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期未期》雪满头 ^第23章^ 最新更新:2019-10-27 00:10: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 23 章 ...

  •   我心满意足地吃饱了,又取了地图来,在案上展开,边比划着边同他说了先前的猜测和卢伯的安排。
      
      等我说的口干舌燥,轻轻捶在他肩上一拳,叫他替我将案上靠他那一边的水递过来,才发觉他明明是盯着我看的,却竟有些走神。
      
      直到我捶这一下,他才忽的回过神来似的,慌慌忙忙把水递过来,还险些撒了出来。
      
      敢情我说了这么一顿都是说给这地图听了?
      
      我不由得气笑了,喝了一口水润润喉咙,眯了眯眼睛问他,“贺盛,你倒是说说,我说到哪儿了。”
      
      他掩饰地咳了两声,一本正经说道:“你所想的也不是没有可能。”他又仔细看了看地图,指点着说:“依我之见,与其将消息递到前线去,不如往回递。”他皱了皱眉,看着关内诸城。
      
      我叹了口气,“枯榆城”,我们二人异口同声道。
      
      他欣喜地看我,“你竟与我所想的一样。”
      
      我又叹了口气,将地图卷起来,往他怀里一扔,“是卢伯同你所想一致。传消息的人昨夜便去了。”
      
      我同情地拍了拍他肩膀,“你这几日是不是常梦魇?我有经验,你早些睡,便就是魇住了,也能睡个差不多。失神失成这样,也就是在我面前,若是在我爹或是贺将军面前,你怕是已经被训了个狗血淋头了。”
      
      他哑然片刻,张了张口,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说着我便往外走,“那你早点歇下罢,我便不打扰你了。”
      
      他拦住我,“不必,我本也...”他顿了顿,接着说:“我本也梦魇,睡不着的,你若不困,便再坐一会儿。”
      
      我想着我梦魇重的那时候,确是夜夜难熬,以己及人,便停了步子,又回去坐了下来。
      
      刚好来了兴致,便问他要了棋盘,边闲聊着边对弈。
      
      说着说着就说起我小时候犯的诨来,我一面端详着棋局,一面同他娓娓道来,他看着我直笑。
      
      我看着他笑,不由得揶揄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问你小时候有没有这么傻气过吗?”
      
      他执子的手顿了顿,我便接着说道:“因为你小时候做的傻事,唔,不敢说十有八九,但也有大半,我都听说过。”
      
      他手中棋子落下去,我也跟着下了一子,迫不及待同他细数道:“你还记不记得,你有一次,偷偷带了一队兵去偷袭?趁着夜色打完就跑,胡人先是怕有诈,没敢贸然追击,后来发现只一队兵马,就追了出来,好在贺将军发现的及时,亲带了大队兵马,正巧与你先一步汇合了,来追击的胡人一个都没活着回去。”
      
      这事儿的确出名得很,当年在北疆口口相传,大家都还笑称那些胡人怕是到死也没明白,自己无缘无故的怎就劳动了贺大将军亲带兵来对付。
      
      我笑的欢快极了,接连几个子都看也没看便下了下去。又接着说:“还有还有...”
      
      他也抬头朝我笑得很温柔,“你要输了。”
      
      我被一噎,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认真对付起面前这局棋来。
      
      下了几局,我才发觉哪里不大对劲。“第一局你输我一子,第二局输我半子,第三局赢了我,刚刚又输我半子,这一局,是不是该输一子了?”
      
      他将手中将要落下的棋子生生换了个方向,“没有没有,是你棋艺渐长了。”
      
      我慢悠悠瞥了他一眼,还是没告诉他自打上次我俩对弈完,我再也没看过棋谱,也没练过手这事儿。
      
      这局终了,他赢了我半子,我看着他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明晃晃写着“还好最后没把输赢控成对称的”,不禁有几分想打人的冲动。
      
      我把棋子收起来,“方才我们手谈这么多局,也没设个赌注,现下补上可好?”
      
      他果然颔首应下了。
      
      我瞄了瞄他旁边书案,自打进门起,那上头摊开着的一幅画便深得我心,便指了指说道:“这样,便赌画罢。输一局便是一幅画,算起来你输了三局,我输了两局,两两抵消,你还欠我一幅。就那一幅怎么样?”
      
      他却摇了摇头,“这画本也是我先前画的,你若是喜欢,便当一幅。但是哪有抵消的说法,这样,我再给你画两幅,你也得画两幅。”
      
      我思索了思索自己那笔墨,想着不过两幅画,用不了我一炷香的时间。左右送出手的东西我也再见不着,难看便难看罢,也不打紧。这么一盘算,当真稳赚不亏,便立即应下了。
      
      他铺开宣纸,执了笔问我:“想要什么画?”
      
      我问:“什么都行?”
      
      他点点头,“你想要的,什么样的都行。”
      
      我闭上眼睛想了想,说:“要一幅梅花,不是已经画好的这一幅这样的一枝梅花,是一片,还有厚厚的积雪,地上也是雪,间或落了两朵来。而且雪还未停。”
      
      他按了按额角,“你当真是毫不客气。还有一幅呢?”
      
      “若是麻烦你便画简单些,稍微应付一下就行,我这人也看不出什么来的。”我咬了咬嘴唇,接着说:“还有一幅,便要春天罢。林中深处,花开鸟鸣。”
      
      也不知为何,四季之中我偏爱春冬两季多些,尤其自坠马后,看落雪能看失神一个时辰,春花开的时候一整天都是欢愉的。
      
      他点点头,开始落笔。我有些不好意思,也学着他铺开了宣旨,拿笔蘸了蘸墨,问他:“我画什么好?”
      
      他一门心思都在笔上,只敷衍了一句,“你看着能画什么都行。”
      
      我忽的想起来去岁在上京时怜薇同我抱怨的那一句:“小姐不必体谅奴婢,想吃什么还是直接说罢,小姐每次都说都好,这才是让奴婢难办。”
      
      委实难办。
      
      我索性将地图拿过来,比着画了一幅。地图再不济,也是图的。
      
      等我描完了整幅地图,瞟他一眼,看他才画了一丛梅花,心下有些羞愧,又照着地图将各关隘标注出来,城郭名字也誊上,满意地吹了吹,放在一边晒着墨。
      
      倘若我知晓这日里我用了不到两炷香的时辰便描出来的地图,后来被威名赫赫的贺小将军小心翼翼用着,一用就是数年,再破旧也不肯换新的,一直用到委实用不了了的时候,我必然画的更仔细用心些。
      
      我这边一幅画已了,他瞧着连半幅都未画完,我便又扯了一张纸来,打量了打量他一心画画的模样,落笔下去。
      
      我自知自个儿的画是个什么水平,便不求形似,约莫沾着个神似也是好的。从我这处望过去是个侧影,我细细勾勒了许久,又寥寥几笔将书案画了个轮廓。最后一笔画完,看着很是惊艳。
      
      倒不是画的有多好,只是我还从未见过自己能画出这样的画来。笔墨渲染的朦胧,人影细看也根本看不真切,只是一眼便知就是眼前这人。再想补几笔细节的时候,便觉着是画蛇添足,从哪里落笔都不妥的了。
      
      我又把这幅画也放到一边晒着,手头无事,他笔下这幅画瞧着也快成了,便坐在旁边,趴在案上,撑着头,看他一笔笔画下去。
      
      夜早便深了,这么看了一会儿,我便困顿难当,不知何时没了意识。
      
      我于梦中正在山上行着,忽的脚下一空,坠下山崖——我倏地睁开眼来,揉了揉略有些疼的胳膊,方才从榻上摔下来,胳膊一甩正摔在床头案上,这一下便醒了个彻底。
      
      我边揉着胳膊便站起来,只见贺盛仍执着笔在画着,听到我动静,脸上便没绷住笑。
      
      我揉了揉头,朝他走过去。他长出了一口气,将笔放下,“你醒的倒是刚好,正巧画完了。”
      
      我看了看窗外已有了细微光亮的天,又看了看他,咽了一口唾沫:“你画了一整夜?”
      
      他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也跟着看了眼窗外,将烛火吹熄了,“看看,还喜欢吗?”
      
      我按了按额角,想着不管怎么样,都不敢说不喜欢了的——他此番回了玉阳关,白日不知还有多少军务要照顾,若是再画上一整夜,那便是我的罪过了。
      
      可我一眼望过去,便有些恍惚。他画工本就超乎常人,如今用了心血画出来的,即便时间仓促,来不及勾勒细节,也已是难得。何况,这画的神韵,同我所想象的一模一样。
      
      我不由得惊叹道:“你怕不是跟我用的同一个脑袋罢?我只说了那么几句,你竟全然画出来了。”
      
      他用水盥了手,又擦干,“梅花还好说,每冬在上京都是能见得。只是你要的这春日盛景,北疆哪寻得着?好在先前我去过春猎,便按着那边的林子画给你了。”
      
      听到春猎,我不免有几分神往,先前北疆安稳的时候,有两年回来得晚,也是赶得上春猎的。不过那时候我年纪尚小,是不能前往的,也算是一件憾事。
      
      我欢欢喜喜地先前画好的那一幅收起来,又巴巴儿地给新画的这幅吹着气,盼着它快点干,我好收走。
      
      我画的那两幅都不在原处了,想来是他收了起来。
      
      见我这样子,他笑起来,“你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留下用早膳罢,用过了早膳,墨也该干了。”
      
      他说的委实有几分道理,况且已然待在此处这么久,也不差这一顿早膳的时间。等用完了早膳,他替我将画卷好,我拿了这三幅,心满意足,走之时还不忘嘱咐他先歇息歇息,左右现下也没什么事。
      
      

  • 作者有话要说:  前后十分钟我都算是十二点了呜呜呜
    萧狗彦:缓缓地打出一个?
    贺盛:(微笑.jpg)
    贺南絮:三哥威武。
    萧狗彦:我不出场就算了,他们竟然背着我画画???
    秦安北:不是...哪背着你了?当着你面也不是不能画啊...
    不要太想萧狗彦,他就快出来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40809898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人甲、40809898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