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道歉 ...

  •   折腾一顿,都到九点多。
      
      陈越有点累,让邬云云先把东西收拾下,他进浴室洗个澡。今天他休息,下午被叫过去,也没有调休,明天还得继续上班。
      
      邬云云点头,她没什么东西,几件衣服,稍微放一放就可以。浴室里响起了刷刷水流声,邬云云在屋子里乱逛。
      
      三室一厅,浅白色风格,家具不多,整体都很有质感,望过去很高档。
      
      电器基本都是银色,沙发窗帘床铺等基本都是浅灰或者浅黄色,陈越依旧是个很有条理的人。
      
      一间卧室、一间书房、还有一间小房间,或是为了招待客人,或以后生小孩准备的。他这个年纪买房子,肯定就是为结婚准备。
      
      邬云云估摸着自己不回来,陈越会跟那个女孩结婚。谈恋爱久了顺理成章就会结婚,没有意外的话,人会一直顺理成章下去。
      
      她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抢了别人东西。
      
      不过最后结局也不一定。
      
      说不定陈越未来后悔,觉得只有那个姑娘才是他无法割舍的呢。
      
      陈越洗完澡出来,见邬云云坐在沙发上捂肚子。
      
      “怎么了?”他连忙过去,半蹲在她身前。
      
      “肚子疼,好像来姨妈了。你能不能帮我买包卫生巾,我忘记带了。”邬云云很是苦恼。
      
      “我看看现在网上还能不能送。”陈越拿起手机。
      
      “对哦。”邬云云才想起来,早知道就不等陈越出来,自己买了。
      
      陈越简直无奈,来姨妈女生一般不都会提前有感觉的吗?旁边有家便利店还能送,递过去手机让邬云云自己选。
      
      邬云云选完,把手机还回去,又说:“还有件事。”
      
      “什么?”
      
      “冰淇淋能不能帮我吃掉?我实在不舍得看它浪费。”
      
      “……”
      
      这是饮食规律,早起早睡的陈越第一次坐在沙发上,晚上吃冰淇淋,邬云云还眼巴巴望他:“怎么样?”
      
      “你是不舍得浪费一丁点食物是吗?”
      
      “我喜欢的吃的,都不太想浪费。”邬云云说。
      
      说来也奇怪,就这么一小盒冰淇淋,从他去找她时她就在吃,回来路上她还在吃,现在居然还剩了一半,陈越皱眉,想到个可能:“你是因为化了才给我吃的吧?”
      
      “不管化不化,总是冰淇淋吧。”
      
      “那你为什么不冻在冰箱里,等以后吃?”
      
      “化了再冻的冰淇淋不太好吃。有那功夫,我觉得还是买新的好。”
      
      “……”
      
      陈越服了。
      
      冰淇淋齁甜,尤其是融化后,黏腻腻的,吃完他就去刷了牙。
      
      不到十五分钟,外派小哥按响门铃,陈越接过卫生巾给邬云云,邬云云进了厕所。陈越扣上房门,拴上保险,给外派小哥好评,在软件上送瓶矿泉水给对方。
      
      门窗关好,拉上窗帘,陈越进卧室换床单被套。
      
      即便今天上午才睡过,但邬云云来的话,陈越还是想给她换套新的。
      
      邬云云在厕所里收拾完自己出来,见陈越在铺床,被褥有薰衣草味,大概可以想象得到,它们经过洗涤剂清洗,香味被烘干后留存下来。
      
      说不定,她跟陈越住在一起,真是为了他家的大花洒、烘干洗衣机、三柜门超大冰箱,还有这整洁熏香的被褥。
      
      陈越铺完床后,邬云云脱鞋爬上床,自动睡在左侧:“帮忙盖一下被子,谢谢。”
      
      陈越笑,把被子盖在她身上,捂得紧紧的,只留出脑袋。
      
      邬云云:“帮忙关一下灯,谢谢。”
      
      陈越捏了下她的脸,去关灯。
      
      关完灯后,邬云云才想起来问:“你是要睡觉吧?”
      
      “当然。”折腾一天,陈越早就累了。
      
      他关上房门,转身找到床,掀开被子,躺在邬云云身边,侧身抱住她。
      
      这是他第一个可以抱着她入睡的夜晚。
      
      “你身上有沐浴露的香味。”邬云云说,“跟被子的味道不太一样。是兰花吗?”
      
      “不是。是石榴。”
      
      “啊,石榴是这个味道啊。”邬云云笑了笑,“今天早上我洗澡时,都没好意思用你的沐浴乳。”
      
      “我的东西你都可以随便用。”陈越说,黑暗中拇指微微摩挲她的脸。
      
      “你真的好爱干净。”
      
      “你以前不是说喜欢整洁干净的男孩。”陈越回答她,她喜欢的标准,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第一次进她房间时,他就闻到薰衣草味,之后就一直喜欢这个味道。
      
      陈越突然起身,亲吻她。
      
      “你现在还有精力啊?”邬云云觉得这个男人着实有些可怖,难道大姨妈都阻止不了这个男人吗?
      
      “不是,就是想亲亲你。”
      
      说着,他再次低下头,吻了她几次。
      
      邬云云不反感这种,或者来说,她觉得吻比性更能看出情绪。
      
      性有时候纯粹就是生理冲动,吻不一样,尤其对中国人来说,往往是爱的时候,才会想吻。
      
      陈越的吻轻柔绵长,配合他身上石榴香味,和刚换的被褥一样让人觉得舒服,邬云云挺享受的。
      
      他跟别的男人不一样,相亲以来,别的男人有的对她有色丨欲,但最终,他们对她的要求都是贤妻良母,陈越却仅仅想要她的爱情。
      
      贤妻良母实在太过无趣了,没有女人能够抵抗爱情。
      
      “陈越。”
      
      “嗯?”他的声音在黑暗中低哑温柔。
      
      “对不起。”
      
      不管如何,这句道歉总是要的。
      
      年少时,她行为乖张,做事狠绝,只照顾自己,很少考虑别人。
      
      当初答应跟陈越谈恋爱,是一时兴起,谈了几个月,也是以好玩居多。
      
      她这样想自己,也这样想别人,也以为对陈越来说,不过是一段简单的恋爱。
      
      没有打招呼,没有给交代,发了句抱歉,直接就走了,之后陈越疯狂给她打电话,她都没接,之后,才发现,他已经把她拉黑。
      
      对自己妈妈也是。
      
      几年都没有回来看过,见她腰疼,一个人去医院,想起这几年她可能都是如此,就很难过。
      
      “对不起没有用。你必须补偿我。”
      
      “我现在不是在补偿吗?”
      
      “还不够。”陈越亲她。
      
      还不够,还远远不够。上丨床不够,住在一起也不够。他想要更多,想要更多更多,想要邬云云喜欢他,想要她永永远远都跟他在一起,想要她心里眼里脑海里只装着他一个人。
      
      邬云云翻身往他怀里:“好,我尽量。”
      
      陈越在黑暗中搂着她,却想:可仅仅只是尽量,怎么能够呢?
      
      “早,陈医生。”
      
      “早。”
      
      “陈医生,早。”
      
      “早。”
      
      陈越一一去迎面而来的护士打招呼,护士稀奇地望着他,抱着文件夹三三两两窃窃私语,到了护士中心站,她们边整理东西,边聊天:“今天陈医生好像格外开心啊。”
      
      “是啊,从来没见到他这么笑容满面的。”
      
      “碰到什么好事了吧?”
      
      “是要升职加薪了吗?不过以前升职加薪也没这样啊?难道要升主治医生?”
      
      “哪有这么快?是要时间的。”
      
      “副院长不是挺喜欢他的吗?我觉得会提拔吧。之前还说要不是他谈了恋爱,都要把女儿介绍给他。”
      
      “可他跟王瑶不是分手了吗?”
      
      就在这时,另一个护士撞了撞说话的护士,示意身后。
      
      往后一看,是王瑶过来,她们连忙小心翼翼地闭上嘴,端着托盘去给病人换点滴。
      
      王瑶把换下来的输液管扔进垃圾桶里,站在柜台后低头,心里头有点不是滋味。
      
      她刚刚来也碰到陈越,站在拐角里没有上前。他一路走进大堂,步履轻快,简直可以说是春风满面,难道他跟那个女孩好了,这么快的吗?
      
      陈越今天七点二十起床,比他原本起床时间晚二十分钟。
      
      时间不够,他便没有做早饭,洗漱完毕准备去上班,就在快出门时,他又不知怎么,突然走回卧室去看邬云云。她还在睡,卷着被子,像一只蛹,长长的头发散乱地堆在身后。
      
      坐在床边足足望了十几分钟,心满意足。
      
      直到快迟到才离开。
      
      来到办公室,陈越给自己列今天的计划。
      
      今天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查看肋骨折合并血气胸病人,根据情况确定后续治疗方案;九点跟主任医师查房;对自己做过手术,还在医院住院的七位病人复核恢复情况;下午准备一台耗时长的手术;把论文修改一遍,发给副主任医生审核。
      
      然而,此刻他最担心的却是邬云云醒来后吃什么,瞥了眼时钟,现在七点五十六,她估计还没醒,陈越决定,等到九点再给她打个电话。
      
      肋骨骨折病人情况有所好转,抗生素有用,感染情况也在减轻,如果明天还能这样的话,情况就算是稳定下来,陈越心头舒了口气。
      
      副主任算是脾气好的医生,每次查房,都会尽量解答病人问题,也会问他们问题,所以时间会长一点。
      
      等陈越便回到办公室,已经九点半。他关上门,给邬云云打了个电话,那边声音是醒着的。
      
      “喂。”
      
      “吃早饭了吗?”
      
      “没呢。”
      
      “楼底下小卖摊有包子,我昨天的包子就是那里买的,你应该喜欢吃。你懒得出去,点个外卖也成。”
      
      “大早上点外卖好奢侈啊,你不用管我了。我自己会解决的。”
      
      “好。”陈越也没多唠叨,顿了顿,“我中午回去。”
      
      “你中午休息多久,还回来?”
      
      “一个半小时,来得及。”
      
      “好吧。”邬云云说,“那我等你。”
      
      简单聊了两句,陈越挂断电话,恋爱会让人沸腾,他现在身体里充满了激情。
      
      十二点下班,陈越先开车去趟超市,买了不少水果、牛奶、肉类和菜,想了想,连冰淇淋和果汁也给她备上。
      
      还想给她买点新毛巾日用品之类的,时间来不及,等晚上再一起来逛。
      
      邬云云见陈越拎着一大袋东西回来吃惊:“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给你吃的。肚子疼不用吃那些红糖红枣,加强营养比什么都重要。”现在已经十二点四十多,时间太赶,陈越没有说太多,直接进厨房。
      
      家里东西都很全,应有尽有。
      
      电饭煲淘好米做饭。
      
      电汤煲炖山药排骨,很简单,也不需要太多作料,把材料放进去后,设定好时间,会自动转为保温模式,下午她可以吃。
      
      邬云云在后面看,这双用手术刀、白白净净、骨节修长的手,简直厉害,洗小辣椒、切菜、起炒菜,一气呵成。
      
      邬云云连帮他摘大蒜都混不进去,嫌弃手慢,让她往一边去,别被油溅到。两个煤气灶同时开火,一个做辣椒炒肉,一个做清炒空心菜,两个锅来回炒。
      
      “谁说你高冷啊,你根本就是个小保姆嘛。”邬云云赞叹,“医院里不是一般都有午饭的吗?干嘛过来。”
      
      “想跟你一起吃饭。”
      
      “我觉得这菜你只能做完,大概是吃不完了。”邬云云诚恳地说,“不用做那么多菜。这样还不如让我提前点好外卖呢。”
      
      “外面的东西不健康。现在做好,晚上就不用做了。”
      
      “好吧。”反正是他做,邬云云并没有意见,转身想走。
      
      “你去哪?”陈越问。
      
      “我在外面等你,站在这碍手碍脚的。”
      
      “不用。你就站在这。”陈越瞥了她一眼说,顿了顿,他继续翻炒,“你不在,我怎么秀厨艺?”
      
      “……”还有这操作?邬云云笑了,不过她觉得陈越真心想说的是第一句,第二句是找补的,静默一阵,她说,“陈越,不用争分夺秒的,我们还有很长时间。”
      
      陈越知道,可是她不知道,所有长时间,都是依靠争分夺秒得来的。
      
      功课如此,事业如此,爱情也是如此。
      
      陈越递过一个盘让她洗,好让她不至于无事可干。
      
      他要的是她存在在他身边,长久的,长久的,不需要她做什么……她的长时间,和他想要的长时间,不是一个数量单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