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席青再醒来时,已经是在医务室里了,在从楼上掉下来之后,虽然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席青受到了惊吓之后还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你醒了。”校医见他醒了,给他做了个简单检查之后,点了点头:“已经没问题了,可以回去上课了。”
      
      席青道谢之后从床上起来,刚想说话,就听到校医补充道:“对了,麻烦你帮忙把柏辰同学送回去一下。”
      
      柏辰同学?
      
      席青还没反应过来这人是谁,站在他面前的校医就拉开了病床前的床帘,坐在不远处的那人听见动静后转过头来,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席青的脑子有一瞬间的当机。
      
      “系,系统!”
      
      系统:【我在。】
      
      “这不会就是原文里的那个柏辰吧?”
      席青看完了原文之后,除了主角攻受之外,印象最深的就是柏辰,一个深爱着主角受,并且还无比腹黑的男配。
      
      柏辰面容俊俏,皮肤白皙,脸上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很好说话,但却是原文中最不好招惹的一个。
      他有无数种方法,能够让招惹了原主受的人后悔不已,生不如死。
      
      席青多么希望自己此时是眼花了,但系统特别无情的打破了他的幻想:【是的呢,这个人就是原文中的那个柏辰呢。】
      
      好像怕席青不记得,系统还特别贴心的补充了一句:【而且宿主,您当时从空中掉下来,扑倒的那个人就是他啊,您不记得了吗?】
      
      席青很想说不记得,但他在飞下来的那一刻,特别明显的看到了身下人眼角的那粒泪痣,而在原文中,有着一颗泪痣的人,只有柏辰。
      
      对上柏辰看过来的眼神,席青很想掐死当时的自己。
      
      往谁身上倒不好!偏偏要往这么个腹黑男配身上倒!
      
      校医好像察觉不出这里的尴尬氛围一样,还在笑呵呵的:“你们两还挺有缘的,被压的没晕倒,压人的反而晕过去了。”
      
      席青:“……”
      
      席青此时很想冲过去捂住校医的嘴让他别说了,没看到柏辰的眼神都变了吗?再说他就不是简单的晕了,估计可以去死一死了。
      
      柏辰被席青压倒之后,没什么大问题,但却扭到了脚踝。
      
      原本是有人在这里等着柏辰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出去了一直没回来,校医室马上就要关门了,校医只好拜托席青帮忙把柏辰送回去。
      
      席青当然不能拒绝,柏辰毕竟是被他连累的,他只能走过去,问道:“柏辰同学,你班级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柏辰语气很轻,但说出的话却让人浮想联翩:“我在哪个班,你还不知道吗?”
      
      柏辰身为四大校草之一,当然也是原主追求的对象之一,原主早就把柏辰的班级宿舍弄得一清二楚了,还经常偷偷在门口等他。
      
      席青不能说天天堵他的人不是自己,只能尴尬的笑了笑,伸手想要把柏辰扶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惊呼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席青吓了一跳,回过头就看到了一脸怒气的季行远。
      
      席青的手才伸出去,距离柏辰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但季行远这声音就好像他们两人已经牵上了手,准备发生什么一样。
      
      不过季行远来了也好,来了他就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去送人了。
      
      席青低下头对着柏辰说了句:“既然你朋友来了,那我就先走了。”说完,飞快的离开的医务室。
      
      席青离开之后才进来的方轩,看见季行远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有些疑惑:“远哥,你咋不进去?”
      
      季行远不答,看着席青离去的背影阴沉着一张脸。
      
      好样的席青,三个小时前才对他告白完,现在就装作不认识他了?
      
      晚了!
      
      ——
      
      席青从医务室离开之后,原本是打算先去洗手间洗个脸的,他总感觉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发痒,特别难受,结果还没走到教学楼,就突然被叫住了。
      
      “席青!席青!”
      
      席青转过头,看见了挺着个大肚子的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端着个保温杯跑来,好不容易才追上席青,喘着气说道:“你跟我过来一下,有些事找你。”
      
      教导主任找席青是为了说他从天台上掉下来的事,当时席青离天台边缘不算很近,而且也打算自己下来了,后面之所以会掉下来,是因为突然脚滑了一下。
      
      席青在医务室的时候,教导主任连忙喊了保安一起上去检查,检查了许久也没找到问题,最后只发现天台边缘的地板有些许松动。
      
      “应该是楼顶很久没有人上去修整了,加上前些日子下了大雨,才会使得地板松动。”教导主任皱着眉,心里还在后怕,幸好席青没什么事,这要真出了人命,他可就要承担大责任了。
      
      “席青啊,这件事是学校的疏忽,但你也有不对的地方,怎么能随随便便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教导主任指责道。
      
      “对不起,老师,这次是我太冲动了。”席青特别诚恳的道歉。
      
      席青是个很珍惜生命的人,所以他很不能理解原主为了一段感情就闹得要自杀的行为,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东西比人的命更重要。
      
      但教导主任说的地板松动……
      
      【肯定不是自然原因导致的地板松动,宿主,我觉得是有人动了手脚。】系统观察过,那里很明显是被人为破坏的,加上原主是被人怂恿后才去找季行远告白的……
      
      “有人想要我的命。”席青下了结论。
      
      但这件事却不能告诉教导主任,毕竟这只是他根据系统的检测做出的推测,但却没有直接证据,说出来不仅不能查出究竟是谁动的手脚,还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但这件事也有学校的不足,我们商量之后决定对你做出一些补偿。”教导主任道。
      
      “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在学校剩下两年的学杂费全免,衣食住行都会给你提供最好的,另外,学校还会赔付你一笔损失费。”教导主任说完,看着席青。
      
      虽然这些补偿是学校为了不把事情闹大才做出的决定,但对于席青来说已经很好了。
      原主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连吃饱饭的钱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好好种田解决未来的世界饥荒,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年头,想要好好种田,没钱都不行啊。
      
      席青想清楚之后,很快点头答应。
      
      见他同意了,教导主任松了口气,见席青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狮子大开口,索要更多赔偿,教导主任看他这个往日不怎么上眼的学生顺眼了不少。
      
      “刚刚冒出的那个蓝色球体,是你的机甲吗?”教导主任问道。
      
      这是学校特别关心的一个问题,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气球呢?
      
      “是的。”席青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在这个星际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甲,但别人的机甲都是那种威风又霸气的战斗机器人,只有原主,是一个完全没什么用的大蓝球。
      
      最开始,原主领取到这个毫无用处的蓝色球体时,被所有人嘲笑了一顿,但就是这个机甲,今天却救了他一命。
      
      “想不到你手里还有多余的能源石。”教导主任有些惊讶,任何机甲启动时都需要能源石,但能源石是十分珍贵的物资,只有在新生入学时,学校才会分发一块。
      
      一般的学生在机甲对战课上基本就已经把能源石用完了,没想到席青的手里竟然还有多余的。
      
      席青看出了教导主任眼中的疑问,解释道:“我的机甲属于防御型的,老师说,不需要用能源石来增强技能了……”
      
      席青这话说出去就很是托大了,那只有一个蓝色气球的机甲,除了观赏外毫无用处,已经不属于防御型了,简直就是鸡肋型。
      要不是今天从楼下来掉下来的时候发挥了关键作用,席青根本就不知道它还能用来干嘛。
      
      实际上,原主的能量石早在开学分发下来的那天,就被原主的弟弟抢走了,今天机甲能够启动,是因为系统的帮忙。
      
      但他只能找个这样的借口,来解释机甲突然发动的原因。
      
      果然,听完他的话后,教导主任的疑惑解决了,那么无用的机甲,就算用了能源石也只是浪费,还不如留着救命。
      
      教导主任点了点头:“好了,我带你去你的新宿舍看看。”
      
      原主原本住在学校最差的八人间,空间狭小不说还没有私人空间,学校既然承诺了要给最好的衣食住行,席青就不需要再回去了,而是跟着教导主任来到了东边的宿舍楼。
      
      这里的每一间宿舍都是单人间,空间大,设备齐全,是权贵子弟才能住的地方。
      
      席青从宿管那里拿了一把空房间的钥匙,打开宿舍的门走进去,看着明亮整洁的宿舍非常满意。
      
      很大,很干净,很适合种地。
      
      他的这个想法把系统惊住了:【宿主,您要到这里种地?】
      
      “不然呢,还有别的地方吗?”
      
      他现在是个学生,根本不能离开学校,而如果想要在学校种地,也只能选择宿舍这种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这也是为什么席青那么快答应教导主任的原因,如果还是之前的宿舍,八个人住在一起的情况下,根本就没办法偷偷摸摸做些什么,只有现在一个人住,才有足够的私密性。
      
      席青首先去看了浴室,这里的浴室很大,喷头打开之后,舒缓的热水流了出来,水汽很快充斥了整个浴室。
      
      很好,湿润度也足够。
      席青满意点了点头,接下来只要去挖些泥土回来,就可以开始了。
      
      席青打算先回原主的宿舍收拾行李,把行李拿回来之后再去找泥土,距离饥荒只剩下两年时间了,每一天都不能浪费。
      
      席青按照记忆回到了原主原来的宿舍,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议论声。
      
      “席青今晚是不回来了吗?”
      
      “肯定是的,你们看他今天往柏辰身上扑的时候,季行远脸色有多差,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席青。”
      
      “席青也真是胆子大啊,被季行远拒绝了,还敢跳楼威胁,不怕季行远把他赶出学校吗?”
      
      “不过他后来说什么送草莓给我们?哈哈哈席青该不会是傻了吧,就他那穷酸样,还送得起草莓?”
      
      “他怎么可能送得起草莓,现在草莓都快绝种了好吗,就算是我爸,也搞不到草莓了。”这道声音有些尖锐,但落在席青脑海中尤为熟悉。
      
      这人叫陈磊,是原主一个班的同学,但和穷酸丑陋的原主不同,陈磊长得不错,加上家里有点小钱,在班级里很是嚣张跋扈,也特别看不起原主。
      很多时候,班级和宿舍里一些针对原主的行为,都是陈磊搞的鬼。
      
      席青推门进去,开门声让本来在讨论的众人愣了愣,看清楚进来的人是席青后,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虽然他们看不起原主,但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还是有些窘迫的。
      
      只有陈磊,毫不在意的嘲讽道:“哟,是席青啊,怎么,季行远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了?”
      
      他的话成功的让其他室友嘲笑了起来,就在陈磊以为席青会像从前那样气急败坏时,对方却突然朝他走了过来。
      
      席青在他面前站定,低下头,压低声音道:“季行远放没放过我不重要,重要的事,如果他知道你喜欢他,会不会放过你。”
      
      季行远小时候亲眼目睹过自己的父亲出轨,背叛了还在孕期的母亲,并且那个出轨对象还是个男人。
      
      自此之后,他就特别讨厌同性恋,但又因为自己出色的外貌和气质,经常被男生爱慕。
      每一次看着那些人眼中流露出痴迷的眼神,季行远就觉得自己恶心的想吐,这个症状一直持续到主角受出来之前。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面对原主的纠缠,季行远才会那么恼火,最后直接将他赶出了学校。
      
      陈磊脸色一变:“你胡说,你怎么知道的!”
      
      “你放在柜子里面的情书,实在是太露骨了。”席青笑了笑,“你如果再管不住自己的嘴,我就只能把这些东西分享出来了。”
      
      在原著里,陈磊也是爱慕着季行远,但他隐藏的很好,直到有人在他的衣柜里找到了厚厚一叠情书,这段暗恋才被公布了出来。
      
      而且陈磊写的还不是普通的情书,而是那种充满了低俗用语,让人看了只觉得反感和猥琐的恶心文字。
      
      原著里被发现之后,根本就不用季行远动手,学校就已经把他开除了。
      
      陈磊显然知道这件事被公开后的后果,他脸色铁青,但却一个字都不敢再多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席青收拾完行李后离开了宿舍。
      
      一直到他关上了门,众人才反应过来:“陈磊你怎么了,刚刚席青跟你说什么了?”
      怎么突然就没反应了?
      
      “没什么。”陈磊咬牙,眼里满是愤恨。
      
      席青把行李拿回宿舍之后,简单的整理了一遍,就跑到洗手间准备去洗个脸。
      
      但还不等他打开水龙头,就被镜子里的人吓了一大跳。
      
      我去!
      这个满脸红红绿绿的人是谁!
      
      眼前的人,留着一头过肩的头发,头发被染成了明亮的绿色,被寒风吹乱之后,简直像顶着一头的杂草。
      
      而在杂乱的头发下的那张脸,脸颊上涂满了红色的不知名的粉末,经过一天的折腾之后,那粉末紧紧的黏在脸上,看起来又脏又丑。
      
      看着这又绿又红的打扮,席青的脑海里只浮现出了六个字:红配绿,赛狗屁。
      
      但他现在辣眼睛的程度,估计比狗屁还要让人膈应。
      
      席青赶紧用手指沾了点水,擦了擦脸,发现脸上的这些粉末是能够擦去的。
      不仅如此,随着粉末被洗净,脸上痛痒的感觉也减缓了不少。
      
      席青赶快打开水龙头,捧起水开始洗脸,但脸上的粉太厚了,席青洗了半天才洗干净。
      
      当用毛巾擦干净了脸之后,镜子里的人浮现出了原来的模样。
      
      他有着一双清澈又澄净的杏眼,眸子很黑,但却很亮,安静的看着人时,好像星沙沉入了眼底,但当他笑起来时,又仿佛是冬日里的一抹暖阳。
      
      眼睛之下是形状完美到挑不出错处的鼻子和嘴唇,鼻尖上淡淡的一颗小痣,就好比是画龙点睛的那一笔,为原本就生动的面容更添了一抹颜色。
      
      席青对着镜子满意的笑了笑,很好,原主不仅和他同名同姓,就连长相都是一样的。
      
      只等明天把绿色的头发染回来,就还是熟悉的自己了
      
      【原主既然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成之前的模样?】系统百思不得其解。
      
      原著对原主这个炮灰根本就没描写多少,系统也就不知道他故意扮丑的原因,但在席青看来,这应该和原主的那个弟弟,脱不了关系。
      
      把脸洗干净了之后,席青回到床上躺了一会儿,直到宿舍熄灯才重新坐了起来。
      
      【宿主,您要出去了吗?】
      
      “对的。”之前人多,席青不方便行动,只有等到现在人少了之后才好出去。
      
      话音刚落,刚刚还站在床前的少年顿时没了身影,地上只留下了一堆衣物。
      三秒钟之后,一个小小的鼓包隆起,慢慢的,鼓包越来越往外跑去,直到没了衣物的遮掩,才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这是一只浅黄色的土拨鼠,身体很小,但尾巴却很大,绒毛如同一团团盛开的小雪花覆盖在尾巴上,毛茸茸的几乎遮盖住它的身形。
      
      小土拨鼠从地面站了起来,黑黝黝的眼睛警惕的看了看门缝外,确定没人之后才伸出小爪,悄悄的扒拉住门,顺着门缝跑了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继续发红包,爱大家~
    推荐基友的文文,感兴趣的小天使收藏一下吧~因为是预收文,大家记得输入作者名查找哦
    1,《暴君每晚进我房》by满种
    穿至摄政王的傻儿子,但此时摄政王已去世,他欺压多年的小皇帝顺利掌权。
      祝明潼忍不住宽面条泪〒▽〒~
      为了不被某一天凌迟处死,他决定逃出宫,求个自在逍遥身。
      但在逃出宫之前,首先得解决肚子饿的事,这具身体瘦骨嶙峋,头晕目眩,快要被饿扁了。
      好在,他天生特别招小动物喜欢,招招手,小猫小狗小老虎都来啦~这个带团馒头,那个带份糕点,还有一个,带了一个大男人……
      嗯?男人???
      关键是,这个男人长得怎么那么像记忆中手段凌厉残酷的掌权皇帝,祝明潼抱住自己瑟瑟发抖。
      ——————
      褚培骐有梦游症,后天所得,每当情绪激动时就会半夜出门,凌晨方回寝宫。
      第二日醒来会腰酸背痛,精神疲倦,但这几次梦游,他发现自己醒来格外清爽,心旷神怡。
      他眯起眼,若有所思,没发觉什么异常,只当这几次梦游症状有所改善。
      然后有一天,他去西六宫散步,听到两个小太监在说悄悄话。
      “听说没,祝明潼那个小傻子成了皇上的入幕之宾,皇上每日晚上都要进他房里睡觉。”
      褚培骐:???
    ——
    《梦回病态老公少年时期》by满种
    女主跟男主只是形势婚姻,约定三年期限到了就离婚。
      谁想,有朝一日,女主突然开始频繁做梦,梦里面有个人,被人欺负,少年狼狈,身上经常出现伤痕。
      她看不过眼,就经常给他带药,送他苹果,雨天偷偷给他塞雨伞。
      她不知道,那是她那个手段凌厉,面容冷峻的老公大佬悲惨的童年。
      有一日,老公大佬起床梳洗,抬眸间不经意发现,他额角那块小时候被人磕墙上的伤疤,消失了。
      而他,清晰记得,昨晚做梦,梦回少年,再次被人磕到墙上,流了满脸血后,不再是他一个人硬扛过去,他的身旁出现了一位粉裙子小姑娘。
      小姑娘一边不顾他的排斥硬给他上药,一边絮絮叨叨:不及时上药,你这个地方就要留疤了,这么好看的脸,留了疤多可惜啊。
      那个他以为只是梦和幻想的存在,居然有一天改变了既定的现实。
      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假设,梦里面那个让他压抑住疯狂的小姑娘,现实中真实存在着?
    感谢在2020-02-03 20:25:00~2020-02-04 21:4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十六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恶魔奶爸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心鈴、HGQAQ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吹絮长安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