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是我粉丝》红了鸭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0-27 12:54: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安宁郡主站在边上,看着他们相谈甚欢,又见萧景然神色淡漠,一副根本不愿意搭理她的样子,心里跟猫爪似的难受。
      
      明明她是想讨好周老先生的啊。
      
      怎么她就成罪人了?
      
      眼看着周老先生就要带人离去,安宁郡主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一伸手拦住了他们。这会儿也顾不上厌恶沈婉了,她努力的挤出了一丝微笑,拉住沈婉的手,讨好道:“我刚才跟你开玩笑呢,婉姐姐的才华在我们京中闺秀中可是极为出挑的,不就是想印刷吗?这有何难?这点小事我们雅斋书肆就可以做到啊。”
      
      婉姐姐?
      
      这俊俏的小公子其实是姑娘家?
      
      萧景然诧异的看了过去,这一细看,果然瞧出点不一样的东西。
      
      若真是男儿身,如他这般大,喉.结也该突.出了,可是她脖子处却光.洁一片,宽敞的衣裳里,隐约看得见里头精致的美.人.骨,美.人.骨的右侧,一点朱砂痣鲜艳欲滴。萧景然竟看.痴.了。
      
      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萧景然羞的脸都红了。
      
      他……他这都是做的什么混账事情?
      
      竟然敢对着一个女子的美.人.骨瞧,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吗?
      
      沈婉对她的示好根本不买账,她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往后退了退,摆出了拒绝的姿态,“多谢郡主美意,掌柜的先前已经说了,贵书肆不负责印刷,我怎么敢强人所难。”
      
      安宁郡主被她堵的一噎。
      
      她能说什么?说他们家其实是可以印刷的?只是不乐意给她印刷而已?
      
      那岂不是自己扬巴掌打自己的脸?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沈婉笑嘻嘻地将手稿收拾好了,跟着周老先生玩外走:“先生,我们走吧。”
      
      在她身后,安宁郡主气得直跺脚。
      
      死沈婉臭沈婉贱沈婉!
      
      当着表哥的面,给她留一个面子要死啊。
      
      安宁郡主恶狠狠的想着:你最好别落我手里,不然我非扒了你一层皮不可。
      
      ***
      
      沈婉报了仇,开开心心的跟着周老先生往外走去。
      
      等走远了之后,周老先生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小友气性还挺大?”
      
      被人拆穿了,沈婉干脆也不装了,嘟着嘴道:“是她先招惹我的,没道理别人打了我一巴掌,再给我一颗枣的时候我还要笑着接受。”
      
      他拧着眉头:“你可知道,雅斋是京城,乃至我们整个大明朝最大的一家书肆,你要是在它这边出版,不论是发行,还是宣传推广,它能给你的东西远胜于其他书肆,甚至官府那边都有它替你打点好一切,你只需要认真的写,其他的交给它们来做就行了。真换了其他书肆,包括我推荐给你的这一家,都远远达不到这一点。现在雅斋愿意为你发行,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浪费了这大好的资源。”
      
      几乎是下意识的,沈婉摇了摇头道:“不用考虑了。”
      
      周老先生看着她,沈婉勾唇笑了笑,说:“雅斋书肆好也罢,不好也罢,从拒绝我的那一刻起,它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它能给我的,我未必就不能靠自己的能力去争取。”
      
      “倒是挺有骨气。”周老先生赞许的点了点头,越看沈婉越觉得满意。
      
      他自己一生清贫,行事光明磊落,就极为看重有节气的人,只是当下的风气实在是算不上好,多少人为了半斗米而折腰。原本他帮着她也是觉得她写的内容极为有趣,是他前所未见,出于爱才之心,同时也是想知道这样别出心裁的创作是否能得到众人的认可。可是现在,周老先生却是真心想要帮着她达成心愿。
      
      周老先生所说的书肆离这里并不远,走过这条街,转过弯,在往前走几步,在靠近河畔的位置,一间雅致的书屋就呈现在了眼前,墙前开了一个长跃八尺的地沟,绕着书屋延至后院,地沟上翠竹遮映,随风摇曳。
      
      “松庭书坊?”沈婉停下了脚步,往里头看去。
      
      “正是这里。”周老先生领着她走了进去,立即就有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看起来比较随和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先生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带一个小友过来瞧瞧。”
      
      那人这才向沈婉看了过来,见她一身衣服华而不俗,年纪虽不大,通身的气派却不小,又是老先生领过来的,便更看重了几分。
      
      “小公子好,我是这里的管事孙延。”孙管事微微躬了下身子,态度极为热情,许是知晓沈婉是头一回来,领着他们往里走的时候,他详细的介绍起自家书坊。
      
      松庭书坊原本不叫这个,是三年前几个志同道合的书生共同创办的,那时候,它还叫“松风堂”,后来,创办的书生得了周老先生的赏识,周老先生为他改名叫松庭书坊。
      
      沈婉一边听着,一边认真的打量着。
      
      书坊不大,看得出来刚翻新过,古色古香的屋子布置的颇具闲情逸致,两面墙上都是陈列着各式各样的书籍,左侧的前端陈列着两个狭长的书墩,后面则是一面又一面的书架,右侧,则是文人墨客们休闲看书的地方,虽比不上雅斋书肆的富丽堂皇,倒也别具一格。
      
      此时,正有三四个读书人打扮的青年坐在那里小声的谈论着,隐约从他们口中听到了“这回是真的出大事了”,“……怕是要动荡”,“就看刑部如何审了”之类的话语。
      
      沈婉脚步一顿,刑部?
      
      那不是她爹在的地方吗?
      
      刑部怎么了?是京城里出什么大事情吗?
      
      为什么她都不曾听说?
      
      那几个谈论的书生眼看着有人过来了,其中一个人手点着嘴角“嘘”了一声,其他几位赶紧闭上嘴巴,警惕的看了过来。
      
      孙管事赶紧带着他们一同走进了内屋,在听闻了周老先生的来意之后,他回过头,认真的打量起沈婉:“你要印书?”
      
      “嗯。”沈婉将手稿递送了过去。
      
      周老先生带过来的人,孙管事可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大致翻看了一两页之后,沉吟道:“这是全部的内容还是?”
      
      “这只是前半部分。”沈婉没敢说这才是一个开头,只道:“后续内容,我还在撰稿中。”
      
      孙管事有些迟疑:“这么多字数怕是不太好印刷。”
      
      倒不是他敷衍对方,松庭书坊不大,资源更是有限,要是短小的话本还可以印刷,但是涉及到上万字的,要想大量印刷的话,他们书坊还真没有这个能力。
      
      沈婉早有打算:“不需要印刷成册的。”
      
      “孙先生听过说书吗?”沈婉问道。
      
      孙管事皱了皱眉头,显然没能明白她的意思,一旁的周老先生倒是笑而不语。
      
      沈婉:“说书并非是一口气讲完的,每每到了关键时刻,说书人一敲醒木,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孙管事反应了过来:“小公子的意思是……分开刊印?”
      
      沈婉点了点头。
      
      孙管事思量片刻,拍手称赞道:“这主意好啊。”
      
      两个人当场就签订了条约,有周老先生的帮忙,条约上的内容全都是对沈婉有利的。
      
      条约规定,除去刊印的成本外,贩卖的稿酬有六成归沈婉所有,四成归松庭所有。比时下的五五分成要划算许多。
      
      只不过,沈婉在这之上还附加了一个条件,手稿的所有版权归她本人所有,未经她本人允许,严禁松庭私下将版权贩卖给其他书肆,当然,在合约期间,她也绝不会授权给其他书肆。
      
      分成也仅在年底之前有效。
      
      等来年开春就要重新制定条约,到时候如何分成,怎么合作,还要看双方的意愿。在此之上,如果沈婉还打算继续刊印书卷,松庭书坊享有优先权。
      
      孙管事也不是没跟别人签订过刊印条约,事实上,常常有不少文人墨客写了一些文章,作了几首诗,拿过来恳求刊印成册,只是这刊印的条件就非常苛刻了。
      
      首先,文章要过关,故事要有可读性,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要能给书坊赚钱。
      
      书坊虽然是文人墨客的集聚地,但是归根结底,它也是赚钱的买卖,没有银子赚,那亏本的买卖谁乐意干?
      
      但凡是书坊刊印书册的时候都是慎之又慎,不仅仅是看文章,也是要看人,若是这人一看就不像是会中举的,文章也写得一般,那肯定是要被拒绝的,可要是这人的文章一般,但是人长得极为俊俏,又或者家里有些势力,能捞一个举人当一当,那书坊也是乐意为其刊印的。
      
      但凡是跟书坊签订刊印条约的书生,都恨不得这合约的时效是越长越好。孙管事还是头一回遇上这只愿意签订半年合同的,签字画押的时候他还婉惜的看了沈婉一眼,在心里想,这小公子究竟还是太年轻了,有周老先生在,这么好的条件,她这时候提出签订个三年五年,他也是会答应的。
      
      这大好的机会就这样平白的被她错过了,实在是可惜。
      
      同样不能理解的还有小巧。
      
      等到没人的时候,小巧询问了此事。
      
      彼时,沈婉正抱着蟹黄包吃的真香,闻言一脸不解的看了过去:“为什么要签长约?”
      
      小巧被她问的卡壳了。
      
      还能是为什么呀!别人乐意帮你刊印,小姐你就烧高香吧。
      
      沈·自恋狂·婉一本正经道:“我可是要成为火遍全京城的人,签长约?噗嗤……六.四分成?那我岂不是亏了!”
      
      小巧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道:“那小姐你想分几成啊。”
      
      沈婉伸出手指,比划了“八”的字样。
      
      小巧很想说小姐你这是在痴人说梦话吗?话到了嘴边,被她咽了下去,小姐正在兴头上呢,还是别打击她的自信心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