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后娘的亲儿子(穿书)》糖崽儿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1-05 16:18: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修】 ...

  •   “娘,可真好吃。”谢青云砸吧砸吧嘴,颇有些意犹未尽,又摸摸自己依旧扁平的小肚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好吃一顿。
      
      王翠花收好碗勺,“乖儿子,你继续躺着,等病好了,娘给你做好吃的。”
      
      谢青云不做任何期待,亲娘为了一碗蛋羹都能跟谢老太闹起来,可想而知家里平时吃的都是什么。
      
      照理说,谢如意已经十岁了,有她的福运光环,谢家早就该发家了,可架不住谢老太抠啊。
      
      这么几年下来家里的吃食衣物没有一点改善,也就对谢如意大方点,平时谢老太也会偷偷给女主开小灶。
      
      谢家有三房,大房谢长发是长子,成亲也比较早,与媳妇小谢氏育有两子两女,谢大郎谢二郎,谢大妞谢二妞。
      
      因着小谢氏乃是谢老太娘子侄女,平日里也懂得讨老太欢心,大房在家里也有几分脸面。
      
      谢大郎前几个月刚娶进门的媳妇,当初可整整花了二十两彩礼,全都是从中公所出。
      
      因着此事王翠花还撒泼闹过,逼得谢老太用和离威胁,这才消停。
      
      二房谢长时是个读书人,当初在三个兄弟里最是聪颖,谢老头拍板就供他念书,全家人都盼着他能给老谢家挣个举人老爷的功名。
      
      也不知是不是时运不济,谢长时考了整整十年,花出去不少银钱,也只考中了秀才,娶的媳妇杨氏娘家亲家也是个秀才公。
      
      二房有三子一女,谢三郎跟他爹一样,五岁时就展露了读书的天赋,当时谢老太就说了,要送三郎去私塾可以,二房自己出钱。
      
      谢长时眼见着自己前途无望,也不能耽误自己儿子,便去了县里的文摘书院当了先生。
      
      谢长时是蒙师,只给学生开蒙,教他们认字,要走上科举之路还是要书院的经师引导。
      
      眼见着三郎开蒙时表现出来的聪慧,谢老头不免又多了心思,私下里补贴了不少。
      
      谢家三房谢长贵便是女主的亲爹,为人老实,娶的头一个妻子身子本就不好,是个话不多的,只知道蒙头干活。
      
      怀了七八个月身孕还下地收粮,以至于生产时营养不良大出血去了。
      
      续弦王翠花因娘家穷,名声也不好,被谢老太看中二两银子娶进门,生了谢四妞和谢青云。
      
      王翠花不会做人处事,也见不得其他两房有好的东西,遇事就知道撒滚打泼,最不招谢老太待见。
      
      谢青云不知道自己又躺了多久,他是被院里的说话声吵醒的,应该是干活的人都回来吃午饭。
      
      谢家饭桌上的规矩,大人上桌,孩子们只能端碗跟在自家爹娘座位边,只谢如意例外。
      
      谢老太在如意三岁之前都是抱着她喂饭,三岁以后,特意让谢老头去村里的木匠打了一张小板凳,放在自己下手,有什么好的也先给谢如意分。
      
      王翠花进门第一次上桌吃饭,见到谢老太那么偏着前头生的丫头,心里很不是滋味了一段时间。
      
      今天桌上的气氛有些严肃,因着王翠花闹的那一出,谢老太一直拉着一张脸。
      
      “娘,我们要支五两银。”谢长时在媳妇杨氏的眼色下主动出了声。
      
      谢老太抬抬眼皮,“我可没银子。”
      
      “娘,三郎被书院的林老先生看中,认了弟子,那林老先生可是举人老爷啊。”杨氏赶忙接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谢老头停下夹菜的手,满脸激动。
      
      “我们还能骗你吗,爹,那林老先生考教三郎之后,就说三郎是个好苗子。”谢长时不无得意,“三郎在举人老爷的教导下,来年下场必能考中。”
      
      “那是好事,好事啊。”谢老头一拍大腿,他一心盼着儿孙谁能出息,如今听了二儿子的话,立马就兴奋。
      
      转头就朝谢老太吩咐,“快去拿十两银给老二。”
      
      “要那么多干嘛?咱家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谢老太虽然也高兴孙子出息,可是要她拿出那么多钱,又不干了。
      
      “娘们话怎么那么多,让你拿就去拿,我乖孙要给先生拜师礼,又要纸墨笔砚,哪样不要花钱?”谢老头不满老妻的反对,虎着脸训斥。
      
      别看谢老太平时教训儿子儿媳说一不二的样,但遇上谢老头也只能听从。
      
      但在这么多儿孙面前被落了面子,心下也不痛快起来,狠狠的将碗往桌子上一搁,发出清脆的响声。
      
      “奶,您别生气啊,等三哥哥考中秀才举人,还不得来孝敬您,到时候您出去一说自己是举人奶奶,村里人可不得羡慕坏了。”谢如意平日里和谢三郎玩的好,眼见谢老太要迁怒二房,赶忙帮腔。
      
      说完对着谢三郎眨眨眼睛,又把自己碗里的蛋羹一股脑的推到谢老太面前,“奶,都给您吃,担心气坏了身体,我可要心疼坏了。”
      
      谢老太被谢如意这么一哄,也就顺势下坡,点点她小巧精致的鼻头,“就你机灵。”
      
      “吃完饭来我屋里拿。”这是对杨氏说的。
      
      如此一来,饭桌上的气氛也轻快起来,杨氏对谢如意感激的一笑,心里琢磨着,等回头把从娘家带回来的好料子,给如意做一身新衣裳。
      
      大房因着年前给谢大郎娶媳妇花了二十两,现在就算是有再多不满,也不好开口。
      
      王翠花坐不住了,自己还在为儿子上私塾跟自家男人闹,这边谢老太眼也不眨的就拿出十两银子给二房打点,也太欺负人了。
      
      悲从心起,在众人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王翠花“哇”的一声嚎哭起来,嘴里未吃干净的饭粒喷了满桌都是。
      
      她索性也不再板凳上坐了,一屁股做到地上,开始一把眼泪一把土的哭诉,“娘的六郎啊,娘可怜的儿啊,没人管没人疼的娃啊。”
      
      王翠花扯开了嗓,哭的还极有节奏。
      
      谢青云在屋里听得一清二楚,不禁满脸黑线,亲娘这又是在闹什么幺蛾子?
      
      实在放心不下,谢青云咬牙拖着发软的双腿下了炕,硬是挪到了门口。
      
      “我们两个老的还没进棺材呢,哭哭哭,你在给谁号丧?!”谢老太的权威被一而再的挑衅,再也忍不下去。
      
      将手中的碗朝王翠花猛地砸去,碗砸到地上,碎片四溅,王翠花的脸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谢青云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心里一急,跑到堂屋,展开小胳膊挡在亲娘面前,“奶,你别打我娘,要打就打我。”
      
      稚气未脱的孩子,脸上满是坚定决绝,让堂屋里的人俱是一愣。
      
      王翠花刚刚也是被谢老太的突然发飙吓愣住了,如今看到儿子护住自己的一幕,又是感动又是委屈,果然自己能依靠的只有亲儿子了。
      
      谢长贵也才反应过来,他脑子本来就比别人转的慢,眼见着自己媳妇的脸都被化花了,也顾不得太多,几步上前,将娘儿俩搂在胸前。
      
      “娘,都是我的错,你要罚就罚我。”
      
      一家三口紧紧依偎在一起的画面,对上堂屋的众人,可怜弱小无助。
      
      不知情的人看见,还以为他们被如何欺负了一样。
      
      谢老太捂住了心口,愣是被这一家气的心绞痛。
      
      “你,你们...”她颤抖着手指着谢长贵,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模样。
      
      谢青云也有些生气,他这个人平时最护短,古代女子的脸多重要,更何况她亲娘也就哭嚎几句,这老太太怎么能划伤她的脸。
      
      而且他刚刚也是听得清楚,不管亲娘是因为什么时闹,但都是为了自己,这时候他不护着亲娘还护着谁。
      
      “三弟媳,你也别闹了,娘这也是为了咱们老谢家,等三郎考上举人,六郎不也跟着沾光嘛。”杨氏本来就跟王翠花不对付,趁着现在刺上几句。
      
      王翠花刚刚觉得脸上刺痛,上手一抹,一手血,又听见杨氏的这一番话,更加激动了,她一把挥开身边的丈夫儿子,跑到院门外大声哭诉。
      
      “乡亲们都来评评理啊,老谢家这是不把我们三房当人看啊,我不过是抱怨婆婆单独给二房十两银就被划伤了脸,往后要是再有点不满,岂不是要被磋磨死。”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她还有这一出,要阻止已然来不及,现在又是忙完农活在家里吃饭的时候。
      
      隔壁被这么喊一嗓子,纷纷端着碗筷出来瞧热闹,见到王翠花的模样,皆是心里一惊。
      
      这怎么还动上手了?!
      
      谢老头满脸铁青,心中暗恨这个三儿媳真能闹腾,只他是公爹不好说什么,“还不快去把那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拉回来。”
      
      谢老太也顾不上心口疼了,她平时最好面子,现在被三媳妇这么一闹,还不知道背后多少人当笑话。
      
      谢老太风风火火的蹿出门,众人见状也急忙跟着。
      
      谢青云怕亲娘吃亏,指挥亲爹将他抱起来,也跟了出去。
      
      王翠花血流了满脸,还在哭诉着,看起来有点渗人,村民也都是同情弱者,见到谢老太出来,纷纷指指点点。
      
      “还不赶紧给我回家!再闹我让长贵休了你!”谢老太怒吼一声,场面瞬间安静。
      
      “我不活了,平日做牛做马,伺候一家老小吃喝拉撒不算,如今被婆婆划破了脸,还要休了我,我不活了,让我去死吧。”王翠花说着就朝墙壁上撞去,她今天铁了心要把事情闹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