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一章 ...

  •   一、生死搭档
      
      一九三九年,湖南黔阳县军校--
      
      军统特务训练班,一个集结各方菁英,经过军事及特务训练,培养隐藏在各组织中作为间谍的一种短期课程,在这里训练的人员大多有一定实力,只需经过短期培养便可投入战场--不管是哪种形式的战场--。
      
      与军校的阳刚不搭调的是这里的夕阳,明楼最爱在黄昏时分坐在川堂阶梯上,看着落日隐在层山叠翠后,再将晕染成一片红色的天空逐渐泼上浓墨,只有此时的他是纯粹的,不再是那个拥有隐藏身分的军统特务。
      
      「想什么?想生死搭档的事?」
      
      明楼不用回头,光听那讨人厌的声音就知道来者是谁,是王天风,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即便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无妨,一个行事心狠手辣的人。
      
      而这样的人,也是明楼最不愿意打交道的人。
      
      「怎么?嫉妒我可以自选生死搭档?」明楼终于正视这个不请自来还自己坐到他身边的人,毒蜂?取这是什么代号?太没有杀伤力了,更该说他是毒「疯」才是,又毒又疯。
      
      「你的价值并非一般特务可以相比,你的生死搭档不能碰运气更不是一场由荷官发牌的赌局,对你来说,你需要的不是最聪明或是最厉害的特务,而是最忠心最能为你所用的特务,所以这个人必须你自己选、自己笼络。」
      
      明楼的视线不再停留在王天风身上,他转而望向夕阳,他心中不是没有这样的人选,只是当初「他」随了他来到军统训练班,若他挑了他就势必得告诉他他的另一层身分,到时的「他」,还能信他、跟随他吗?
      
      王天风看他犹豫,倒不吝于毛遂自荐:「选我如何?我这个师哥绝对是你最好的搭档。」
      
      「选你?」明楼看了王天风一眼,眼神中有□□裸的鄙视。
      
      王天风不在乎明楼心里怎么想他,他也并不服从明楼这个人,但明楼要成就的是大事,这才是王天风一直想要做的、是他的理想,成为明楼的搭档,王天风就有机会能为国家尽忠。
      
      他知道明楼再为国,在他心中对于汉奸这个身分仍是介意的,但他王天风不在乎,只要能完成大业,他个人声名上的牺牲又算什么?
      
      「选我你不亏。」
      
      「选你?哪天我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你屁股上那根毒刺刺了,那还谈什么为国尽忠?」
      
      明楼只有一点让王天风佩服,他的心机、他的城府的确是众师兄弟中最适合这个卧底身分的人,不管明楼信不信,若有一天他成了他必须得保护的对象,那他的这根毒刺,即便刺向自己最信任、最亲爱的人,他都不会犹豫。
      
      「那你想选谁?」
      
      明楼的眼神变得幽远,不知自己选的对不对又知道这是他最好的选择,他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带点苦涩、又带点甜蜜。
      
      「我选明诚。」
      
      王天风不能说不惊讶,但似乎又早有心理准备会听到这个答案,惊讶的是明诚在明家虽是像僕人又像养子的存在,但对明楼来说到底是他一手带大的弟弟,王天风一直以为他会想尽办法逼明诚放弃特务这份工作。
      
      但明诚的确是一个机敏睿智又勇敢无畏的人,本性敦厚的他作为一个特务或许是缺点,但因为他的身分对明诚来说这个个性却又成了他的优点,爱憎分明的他只要明楼能掌握住了明诚得到他的信任,那么他就是拥有了一个一辈子不可能背叛他的战友。
      
      但明诚这个人并不是毫无祕密的……
      
      「你问清楚他消失的那几年去了哪里了吗?」
      
      明楼抿了抿唇,虽然阿诚对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老实交代了他消失那几年的行踪,但明楼本能的觉得这并不是事实的真相……至少,不是全部的真相。
      
      阿诚告诉他的那个故事可能是真的,但也很有可能只是事实的一部份。
      
      「我不用问,他自己就交代了一切。」
      
      「你信?」
      
      「为什么不信?合情合理。」
      
      明楼能被选派这个任务,那么他便不是那种心思显于色的人,王天风看不出明楼对明诚的解释是否真的相信:「我这个做师哥的有必要确定一下你选这个生死搭档值不值得信任,你说说他这些年去了哪里?」
      
      「这是他的私事,他信任我才告诉我,但对你……我不能说。」
      
      王天风露出了一抹既偏执又冷酷的笑意,早猜出明楼不会轻易说出明诚消失的原因,不管在明楼的心中,那个原因是合理或不合理。
      
      「需不需要师哥教授你怎么笼络明诚的方法?」
      
      明楼的眼神连一丝波动也没有,王天风想由他的脸上、他的眼神中找出一丝蛛丝马迹,但终究什么情报也得不到。
      
      明楼斜睨了王天风一眼,考虑着让王天风一次说完让他不会再来烦他好?还是断然的拒绝他好?但这两个选择大概都免不了继续听他唠叨。
      
      「你果真跟只蜜蜂一样,老是在我耳边嗡嗡嗡。」
      
      王天风也不理会明楼对他的代号的讪笑,自顾自的说着:「笼络一个人,情和义是最好的方法,给予忠贞、用男女之情死锁着对方,或是交付你的性命、用兄弟之义牵扯着对方,既然你选了个男人自然是后者,你对明诚已经有恩在先了,接下来一步步给予信任换取他的信任,用过命的交情来连繫你们彼此是最好的方法。」
      
      「你的建议就是要我张一面网吸引阿诚自动进入陷阱,等他黏在了网上动弹不得之后再将他拆吃入腹?」
      
      王天风笑了笑,终于如明楼所愿的站起身,似是准备要离开:「如果拆吃入腹可以解读为成为你的人,那么我的确是这个意思。」
      
      明楼看着沉入山背的夕阳,也站起身,没有对那丝晚霞多有留恋:「我是毒蛇,不是毒蜘蛛,不会用这种方法。」
      
      「难不成你要像条蟒蛇,把猎物紧紧缠入怀中,再张大嘴缓缓吞入腹中?」
      
      明楼又睨了王天风一眼,他倒学得很快,马上学会了他用代号来损人的方法。
      
      「王天风,你刚刚提的方法的确是好方法。」
      
      「你不是说你不会用?」
      
      明楼没有明说,主动转身离开,王天风自己都忽略了……他刚刚说的可不是只有一种方法,不过……紧紧缠入怀中这个说法,他倒是挺喜欢的。
      
      一九三九年,明楼三十四岁,明诚二十六岁,这一年,是即将接下新任务面临新挑战的一年。

  • 作者有话要说:  ps.本文採取雙日一更,切莫錯過喔!
    有蟹想吃怎麼辦?主人窩裡有蟹吃,主人的窩在哪裡?點花飛雪三個字進入作者專欄就知道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