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回到十年后 ...

  •   “SKY!SKY!SKY!”
      
      “祁天!祁天!祁天!”
      
      “Night!Night! Night!”
      
      “白夷则!白夷则!白夷则!”
      
      200X年跨年演唱会早已结束,前方舞台下的观众没有一个人离开,依然在热情高呼SKY组合三人的名字。热烈的欢呼声让大地颤抖,让场馆震动,传入休息室,让隔音门形同虚设。  
      
      “你再说一遍!”一声愤怒的声音瞬间盖过了门外的喧嚣。
      
      休息室的墙壁发出一记沉闷的响声,穿着绯红色舞台服装的男子被霜几夜揪着领口抵在墙上。
      
      男子绝美的脸上带着浅笑,如青山的眉黛下双瞳剪水,眼眸中犹如蕴含无数星光波光粼粼,绯红的唇瓣微微肿起。他的视线垂落在霜几夜干净无瑕的薄唇上,眸光微动。
      
      “祁天,不要忘记约定。”霜几夜的声音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颤音。
      
      祁天眼眸流光掠动,向霜几夜伸出手去:“几夜。”
      
      霜几夜眼睛的余光瞥到他唇瓣上剥落的绯红色,眸色一暗,抬起胳膊拍开他的手,转身向外跑去。
      
      白夷则推开休息室的门:“几夜气冲冲地跑出去了。你又偷吃了她的草莓布丁吗?”
      
      祁天抬手轻轻摩挲自己唇瓣上剥落下的口红,抬头望向窗外紫红色的天空,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再吃到。”
      
      **
      霜几夜避开所有人的视线,离开了演唱会场馆。身后的喧嚣渐渐远去,夜晚独有的冷清逐渐登场。
      
      今夜的夜空,有点明亮。霜几夜望着脚边自己的影子,仰头望天,不由停下了脚步。
      
      紫红色的夜空,仿若异世界的景象。
      
      她恍惚间听到耳畔响起模糊不清的语言,还有海浪的声音。
      
      “你没事吧?”模糊不清的骤然清晰。
      
      霜几夜回头,看到不远处停着一条救生筏,两个身着蓝色海岸卫队制服的人带着救生衣向她游来。
      
      海洋?
      
      霜几夜茫然环视一圈周围,发现自己正身处汪洋大海之中。刚刚悬浮在海水中的身体因为认清现状,一下子向海底沉去。
      
      海面越来越远,身体渐渐下沉,眼皮越来越沉重,连睁开眼睛都变得艰难。
      
      她努力向上伸出手去,触及海面的指尖被海浪拍打,失去力量垂落下来。
      
      无尽的黑暗中,有一道光射下来。光芒的中心是演唱会的舞台,舞台下无数人齐声欢呼SKY三人的名字。习以为常的场面,此时却显得过于吵闹。
      
      霜几夜皱着眉头醒来,嘟囔了一声:“别安可了,已经安可十次了。”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她怔了怔,反应过来:“原来是梦。”
      
      霜几夜松了一口气,忽又响起之前海洋中的经历。那应该也是梦吧?
      
      她打量了一下房间,头顶晃眼的白炽灯是唯一的光源,床边的空调在卖力工作。自己的手腕上插着针管,头顶的输液瓶还有一半药水。
      
      霜几夜拔掉针头,向外走去。
      
      这里看起来是一间医院。过道上所有人都行色匆匆,没有注意到擦肩而过的霜几夜。霜几夜揉了揉脑袋,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在被记者发现之前先让祁天……”她神情一滞,眼眸暗下去,“先让夷则来接我。”
      
      服务台一旁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新闻,声音被喧闹的人声掩盖。
      
      霜几夜跟护士借了固定电话,拨打了白夷则的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系统提示音。
      
      霜几夜皱了下眉,重新输入了一遍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一层不变的系统提示音。
      
      霜几夜接连打了十次,都是空号。
      “夷则刚刚换了号码,还没来得及告诉我们?”霜几夜想到了最有可能的原因。
      
      霜几夜放下电话,眸色黯淡,嘴唇紧抿。她醒来的时候手机和钱包都不见了。她只记得祁天和白夷则的电话号码,现在只剩下祁天。
      
      霜几夜想到两人刚刚发生的争吵,心中一万个不情愿,奈何形势所迫,她不得不向他求助。
      
      霜几夜按下号码,心中莫名紧张,手指无措地绕着电话线,无处安放的眼睛索性看起了一旁大屏幕上的新闻直播。
      
      “……”电话拨打中。
      电视上出现了台风“天降”登陆受灾的画面。
      
      “嘟……嘟……”电话接通了。
      画面变换,出现了台风“天降”未来24小时实时路径。
      
      咔哒!话筒从霜几夜的手中脱落。
      她怔怔地走到大屏幕前,眼睛定定望着地图上红色醒目标记的日期:201X年3月6日。
      
      霜几夜的心猛地一跳,脸上勉强挤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没想到C台会出现这样的乌龙。”
      屏幕上的新闻还在继续,霜几夜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她突然拦住面前走过的一名护士,神情认真问道:“请问现在是哪一年?”
      护士愣了愣答道:“201X年。”
      
      霜几夜的面色顿时苍白如纸,脚步虚浮向外走去。
      身后的护士还在高喊:“别走,你可能脑震荡了,先拍一个CT。”
      
      三月的夜,凉如水。
      霜几夜一个人蹲在角落发呆,渐有变成石柱的趋势。  
      
      “姐姐,你怎么了?”一个抱着猫咪玩具的小女孩路过好奇问道。  
      霜几夜的脸上已经挂不住笑容,她不死心地问道:“小妹妹,现在是哪一年啊?”
      
      小女孩的眼中一亮,面带喜色回答:“现在是公元201X年。大清早亡了。姐姐,你是从哪个朝代穿过来的?隔壁的小乐说他是从唐朝穿过来的,见过杨贵妃。我也想见一见杨贵妃,小乐不带我去。姐姐,你能带我穿过去见一见杨贵妃吗?”
      
      霜几夜张了张口,面有难色道:“我们穿过去大概活不过一集。” 
      
      “可是,电视上穿越过去的漂亮姐姐都活到了最后一集,还当了皇后,每天有很多漂亮衣服穿。”小女孩眼中在闪烁天真的光芒。
      
      十年后开始流行穿越剧了吗?霜几夜开始感觉到和时代之间的代沟。
      
      “咕咕咕。”空腹的呐喊声适时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女孩一把拉过霜几夜的手,向医院内跑去:“姐姐,楼上有给大家准备的宵夜,免费的。你刚刚穿过来,身上肯定没钱。”
      
      霜几夜欲哭无泪,她还想再挣扎一下:“不,我觉得我只是脑震荡,暂时性失忆。”
      
      两人刚刚走上楼,霜几夜突然停下脚步,怔怔望着窗玻璃上映照的自己,没有经历任何岁月痕迹的二十岁的脸。霜几夜生平第一次希望岁月这把杀猪刀能砍自己一刀。
      
      她彻底放弃挣扎,任由小女孩牵着来到宵夜领取处。宵夜很丰富,水、面包、泡面、火腿肠、罐头、饼干等等,都是一些应急食品,甚至还有滚烫的粥。
      
      暖和的粥填饱了空腹。饱暖思人生。霜几夜仰头望着天花板进入入定状态,开始认真思考怎么办。
      
      “呜呜呜呜……”
      “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
      耳畔接连不断的哭泣吵闹声让她的思考开了岔。
      
      霜几夜低头望去。不远处一群小孩精神充沛,嗓音洪亮地在玩闹。一个小孩因为打着点滴的无法参与其中急得嚎啕大哭,妈妈和护士怎么安慰都没有作用。路过的大人对这边的吵闹微微皱眉,因为是孩子,也无可奈何。
      
      霜几夜目光向四周寻找了一番,发现角落里躺着一个儿童初学常用的尤克里里。她走过去拿起尤克里里,23寸,红木色,四弦,比吉他少了两弦。
      
      霜几夜拿着尤克里里走到打着点滴的孩子面前,对他偏头微笑了一下,坐在了他的对面。
      
      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弦音跃起,舒缓的旋律以霜几夜为中心向周围扩散。
      
      “今夜微冷,
      形单影只的你,
      形单影只的我,
      窗外重重浪潮,
      长夜漫漫,难以入眠。
      
      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
      海面上降下的那束光,
      伸出手就可以触碰,
      温暖又炫目。
      
      夜幕降临,
      燃烧的篝火,
      如此美丽。
      ……”
      
      伴随清澈的弦音,歌声响起。歌声开始如同夜莺般浅吟低唱,渐渐高亢起来,随后舒缓悠长,犹如冬日的暖阳挥洒在所有人的心上。
      
      孩子的哭啼渐渐止住,睁着一双明亮黝黑的眼睛望向霜几夜。周围其他孩子的喧闹声也逐渐消失,安静下来。行色匆匆经过的人们缓缓停下脚步,望向背对他们弹唱歌曲的少女,陶醉其中。
      
      有几个人掏出手机开始录像。背对屏幕的少女浑然不知,仍然专注在自己的弹唱中。
      
      **
      上北市。
      
      酒店房门被打开,明亮的灯光霎时充满房间。
      
      祁天走进房内,随手打开电视,眼角余光瞥到手机信号灯不断闪烁绿色的光芒。他打开手机,见是一通未接来电,未知的号码,来源地甘南市。
      
      祁天按下拨号键,疲惫的身体靠在沙发上,抬头看了一眼电视。
      
      电话接通了,很快有人接听道:“您好,这里是甘南市儿童医院……”
      
      电话内的声音渐渐远去。祁天目不转视望着电视新闻画面上背对屏幕弹唱的少女。
      高亢的旋律,“……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
      
      祁天仿若真的看到了她所唱歌曲中的那束光,温暖又炫目。他星眸微转,眼底深处燃烧的火焰隐约若现。
      
      祁天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应声道:“我看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喜欢的小可爱,勾勾手指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