。”古秋打断了二房东的话,“当初我签约的时候你明确说过房子里就三个女孩儿,结果日常都是五人,还有男的,弄的生活很不方便。若是计较的话,在房租上我已经吃亏了,你们不会那么过分在暖气费上还让我吃亏吧?”她暗暗有些后悔,当时门卫大叔说包住的时候,她咋不顺势去看看宿舍呢,弄得现在也不知道宿舍的事是不是真的,她暂时还不能跟这一屋子占便宜没够的辣鸡撕破脸。
      
      见古秋没有丝毫软化的迹象,二房东现场表演了“瞬间变脸”,语气生硬地说:“这房子住了三家,就你老有意见,不想住你可以搬走啊!”
      
      “行啊,搬走就搬走,我反正租期也快到了。”就算门卫大爷说提供的宿舍不存在,卡里还有六万多呢,古秋手里有钱,话自然说的也硬气。
      
      两人不欢而散。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ヽ(°▽°)ノ?
    喜欢的话别忘记收藏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