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期未期》雪满头 ^第16章^ 最新更新:2019-10-18 17:35: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本就是与贺家军偶然碰上的,贺盛这事儿耽搁了两日,便又分了开来进军。
      
      日子再晃了晃,便进了腊月。这岁里也还算安稳,与胡人小打小闹了几场,双方皆没讨着便宜。是以腊月十五这日,我和父兄便回了上京。
      
      一路上奔波劳累,回府后又陪母亲祖母说了一阵子话,好容易爬到我榻上,烛火都忘了熄便睡了过去。待第二日清醒过来,天已是大亮了。
      
      我赤着脚下榻,拎了拎案上的茶壶,见里面有水,便倒了喝。怜薇捧了一叠衣裳进来,慌忙将衣裳放下,上来抢我手中杯子,“这是凉的,小姐怎么能这么就喝了!奴婢去换热的来。”
      
      我摆摆手,“不必,我已喝完了。”又去翻了翻她拿来的衣裳,石榴红的宽袖褙子,配了同色的内衬,袖口绣了白鹤。我揉了揉额角,“能换一身来吗?这衣裳穿着怕是行动不便。”
      
      怜薇将衣裳展开来给我看,“这是今年新给小姐做的,请了城里顶好的师傅裁的。大夫人交代了,既是回了上京,小姐须得把北疆的习气改一改。”
      
      我自知拗不过母亲,乖乖换上了。怜薇又服侍着我梳洗,替我挽了头发。我瞧着铜镜里自己的模样,不禁有些陌生。
      
      用了些吃的,便去了母亲房里。前脚踏进去,后脚母亲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我去看料子的时候便想着安北穿这颜色好看,如今穿身上果然衬人。”
      
      父亲应了一声:“是,看着喜庆。”
      
      我笑着上前请了父母亲安,见大哥二哥也是在的。二哥拈了一粒花生米抛进嘴里,“小妹这安请的果然及时。来,跟二哥说说,方才用的是早膳还是午膳?”
      
      我剜了他一眼,嘟囔一句“吃都堵不住你嘴。”
      
      不料叫母亲听了个正着,她很是哀怨地望了我一眼,“在上京不比你在军营,说话要仔细。方才还说起来,贺家设宴,送了帖来,还专门提了你。”
      
      我微微一怔,以往同贺家并无甚往来。不过又想起来贺盛那日扛着刀小公鸡似的雄赳赳的模样,额头那根筋忽的一跳,“这事儿还没完啊?”
      
      母亲伸手替我理了理衣襟,“既是邀你去了,便稍微像样些。”说着手拧了我耳朵一把,“莫给我惹什么乱子出来。”
      
      宴席并未设在大将军府上,而是设在了京郊一处别院。那别院仿的是江南一带烟雨楼阁的式样,院中甚至通了暗渠,虽是冬季,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子,竟未结冻,曲水潺潺而过,即便是我也能品出几分意蕴来。院中种了好些花木,四时都有花开。而如今,正是梅花一枝独秀的时候。
      
      贺家这一次是邀了不少人家的,单是那一排排车马,便能窥出一二。女眷单独划了院落,我与母亲便同父亲他们分了开。
      
      晚宴还有一会儿,夫人们凑在一处吃茶,这便是历来卖弄各家孩子的时候了。这家夫人说自个儿大女儿琴艺好得令教习师傅都夸口称赞,那家夫人就必得说自个儿小女儿前日里给老夫人祝寿,绣了一副百寿图——既是女红好,又能不经意夸上有孝心,这便压了前头的一头。
      
      我深知这是母亲最头疼的时候。无他,府上能拿得出手的两个姊姊,皆是姨娘所出,且婚事都定下了,也没什么再吹捧的必要。唯一一个自个儿亲生的,叫她怎么夸?难不成还能说一句,“安北虽旁的不行,枪倒是舞得漂亮,得空叫她舞一段来看看。”
      
      好在那些个夫人们卖弄也是有个限度的,到了母亲这儿,看在定远侯这封号上,也会心照不宣揭过这一茬,改口道:“侯爷夫人好福气,世子和二公子皆是少年英才,果真教子有方。”
      
      自打我稍大了些,回回哪家设宴都是这般。
      
      是以我为着母亲眼不见心不烦,早在她们刚刚开始之时,便溜了出去。
      
      冬日里日头落得早,这个时辰已是斜斜挂在天边,染出一片暖色的云来。我沿着水流走,水上映着夕阳,金灿灿的。
      
      走了没两步,迎面来了一人。与我差不多的年纪,穿着一身霜色对襟半臂襦裙,艾绿描边,牡丹压纹,本是很素净的颜色,穿她身上却不单调,反而清新脱俗,很是好看。
      
      我想不起这人是哪家小姐,贸贸然认错了便有几分难堪,便就停在原地。她望见我时,却是显然僵了一僵。而后见她吩咐了旁边的婢女两句,提起裙边上了石阶,朝我而来。
      
      她行至我身前,试探地问了句:“是秦家妹妹罢?”我心下几分疑惑,这人方才的表现,分明是识得我的,却又如此发问,令人费解。
      
      饶是这般想,我还是点点头,开口道:“不知姊姊是?”
      
      她面上神色有些复杂,“贺南絮。”
      
      我又点点头,“原是贺姊姊。”心里却道,果真是与贺盛一家的,脾气都有几分古怪。
      
      她犹豫了又犹豫,问道:“不知妹妹可喜佛经?”
      
      我被这话问愣了。佛经?母亲倒是誊过。怎的,如今这上京各府上小姐,已不比女红书画一类,开始拜佛求经了?果真是我一年未回上京,赶不上风尚了。
      
      许是见我表情惊诧,她垂了眼帘,笑着道:“没什么,本是想着我一眼见着妹妹便心下欢喜,是投缘的,正巧这几日费心抄了些佛经,若是妹妹喜欢,便做成书笺赠给妹妹。”
      
      我这才明白几分,忙说:“我一见着姊姊也欢喜,既是姊姊所赠,什么都好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贺家姊姊生的好看,人瞧着也温婉,更何况她可是头一个说见着我欢喜的小姐,我自然要欢喜的。
      
      她又抬起眼来望了我一眼,目光似是有些探究,马上便移了开,看着我鬓边,笑着叹了口气,“那便赠些别的。”她抬手将发上一只玉簪取了下来,那玉簪看着成色极好,探手替我斜插在鬓后。
      
      我伸手摸了摸,也未推辞,只说:“那安北谢过姊姊了。”
      
      她柔柔道:“说起来,我确是长你近两岁的。若是你不嫌弃,便认我做个阿姊可好?”
      
      我自然是应下了的。
      
      她领着我在院中逛了逛,一一解说着,诗文典故张口便是,偶尔见我一脸困惑,还会耐心细细讲来。我心想着,这怕就是母亲求而不得的女儿了。
      
      眼见着到了开宴的时候,我二人也逛了个大概,便回了席上。
      
      贺家请的宴席厨子很是合我心意,我多用了一些,便看见母亲眼刀飞了过来。只得用绢布擦了擦嘴角,真要小口小口吞咽,又没了胃口。她们之间说话我是插不上什么嘴的,偏偏今日新认的阿姊坐的离我远,此刻也是忙着与旁人交谈。我索性同怜薇说要出去透口气,提前离了席。
      
      方才粗粗一逛,我将这地图记了个大概。印象里东南角上有处小楼阁,不在这次宴席的范围内,很是僻静。因着入了夜,各处里都点了灯,瞧得出是刻意选了厚重的灯笼纸,并不十分通明,朦朦胧胧半明半昧,更有味道些。
      
      我登上了那处楼阁。那阁建的不高,可选了处好地角,四下里视野开阔,这个高度上,刚好瞧得见阁下一树树的梅花。那曲水之上放了灯盏,随着水波,缓缓浮动,一条灯蛇蜿蜒至远方。灯光渺渺映着梅树,夜都泛着香气。
      
      我静静瞧了好一会儿,后来索性坐上了栏杆,脚悬空着轻轻晃荡,很是恣意。望着望着,便分了神。
      
      等我回过神来,想着是该回席上了,便将手撑在栏杆上,打算一跃而下。
      
      可眼神往下一扫,却见不知何时来了一人,立于楼阁之下,一身玄色衣袍,简直隐入了黑夜里。
      
      可我已是来不及收手,电光火石间,已要跃了下去。
      
      可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原先好好站着的那人身形忽动,快得犹如鬼魅,正到了我要跃下去的那地方。
      
      我自然无力改变,他本就尚未站稳,我落下的冲力一带,两个人皆滚到了地上。我还下意识十分不厚道地压着他来卸了力道。
      
      等我缓过来,才发觉我将他压了个严严实实。我双手撑在他头两侧,直起身来,很是不满地抬起眼来瞪着他。那人也正抬眼望向我。目光便就这般交汇在了一处。
      
      刹那间,四下里寂静无比,我好似听见有雪簌簌落下,埋了心原。他眼中仿佛星辰散落,什么划过我心头,倏地一疼,又杳无踪迹。
      
      莫名其妙。
      
      诡异至极。
      
      我只想离这人远一些。就这么望着他,我便喘不上气来。
      
      我刚想翻下去站起身来,不知怎的,手腕处忽的一酸软,起身起到一半,又愣是生生摔了回去。正巧摔在他胸膛上。
      
      他闷哼一声,我慌忙往旁边一滚,撑着坐了起来。只是这新做的衣裳,免不得粘上尘土的命运。
      
      我不由得有几分气恼,本是好好地能跳下来,干干净净回席上,他这番一折腾,我还如何回去?
      
      “你是何人?”我们二人同时开口,我惊诧地看了他一眼。
      
      他也已翻身坐了起来,那双好看的眼睛眯了眯,“你不知我是何人?”
      
      我愈发觉着这人莫名其妙。便自顾自站起来,扑打扑打身上尘土,决定不理他,转身要走。
      
      谁知他出手极快,竟伸手拉住了我,急促地说了一句“别走!”
      
      我强忍着把他手卸在这,埋到那棵梅树下的冲动。在心里再三告诫自己,答应了母亲不惹是生非,便不能食言。
      
      可他似是也被自己的举动惊住了,表情很是疑惑,讪讪收了手。
      
      

  • 作者有话要说:  秦安北:你以为我都忘了?呵,男人。就算我忘了,我手腕还记得!!!什么?你问我萧狗彦呢?喏,在那跪着呢。什么?跪榴莲?不行不行,膝盖跪坏了怎么办。我给他双膝下各放了一块芙蓉酥,要求跪完一个时辰那芙蓉酥连渣都不能掉的。掉一点,加一个时辰。(今天也是温婉本婉)
    因为今天一天满课,晚上下了课突然有一个会要开…所以今天先不更了呜呜呜
    会努力码字der!谢谢支持!(再次鞠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南畤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9908、阿略、BG_Tyou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楚云流离 5瓶;33574973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