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红楼]林家林小爷》听雨问雪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1-04 08:23: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林瑞瑾每天都给这世的母亲解毒蕴养身体,顺便借着父母和小姐姐的有爱互动,慢慢消除上一世的戾气,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简单温馨的家庭,希望能快点儿加入他们。
      
      只是,林瑞瑾每天清醒的时间实在有限,一般都是给母亲解除中毒BUFF中耗费了精力后,就会陷入沉睡。
      
      不过,很快林瑞瑾就发现,自己现在孕育的空间,在他将异能放干净之后,再次充盈的异能不仅会有所增长,还变得纯净,体内更是增加了一种特殊的能量,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先天能量吧
      
      因为这股夹杂着先天灵力的木系治疗异能,贾敏的身体越来越好,若是不考虑每天不定时地如厕和身上的脏污,贾敏简直能每天都笑醒。
      
      每日与贾敏接近的林海和林黛玉,也受到一定的惠及,父女俩凭借本能,更是每天都想要赖在贾敏身边。
      
      至于大夫也说不出的原因,一家三口已经不再去追究了,毕竟,这实实在在的好处早就证明是有益无害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去想更多的?
      
      这天,一大早被折腾醒后,照例如厕后洗漱干净的贾敏,坐在梳妆台前,让白露和寒露给自己梳妆的贾敏,闭着眼睛听着庄子上的婆子汇报。
      
      完事儿后,贾敏摆手让婆子们出去,外面小雪掀开帘子禀告道:“禀夫人,荣国府瑚大爷和琏二爷来了,老爷正接待着,让太太准备好接风宴,一会儿表少爷们就过来给太太请安。”
      
      贾敏听后喜道:“可算是到了,嬷嬷,快去看看,席面可都准备妥善了?”
      
      陈嬷嬷笑道:“太太放心,刚刚老奴已经去四处查看过了,灶上和客院儿,都准备妥当了,保管不会委屈着表少爷们。”
      
      贾敏照了照镜子,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起身笑着说道:“嬷嬷是府里的老人儿了,做事素来都是稳妥的,我自然是放心的。”
      
      说着,顺手把手上的一个翡翠的镯子递给陈嬷嬷道:“正好嬷嬷要娶媳妇儿了,这个好歹也能撑个场面。”
      
      陈嬷嬷喜滋滋地接过来道:“这可是好东西,我老婆子算是偏得了,其实,有老爷和太太给老奴靠着,万不会有人嫌弃或欺负的。”
      
      这陈嬷嬷原是林海的贴身嬷嬷,本来贾敏该是最信任自己的奶嬷嬷的,毕竟那不仅是自己的奶娘,更是自己的陪嫁嬷嬷。
      
      贾敏之前也确实是这样的,让自己的奶嬷嬷帮着自己掌管府中中馈,给她权利,信任她,然而,自幼便跟自己亲近的大侄子贾瑚,无意中知道了自己奶娘的儿子,也就是贾敏的奶兄被二嫂王夫人给控制了,赶紧偷摸给自己报了信儿。
      
      得知奶兄被王氏控制,贾敏先是着急,但毕竟是经过宫中出来的教养嬷嬷□□过的,立即冷静了下来。
      
      这瑚哥儿知道了,那奶娘是否知道?若是知道,那显然不是被控制一两天了,毕竟,奶娘可是在自己跟前儿一点儿也没露出过什么类似恍惚或者难过什么的表情,这样的话,那就耐人寻味了。
      
      并不是贾敏把人往坏了想,要知道,她嫁到林家,虽然林家人口简单,又碍于三十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婆婆并没有给林海塞人膈应她。
      
      嫁给林海没几年,林母更是因为早年丧夫,独自拉扯林海不易,吃尽了苦头,最后落下病根儿,早早地撒手人寰。
      
      守孝之后,林海和贾敏因患难夫妻,又彼此情投意合,虽然已经年过三旬,林海却也没有纳妾的想法。
      
      之后,贾敏有孕,却只生下一女黛玉,林海说不失望那是扒瞎,但也没有怨怪过贾敏,还把责任揽到林家历来子嗣不丰上,以免贾敏有什么压力。
      
      以至于贾敏并没有因为后宅之事烦恼过,也用不着经历宅斗,但是,教养嬷嬷教导的那些,她也没还回去。
      
      更何况,能让探花郎这般待她,贾敏的智商和情商那都是绝对在线儿的,所以,她不可能一点儿不怀疑。
      
      另外,这奶嬷嬷毕竟是从小看护她长大,她喝着奶嬷嬷地奶长大的,所以,她也希望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奶嬷嬷的儿子刚刚被控制,奶嬷嬷还不清楚这事儿。
      
      这样一来,贾敏更不会立即跟奶嬷嬷说,等救回奶兄一家之后,不仅能让奶嬷嬷感激自己,对自己更忠心,也免得奶嬷嬷着急上火。
      
      于是,等林海晚上回来的时候,贾敏打发了所有人之后,把事情跟林海说了一下,让林海帮忙处理调查。
      
      贾敏很清楚,嫁人之后,娘家虽然重要,但自己跟林海是夫妻,林家才是自己的根,没必要为了遮羞与自己的丈夫去隐瞒。
      
      更何况,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儿,自己的丈夫只会感慨妻子对自己的依赖,更怜惜自己,毕竟,自己并没有婆婆,也没有别家的“姐妹”跟自己争宠。
      
      果然,后面调查出,奶娘早在她还没嫁到林家的时候,就已经被王氏收买控制,这些年留在京城帮她打理嫁妆的时候,不仅将利益送给王氏,更是打着林家的名头,帮着做了不少事儿。
      
      林海争取了贾敏的意见之后,直接将奶娘一家连带着证据和账本送回了荣国府,并且帮着处理善后,却丝毫不曾瞧不起贾敏或者怨怪贾敏什么。
      
      反倒是如贾敏所料一般,觉得妻子可怜,只能依靠自己,由自己给撑起一片天,更加怜惜体贴他,毕竟,林家没有亲近的族人,妻子娘家又不靠谱,他们夫妻只有彼此,这样一来,彼此自然更加亲近。
      
      只是,从这以后,无论是林海还是贾敏,都当做没有贾家二房这门亲戚,只亲近大房贾瑚和贾琏这两个侄儿。
      
      至于贾老太太史老太君,贾敏还是认可的,只是,那也只是贾敏对于母亲的孝敬罢了,逢年过节的节礼,不仅不再像以往那般重礼,只是按照规矩,表了孝心就好,更是将礼物直接命人分别送到老太太和大房贾瑚手中。
      
      这也是为什么老太太想要亲上加亲的时候,贾敏虽然觉得自己怕是活不长,却也没有松口的原因。
      
      这时,外边儿的大雪进来禀报道:“太太,老爷带着表少爷们过来给太太请安了。”
      
      没等贾敏说话,小雪已经打了帘子,林海带着贾瑚和贾琏进来了,贾敏看着两个玉树临风地侄儿,眼眶当即红了。
      
      贾瑚如今已经十九了,长相随了生母张氏,眉目间含笑,就像画中走出来的温润佳公子一般又自带了那股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
      
      本来早就到了成亲的年纪,只是五年前祖父贾代善去世,作为承重孙的贾瑚需要跟父亲一起守孝三年。
      
      守孝期间,贾瑚对自己的父亲贾赦提出,自己要考科举,但不用府中的荫监监生名额,将这名额交给当时小自己三岁,只有十一岁的弟弟贾琏,并保证,自己肯定能靠自己的本事,考进国子监做优贡贡生。
      
      这荫监监生是指对国家有特殊贡献的官员子女,属于面向“官二代”的特殊招生计划范畴,利用荫监监生名额之后,可以省掉院试和乡试,直接拿到会试的资格参加会试。
      
      贾赦这人吧,他不是坏人,但也没什么能怠,是个标准的混吃等死,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老纨绔。
      
      不过,他这人有两点好处,一个是孝顺,另外就是听话,所以,祖母帮他求娶了张氏,告诉他必须敬爱嫡妻,他便完全执行,不管怎么玩闹,绝对不会宠妾灭妻,还靠着一张脸,让张氏愿意死命地护着他。
      
      祖母去后,他爹告诉他,以后若是自己不在了,有事儿一定跟自己的妻子和嫡长子商量,他也完全执行。
      
      可惜,张氏当年生小儿子的时候,难产去了,他虽然有些因此迁怒小儿子,但大儿子说,自己母亲是糟了算计,他该可怜都没来得及看一眼的弟弟。
      
      他觉得儿子说的对,虽然碍于母亲,不能手刃仇人,但也按照长子的说法,没有将小儿子送到母亲那边儿照顾,而是交给自己才三岁的儿子去看着,让奶娘喂养。
      
      如今连父亲都去世了,他更听儿子的话了,尤其是贾瑚对他说,这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日后自己在朝堂上,若是有自己的亲兄弟帮衬,路才能好走。
      
      而贾琏对于科举考试,实在没有读书天分,诗词歌赋更是不开窍,想要凭借自己的本事去考过乡试,那就是做梦。
      
      还不如,进了国子监,然后取得会试资格,参加明经科,考算学馆进户部某个官职,毕竟,贾琏自幼便对算学特别敏感,而明经科考得也不过是帖经和墠义。
      
      帖经就是填充一类的题,试顠一般是摘录经书的一句并遮去几个字考生需填充缺去的字词;至於墨义则映一些关於经文的问答。
      
      说白了,这明经科就只需要考死记硬背地东西,贾琏脑子聪明,肯定是能行的,对于之后户部的考试,那就更没问题了。
      
      贾赦被贾瑚画的,以后两个儿子,一个打马游街地正经进士,另一个也是凭本事的官绅,二叔再也不敢瞧不起他这样的大饼吊着,很是痛快地答应了,并且悄无声息的拿着帖子帮着贾琏办理了入学手续。
      
      等贾珠和贾琏一年的孝期过了之后,贾母找来贾赦,让贾赦将自己名下的名额匀给侄子贾珠的时候,才发信,贾琏已经被送到国子监学习去了。
      
      不管贾母怎么哭天喊地,寻死觅活,贾赦那是任打任骂,昏迷就立马叫太医,但想让贾琏把名额让出来,坚决不答应。
      
      贾赦这么个老猫肉的做法,倒是让外边否定了之前贾母和王夫人传出去的不孝好色的名声,只是认为贾赦过于愚孝,贾母是个极度偏心眼儿的老太太。
      
      这个事儿吧,贾母其实是有点儿委屈的,偏心老二她倒是不否认,但是,十指伸出有长短,尤其老大是婆婆带大的,她自然是更亲近自己养大的小儿子。
      
      但这回主要还是因为,她觉得,贾代善去的时候,将爵位给了老大,又将财产什么的,直接让族长贾敬帮着分割。
      
      不仅老大作为继承人,独得一半产业,贾瑚作为承重孙也单独分到两成产业,余下的由贾政、贾珠、贾琏各得一成。
      
      贾代善的私产则是一半给了贾瑚,剩下的几个男丁平分,贾母由贾赦供养,只是,尊重贾母意见,贾母在世时,贾政一房仍留在荣国府伺候老太太。
      
      显然,贾家如今这虽然对外没有承认是分家,但两房各自掌管各自的财政,贾赦听贾代善的话,全权交给贾瑚调配他们这枝的,包括财政在内的所有事儿,他只管吃喝玩乐就好。
      
      这在当下,其实算是很厚道的分家了,很多人家,为了保证家族兴旺,甚至会嫡长子这枝得到九成产业,余下地按照嫡庶分割。
      
      但,显然贾母是认为自己的小儿子吃亏了,尤其是,她知道,贾代善之所以临死之前,不顾自己这个发妻的脸面,坚持析产,就是贾瑚鼓动的。
      
      之后的产业,也是打着信任祖父贾代善给留下的人脉处理外边的庄子和店铺,院子里由□□母和母亲给的人手就足够了,不允许贾母插手大房的事物,让史氏恨透了他,也更厌恶大房,觉得还是自己亲手教养长大的二房贴心。
      
      所以,贾母真的不觉得自己只是想要给二房个公道有什么错,你都继承了爵位,难道不该补偿一下吃亏的弟弟,把荫监监生名额给侄子吗?
      
      贾瑚是根本不管史氏死活的,除了按照规矩晨昏定省之外,其他时候都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
      
      贾赦是自从四年前尝到“老猫肉”的甜头之后,已经不在乎贾母那些把戏了,你骂他,他左耳进右耳出。
      
      你打他,他找机会就去揍贾政,毕竟,孝道压着他不敢跟贾母硬顶,可是,同样有孝悌押着,贾政也只能受着。
      
      剩下的,不管你是真病假病,只要病了,我就去帮你叫太医,还能顺便混个愚孝的好名声。
      
      你要回金陵,那好办啊,我立即命人备车雇船,只是,毕竟是个有爵位的,无召不得出京,那就只能让那个贾政请假去伺候老母亲了。
      
      至于,之后你回来还能不能官复原职,那就没人能确定了,这是彻底把不要脸发挥极致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