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再会 ...

  •   “跟你说话听见了没?你赶紧挑个好日子,跟瑶瑶求婚!都这个年纪了,怎么还不为自己着急,隔壁家的孙财前天都生二胎了?!”
      
      陈妈妈坐在客厅桌子边嗑葵花籽,哔啵哔啵。
      
      “我真喜欢瑶瑶这孩子,天天都在微信上跟我聊天,之前还专门买化妆品给我,可孝顺了。最好今年就能结婚,明年给我生个大胖小子,我房子都给你们备出来。”
      
      见儿子始终背对着她,陈妈妈再次把视线扫过去:“陈越!”
      
      “听到了。”扶着鞋柜穿鞋的陈越无奈回应。
      
      “我告诉你啊,千万别再想着那个什么邬云云!”陈妈妈总觉得他答应得不是很诚恳,叮嘱,“她跟你谈恋爱的时候,到咖啡馆门口了,都不来见我,有这么办事的吗?!”
      
      许久不曾听见有人提起邬云云,陈越顿了片刻,即便已经分手,他还是解释:“不管她的事。当时我没跟她打招呼,而且关系也没到那份上。是我太着急了。”
      
      “有什么着急的?既然谈了,不就应该有见家长的打算吗?谈了不见,算什么事?!”陈妈妈把一粒葵花籽扔进盘里,说起来依旧生气,“她就没把你放在心上!”
      
      陈越半晌没有回应,把换下来的鞋放进鞋柜。
      
      陈妈妈顿时知道自己戳中儿子痛处,可想起现在儿子已经有了新女朋友,今非昔比,肯定已经没什么了,半是安慰半是告诫:“不过当初走得那么轰轰烈烈,现在一个人乌漆嘛黑地回来了,说不定就是分了。不过她要是再找你。你千万别跟她复合,听到了吗?”
      
      “我知道。”
      
      收拾好行装,陈越出门。
      
      他不想一大早上班就说这些,更何况,邬云云应该也不会来找他复合。
      
      “早上好,陈医生。”路过的护士迎面打招呼。
      
      “早上好。”陈越与她们打招呼。
      
      早上七点,医院已经有不少人等待挂号。
      
      陈越高大的身形和英俊的五官,依旧是护士们三三两两走过去时的亮色。
      
      一楼的换衣室,有不少医生已经来了,大家互相点头致意,并随意闲聊。
      
      今天的八卦进展到主任儿子马上要高考找了个补习班,结果跟那边老师吵架,据说吵得非常凶。陈越一向只是听,不掺和,穿上白大褂,他便前往自己三楼的骨科门诊室。
      
      医院的门诊室闷了一天会有点味道,开窗,打开饮水机,拿着扫帚清扫灰尘,洗杯子,倒水。这是他的例行步骤。
      
      房间里显得亮堂而透气,也会给患者带来安慰。
      
      白大褂里面的袖口有点露出来,陈越站在桌子旁,略微低垂下眼,仔细把袖口往里整平。
      
      王瑶来的时候,望见的就是这副模样,可爱又充满禁欲气息的陈医生,总是一丝不苟。她半探进身子,扶着门框,敲了敲门,笑道:“早上好啊,陈医生。”
      
      “早上好。”陈越露出微笑。
      
      “就知道你没有吃饭。”王瑶把一袋包子和牛奶放在他面前。
      
      “谢谢。”
      
      医院里有食堂,陈越不太喜欢在那边吃,熟人太多,总得聊天。
      
      别人对于闲聊总是很热衷,陈越不是,八卦听得越多越好奇,越好奇就会越烦,对待他人时难免就会想起那些八卦。
      
      “昨天你是不是去你妈妈家住了?”王瑶把手背在身后问。
      
      “嗯,我妈有点头疼。”
      
      “阿姨也跟我说了。我还打算给她买点补品。”
      
      “别了,你买的东西已经够多,别乱花钱。”
      
      “怎么的?还没结婚就开始管起我的私房钱了。”王瑶双手贴在桌面上,凶凶道,“快吃,包子都凉了。待会儿患者来就没时间吃了。”
      
      陈越坐下来从抽屉里拿出一副防蓝光眼睛,戴在鼻梁上,再顺手打开电脑,这时候才边吃包子,边查看病历,他正在申请中级职称,要准备好几篇论文。
      
      “不要太辛苦了。”
      
      “没事。”陈越目不转睛地盯住屏幕。
      
      过了两三分钟,他才意识到王瑶并没有走,王瑶弯腰,双肘撑在桌面上,两只手掌托着脸蛋,眨眨眼:“就想看看你。”
      
      陈越失笑。
      
      不远处喊声传来:“王瑶!王瑶!”
      
      “糟糕,护士长叫我了,我先走了!”王瑶说,“下班我等你。”
      
      “好。”
      
      陈越继续专心浏览屏幕里的论文。
      
      过了会儿,吃完包子和牛奶,起身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
      
      然后,他去厕所洗手,并且瞬间检查了下自己的仪容。医院也有比较随性的医生,但陈越一直认为,当医生保持自己的整洁干净是必要,要给患者做定心丸,否则患者一进来见到满嘴油乎乎,恐怕心里会打鼓。
      
      早上八点,门诊正式开始。
      
      骨科门诊每天大概要接待两百人左右,老年人骨质酥松和成年人的腰椎间盘突出居多。
      
      一大早前来看病往往是老人家,问的常常也会很多,前面每个病人的时长会慢一点,后面才会快起来。忙碌到十点,陈越才喝下第一口水。
      
      外面的护士广播站喊道:“46号林悦梅,请到2号门诊室。”
      
      “46号林悦梅,请到2号门诊室。”
      
      林悦梅走进来,望见陈越,旋即露出尴尬的神色。
      
      “阿姨好。”陈越端坐侧头,倒是很正常地打招呼。
      
      “你好。”林悦梅点点头。
      
      医院离自己家里很近,加上之前来过几趟,总觉得医院人这么多,没那么容易碰见,没想到还是碰见了。林悦梅心里头始终有点不自在,坐在他面前,把自己的病历和片子递过去。
      
      “是这样的。我最近一直腰有点痛。怕是风湿,昨天先去风湿科查了,那边说没什么事,建议我来骨科再看看,可能是腰椎间盘突出或者骨质增生。昨天来见了一个骨科医生,他让我拍个片子,今天刚领到。你给看看。”
      
      陈越点点头,拿起X光片端详道:“没有腰椎间盘突出和骨质增生,只是有点骨刺。”
      
      “骨刺?”林悦梅身型一动,立刻紧张起来。
      
      “不用太过紧张。骨刺本身不是病,是种正常的生理现象。你的也不严重,也不会到做手术的程度。您可能弯腰比较多,形成了习惯。之后要注意保护腰部,睡觉平躺,多纠正坐姿和站姿,可以找正规的按摩店或者来医院做牵引,建议保守治疗,如果很疼的话,我可以给您开点非甾体消炎药。”
      
      林悦梅顿时放下心,面色平合起来:“还好。就是这两天稍微疼点。”
      
      “那就好。这种情况如果持续和滑下去,严重到压迫组织,就需要做手术。现在完全还在可控范围内,日常生活多注意就没有太大问题。”
      
      林悦梅点点头,顿时放下心不少。
      
      “我给您开点止疼药。”陈越说,拿过单子想写,想到什么,抬起头又问,“阿姨,您之前的骨质疏松好些了吗?”
      
      “好多了。”
      
      “如果要药吃完了,我可以顺便一起给您开些。免得您下次再来挂号。”
      
      “啊,对。”林悦梅也才想起来这事,连忙说,“谢谢。”
      
      陈越低头继续给她写方子。
      
      林悦梅望着乌黑的发,既是欣慰又是懊恼,这个人差点成为自己女婿。
      
      邬云云跟陈越谈恋爱时,她就觉得陈越好,高材生,人品好,工作好,对邬云云一心一意的,对老人也贴心,之前骨质疏松也是他让去医院查的。
      
      真不知道自己女儿到底是哪里失心疯,把人家就这么甩了。
      
      “小越,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林悦梅突然一问。
      
      陈越抬起头。
      
      林悦梅立刻知道自己失言,挥挥手:“阿姨脑糊涂了,你别见怪,别见怪。”
      
      陈越把方子递过去:“阿姨,我要结婚了。”
      
      林悦梅更尴尬,却也算是死心,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陈越原本是不打算问的,此刻终究没克制住,听见自己状若无意:“云云回来了?”
      
      “嗯。回来也没用,我都不想认她。”一开了这个口子,林悦梅就忍不住,“前天刚回来的,回家了就睡,也不出去,都不知道她这么大人到底怎么想的,越大越让人生气,到底是我把她宠坏了。”
      
      “没有。云云是很有主见的。”陈越说。
      
      陈越一如既往很好。
      
      林悦梅苦笑,她不想多说,说多了,反倒是她在编排自己女儿不是,而且人家都快结婚了,说再多也没用,她叹了口气:“我在给她安排相亲呢。”
      
      相亲?陈越有点愣:“她不是有男朋友吗?”
      
      当初离开自己,不就是为了义无反顾地去找自己的初恋男朋友。
      
      “好像分了吧。反正她也不跟我说。这种恋爱的事她从来不跟我提。”林悦梅起身,“不能耽误你了,后面还有人呢,阿姨就先去抓药了。”
      
      “好的。阿姨慢走。”
      
      陈越目送林悦梅出去。
      
      低眼足足静默了十几秒,才按下诊断完成的按铃。
      
      外面的护士站立刻想起广播声:“43号何璇,请到2号门诊室。”
      
      ……
      
      陈越在下午五点换班,脱下白大褂,跟王瑶去超市买东西,他在医院旁边买了套三室一厅的新房,上个月刚刚入住,王瑶说想去他家吃火锅。
      
      超市播放着轻快的纯音乐。
      
      “我周末染了新头发,好吗?”王瑶拨了下头发。
      
      陈越望过去,她染了粉红色头发:“好看。”
      
      “又在敷衍我。”王瑶笑,把红薯粉丝放回去,“幸亏护士长没发现,我们护士是不可以染这么亮的颜色的,不过我就染了一点点,藏在帽子里,今天谁也没看见。就换制服的时候,被小晴看见了,她说她也想去染。我说要不她染个蓝色的,我们cos美少女战士。”
      
      “嗯。”
      
      “你喜欢什么粉丝,白丨粉丝,红薯粉,还是土豆粉?”
      
      “都可以。”
      
      王瑶别了他一眼:“你总是什么都没意见。那想吃的有吗?我记得你喜欢吃香菜吧?现在已经有牛肉卷、羊肉卷、薯片、生菜、年糕、虾滑、萝卜、豆泡……”
      
      陈越推着购物车,一路跟着王瑶,听她说话。
      
      就是在这时,他望见了邬云云。
      
      她侧身站在他们正前方的饮料区,握着一瓶碧绿色的猕猴桃饮料,低头看介绍——这是她的习惯,会认真地看那些宣传词。
      
      陈越顿时停住不动,原本在说话的王瑶也愣住,随着把视线望过去。
      
      察觉到视线,邬云云半侧过头来。
      
      她变了不少,头发很长,以前及肩的头发现在及腰,底部微卷着,如同海藻。她穿了件白色的长袖长裙,瘦了许多,脸也露出明显的鹅蛋形轮廓。
      
      邬云云眨眨眼,像是才认出他,接着走过来笑:“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这是你女朋友吗?”
      
      “嗯。”
      
      “真漂亮。头发颜色好好看。”邬云云赞叹地盯了会儿,又说,“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
      
      “谢谢。”陈越回答。
      
      “我买完了,那我就先走了。”邬云云朝他们招了招手。
      
      王瑶原本选中了一包白丨粉丝,现在把白丨粉丝放回置物架,刚刚陈越和邬云云说话时,她一句没插,此刻才问道:“她是你前女友?”
      
      陈越回神,继而低头:“你怎么知道?”
      
      王瑶并不太愉快:“你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而且我刚才拉你袖子,你都没发觉。”
      
      陈越沉默两秒:“抱歉。”
      
      王瑶往前走几步,再次回过头,到底没忍住:“其实,我刚刚没拉你袖子,逗你玩的。你刚刚是不是根本就没注意到身边发生了什么事?”
      
      陈越依旧沉默。
      
      王瑶原本还能等待他解释,可见他这种反应,已经完全堵得慌,直接说道:“我不去你家吃火锅了,先走了。”
      
      她连看也没看他,直接就朝超市出口而去。
      
      陈越盯着她的背影,没有去追。
      
      把一大袋火锅材料拎到家,陈越不傻,跟王瑶谈了一年多,她暗示得很明显,希望他能够拉住她,能够解释,能够哄哄她。
      
      可,他没有去做。
      
      包装袋放在客厅的玻璃桌面上,屋内干干净净,一如他在医院,总会把所有收拾得整整齐齐,此刻,他却没有把火锅食材分门别类地放好。
      
      烦躁地解开领带,抛在桌面上。
      
      走回卧室,从最里面的抽屉掏出了一包烟。
      
      整理房间的力气,哄女朋友的力气,收拾自己的力气,甚至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因为,今天,他看见了邬云云。
      
      陈越关着门窗,没有开灯,独自坐在房间里吞云吐雾。
      
      他许久没有放纵和堕落。
      
      邬云云走的那几年,他每天晚上都抽烟不睡,后来碰到王瑶,有父母、有事业、还有个这么优秀的女孩追他,所有人都说不应该有什么不满足,他应当过得很好,要证明给邬云云看,错过他是她的损失。
      
      于是他爬起来了。戒烟,跟王瑶交往,过上正常的生活。
      
      他曾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
      
      可刚刚遇见时,她居然巧笑嫣然,浑不在意。
      
      陈越的眉目间骤然有一丝阴戾,这是任何人都没看过的,包括王瑶,包括他妈妈。
      
      他才意识到,原来从她走后心里面那个黑窟窿始终没有缝补起来,而是被压制到微小的角落里,此刻倏然膨胀。
      
      他多希望——
      
      多希望,她能哭着求他复合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又开新坑啦,哇咔咔咔。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吧,一篇破镜重圆的小甜文。
    ————————————————————
    求新文预收《穿成暴戾大佬的作精小情人》
    女配王枝枝,娱乐圈三线小明星,丰胸细腰,肤白貌美。
    苦恋大佬沈薄西多年,却被他的义弟沈峰觊觎兼要挟,失身失财,走上黑化之路。
    盗窃沈薄西公司机密、毁女主白樱的容,想说出真相时,被沈峰推出来当替死鬼,下场极为凄惨。
    幸好,王枝枝穿来时剧情才开始——“自己”刚被沈峰引诱,欠下过亿债务,还未背叛沈薄西。
    沈薄西重生了。
    他早已知道,义弟沈峰会害死他。
    白樱会为她的真爱牺牲他。
    重生归来,他为复仇,将计就计,却意外发现,以前自己最不曾注意的王枝枝——
    “薄西,咱们换一条路走好不好,之前那条路碰见讨厌的人,好晦气!嗨呀,我的头有点晕。”
    王枝攥着沈薄西胳膊不松开,出了这个商场,沈薄西将中途遭遇车祸,双腿残疾。
    公司交给沈峰打理,那是他失势的开端。
    所有人都觉得王枝枝演技拙劣,作得要死,不仅让沈薄西陪逛一天,挑三拣四,听到沈薄西有事情要处理后,竟还装晕。
    然而所有人都没料到的是——
    沈薄西居然一把公主抱起王枝枝:“没关系,我给你镇场。”
    王枝枝哭唧唧:镇什么镇,你的腿保不住了!我的狗命也要go die了!
    沈薄西:放心,我的腿以后你会知道有没有用。:)
    后来大家都在传:不得了啦,王枝枝居然靠做作,征服了沈薄西!
    重生的暴戾大佬x努力拯救大佬却不慎表演成“小作精”的怂包
    穿书恶毒女配和重生反派男配互相表演的沙雕甜宠日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