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做粉丝的第四天 ...

  •   热气吐在江眠的耳边,让江眠不由自主瑟缩了一下。
      
      但陆星野却没继续逗她,抽出一张纸巾来放到水龙头下沾了水,然后紧紧攥干,握着江眠的手一点点的给她擦血迹,力道不轻不重。
      
      江眠几次疼的想将手抽回来,但却挣不开陆星野的力道。
      
      等到全都弄完,陆星野把纸巾扔到垃圾桶里,打开水龙头,仔仔细细的清洗着自己的手,好像怕沾上什么病毒似的。
      
      江眠也把手藏在身后,眼泪全都被她憋了回去,不能再哭了,不然太丢人。
      
      陆星野大喇喇的就要往出走,却被江眠拉住袖子,她觉得看在这裤子的份上,她还能坚持帮他一下。
      
      江眠往前蹭了一下,顺带把陆星野往后推了一把,打开卫生间的门四下张望了一番,正好有人过来,吓得江眠连忙关上门。
      
      “刚刚摔倒的那个小姐妹也太好看了,就那样我哥都不扶一下,啧啧,万年单身狗没错了。”一个女生说道。
      
      另一个女生轻笑了一下,“估计那女生也是想在我哥面前博出位,好看又怎么了?我哥对女人从不放在眼里,再好看估计在他眼里那也只是个皮囊。”
      
      “哎,这卫生间怎么锁了?”女生推了推门,“走吧,去二楼。”
      
      两个人相携离去,一边走一边说,“真不知道哥哥那么帅,最后会便宜哪个女人。”
      
      “肯定不是我们。”一个女生叹了口气,“你忘记哥哥说死都不睡粉吗?哈哈哈哈,那个采访我能看一年!那笃定的眼神,没见过比他还耿直的男明星。”
      
      “就是!我现在拿他那视频下饭!靠!当初看了视频就想脱粉,但他一笑,我的天,妈耶,命都给他!”
      
      她们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江眠的背抵在门上,心想,我也拿那视频下饭。
      
      但她之前摔倒还真不是博出位,谁会为了一个陆星野专门摔倒啊,也太看不起她了。
      
      等到她们走远了,江眠才呼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低声说,“我先看,没人你再出。”
      
      “你担心我?”陆星野倚在洗手台旁的墙壁上,双手插兜,嘴角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眼里带着戏谑的光,“江眠,喜欢我?”
      
      “做梦!”江眠毫不犹豫的否定,看着他冷哼了一声,“要不是看在你帮了我的份上,谁管你。”
      
      陆星野轻笑了声,“你这不是管我了么。”
      
      江眠无语,从卫生间门口探出头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会儿,粉丝们极有秩序的坐在规定范围内,工作人员都忙碌在各自的岗位上,而这场活动的主人公还站在女卫生间里。
      
      外面的走廊上没有人了,江眠这才没好气的说,“你先走。”
      
      陆星野动也不动,就那么看着她,一双眸子里似有万千星光洒落,嘴角的弧度一直未变,带着些戏谑、讥讽,看得江眠心里憋屈得不行。
      
      她的手还握着门把,咬牙切齿道:“快走。”
      
      难不成还真想被人拍到进女卫生间的画面吗?
      
      那明天的热搜可能就是#陆星野怪癖#,如果加上她可能就变成了#陆星野恋情#。
      
      她可不想!
      
      陆星野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迈开大长腿打算出去,刚走了一步,电话便响了,是奈哥。
      
      “我马上到。”陆星野说。
      
      奈哥默默翻了个白眼,“陆星野,活动马上开始了,你给我在这儿掉链子!能不能有点责任心!这都第几次了!”
      
      陆星野摁了摁发疼的太阳穴,在沉默中挂断了电话。
      
      江眠和他的眼神只在半空中交汇了一下,便光速闪开。她侧过头不说话,手心微热,陆星野经过她身侧时,抬起手往她头上弹了一下,轻笑道:“江眠,以后说谎走点心。”
      
      铮的一声响,是头上发箍的声音,江眠把这个都给忘了。她头上戴着的这个是来了以后安珂给她的。
      
      她立马扯下来,还拽掉了几根头发,“陆星野”三个发光的蓝字掉在地上,发出噔的一声响,陆星野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唇角微勾,“江眠,现在否认还有用么?”
      
      “我没喜欢你!”江眠鼓着腮帮子,气得眼睛发红。
      
      陆星野那双茶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看,江眠的呼吸都被吓得停止了,好像回到了她们第一次见面那会儿,陆星野刚跟人打过架,满身戾气,看见她哭还吹了声口哨,调笑道:“小公主就是娇气。”
      
      江眠吓得大气都不敢喘,陆星野勾唇朝着她走过去,他走一步,江眠就往后退一步,直至被逼到墙角,无路可走,她紧紧的抓着校服下摆,怯生生的看着他,眼泪悬而未落。
      
      陆星野捏着她的下巴,轻笑了声,放荡不羁,“叫声野哥,以后我罩你。”
      
      江眠战战兢兢,颤抖着喊了一声,“野……野哥。”
      
      可现在的江眠任凭陆星野怎么吓她,也决计不会喊出那个称呼。
      
      况且,她现在也不害怕陆星野了。
      
      江眠一时间竟然晃了神,直到额头痛感传来,她才瞪着罪魁祸首骂道:“你疯了么?”
      
      陆星野又朝着她的额头轻轻弹了一下,“江眠,爱我也不稀奇,反正有那么多人都爱我。”
      
      江眠:“陆星野,别做梦了,我喜欢狗都不会喜欢你。”
      
      “哦?是么?”陆星野笑了笑,一脚把江眠刚才扔掉的头箍踢走,“这样的话,说服力是不是要高一些?”
      
      “你!”江眠很生气,这不就是明晃晃的打她脸吗?怎么了?她不就戴个头箍么?上面不就有陆星野三个字么?
      
      她……
      
      在陆星野面前,江眠好像总是赢不了。
      
      江眠一急眼睛就容易红,和只小白兔一样,看上去就和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以前的陆星野最怕她这样,只要她眼睛一红,他就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拱手相让。
      
      但现在,陆星野漠然的看了她一眼,拿出自己的墨镜戴上,双手插兜径直往外走,在出门前最后撂下一句,“江眠,现在的你只是千万分之一罢了。”
      
      *
      
      陆星野离开后,江眠缓缓滑落,坐在了地上,冰凉的温度让她有些瑟缩,可不知怎地,她竟莫名觉得心酸。
      
      陆星野还是以前那个狂傲得不可一世的野哥,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能够把刀子稳准狠的扎进一个人的心里。
      
      曾经陆星野喜欢吻她的眼睛,然后把她箍在怀里,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说,“江眠是陆星野的,是唯一。”
      
      可现在的江眠成为了陆星野的千万分之一。
      
      因为他有几千万粉丝,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江眠把脑袋埋在膝盖间,深呼吸了几口气,她就是太容易被影响了。其实对她来说,现在的陆星野算个毛线?
      
      氪金怎么了?又不是真喜欢。
      
      江眠坐在地上想了一会儿,心情平复的差不多了,对着镜子照了照,这才拎着自己的脏裤子离开卫生间。
      
      出来的时候正好遇见陆星野上台,在短短几分钟内,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长款的黑色风衣,手腕上戴着Titoni的最新款,深色的牛仔裤衬的他一双腿笔直修长,眉眼清冷,却极有耐心的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和刚刚在卫生间里把她逼哭的人一点儿也不一样。
      
      江眠只是匆匆瞥了一眼,便离开了。
      
      这鬼地方已经给她留下阴影了。
      
      怕手心的伤口感染,江眠还是去附近的药店买了棉签、碘伏和创可贴,出来后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垂着头咬牙把伤口擦拭了一遍,然后在严重的地方贴上创可贴。
      
      处理完之后,她百无赖聊的坐在长椅上,突然间陷入了迷茫。
      
      就那种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该想什么的迷茫。
      
      “江老师。”不远处有人喊她,江眠抬眼望去,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这是他们学校的钢琴老师程乾,和她在一个办公室,人还不错,说话温文尔雅,钢琴弹得也不错,两人以前还一起在学校的元旦晚会上表演过节目。
      
      只见他疾走了几步,在江眠跟前停下,“江老师,你怎么在这儿?”
      
      “我过来办点事儿。”江眠回道。
      
      “哦。”程乾颇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道:“江老师,你现在忙吗?我有点事儿需要你帮忙。”
      
      江眠皱了皱眉,“不是很忙。”
      
      “是这样的,我妈妈下个星期就过生日了,我想给她送个礼物,但又不知道该送什么,就想着找你参考一下,但早上给你打电话没打通。你要是不忙的话……能不能帮我给妈妈挑个礼物呀?”
      
      江眠看着眼前的人,她幼年丧母,从来都没给母亲买过礼物,好像有些胜任不了这个工作,但是对于眼前的这人来说,怀着一腔热忱找同事的帮助,结果却被拒绝,肯定很难过。
      
      在心里权衡之后,江眠还是点了点头,“好。但是华贸里边今天有活动,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程乾说,“我已经和里面的售货员约好了,店在五楼,活动在一楼,不影响的。”他忽然顿了一下,盯着江眠道:“今天来的人是陆星野,我记得姜老师好像挺喜欢他的。”
      
      江眠下意识反驳,“没有。”
      
      程乾挠了挠头发,尴尬一笑,开玩笑道:“是吗?那可能是我弄错了。不过陆星野是从咱们学校出去的,要是早毕业几年,说不准还能当他老师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社会我野哥,人狠话不多。
    墨镜一戴,谁也不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