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妙妙,你那位未婚夫可安顿好了?”
      
      上首座的女子看着分外年轻,一身翠绿色衣衫,栗色的长发挽成飞天鬓,鬓上簪着一朵珠花,面上蒙着水绿色的面纱。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出尘绝艳的气质。
      
      此人正是水月派掌门青衣女君,李观妙的师父。虽看着年轻,却是个实际年龄已经八百余岁的元婴中期老怪物。
      
      炼气期之上是筑基期,筑基期之上是结丹期,而元婴期则还要在结丹期之上。
      
      李观妙俯身作揖:“安顿好了。”
      
      青衣女君淡淡地点了点头:“这门亲事,为师还算满意。”
      
      李观妙心说:“等再过一阵子,等顾清非get到了废柴流主角模版,您老人家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了。”
      
      青衣女君又提点了几句:“你与顾清非好好培养感情,来日你坐上掌门之位,他也可帮衬你一二。”
      
      虽说心里哔哔了很多,李观妙面上依旧是非常恭敬的:“是,师父。”
      
      李观妙与顾清非的父母是邻居,同为修真家族,便想着联个姻,他们还未出生时,就定下了这门亲事。
      
      然而,李观妙刚出生时,便因天资甚高,被水月派掌门青衣女君看重,收为嫡传弟子,授其仙术,对其极为严格,明摆着是在把她当下一任掌门培养。
      
      顾清非的父母却在一次外出时意外陨落,他们家族自此日渐衰败。
      
      李家本来已经有退亲之意了,好在顾清非本身争气,小小年龄就靠着自身的努力修炼至了筑基期,李观妙一直在水月派接受严苛的训练,此时也才达到筑基期而已。
      
      是以,李家人也就没出手捣乱,青衣女君也对自己徒弟的这个未来道侣还算满意。
      
      她在修真界摸爬滚打了许多年,对身世背景早已不看重,最喜欢那些有潜力的小辈。
      
      在她看来,像顾清非这种潜力不错,家世又相对较弱的少年郎,正好可以辅佐李观妙坐稳水月派掌门的位置。
      
      “妙妙,你如今也到筑基期了,是时候炼制一件本命法宝了。”
      
      这本命法宝是每名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才能拥有的,与元神相连,平时温养于丹田,比普通法宝威力大得多,且会随持有者修为的增加而增加,即使他人得到,也无法使用。
      
      在《异魔传》中,李观妙是名乐修,本命法宝乃是银丝月华弦,一共十三根弦,细如发丝,透明如无物,神不知鬼不觉地便缠绕上了敌人的脖颈,杀人于无形。
      
      李观妙神色自若:“师父可有什么建议?”
      
      青衣女君点了点头:“此事我早为你想好了,你本命法宝就用银丝月华弦,此宝乃是我水月派开山祖师为自己炼制的本命法宝,虽原物已不在,我这儿却有炼制此物的图样,只要材料找齐了,复原个七七八八倒是没问题。”
      
      李观妙赶忙道:“多谢师父。”
      
      青衣女君点了点头:“我功法限制,短期之内无法离开水月派,银丝月华弦的材料还需你自己取来。”
      
      说罢,女子手腕一抬,一枚玉简便朝着李观妙飞了过来。
      
      李观妙轻轻接住,便听青衣女君道:“要收集的材料和相应的地点都标注在玉简上了,此行于你算不上凶险,但断不可大意,修真界最可怕的往往不是秘境、凶兽,而是人心。”
      
      李观妙俯身:“多谢师父教诲。”
      
      青衣女君又道:“等明日升仙会结束,你让顾清非陪你一同去。”
      
      李观妙:“……”
      
      她本想找理由拒绝的,但仔细一想,她一个刚穿越过来的,虽然已经融合了原身的记忆,但对这边各种斗法方式、风土人情都算不上太熟悉。
      
      把顾清非拉上还真挺保险的,人家可是有主角光环护体,不像她,说不定任务没完成,先死外面了。
      
      “我有空会跟他说的。”李观妙回道。
      
      青衣女君点了点头:“我了解你的性格,对顾清非莫要太冷淡了,要好好相处。”
      
      ……
      
      “哥,我觉得李姐姐好冷淡,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呀?”南宫森仰着小脸,有些不安地望着顾清非。
      
      顾清非摇了摇头:“怎么会?如果不喜欢我们,她又怎会亲自来接我们呢?”
      
      南宫森的手不自觉攥紧了衣摆,攥得指节发白:“哥,我怕李姐姐不喜欢我,你们都已经到筑基期了,我只有炼气期,李姐姐一定觉得我拖了你们的后腿。”
      
      顾清非看着南宫森,笑得颇为无奈:“你在瞎担心什么,我马上会为你取来筑基丹,我们森森不比任何人差,莫要妄自菲薄。”
      
      南宫森轻轻咬了一下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哥,来日你与李姐姐成亲后,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顾清非愣了一下,许是没想到一直乖巧的表妹为何会问出这样的话来:“你是我妹妹,我怎会不要你?”
      
      说出这话时,顾清非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方才在天上时,李观妙见他表妹亲近,将帘子放下的情景。
      
      表妹年龄也不小了,虽然他们之间并无龌龊,但也的确要保持些距离才好,免得生了什么闲言碎语,让李姑娘心里不舒服。
      
      正道盟中青年才俊也不少,若是遇上好的,倒也可以将表妹托付给他。
      
      南宫森有些好奇地问道:“哥,你要给李姐姐的东西是什么呀?”
      
      “一片月光。”
      
      望着天边火烧一般的晚霞,顾清非心中竟生出一份期待来。
      
      ……
      
      夜幕很快降临,李观妙如约来到了归元山南面的落霞泉。
      
      落霞泉顾名思义,若是在傍晚时分来看,水面平静,倒映着漫天的霞光,犹如天边落下一片红霞。
      
      可是,现在是晚上,且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黑洞洞一片。
      
      修真之人自带夜视功能,李观妙往那一杵,也没用照明术,环视了一下四周,没看见顾清非。
      
      大概要等一会儿了。
      
      这念头刚一生起,身旁就传来了脚步声。
      
      来人一身白衣,面容俊朗,正是顾清非。
      
      黑灯瞎火里,两人正儿八经地互相打了个招呼,礼貌性的寒暄了一下。
      
      “顾公子要给我什么?”李观妙主动问了出来。
      
      “把手伸出来。”
      
      李观妙有些茫然,还是抬起了左手伸了过去。
      
      下一刻,她的手腕就被顾清非握住了,她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就想将手收回来,但是很快,她发现手腕上的触感有些不对。
      
      她的手腕似乎被套上了个冷冰冰的东西,她举到眼前仔细观察。
      
      霎时间,柔和的白光缓缓弥散开来,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里面,她的手腕上多出了一个白玉镯子。
      
      “这是......”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一件遗物。”顾清非解释道,柔和的白光映在他的脸上,竟显得他的五官有一种柔美感。
      
      李观妙看着手腕上的镯子思索了片刻,突然就反应过来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此物名为敛月环,是一件品阶非常高的防御型法宝,此物的佩戴者若是遇到了他人的攻击,所有攻击都会被一种材质不明的白色火焰抵挡下来,攻击者还会受到这种白色火焰的反弹,杀伤力十足,是男主小透明时期的金手指之一。
      
      李观妙自闭了,这东西在原文中根本不是给她的,而是男主送给正宫的定情信物。
      
      那位正宫是拥有着天凤神血的天之骄女,高冷女神,在一次意外下,和男主来了个一夜情,一夜情之后,男主将敛月环作为了定情信物送给了此女,并承诺来日修为封顶之后,定会去娶她。
      
      这特么......
      
      李观妙只觉得这个镯子无比的烫手,她几乎有些克制不住自己想要立马取下来。
      
      她望着顾清非,声音有些干涩:“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了我恐怕不好。”
      
      “给我未来的妻子,有何不好?”他反问了一句,目光定定地望着李观妙,柔情中藏着一份坚定,夜风拂动,吹起他的发丝,在莹莹白光下他的脸颊有些泛红。
      
      问题是,过不了多久,她,李·未婚妻·女配·观妙就要送给顾清非一套羞辱加退婚的成神大礼包。
      
      李观妙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我们现在都还年轻,又是指腹为婚,说不定你未来就遇到了你真正喜欢的人,到时候,我定不会为难你的。”
      
      换而言之,你以后要是有喜欢的人了,就大胆去追逐。
      
      他听闻此话,神情有些焦急:“不会的,我不会喜欢别人的,”说到这,他脸颊上的红晕更明显了,望着李观妙的目光带着几分因害羞而生出的怯意,却又融着一抹执着。
      
      眸中含情,欲说还休。
      
      “我从小便常听人提起你,他们说你是千年难遇的天才,说你是内定的下一任水月派掌门,是最有希望百年内结丹的年轻修士……我只知你是我以后要娶的人,是我的未婚妻,我想要与你比肩,想要成为于你而言值得依靠的人……因此我疯狂修炼,才达到现在的修为。”
      
      李观妙的手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
      
      顾清非又道:“你若是因为我表妹而不高兴,我可以发誓,我会对你一心一意,只娶你一人,绝不沾花惹草。”
      
      这一刻,李观妙肝胆俱裂。
      
      

  • 作者有话要说:  说一下,这个不存在男主喜欢的是原身不是女主这种情况,因为女主和原身已经记忆融合了,相当于一个人。
      嗯,这就是青梅竹马不如天降神系,本书又名《穿成龙傲天男主的白月光》哈哈哈哈哈,感觉这个名字好烂俗啊。虽然我现在这个也好不到哪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