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期未期》雪满头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1-08 23:31: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我咬了咬嘴唇,不知该回什么,便想跳下马。许是我动作意图明显了些,他把手按在我肩头,微微用力:“你那马怕是骑不得了,我把你带回去。难不成你想自己跑回去?”
      
      我一时语塞,狩猎用的林子里,还真不知道都有些什么。他既是开了口,我也不好太不识好歹。这样想着,就乖巧安分坐好,又稍稍往前挪了挪,与他保持一点距离。
      
      马儿慢腾腾往回走着,他时不时跟我搭几句话。
      
      “我倒是忘了,上京还真有位小巾帼,出自定远侯府上。”
      
      “不敢当。”
      
      “你骑射瞧着是小有所成的,可最后那一箭,失了力道,应是疏于练习了。”
      
      “绣花绣的,力度不收敛,怕绣坏了帕子。”我颇有几分诚恳地解释道。
      
      那人哑然了一阵子。
      
      我纠结半晌,还是开了口:“那鹿虽说是你射死的,但终归是我先发现的,也是我先射伤了它的,”斟酌再三,接着道:“不如你我三七分?”
      
      “不必。”
      
      我慌忙接上,“那四六分也成!再不济,五五分我也不是不能……”
      
      他打断了我:“都算你的。”
      
      我怔了怔,虽说就算没有他,若是马争气一点儿,这鹿我打下来也不是不可能。鹿生性好动且灵巧,狩猎很是难得,通常是用来标榜自己骑射水平高的。这般好事,他竟肯全让给我?
      
      罢了,没准碰上了个死心眼儿的呢!
      
      想着,我心头一乐,不由自主回头望他一眼笑了开,连带着看这人也顺眼极了。
      
      那人冷不丁被我一瞟,扯着缰绳的手顿了顿,接着又佯装无意地扯好。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怕是我脸上沾了东西,突然回头吓着人家了?
      
      三言两语间,时辰过得也快,不留神便回到了春猎起点。各家的亲眷都在帐篷里坐着闲聊,正中间最大的那顶明黄色帐篷便是皇家的。
      
      倒也不用我指路,马儿绕了几个弯,准确停在了我家帐篷前方不远处。他先一步下了马,甫一站稳便朝我伸出了手。
      
      开玩笑,一没摔着二没碰着的,下个马我还需得人扶着?我右手一撑马背,轻轻巧巧一跃而下,颇有几分自得地瞧了他一眼。
      
      他收回空中的手,笑着摇了摇头。
      
      如今各家帐篷里全是女眷,他进去也不妥,便就留在原地。我进了帐篷,又探出头来,朝他挥了挥手,他这才上了马,绝尘而去了。
      
      母亲坐在主位上,啜了一口茶,问道:“怎么是太子殿下送你回来的?”
      
      我从案上捡了块点心塞了满嘴,囫囵着声音道:“我骑得那马半路耍性子了,幸得太子殿下搭救……太子?!”
      
      老祖宗说食不言寝不语是有些道理的,毕竟这一受惊,太容易被噎着了。
      
      我端了茶猛灌几口,颤颤巍巍道:“母亲说,方才送我回来的是谁?”
      
      母亲看着我的慌张模样,痛心疾首极了:“你连太子都不识得?”
      
      我在上京每日里除了绣花便是读书弹琴的,为防着我御前失仪,连宫宴都不让我去,哪有空识得太子?——这话自然还是只能在心里埋怨埋怨的。
      
      我心下忐忑,父兄都是极为正统的忠君爱国之人,把皇家看得比一切都重,这若是知晓我抢了太子的马,还抢了太子的鹿,还把太子本人当马夫用……怕是今晚我就能见家法了。
      
      不过这太子与我想象的很是不同。上京城里的公子哥们,多半文绉绉的,扇子人手一把,摇的比我还好看。原以为太子爷作为上京贵公子们的领头,该是文人气一些的,没成想,倒是有几分血性。
      
      自己巴巴儿地跑到母亲手里,自然是不用再想出去了。我盘算着扬眉吐气的目的也达到了,箭上是有各家的标记的,索性等着清点猎物就好。
      
      果不其然,晚间父兄他们回来,远远便听见父亲唤我。我欢快迎出去,被父亲举起来转了两个圈。
      “不愧是我侯府的女儿!”
      
      大哥递给我一把弓,一眼即知此非凡品,也是含笑道:“这是皇上亲赏的。今年猎场鹿少见,算是你运气好。太子殿下也说了你不少好话,时至今日,你终于算是在上京熬出头了。”
      
      我接过弓来拉了拉弦,果真好手感,这趟春猎总归是赚的。
      
      春猎轰轰烈烈结束了,父兄他们也是该启程了的。自打春猎回来,母亲便开始带着我出门了,励志要将我打进京城贵女圈里去。我便任由着她把我打扮得精致贵重,像捧个瓷器似的给别人看。
      
      次数多了,我也是颇有心得。其实说来也简单,无论是去别家拜会还是接待来客,只消端正坐着,含着笑——这笑有讲究,不能像我以往那般灿烂,要收敛含蓄,效果最好的便是皮笑肉不笑——能不说话便不说,非要答话便客气简短些。案上的点心是不能动的,一动便又诸多讲究,实在无聊了便喝两口茶,一点点啜饮。
      
      这一套做得多了,母亲神色也一日比一日好看了,外人提及,都道我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沉稳了。
      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们依何得出的结论,也便不再费这份心。
      
      太子殿下也隔三差五便来府上一趟。我也乐得他来,不为别的,他来府上那可是天恩浩荡,无论女红还是琴棋书画都得停了,专程来陪这位太子爷。左不过就是偶或陪他到处转转说说话,经常换身常服偷溜出去,有趣得紧。
      
      这一年日子轻松,过得也就快。眨眨眼的功夫,天就落雪了。
      
      父兄回京这日,我起了个大早,随母亲打点好了给他们接风洗尘的一应事务。
      晚间用了膳,一家人许久未见,厨房烧了梅子酒来,又配了几样小菜,便就着酒看着漫天的雪谈天。
      房内炭盆烘得极暖,几口酒下去,便起了一层薄汗。
      
      父母亲在说着话,我插不上嘴,便拐了二哥一把,问他:“你今日回来的时候,同行那个,我看着有几分面熟。”也不是我惦念着,那人多看了我好几眼,想不注意他都难。
      二哥略一思索,道:“你说贺盛?”
      我皱了皱眉,“镇国大将军贺祁第三子?”
      
      北疆素来是我朝兵家必争之地,自先帝登基,便多看重边境安宁,对武官也多有倚重。如今北疆这片的兵权,除了我定远侯府手上的,便是握在镇国大将军手里了。双方虽都是为了朝廷,却也是各自为政,好在北疆地域广,我秦家军与他贺家军平素无什么交集,是以两家往来也是少的。
      
      二哥灌了一口酒,“哎是他。他比你长两岁,说起来,你们当初还是有过节的,你可还记得?”
      
      既然记起来是谁,那自然是记得了的。
      禧宁八年,也就是我十二岁那年,还没被上京这些规矩框着,在北疆上野得很。其实时至今日不过也才两年,不知为何,却觉着像很久以前的事儿了。父亲为了照顾我名声,自然,其实是为了他方便,让我在军营时整日里束着发,衣袍也随哥哥们。军中父亲心腹的叔叔们拿我逗趣,天天小兄弟长小兄弟短的,我自个儿都忘了自己本是个姑娘家。
      
      那日,恰好与贺家军碰头了,十四岁的贺盛气势汹汹闯进了军营——自然也是没人拦他的缘故,说要与秦家人比试。
      
      他在比武场叫嚣,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我怂恿二哥上场收拾收拾他,二哥却不屑一顾:“大哥是怕不小心伤了他不好交代。我再怎么着,也是长他一岁,这传出去可不成了我欺负他了。胜之不武,罢了罢了。”
      
      眼见着二哥不听劝,我又咽不下这口气,从二哥那里出来,转身提了红缨枪上了比武台。
      那时候,秦家枪我是练得熟透了的。
      
      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吃了小两岁的亏,兼之女孩力气要小一些,只好凭着身形灵活避其锋芒。贺盛能来叫嚣,虽是少年心气,却也是有备而来。观他刀法大开大合,我自知拖下去必是我输了,又碍于脸面不想人前输阵,只好另辟蹊径。
      
      我十分不齿的,早在上场之前就做好了不齿的准备的,抓了一把沙子,藏在袖口袋里。我佯装被刀锋划到,露了出破绽,他果然攻上来。紧接着我一扬手,将沙尘撒进他眼睛里。
      
      大哥这时候赶到,远远一点地,整个人腾空而起,跃上比武台,剑未出鞘,只一挑,便卸了他刀。我自知闯祸,乖巧站在一边。
      
      贺盛怒极,骂我卑鄙。我好脾气的笑了笑,谅他这一时半会儿的也瞧不清楚,开口道:“贺公子此言差矣,怕是没听过兵不厌诈的说法?”
      
      我一开口,女声便是十分明显了。贺盛后知后觉,又想起定远侯之女还小他两岁,怕是也体会到了二哥说的“胜之不武”。这话也不对,毕竟他也没胜了我去。
      
      大哥见我没伤着,面色便带了几分无奈,道:“安北!快给贺公子谢罪。比武场上用阴招,本就是你错了。”
      我闻言乖巧行了礼谢罪,末了还刻意加了句:“这论起来,安北还是要尊称贺公子一声哥哥的。此番实是冒犯尊长了。”
      大哥憋着笑,也作了一揖,“小妹年幼顽劣,贺公子莫要放在心上。”
      
      贺盛一肚子气,也被堵得哑然无声,只好打碎了牙往肚里吞。
      
      回忆往事,我不禁笑出了声。
      “那个时候,我为了帮你泄愤,还偷偷找麻袋套了他,打了一顿。”二哥叹了口气,“后来被父亲三十军棍打掉了半条命去。”
      我好心提醒了一句,“那三十军棍半数是大哥替你受的。你打到一半,就没了声响,好在没吓死我和父亲。”
      二哥瞪我一眼,“还不是为了你这个白眼狼!”
      我忙将这一茬揭过去,“你们为何一同回来的?”
      “回来路上偶然碰到,便同行了。士别三日,果真是当刮目相看。贺家三郎如今也称得上少年俊杰了。”
      
      笑笑闹闹的,夜已过了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