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叶思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说话,但这个时候还不动手简直是错失良机,于是手脚飞快的替少将把衣服给换上了。
      
      “少将?您没事吧?”叶思忍不住的关心。
      
      大概是因为黎彤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恍惚的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
      
      黎彤这个时候根本听不进去叶思的话,等她回过身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外套下面被用绳子捆着。也不知道是怎么捆的,凭直觉她觉得这绳子捆的非常牢固。
      
      黎彤把自己从刚才受到的巨大打击中□□,刚刚开口说了一个“你”字,就被同时响起来的砰砰砰敲门声打断了。
      
      叶思没听到她的话,直接对门外叫了一声“进来”。
      
      推门而入的,不出意外的是薛铭。
      
      “好了?这真是太好了,外公在楼下都等得不耐烦了,快点快点把我表姐扶起来。”薛铭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朝着她们走过来。
      
      “没问题。”叶思说着直接把她扶了起来。
      
      麻醉药的药效消失了一些,现在黎彤可以凭借自己的力气坐着,她看着朝自己过来的薛铭,直接对方手上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表姐,吃药了。”薛铭干笑着凑近自家表姐。
      
      黎彤面无表情,这话听起来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行不能就那么认了。好不容易力气恢复了一些。
      
      “薛铭。”她冷声叫了对方的名字。
      
      薛铭下意识的一抖,双脚并拢站直身体,嘴里大声喊了一声。
      
      “到!”
      
      “你手里拿着的那是什么东西。”薛铭的反应让黎彤觉得奇怪,但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去深究。
      
      “这个这个是给表姐你吃的药,外公说让你一定要吃。”
      
      薛铭是知道自家表姐犯病的,犯病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六亲不认。对外公这样的老人还会下意识手下留情,对待自己那真的是怎么残暴怎么来,再加上幼年没少教训自己,薛铭对自己这个表姐又怕又敬。
      
      “我不吃。”她冷眼瞧着薛铭,希望对方能被吓得改变主意。
      
      “你要是敢的话,你就死定了。”
      
      从刚才接触下来,黎彤算是看明白了,眼前这个叫薛铭的人很害怕“自己”。都这个时候了,自己也别管什么威胁人道不道德了,让自己得救才是当前第一大事。
      
      薛铭被吓得瑟瑟发抖,差点哭出来,自己这也太难了。
      
      一边是表姐的拳头一边是外公的拐杖,心里挣扎一下,他还是决定听外公的。不然未来表嫂多可怜,自己这也是在帮表姐积德,相信表姐以后好了会感谢自己的。
      
      薛铭想归想,但还是决定这次婚礼之后有多远逃多远,一年半载之内都不打算回来了。
      
      “表姐,抱歉,你要是现在不吃,外公等会儿就能打死我。”
      
      没错,在先死后后死之间,薛铭机智的选择了后面的。说不定自己就逃掉了呢?人总是要怀揣着梦想。
      
      黎彤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那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药灌到自己嘴里。
      
      略带苦涩的药顺着喉咙流下去,自己的身体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可她却明显感觉到原本正在恢复的力气停止了。
      
      有了走路的力气,却连多余挣扎反抗的动作都做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药。迷药?麻醉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黎彤是真不知道了。
      
      楼下。
      
      老者看见她被带下来,满意的笑了笑。
      
      “瑜君,你替她上点妆,免得这样子太难看让人误会。”这句话是对旁边有些担心的阮瑜君说的。
      
      不能反抗只能抑制住快爆炸的脾气,她绷着一张脸任由阮瑜君对自己的脸动手动脚,她也想知道这些人到底要干嘛。
      
      “好了,爸。”
      
      阮瑜君看的出她正在生气,想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这件事情说起来是他们黎家对不住人家。
      
      阿彤从小就那么要强,现在被绑着看起来一点反应都没有,但心里肯定气炸了。
      
      “带走,上车,现在赶过去接人还不迟。”
      
      一行几人出了房子,黎彤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竟然是一套别墅,外面停着两辆造型炫酷拉风的车。
      
      车子用红色的缎带装饰着,车前面放着
      
      她被推进了车里坐好,旁边坐着的那个老头,前面副驾驶坐着薛铭。
      
      这真是个噩梦,黎彤内心毫无波动的想着,下半身多出个东西真的刺激到她了。她宁愿自欺欺人的想自己这是在做梦,也不要承认其他可能性。
      
      然后,正当她那么想的时候。
      
      车,飞起来了。
      
      没错,就是她屁股底下坐着的车,飞起来了。
      
      黎彤的面颊不自觉的抽搐着,垂落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抓紧,她感觉自己快要尖叫了。今天遭遇到的都是什么事啊,这要是梦的话,自己的想象力未免也太丰富了一些。
      
      她开始回忆关于自己昏迷前,不、应该是在要再久一些之前发生的事。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绝对不可能是梦,如果是,也太过真实了一些。
      
      ……
      
      黎彤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本职工作是政府部门单位里的一个小职员,就那么个小位置还托关系走后门用人情才进去的。
      
      尽管工资不高,但在这点上黎彤她还是非常满足。毕竟工作清闲,每天不是喝喝茶就是看看书,对没有野心的人等于是提前过上了养老退休生活。
      
      再后面发生了什么,她陷入沉思。记忆有一段空白期,跳过那段空白期自己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记忆的起始就是自己被人追的从墙头上跌了下来。
      
      这一点黎彤很确定,也就是说自己的确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科技似乎很发达……身体构造也有些不一样。
      
      这么一沉思,时间就过的飞快,很快车又平稳的停了下来。
      
      “老实下车,不要想逃跑。”
      
      这具身体爷爷说的话叫回了她神游的思绪。
      
      黎彤什么话都没说,她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这具身体的主人都不知道哪去了,自己一个外来人还能说什么。
      
      看她沉默不语,老者气就不打一处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
      
      “这个时候了,不要和爷爷拧。”
      
      眼前的alpha本来是他最骄傲的孙女,结果因为生病突然变成这样。老者想到这一点,心里的情绪就有些五味杂陈。
      
      黎彤发现车停在了一处别墅的门外,以她这个视角能看见外面似乎站了很多人。
      
      虽然是这具身体的爷爷不是自己的,但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老人家,不下车太不给面子了,外面还有那么多人看着。
      
      黎彤想到这里活动了一下身体,紧接着目光直视着眼前的老者。
      
      “绑住了,不行。”
      
      这不是她故意不下车,绑的那么结实她别说是下车了,动一动都勒得慌。心里想这些人到底有多忌惮“自己”,喂了药还不放心要捆起来。
      
      黎彤真的有点怀疑眼前这个老者,真的是这具身体的亲爷爷吗??
      
      老者沉默了一下,他是了解自己孙女的,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才上了绳子。以自家孙女那拧巴的性格,不捆她连礼堂都到不了。
      
      “那你想怎么做。”
      
      “解开。”她言简意赅的道。
      
      “这是你的战术?”老者盯着她看,企图从她脸上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黎彤面无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一个新环境,她有些懒得用笑容掩饰自己的想法。直接就那么看着对方,这绳子不解开自己不下去就是了。
      
      “我不会做什么。”她只是嫌弃被捆着下车,太过丢脸。
      
      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可不在身体里,要真有什么丢人的,那和自己丢人也没什么区别。
      
      “你知道今天要做什么吧。”老者看了看时间,还有几分钟可以和面前的孙女墨迹。
      
      “不知道。”黎彤干脆利落的说,鬼知道自己穿成这样是要去干嘛,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
      
      “黎彤。”
      
      老者突然叫了她的名字,不带任何亲昵反而严肃的让黎彤觉得自己是对方下属。
      
      “我不管你现在记得还是记不得,这场婚礼你一定要完成。”
      
      黎彤发现自己听到这话的时候,竟然没觉得有多惊讶,反而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大概是今天受刺激受多了,她已经佛了。
      
      听起来原主好像不怎么想结婚的样子,逃婚把自己给撞没了。黎彤心中了然,那么问题来了,这魂她要不要帮原主结。
      
      “不。”黎彤不带任何犹豫的道。
      
      结个屁的婚,她连自己的身份都没搞清楚。先不说原主对着婚也不乐意,自己也没兴趣帮别人结婚。
      
      “那你就别想我解开绳子!”老者被她气的够呛。
      
      黎彤这人性格虽然散漫不羁,但要说答应别人的事那是从来一言九鼎。因此即便她可以答应婚事做缓兵之计,她还是选择了拒绝。
      
      这个奇怪的世界,黎彤看着老者气冲冲的下车然后甩上车门,不经感叹了一声着结婚都要女方娶男方?自己该不会是来到表妹说的什么奇奇怪怪的女尊世界了吧。
      
      这个疑惑,一直持续到老者将一位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送到她身边为止。
      
      新、新娘、婚纱???
      
      什么情况,这个世界同性结婚居然合法的吗??黎彤看似面无表情,实际上心中情绪如同火山喷发般汹涌。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时间固定是每天零点~~~
    大家觉得还行就点个收藏支持支持吧~~~
    留评发红包正在进行中哟,大家可以参加吖
    感谢: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橘小猫 6瓶;
    感谢在2020-02-08 15:57:44~2020-02-09 18:27: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橘小猫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