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2、宫宴风波 ...

  •   一到宫门口,秦凡掏出腰牌,顺利进了皇宫,进到正阳门,便要下马车步行,此时入宫的贵人较多。
      
      刚下马车便碰到了不少熟人,尤其是姜云淳带着女儿,身旁丫头婆子黑压压一片,这架势像极了暴发富,小东西倒是眼尖,冲着姜云淳招手道:“舅母,舅母,鼎儿在这呢!”
      
      姜云淳闻言牵着小女孩走了过来,“伯母,姐姐,姐夫,你们来了。”
      
      洛泱点了点头,“母亲可来了?”
      
      姜云淳:“母亲近日有些风寒,应该不会过来的。”
      
      秦凡看着小女孩软糯可爱,呆萌的样子,简直萌翻了,像极了洛溪和姜云淳。
      
      秦凡摸了摸小东西的发顶,“那你们便一起进去吧,我先去正德殿,待宫宴结束,再来接你们,鼎儿,要听你娘的话,不许到处乱跑,知道吗?”
      
      秦鼎:“爹爹,你放心吧,孩儿晓得了,爹爹要早点过来接我们。”
      
      洛泱理了理秦凡的衣襟,“少喝点酒,不必过早过来。”
      
      秦凡点头应下,对母亲和姜云淳点了点,在小太监指引下,去了正德殿。
      
      洛泱看着侄女,满心欢喜道,“瑶儿倒是长的快,小模样越发好看了。”
      
      姜云淳对女儿,还真是宠爱到了骨子里,“是长的快,就是爱耍小性子。”
      
      说着儿女的日常,不多时便到琼华殿,殿中已经来了,不少世家主母,公主,郡主,分坐两旁,洛泱和秦母被安排在了右下方第六桌。
      
      熟人见面难免一番寒暄,秦母也和不少主母聊了起来,殿中难免也有不少人打量洛泱,又想着今晚嫡公主也会出席,定然有好戏要看,洛泱冷眼扫了一眼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没有过多理会。
      
      小东西坐了还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浑身不舒服,“娘,还要待多久啊?孩儿想回去了。”
      
      洛泱:“还早着呢,皇后都还没有来呢,饿了没有?桌上有糕点,饿了便吃些。”
      
      小东西:“孩儿不想吃糕点,孩儿想吃肉肉。”
      
      洛泱:“想吃肉,便要等一会儿,坐好些,不可失礼,你要记得你是秦家的嫡子,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秦家的颜面。”
      
      小东西有些委屈坐正身子,看着周围其他的同龄人,有的比自己还坐的端正。
      
      众人等了大半个时辰,殿门口传来太监声音,“贤贵妃驾到,良贵妃驾到,淑贵妃驾到,德贵妃驾到……”
      
      众人便要附身跪拜,不待众人起身,太监的声音再次响起“皇贵妃驾到……”
      
      一刻钟后,殿外太监的再次响起“皇后娘娘驾到,太子妃驾到,嫡公主驾到……”
      
      洛泱看着皇后牵着个幼童,眉头止不住跳,这秦空是鼎儿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两孩儿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果然,洛泱已经察觉到,不少打探鼎儿的目光,洛泱连忙挡住众人打探的视线,将鼎儿护在了身后。
      
      小东西也感觉到了,娘现在不高兴,顺着娘的目光看去,眼神定在不远处的幼童身上,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洛泱看着发呆的儿子,突然有些后悔,今日带鼎儿过来,真是想不到她姜云歌胆子这么大,大摇大摆带着秦空,出现在众人视线里。
      
      姜云歌平淡的看了一眼洛泱,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的心思,两人都看清楚对方的意图。
      
      皇后发话:“今日难得,镇北军打了胜仗,凯旋而归,陛下赐下宫宴,诸位不必多礼,尽情饮用,开席。”
      
      琼华殿内,表面一派祥和,低下却是波涛汹涌,场中更有歌舞助兴,宫女太监端着山珍海味鱼贯而入。
      
      小东西指着上位处的秦空说道:“娘,那人是谁?”
      
      洛泱止不住摇头道:“不得多言,先用膳……”
      
      洛泱不说话,不代表别人都不想说话。
      
      宣阳郡主的嫡女青阳,“舅母,这幼童是谁啊?侄女之前怎不曾见过?”
      
      皇后面上带着些薄怒:“青阳,本宫看你皮是紧了!”
      
      青阳到越发觉得好笑,“舅母,瞧你这话说的,你都带在身边跟个宝贝似的,侄女问一下又有何妨?”
      
      姜云歌柳眉一挑:“青阳,你不必话里带刺,如你所见,空儿的是本宫的嫡子,你还想知道些什么?不妨都说出来,本宫也好为你解惑。”
      
      青阳打小就不爽姜云歌,两人年少时,更是结下不少梁子,“歌殿下,这话就说的有些好笑,这场中谁人不知,咱们大周唯一的嫡公主,尚未成婚,这平白无故的,怎么会蹦出来,这么大个儿子呢?”
      
      皇后不等女儿开口,便勃然大怒:“放肆,这也是你该问的,你算个什么东西?”
      
      窝在皇后怀里的秦空,倒也不怕,反而拍着桌子咯咯的笑,小孩子的举动,惹得众人一下子,转移了视线。
      
      秦母看着秦空的小模样,倒有些意味不明的笑了。
      
      皇贵妃也有些不高兴,“皇后,你发脾气能不能小声点,吓到本宫的瑶儿了,还有青阳你,都成婚几年了,肚子不见动静就算了,你嫉妒人家云歌,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皇贵妃嘴巴毒舌,宫里宫外人尽皆知,加上宣和帝恩宠万千,这后宫之中,少有人敢惹。
      
      皇后瞪了一眼皇贵妃,也懒得跟她争执,很快场中又恢复如常。
      
      青阳当真是要气死了,怎么也没有想到,皇贵妃居然帮腔,青阳并不惧怕皇后,反而有些怕这皇贵妃。
      
      全因为儿时自己与姜云歌争执,姜云淳在一旁给姜云歌帮腔,自己就推了一把姜云淳,这事儿不知道怎么就,传到皇贵妃耳中,当时皇贵妃怒气冲冲的,带着一帮子宫人过来,打了自己手板,心想这事儿,打了也就算了,没曾想,没过几天,自己父亲便被下放岭南,整整三年才回来。
      
      皇贵妃只有姜云淳一个独女,只是自己当时尚且年少,不懂这些道道。
      
      小东西眼睛一直看着不远处的秦空,眼神一眨不眨的,上位处秦空似有感应般,也看向秦鼎,不多时,秦空便从皇后怀里滑了下去,稳稳的朝秦鼎走了过去,秦空的举动,让在场的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事儿,今天怕是忙完了。
      
      一旁的瑶儿,也朝小东西跑了过去,嘴里嘟囔着,“表哥,抱抱,抱抱,咯咯咯……”
      
      秦空走到洛泱桌前,好奇的看着秦鼎,又看了看扑在秦鼎坏里的瑶儿,转身又跑回了姜云歌身旁,窝在姜云歌怀里,“娘,抱抱……”
      
      姜云歌哄着儿子,看着儿子委屈的样子,心里柔软的不行。
      
      洛泱把瑶儿抱给了姜云淳,也感激的看了一眼姜云淳,待洛泱回到座位,便喂着小东西用膳。
      
      姜云歌却深深看了一眼皇妹,有些不解皇妹的意图,姜云淳却对着皇姐,轻轻的摇了摇头。
      
      宫宴整整一个时辰,方才结束,皇后和后妃们都相继离去,不少贵妇也陆陆续续离开,场中还剩下些看戏的。
      
      相比与琼华殿的勾心斗角,正德殿内却时另一番景象,推杯换盏不亦乐乎,宣和帝离开后,气氛更是到达巅峰,不少百官喝的歪七扭八,秦凡作为主角,更是被灌了不少酒,好在还有几个兄弟帮着挡酒,秦凡逮着时机便溜了出去,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去了琼华殿。
      
      琼华殿内,人已经走的许多了,秦凡一眼便看见了,上位的姜云歌,两人视线一碰,嘴角都默契的,溢出一丝暖暖的笑,两人的眼中仿佛只有彼此。
      
      一旁的秦母咳嗽了两声,秦凡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朝母亲望去,果然洛泱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就连一旁的小东西,都一脸埋怨的看着自己,秦凡压下心里的悸动,走了过去,刮了小东西鼻子,“怎么了?鼎儿可是怪爹爹来晚了?”
      
      小东西躲开了秦凡,站在洛泱身后,生气的吼道:“孩儿讨厌爹爹,爹爹骗人!”
      
      秦凡朝小东西招了招手,“过来,该回去了!”秦凡故意将声音说的很大,也是告诉姜云歌,现在不是时候,场中还有些人,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自己。
      
      姜云歌心思一沉,牵起了秦空,从秦凡身旁走过,头也不回,倒是秦空一直回头,看着小东西。
      
      秦凡余光一直注视着,姜云歌的一举一动,也知道姜云歌现在,肯定会记恨自己。
      
      洛泱看着两人眉来眼去,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也不理秦凡,牵着儿子便朝殿外走去。
      
      秦母也忍不住叹气,“走了,凡儿……”
      
      秦凡不得已,随着母亲出了琼华殿,朝宫外走去,一路上洛泱心情很差,很想打秦凡两巴掌,可是母亲和儿子还在,只得忍下这口气。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