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抱歉,安娜.》君当长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1-09 09:26: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我在横滨流浪2 ...

  •   
      入了夜,这座城市的危机才真正显现出来,在这个充斥着各种黑帮和无人管辖异能者的城市,大街小巷四处都潜藏着不轨之徒与杀机。
      
      江户川乱步双手背在脑后,一脸漫不经心的行走着,昏暗的路灯将他和身边高大的男子的影子拉的很有对比性。
      
      “呐,社长,那个孩子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交给港黑,没问题吗?”
      
      地面上铺面了细密的雪花,步子踩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听起来很瓷实的样子。
      
      不知道怎么的,福泽谕吉的思绪竟飞到了不知名的地方,他一路走一路看着脚下被行人脚步玷污的白雪,直到江户川乱步的声音将他从思绪里拉回来。
      
      “那个孩子看到港黑干部的表情,和看到我们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他面无表情的说着。
      
      那孩子瘦瘦小小的一团,似乎他一只手就能将她完全抱在怀里,看着他的时候那双眼睛怯生生的,慌乱、惊恐充斥在眼底。
      
      可是,当那个撑着红伞的女人出现的时候,他确切的看到了那个孩子的表情变得不一样了。
      
      无论是表情还是肢体动作,甚至是那些大颗大颗滚出的泪珠,仿佛是受到了委屈的孩子见到了可以依赖的家长。
      
      完全输掉了,没有一点可比性啊。
      
      江户川一直眯着的眼睛却在此刻睁开了,他认真的表情向来很少见,此刻福泽谕吉不得不全心的去倾听他的发言。
      
      “不对喔,那个孩子并不是和港黑那位干部有什么渊源,因为她,完全失忆了呢。一无所知的出现在这座城市的黑暗角落里,没有食物,没有住所,没有家人,这就是我所看到的那个孩子的所有。”
      
      踩在皑皑白雪上的脚步顿住了,福泽谕吉愣了愣却没有开口,他确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然而,江户川的话还在继续着,不肯放过他。
      
      “而那孩子之所以看到港黑那位干部,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是因为,她除了红色,什么也看不到啊。”
      
      ——除了红色,什么也看不到啊。
      
      天空上的白雪还在洋洋洒洒的飘落,福泽谕吉怔愣着看着脚底下,那是一条由最纯洁的皑皑白雪铺就的雪路,只是此刻却被行人脚底下的污泥染成了最浓重的黑。
      
      他毫不犹豫的转身,朝着来时的路飞奔而去,银白色的发在夜空下飘动着,他的身影疾而稳,就像一头在月光下飞奔的银狼。
      
      江户川乱步看着男人离去的身影,翠绿色的眼眸又好心情的眯了起来,唇角也下意识的微微勾了起来。
      
      *
      
      尾崎红叶一手撑着红色的油纸伞,另一只手将那年幼的女孩抱在怀里,身后的皑皑白雪里是她留下的一道脚印。
      
      那个名叫安娜的孩子就靠在她的怀里酣睡着,戴着那条对于孩子来说过于厚重的红围巾。
      
      虽然不懂,为什么这孩子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就卸下了所有的防备,但是有利于她任务的情况,她也懒得去多想。
      
      那孩子睁着眼睛的时候,大大的红瞳看着她时满是依赖,睡去的时候安静又乖巧,全然不像这个年纪的孩童一样活泼和吵闹。
      
      就连哭泣的时候,也是悄无声息的滚落泪珠,极其的惹人怜爱,只一个照面,红叶的心中就只剩下了满心的柔软。
      
      天空黑压压的,冷风卷着细雪,不速之客就站在路口,那男人的身姿挺拔,一手放在腰间的长刀利刃上,孤傲的像匹狼。
      
      尾崎红叶猩红的眼瞳微眯,下一秒金色的夜叉便从身后浮现,宛如一道疾风冲着那男人飞驰而去。
      
      然而,没有人看到那男人的刀是如何出鞘的,只见寒芒一闪,金色夜叉的脖颈便被一刀斩断,下一秒红叶的异能力便瞬间烟消云散。
      
      抱着那孩子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几分,路口的男人却一言未发,他沉默着走近,步伐不疾不徐,每一步都像踩在红叶的心上。
      
      当那男人走近的时候,红叶不甘心的咬了咬牙,随后将怀里的孩子递给了对方,连带着那柄红伞一起。
      
      做完这些,她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这下,一手撑伞一手抱着孩子的人,换成了福泽谕吉。
      
      那孩子还在沉沉的睡着,似乎这些时日受过的苦难让她疲累极了,就连抱着她的人换了下都没能让她醒来。
      
      黑沉沉的天空上,细雪还在纷纷飘落,落在那柄红色油纸伞上,像是红梅挂雪一样好看。
      
      这次,他回去的路上,再也没有看脚下那些被行人的脚步变得污浊的皑皑白雪。
      
      *
      
      第二日,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得知自己麾下的干部无功而返之后,一反常态的没有说出任何苛责的话,也没有让她下去领罚。
      
      首领办公室的装潢有点偏欧式的风格,随处可见的阴影和略带沉稳和压抑的氛围,越发的让那个男人看起来深不可测。
      
      “没办法,毕竟那个男人亲自出手了,即使是红叶君恐怕也做不到在对方的手中抢人呢,不过,那位精神系异能者的样子,红叶君见到了吗?”
      
      闻言,红叶迟疑了一下,视线落在一旁地面上自顾自玩积木的爱丽丝身上。
      
      “是个七八岁的女孩……白发红瞳,使用异能的场面我没有亲自看到,所以她的能力究竟怎么样,我也不得而知。”
      
      “七八岁的女孩……那还真是可惜了呢,异能力一定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如果从现在开始培养,一定能成为一把好刀。”
      
      他的语气略带些遗憾,只是面上的表情却看不出来分毫。
      
      实际上,精神系的异能者,港黑已经有了一个代号为Q的孩子,对于被福泽谕吉抢走的女孩,森鸥外其实也不是非要不可。
      
      只是该给部下的压力还是要有的不是吗?
      
      闻言,红发的女人顿时单膝跪在地上,垂着首让人看不清神色。
      
      “是红叶的失职,还请责罚。”
      
      森鸥外唇角微勾,上半张脸隐在阴影里让人看不真切:“责罚便算了吧,毕竟对上的是银狼。只是,这次的失误,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了。”
      
      “红叶明白。”
      
      *
      
      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呢,尾崎红叶从首领的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只觉得身心俱疲。
      
      身着黑色西装的少年朝她摆了摆手,带着笑迎了上来。
      
      “早啊,大姐头。”
      
      “早,太宰。”
      
      红叶应了一声,便朝着楼下自己的部门走去,黑色西装的少年漫不经心的跟在她的身后。
      
      红叶顿了顿问道:“你今天来的出乎意料的早。”
      
      她话音落下之后,少年原本还笑盈盈的脸顿时苦了下来。
      
      “啊,是森先生一大早就把我叫了过来,说是有什么事情要安排我去做。”他顿了顿,随后又道:“不说这个了,大姐头那里怎么样了,看样子是失败了?”
      
      红叶点了点头,似乎是有点不愿意多提,少年便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红叶的目光穿过那扇巨大的落地窗,朝着遥远的天际望去,那是与港黑大楼里无处不在的阴影不同的,自由与光明。
      
      她忽然又想起那个孩子来,一双透亮的眼睛看着她时满是委屈和依赖,闭上眼睛睡着的时候安静又乖巧。
      
      她叹了口气,原本日复一日处在这所大楼里的孤寂,从三分变成了七分。
      
      但是,也许,对那个孩子而言,这样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
      
      然而,与港黑这边照常的氛围不同的是,武装侦探社的社长和名侦探一大早便缺了席,两个人谁也没有来上班。
      
      此刻,福泽谕吉如临大敌的蹲在一张床前,他的身后是跟他一样蹲着的江户川乱步。
      
      两双眼睛齐齐的看向床底下,那个靠在角落里的身影。
      
      那孩子双手环膝靠坐在黑暗的角落里,只一双红色眸子怯生生的看着两人。
      
      一觉醒来,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定吓坏了吧。
      
      可那孩子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下意识的躲在一个角落里,乖巧又胆怯,分外的惹人怜爱。
      
      福泽谕吉这样想着,语气不自觉的柔软了几分。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出来好不好?”
      
      女孩的身躯微小的动了一下,福泽谕吉的眸光一亮,继续再接再厉。
      
      “你饿不饿,出来吃点东西好不好。”
      
      恰在此时,那孩子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响着,发出的声音传进了在座的两人耳中。
      
      女孩迟疑了一下,看着他们的那双眼睛忽闪着,却依旧没有动作。
      
      而正在此时,一直在一旁看戏的江户川乱步顿了顿,伸手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枚糖果。
      
      他摊开掌心,对着床底下的幼小女孩道:“如果你出来的话,我就把我最喜欢的糖果分给你。”
      
      说完,他的眼神犹疑了一下,视线落在那颗糖果上,多了几分的不甘与不舍。
      
      安娜呆呆的看着他的手心,那颗晶莹的糖果用红色包装纸包裹的整齐完好。
      
      一只带着脏污的小手,从床下伸出,轻轻的放在了江户川乱步的手心。

  • 作者有话要说:  安娜的眼睛有的图看起来像紫色,有的像红色,我就选了红色来描写了。
    最后,我的本意是这篇文想写一些轻松治愈的带娃日常,中也,红叶,哒宰,社长,还有乱步,大家在一起,因为同一个人联系到一起,一些温馨的日常。
    应该是无cp的233333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长得小咋的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