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你不打我打 ...

  •   “你们可没说过不许跃起射箭。”一旁的百姓们也连忙出声帮腔,提醒西域人都别忘了他们没有定下这个规矩。
      
      “看起来你们想反悔?输了不想认?”红衣小娘子不是一般人,再一次地追问,百姓们都指指点点地冲着西域人道:“你们是不是想反悔,说话不算数?”
      
      西域人道:“我们何时说话不算数,你们别乱说话。”
      
      “既然不是,那你们现在输了,愿赌就得服输,你们是自己动手还是想让我们帮忙?”一开始的赌注都是说好的,万万不能说话不作数,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
      
      西域人既然出言不逊,就怪不是红衣小娘子想抽他们。
      
      “小娘子,你们有一句话叫作得饶人处且饶人。”看着红衣小娘子,西域的几个人小声地提醒。
      
      “你们到我们大隋来赚我们大隋人的钱,却还轻视于我大隋的人,难道觉得我们大隋好欺负。我们射不中你们得了钱骂我们也就罢了,方才你我有言在先,输了自打耳光,那么多的人听着,你却想反悔,凭什么?”
      
      红衣小娘子直问一句,一旁的百姓也记着方才这些西域人出言侮辱,本来他们还担心红衣小娘子未必能赢,还怕西域人不为难这位小娘子,没想到小娘子争气!
      
      愿赌服输,理所当然!要是换了红衣小娘子输了,想来他们也不会手下留情放过小娘子的,自然也就不能要求红衣小娘子放过他们。
      
      西域人们没有想到许多郎君都没做到的事一个小娘子却做到了,再有他们答应的事,气得脸都黑了。
      
      “怎么,方才喊人的时候你们说得多利落,还以为你们自己有多大本事,竟然看不起我们大隋的人。你们既然出言不逊辱及大隋,现在就该还给你们。”红衣小娘子见他们半天都不作声,再接再厉地开口,提醒他们都别把方才他们得意洋洋,全然看不上大隋人的模样忘了。
      
      西域人道:“你们大隋的皇帝设下百戏场就是为了欢迎我们,对我们动手,你想过后果了?”
      
      “我们陛下以礼相待,不想你们西域人却拿大隋人拿傻子,赚着大隋的钱处处都瞧不上我们大隋人,身为大隋的子民为大隋争气,打你们的脸还成错?”红衣小娘子并非没有见识的人,话音落下引得一旁的人都附和地道:“就是,我们大隋对你们以礼相待,你们却处处瞧不上我们大隋人,倒是好意思提及我们陛下的有意招待。”
      
      “若是我们不打你待要如何?”西域人看着红衣小娘子不过是一个人而已,还是一个女郎,而他们是有多少人,若是他们听话的打了他们自己的脸,将来岂不让人笑话。
      
      “你们最好是乖乖的履行承诺。”红衣小娘子扬声告诉西域们,她是好心提醒,若是眼前的人乖乖的打完自己一切好说,若是他们出尔反尔人,红衣小娘子断然不会手下留情。
      
      “哼,你不过一个小娘子竟然也敢威胁我们,好大的口气。”扬声地叫唤。
      
      红衣小娘子看着他们道:“所以你们的意思是不愿意履行方才我们说好的赌局?”
      
      询问的语气,就是想亲耳听听他们的答案,话说明白了,别管是什么人闹上来都不必担心。
      
      “你一个小女郎想打我们,我们岂能容你。”大声地冲着红衣小娘子喊着。
      
      “行,你们不仅不想履行承诺,还要倒打一耙,想扣我一顶打你们的帽子,毁了陛下招待外客的本意。若是不给你们一些教训,岂不是让你们以为大隋的人好欺负?”红衣小娘子也是先礼后兵的,看看眼前的西域人,他们不想好好地履行承诺,不想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代价,她只好亲自动手了。
      
      “来人。”西域人一看事情不能善了,一个小娘子还想多管闲事,他们得让小娘子的记住一件事,闲事不是人人都能管的。
      
      本来就不少的西域人,随着一声叫唤更是冒出一群打手,能到洛阳来的西域人怎么可能没点家底,手下当然不缺能打的人,一声令下十来个人将红衣小娘子团团包围了。
      
      “三娘子,三娘子。”眼看情况越来越不妥,小娘子丫头刚刚没能拦住人,现在害怕地往前凑,想拦着红衣小娘子些,没想到红衣小娘子却道:“一边好好呆着去,别添乱。”
      
      “奴,奴去找国公爷和大公子。”小丫头被小娘子嫌弃了只冒出这一句。
      
      红衣小娘子只当作没听见过,等小丫头把人找过来她早把这十来个人收拾了。
      
      “想动手就来。”红衣小娘子冲着冒出来的西域武士招了招手,叫他们只管的上来。
      
      西域人们本来志得意满,认定了手下一亮起来一定能吓退人,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娘子而已,胆子那么大,面十倍之数一点没有害怕,反而兴致勃勃的。
      
      “到我们大隋来欺负我们大隋的人。”此时一个墨衣郎君走了出来,十七八岁的年纪,剑眉星目,仪表堂堂,朝着红衣小娘子道:“愿助小娘子一臂之力。”
      
      没想到红衣小娘子听着挥挥手道:“阁下一番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毕竟他们远来是客,他们可以群攻,咱们不能群战,方才他们西域人话里话外都说咱们大隋人没本事,小女不才,正想让他们瞧一瞧我们有本事还是没本事。”
      
      听着小娘子的话引得郎君一顿,显然没想到红衣小娘子直接不想让人出手,“那么多的人。”
      
      十几个人呐,就红衣小娘子一个人,红衣小娘子道:“非是我们当主人的要与客人闹,是当客人的不知礼数,教教他们礼数让他们管好自己的嘴,想来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找人帮忙打人,将来要闹大了倒是显得我们无礼。且让我来,阁下都看着。”
      
      跟在郎君身后的侍从道:“公子,这位女郎怕是出身名门,人家既然不想让我们插手,我们还是别动的好。”
      
      急人之所急才是帮,罔顾人的意愿出手却是多管闲事。
      
      郎君与红衣小娘子作一揖而后退,红衣小娘子朝着他一笑,炫目迷人,郎君微微一顿 。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上,将她拿下了。”西域人真叫红衣小娘子的口气气得不轻,本来只是想吓吓人的,结果见着红衣小娘子一步不退,眉头都不皱一下,更是恼差成怒。
      
      西域武士即得了令立刻二话不说地朝着女郎冲上去,没想到女郎从腰中抽出一条长鞭在他们冲过来之前甩了出去,直接甩倒了两人。
      
      “好鞭法。”一看到小娘子出手,郎君夸赞,难怪不让人帮忙。
      
      一旁的西域打手看到倒在地上的人,只见他们的胸中都有鞭痕,面上一惊,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娘子竟有如此本事。
      
      “上,捉住她。”西域武士叫红衣小娘子露的一手惊得不轻,一时都没有再直接冲上去,还是他们的主人再一次出声催促,他们只好抽出腰中挂着的刀再一次出击。
      
      红衣小娘子见着他们亮出了刀同样不着急,手中的长鞭宛如灵蛇,面对他们冲过来,她的鞭子甩出去,几乎一鞭一个,既护着不让他们近她的身,同样也打得人落花流水。
      
      除了那位墨衣郎君也还有想帮忙的人们见着红衣小娘子如此,不吝啬地鼓掌叫好。
      
      红衣小娘子收拾完了西域的武士们即转向方才与她谈交易的商人,他们一看情况不对便想跑,可是红衣小娘子的长鞭直接将人缠住一拉,一口气拉回两个,其中一个还是下令让武士动手的人。
      
      人一拉过来红衣小娘子即一个耳光抽向下令的那一位,正是一个三十来岁脸上长了一颗痣的人。
      
      “你,你敢打我。”那人没想到红衣小娘子将人拖了来直接便动手,想要挣扎来着,却叫鞭子缠得死死的连动都动弹不得。
      
      “方才说好的,输了各打自己十个耳光,你既然愿赌不肯服输,我只好代劳。”红衣小娘子说着话几个耳光不间歇的抽了上去,正好十个便停了下来。
      
      那人的脸早就肿得跟个猪头一样,方才打的时候痛得大叫,眼下更是叫得更厉害了。
      
      “啊,你,你……”脸都肿了,想骂人都骂得不利落。
      
      “打完了一个,到了你。”红衣小娘子连个眼神都没给那人,而是朝着另一个叫她的鞭子缠了来的人走去,没二话,十个耳光就要抽下去。
      
      “好凶悍的小娘子。”墨衣郎君也没想到红衣小娘子的动作如此快,身边的侍从小声地嘀咕,倒是把在场的人心中所想都说了出来。
      
      “住手。”在红衣小娘子就要打完的时候听到一声叫喝,要是换了一个人本能就要停下,然而这位小娘子却不是,听到声音反而抽得更快,抽完了十个耳光才停的手。
      
      墨衣郎君看到红衣小娘子的动作不禁莞尔,但是看到到来的人脸色即一沉。
      
      方才的西域商人并非只有一个,红衣小娘子只捉着两个,还有好几个跑了,跑了的人就是去找救兵。
      
      一个身着铠甲的将军带着一群将士陪着方才逃走的西域商人走了过来。
      
      人还没到声先到了,只是万万没想到会有人无视于他,还是打完了人的耳光才停手。
      
      “这位将军是来与我主持公道的吗?”打完了人红衣小娘子收回长鞭,两位叫红衣小娘子打得脸都肿的西域商人着急地朝着那位将军冲过去,大声地喊道:“宇文将军,宇文将军你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宇文将军,红衣小娘子听到这样的称呼便知不太好,但是想到此人的深得帝心,西域人去找人主持公道,第一个就是要寻上他没错。
      
      不过对面被称之为宇文将军的人一来只看到红衣小娘子的背影,一开始还在想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此大胆的敢在这个时候与西域人闹起来。
      
      等红衣小娘子打完了人收起鞭子回过头的头的时候他才看清楚了,虽说他自小见过不少的美人,但是像眼前这样的美人却少有人可及之,尤其额中心的一点朱砂凭添几分神秘,更是旁人所没有的。
      
      “宇文将军。”西域人告状没能得到来人的回应只好再唤一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