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后娘的亲儿子(穿书)》糖崽儿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1-05 08:57: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修】 ...

  •   谢四妞奇怪了看了一眼自家弟弟,上前用手背碰碰谢青云的额头,“好像是有些烫,是不是发热了?”
      
      谢青云赶忙将身子往后倾,连连摆手,“我身子好的很,四姐姐怎么今日才回来?”
      
      前几天因着谢青云拉肚子,谢四妞被亲娘王翠花指示着回了她娘家王家村,就为了问问娘家小弟有没有治猫眼草的方子。
      
      这王小舅怎会知道,他又不是个郎中,又觉得姐姐让外侄女来问的奇怪。也是王翠花病急乱投医,王小舅压根就忘记自己误食猫眼草这回事了。
      
      谢四妞没寻着法子,就要启程往家里赶,却被王翠花的娘拦住了不让回去,这就耽搁了两三日。
      
      “还不是外祖母偏要我陪着大表姐,以为我多闲似的。”谢四妞撇撇嘴,心里不满在外祖家受到的待遇。
      
      谢青云想起来,王家大舅之前还来谢家找过亲娘,说了这回事,让亲娘回娘家看看,只是亲娘没当回事,谢四妞回去可不是刚好送到口上。
      
      心里琢磨不透王家那边打的什么主意,谢青云随性也不多想,“你见了娘没?”
      
      “还没呢,这不是刚回来准备收拾收拾,可累坏我了,娘在哪呢?”谢四妞说着也不避讳,先用木盆里的水洗了脸,又倒进洗脚盆里一边泡脚一边询问。
      
      “刚才还在屋里,你等会去厨房瞧瞧,不在家里那就去了地里。”谢青云摇头。
      
      谢四妞松了一口气,“我从厨房过来的,看来娘不在家,刚好先睡上一觉,六郎记得两刻钟后叫我起来。”
      
      将洗脚水泼到院子里,谢四妞打了哈欠回了最里面为她单独隔出来的小屋子。
      
      老谢家人口多,西屋住着谢老头两口,还有大房一家,因着谢大郎成了亲,谢家大房拢共分到了三间屋子。
      
      谢大伯和小谢氏两夫妻在自己的房间隔了一个小屋给两个女儿住,谢二郎如今是一人独占一屋。
      
      东屋这边住着二房三房,二房有三个儿子,分到了两间屋,三个儿子一间,谢五妞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还跟着爹娘睡一张炕。
      
      三房的人少,也就一间屋,只这屋子是家里最大的房间,谢长贵就给二女儿单独隔了一小块地方,谢青云也是半大孩子,只家里地方小,自然也跟着爹娘一个屋。
      
      还是得让亲娘挣上钱啊,谢青云在心里打算。
      
      亲娘手中有了银钱,自然不会一直盯着其他人,继续闹出事来。
      
      免得自己到时候去了私塾,时刻还得担心亲娘在家里有没有得罪女主。
      
      只是要怎么能赚到第一桶金,谢青云还真是有些苦恼。
      
      一则他人还小,说的话不一定管用,二则什么营生亲爹亲娘所会的,这些都是个问题。
      
      不如让爹娘去县里卖小吃?古代街头小贩很是常见,明朝时候那些酒楼饭馆,都很是热闹。
      
      这么一想,更多的问题就来了。古代人的早餐都是以面食为主,包子馒头窝窝头,还有油炸面试,油条,大饼。
      
      种类繁多,这时候从海外涌入了大量的食材,尤其是辣椒,南瓜,地瓜,玉米,番薯,这些都已经出现了。
      
      也不知道这和世界是不是和明朝一样,谢青云想等亲娘回来好好问上一问。
      
      现代的吃食种类太多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没有什么大华夏人吃不了的。
      
      谢青云想到了北京烤鸭,啤酒烧鸭,各种卤味凉菜,再加上一杯冰啤,真是想想都要流眼泪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吃到那些美味啊。
      
      对了,谢青云记得南京的鸭子在明朝初期就很有名了,比如现代还很受人喜欢的盐水鸭和闷炉烤鸭。
      
      盐水鸭是白卤,口味极鲜,闷炉烤鸭是现烤现卖,烤的金黄脆烂,一刀下去,肥汁四溅,令人胃口大开,两种都是下饭利器。
      
      这两种鸭子的做法在图书馆里倒是也有记录,只是需要厨师手上的功夫,准备的也多,还需要本钱,亲爹娘肯定做不来。
      
      等以后有钱了,一定要请大厨,将这些方子交给大厨,做上一桌大菜,让自己好好吃上一顿,真是太怀念了。
      
      谢青云想着想着,就想偏了,赶紧擦擦口角可疑的水渍,继续思考正事。
      
      复杂的吃食都可以放弃了,不过卤味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只要有了卤料配方,到时候能卤的东西多了,比如古人都不吃的猪下水,卤猪蹄。
      
      将猪蹄处理好放入调好的卤水中,煮上一晚,那油光锃亮的棕红色外皮,切开软烂入味,浓郁的香味一闻,就能令人垂涎三尺,吃起来味浓适口,肥而不腻,而且卤料需要的配方都能在医馆买到。
      
      谢青云决定就让爹娘做卤味,小赚一笔还是没问题的,只是这些要怎么瞒过谢家其他人,到时候味道一飘出来,别说谢家了,恐怕全村人都能闻到。
      
      越想越头大,谢青云索性呈大字躺在床上不动了,等到晚上亲娘回来再打听打听。
      
      夏天的白日长,谢青云一觉睡醒,已经是两个时辰后,日头才刚落山,天色还是很亮。
      
      下了炕,将三本书好好收起来,免得被自己弄坏,谢青云伸了个懒腰出了房。
      
      见院里井边的水桶里有水,谢青云用水瓢舀了一瓢,井水清凉,泼在脸上,还有些浆糊的脑袋瞬间清明了许多。
      
      家里人都还没回来,谢四妞也不知什么时候出了门,谢青云无聊的在院子里到处转悠,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六哥哥,六哥哥。”这时候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谢青云回头一看,正是家里最小的妹妹谢五妞。
      
      小家伙摇摇晃晃的朝谢青云走过来,等走近了一下子就抱住谢青云的小腿,跪在地上。
      
      谢青云被她这动作弄的一愣,赶紧弯下腰要抱她起来,只是他现在比谢五妞大不了多少,个子矮也没力气。
      
      好不容易将谢五妞拽的站起来,他刚松开手,小家伙腿一软又跪了下去。
      
      谢青云拽,她跪。
      
      再拽,再跪。
      
      几次下来,谢青云没了力气,真是佩服了这小家伙,偏谢五妞还以为六哥哥在陪自己玩,还等着六哥哥拽她起来。
      
      等了好一会都没动静,谢五妞嘴巴一瘪,张嘴就哭了起来。
      
      谢青云还在喘气,眼见小姑娘哭了,赶紧要将她抱起。
      
      一阵脚步声急匆匆的朝这边跑过来,在谢青云还没反应过来时,谢五妞就被人抢了过去。
      
      “六郎,五妞还小,你是做兄长的,再怎么样你也不能打妹妹啊。”随之责备声跟着响起。
      
      谢青云一脸问号,他什么时候打人了?
      
      紧接着几个人从西屋走出来,是谢大郎的媳妇和小谢氏,抱着五妞的正是她娘杨氏。
      
      “发生什么事?”开口的是小谢氏,她在这里辈分最大。
      
      杨氏用责怪的眼神看了谢青云一眼,嘴里不满,“六郎实在过分,欺负起了自家妹妹,看给我们五妞衣裳弄脏的。”
      
      “小孩子打闹,二伯娘别放在心里。”大郎媳妇温温柔柔的劝解。
      
      杨氏脸色不太好,但是让她做长辈的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也实在丢脸。
      
      也只能在嘴上训诫谢青云,说了几句就要回屋替五妞换衣裳。
      
      “干啥呢,干啥呢,你们一群大人围着我儿子想干啥?”王翠花挎着篮子从外面进来,就见到自己儿子被欺负的这一幕,母鸡护小崽般的挡在了谢青云面前。
      
      众人脸色一变,都不想和王翠花这样的纠缠。
      
      “还不是你宠的六郎无法无天了,在家里谁都要欺上几分,等去了私塾也是不受待见的。”杨氏仗着二房在家里得脸,也不怕王翠花。
      
      更何况六郎明日开始就要跟着她相公开蒙,她不信王翠花能跟自己闹僵。
      
      这想法可就错了,在王翠花心里谢长时就是个启蒙先生,他要不好好教正好,有了借口直接让六郎去上私塾。
      
      “我儿子我自己惯着咋了,碍着你什么事了,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王翠花狠狠瞪着杨氏。
      
      “一群面狠的,就嫉妒我家六郎能去私塾,趁着我不在家欺负他。”
      
      “三弟媳,话可不能瞎说。明明是六郎打了五妞,我们这些做婶娘的看不过去说了几句,怎么就是欺负六郎了?”小谢氏意有所指。
      
      谢青云从头到尾都不吭声,这都是无妄之灾,都当他是个小孩好欺负吗?
      
      “闹啥呢,饭都烧好了?”谢老太回家看到一院子的人就是皱眉头。
      
      “奶奶。”一直旁观的谢如意,看到老太太,立马去端了凉了的白开。
      
      谢老太脸上的表情瞬间温和,“真是个懂事孝顺的。”
      
      “娘,这不是六郎犯了错我们说了几句,这弟媳就说我们欺负六郎,可冤枉死人了。”杨氏适时开口解释。
      
      王翠花双手叉腰,“什么叫我六郎犯了错,我还说你们污蔑人呢。”
      
      “我可是亲眼见着了。”杨氏气的脸色涨红。
      
      “五妞,来哥哥这。”谢青云朝五妞招手。
      
      刚才杨氏吵架就把五妞放了下来,谢五妞以为六哥哥要继续和自己玩,乐颠颠的跑过去。
      
      如同刚刚一样,抱着谢青云的小腿就跪在地上,谢青云将她扶起,她又跪下去。
      
      如此两次以后,谢青云直直盯上满脸尴尬的杨氏,反问,“二伯娘以为这是我在欺负妹妹?”
      
      

  • 作者有话要说:  部分资料在网上查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