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京城都是我粉丝》红了鸭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0-14 00:40: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你爹那你不用管,婉儿想做什么便去做吧,若是你爹质问起来,你就让他来找我!”
      
      等的就是这句话!
      
      沈婉眼中泛着泪花,一下子扑到了老太太怀里,只恨不得抱着她狂亲几下,“祖母——”
      
      “您真是我的亲亲亲祖母!”
      
      “祖母我好爱你啊——”
      
      声音甜腻腻的。
      
      以前孙女也跟她亲,但总觉得中间隔了些什么,她还从来没有像这样抱着她跟她撒娇过,更别提这般直白的对她表白。沈老太太被她叫的整颗心都软了,无奈的拍拍她的头,笑着道:“好了好了,穿成这样不就是想出去玩么?还非要说是来看我老婆子的。去吧,宵禁之前可得回来!”
      
      “知道啦!”
      
      沈婉欢喜雀跃,声音还在屋子里飘荡着,人却已经抱着点心盒子跑远了。
      
      在她身后,沈老太太盯着她离去的方向看了许久,叹了一口气,有些担忧道:“这丫头啊,还是那样没心没肺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也不能怪老太太焦虑,外头的闲话能传到沈婉那边,自然也都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谁乐意自家孩子被人说啊,尤其还是婚姻这样的终身大事上。
      
      沈婉没能入宫,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只是这粗鄙不雅的恶名怕是也要担上了,等到日后谈婚论嫁的时候……被婆家挑剔倒是轻的,最怕是连婆家都找不到!
      
      吴妈妈见她面露愁容,俯身续了杯茶水后,来到沈老太太身后,一边替她捶着背一边宽慰道:“老太太模样担心,婉姐儿这样没心没肺的不也挺好的吗?您看婉姐儿那开心的样子,笑起来多甜啊。”
      
      沈老太太想到自家孙女那憨厚可掬的样子,她一看见点心,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明明很想吃,却还要装作矜持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老太太也跟着笑了起来,感慨道:“她要是能够一直这样笑着那该多好啊。”永远这样无忧无虑,不知道愁为何物。
      
      老天爷送给她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她是真的盼着她能幸福安稳。
      
      “我们婉姐儿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吴妈妈轻笑道:“别人家的小姐您也都瞧见过,哪个有我们家婉姐儿长得水灵啊,婉姐儿虽然性子野了些,但是她聪慧,机灵,又会体贴人,您瞧她每次陪您打叶子牌,不是故意输了逗您开心啊,还以为我们都不知道,这孩子啊,心底善良着呢。”
      
      “再说了……”吴妈妈细致地替她按.摩着太阳穴,慢悠悠道:“婉姐儿刚才不是说了吗?等日后啊,带一个孙儿回来给您。”
      
      “小孩子的戏言,她懂个什么呀,就知道胡说八道。”
      
      沈老太太笑了笑,刚要说这些当不得真的,突然就坐直了身子,拉住了吴妈妈的手,激动道:“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咱们怕婉姐儿受苦,为什么不替她招个婿儿回来呢?”
      
      这上门的女婿,连妾侍都不可以娶,有他们看着呢,可不敢对婉儿怎么样啊。
      
      婉儿脾气暴,性子野,以她的脾气,真要是嫁给哪个儿郎,日后少不了要跟侍妾斗争的,她又是绝对不肯认输的性格,到时候,怕是要吃不少亏,可要是她不嫁人,她招个人回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沈老太太越琢磨越觉得这事儿可行,当即就想让人去找媒婆,看看这附近有没有适龄,家境贫寒,人品上乘的少年郎,被吴妈妈给劝了回来。
      
      “马上不是要秋闱了吗?等到时候再看也不迟啊。”
      
      沈老太太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英俊潇洒的状元郎和她家婉婉站在一处的情景,她家婉婉要真是能带一个状元郎回来,那可真正是天大的喜事。
      
      ***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内定了一个状元郎相公的沈婉正带着丫鬟在城中乱转。
      
      当然也不是毫无目标的乱转,她是在找一个能够将她的书刻印出来并售卖的地方。
      
      沈婉头一个相中的当然是全京城最大的书肆雅斋书肆。
      
      雅斋书肆既刻书又卖书,甚至还经常举办诗会、茶会,很是吸引各地的文人墨客,当然,这里的古玩字画以及各类文具笺纸也是全京城最全的。
      
      既是占了个最,那自然也是遇熟人几率最多的地方。
      
      安宁郡主好容易缠着表哥萧景然陪着她一同出来逛街,正满心欢喜的挑孤本呢,余光就扫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真是晦气!
      
      安宁郡主心中翻了个白眼,怎么就遇到这个丧门星了!
      
      每次遇到她都没好事。
      
      安宁郡主第一时间去瞧哥哥,却见哥哥的眸光正被前朝名家冯老先生的画卷吸引了过去,并没有瞧见这里的情景。
      
      安宁郡主松了一口气,她抿了抿唇,对着跟在一旁伺候的掌柜轻声耳语了几句,便愉快的跑到了表哥的另一边,用身子挡住了身后的沈婉。见表哥的余光扫过来,她忙胡乱抓起手边的一本书,眼睛是在看书,余光却紧紧的瞟着门口,生怕错过沈婉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沈婉并没有看到安宁郡主,其实她就算是看到了都未必认得出,本来就有些脸盲的人,穿越过来后,这个大臣的掌上明珠,那个世叔的嫡女,有些人也就见过一两回,哪里记得住?
      
      她认真的打量着书肆,在看完了雅斋的大致格局后满意的对小巧道:“难怪雅斋能做到京城最大,就这专门用一墙博古架来放置书卷的豪气别家就没有。”
      
      “那是,这是我们雅斋的特色,全京城只此一家,绝无分号。”一个管事打扮的人走了过来,笑着问道:“小公子要看些什么?”
      
      沈婉捏了捏袖中的手稿,没有第一时间叫出来,而是先问了一句:“你们这里可以帮忙出版书稿吗?”
      
      竟然是为了这个而来?
      
      她问这个做什么?要印刷书稿吗?
      
      印书稿的价格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要是遇上印刷量大的,对于书肆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有不少世家公子小姐有拓印书稿收藏的喜好,管事的眸子见她年纪轻轻,打扮也是清爽简单,通身上下都没有任何一个值钱的物件,只以为是哪家的俏公子过来印两本喜欢的画册回家收藏。
      
      郡主交代过了,不管对方想要什么都要说没有。银子虽然好赚,可为了这么点小钱得罪了贵人就不值当了。
      
      管事客套的笑了笑,一脸歉意道:“抱歉啊,我们店里不能印刷,小公子若是有别的要求倒是可以跟小的提。”
      
      沈婉狐疑,“上月你们家还有话本售卖呢,上头还印着你们雅斋的印字呢!不是你们印的,难不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管事被她呛的噎了下,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安宁郡主,安宁郡主却没有看他。管事支支吾吾道:“这个……实在是抱歉……我们店不接受外来的……”
      
      沈婉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便见一个粉妆玉砌的小姑娘偷偷的回头看她,那白眼都快翻掉天上去了。
      
      沈婉:“???”
      
      小巧在她耳边轻声提醒:“右边那个穿黄色衣裳的是李国公家的安宁郡主,听闻这家店就是她家开的。”
      
      ……但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真·脸盲·沈婉还是一脸茫然。
      
      小巧一看她这懵懂的模样就知道小姐这是又忘事了,“小姐你忘啦?去年她生日宴的时候,你打扮的太好看,抢了她的风头,她记恨到现在呢。上回桃花宴的时候,她还当众发了狠,说有她没你,有你没她,她安宁郡主是绝对不与你同席而坐的。”
      
      ……原来是相貌惹的祸?
      
      长得太美怪她咯?
      
      沈婉了然了,怪不得人家不给她印刷,敢情她这是找到仇人家了。
      
      既然人家不乐意,她也不是爱用热.脸.贴别人冷.臀.部.的人。沈婉笑了笑:“那就谢过掌柜的了。”
      
      正准备带着小巧离开,却被一个低沉沧桑的声音叫住:“小友打算印刷什么?可否让老朽一观?”
      
      沈婉停住脚步,顺着声音看去。
      
      在她斜后方,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先生抚摸着胡须,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他一身洗旧了的长衫,有些发白的头发却梳得整理,只用木簪别着,穿着虽然简朴,通身的气质却不一般,一看就是满腹经纶之人,这若是放在现代,那一定就是个老教授。
      
      沈婉对这样的人一向是心存敬畏的。别人愿意看她的作品,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当下笑道:“自然是可以的,不过不是什么名家股本,只是小可的拙作,写的不好,怕是要让先生见笑了。”
      
      老先生朗笑:“哦?老朽更为好奇了。”说着便跟着沈婉走了出去。
      
      沈婉和管事的不认识他,安宁郡主却是识得的。
      
      周老先生,大名鼎鼎的江都野老,永定年间的内阁首辅,前后侍奉过两代君王,更是当今圣上的帝师,天下学子无人不知周老先生大名,不说旁人,就是她爹爹想要拜见周老先生都要递帖子拜见,能不能见到还要看周老先生肯不肯赏脸。
      
      她也只是在皇家宴席上见过两面才知道此人。
      
      眼看着周老先生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安宁郡主再也坐不住了,一把拉住萧景然的手臂不由分说便出了门。
      
      表哥马上就要参加秋闱了,若是能得到周老先生的点拨那简直是如虎添翼!
      
      在大是大非面前,那些个私人恩怨又算得了什么?
      
      ***
      
      茶楼的雅阁内。
      
      周老先生动作轻柔的拿起她的手稿,首先瞧见的就是她的字迹。
      
      不同于一般女儿家娟秀的小楷,沈婉的字苍劲有力,秾纤折中,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大气磅礴,饶是周老先生看了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小友好笔力。”
      
      在看到书名的时候,周老先生一愣。
      
      嗯?
      
      《忠犬将军与他的刁蛮小公主》???
      
      这是什么东西?
      
      周老先生挑起眉头,惊奇的看了她一眼。
      
      沈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写作文被老师当面抽查的感觉。
      
      虽然是自己一笔一画认真写出来的东西,但是面对的是比她大了至少两旬的老先生,想到文稿里那些矫情的遣词造句,沈婉不可避免的红了脸。
      
      莫名的觉得羞耻是怎么回事?
      
      萧景然正在欣赏名家大作,被表妹拉走的时候还是满不情愿的,等看到侧物坐着的是谁后,萧景然的眼睛都亮了。
      
      周老先生?
      
      他怎么会在这里?
      
      萧景然屏住呼吸,眼看着周老先生拿着一叠手稿认真的观看,知道他最讨厌别人打搅,萧景然给妹妹使了一个眼色,拉着她坐到了邻桌,也是到了这时,他才有空打量起周老先生身侧的人。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俏的少年郎。精致的小脸上,皮肤白皙光泽,秀气的眉毛上挑,一双杏花眼清澈透亮,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少年郎扭头看了过来。
      
      萧景然露出了友善的笑容,小公子好啊。
      
      哪知道,小公子却在看到他们的时候眉眼一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萧景然微微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扭过头去不搭理他了。
      
      萧景然哑然失笑:没看出来啊。
      
      这小公子长得眉清目秀的,脾气还挺大?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萧景然:哇哦,小公子好生俊俏。
    沈婉:哼,蛇鼠一窝!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男主:我什么时候才能出现!!!鸭子你给我出来——
    读者:什么嘛,男主这么暴躁?换一个吧。
    鸭鸭挺起腰板:听到了没有,敢得罪我,哼,换了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