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是冻娇不是焦冻》颜氏灵兮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11 08:35: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相泽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拥有着一头和他班上某个学生一模一样的鸳鸯发色和俊秀面容,只是由于性别为女,短发变成了及腰长发,面容的棱角也大多柔和,此刻她坐在沙发上,姿势端庄,一声不吭,那乖巧的模样不由得让人心生好感。
      
      不能多看看,越看越觉得奇怪。
      
      相泽扭过了头,冲着给自己开工资的伊丽莎白鼠上司,不客气地问道:“这个,是怎么回事?”
      
      根津校长慢悠悠喝了口自新西兰空运来的红茶,摸了摸自己光滑依旧的皮毛,完全无视了自己学校老师愈发凌冽的目光:“如你所见,这位将会是你的新学生。”
      
      “不要让我提醒你这个学期已经开学好久了。”相泽眨巴眨巴自己布满红血丝的双眸,“还有,这个小丫头的长相是什么情况?不要告诉我她是我班上那个轰的兄弟姐妹,我记得安德瓦应该只有四个孩子。”
      
      “当然不是啦!”根津那双圆滚滚的小眼睛闪过一丝精光,“她就是轰同学本人哟!”
      
      轰冻娇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她其实还有点搞不清状况,小脑瓜还有点晕眩,但介于对面是她马上要入学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她也就保持着好学生的形象,没去打断双方的谈话。
      
      不动声色地摸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外表看不出来,她其实已经很饿了。
      早上爸爸和妈妈吵架后就各自待在房间里不出来,这个时候,姐姐正出门进行暑假研修,大哥照常离家出走中,二哥早在两人开吵那一瞬间就溜得比她还快,家里没有一个人做饭,也就导致了她从昨晚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吃过。
      
      轰冻娇就像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自己孤孤单单地出门觅食。
      
      可没想到还没踏出家门就碰上了事故,也不知是哪个脑残敌人,居然有胆子潜入NO.2英雄的家,总之自己还没做出什么反应,就陷入了那个奇怪的光圈中,睁眼之后就出现在了雄英的校园里。
      
      然后警报突然响起,她被无数眼熟的英雄兼老师围在中间,紧接着就被送到校长室里,然后几个警察过来问了她一些问题,前些天保送生考试里见过的校长和马上要成为她班主任的相泽老师也都出现,貌似现在他们还发生了争吵……
      
      拽紧了口袋里的纸币,轰冻娇心里想,待会儿老师们说完她可不可以去食堂吃点东西。
      虽然说现在自己还不是雄英正式的学生,也没有饭卡,但用钱买点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大概搞明白怎么回事的相泽无奈转过头,看向那个所谓“平行世界”的轰焦冻,对方看起来是在发呆,一只手还捂在肚子上,但在察觉到他目光的一瞬间马上回过神来,小脑袋一歪,虽然没说话,但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有什么问题要问吗”几个大字。
      
      稍微跟他班上的轰有点像。
      
      “总之,在搞清楚怎么把这个孩子送回去之前,她就待在我们雄英了。”根津校长一挥手,大方把这个包袱甩在了相泽身上,“相泽老师,身为辛勤优秀的人民教师,咱们要一起保护这位轰同学的安全啊!”
      
      相泽啧了一声,两大步跨到女孩的目前,上下将她扫视了一遍,尽量忽视内心的异样感:“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肚子已经咕咕在叫的轰冻娇把手放下来,合拢搭在膝头,努力抬头注视着他的脸庞:“有什么事吗?”
      
      说话牛头不对马嘴。
      
      想着这还是一个小姑娘,突然来到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不管表面怎样平静,内心一定会有紧张不安,相泽难得脸色缓和下来,将现有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
      
      女孩的小脑瓜一愣一愣的,那头鸳鸯色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飘扬在胸前,把脸上的伤疤遮得若隐若现,听完相泽的话后,她微微低下了头,嘴巴抿起,像是在细细思索着。
      
      相泽有些不忍,声音都柔和了两分:“你……没事吧。”
      
      “没事,”女孩摇摇头,眼里有些迷惑,不过很快恢复过来,“那么请问,今天是几号呢?”
      
      轰冻娇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虽然经常被家人叫做小迷糊,可她又不是真正的笨蛋。
      本来穿着短袖还闷热的天气已经变得凉爽,甚至还有几分冷意,之前因为父亲原因见过几次的警长和英雄也对她露出了陌生的表情,在她说出自己是半燃半冷的个性时甚至惊讶地说不出话,她有想过那个闯入她家里敌人的个性是不是抹除存在一类,却没想到这是另一个平行时空。
      
      相泽说了一个日期,轰冻娇算了一下,发现已经到了秋天,开学都过了好长时间,礼貌地向相泽点点头,顶着他复杂的目光,女孩面向根津校长:“那么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理我?”
      
      惊讶于少女平静的态度,根津不动声色,笑眯眯地说道:“我们会努力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段时间就要麻烦轰同学住在雄英里,住宿伙食什么的我们会替你安排的,你还可以跟着一起上课,这样就算轰同学回到原来的世界,也不会落下进度不是吗?啊,说不定还能算提前学习课程呢!”
      
      “我明白了。”女孩站起身,恭敬地向根津和相泽行了一个45度的鞠躬,“那么接下来,就要麻烦老师们了。”
      
      “看来咱们成功达成共识了!”根津高兴地拍拍爪,“那么相泽老师,接下来就拜托你把轰同学带到教师宿舍去,就住你隔壁那一间,我已经让人去打扫了,还要带轰同学去领一下校服,总之一切就劳烦你了!”
      
      “知道了。”幸好早上自己没课,要不然他不知道现在要头疼成什么样,挥了挥手臂,相泽有气无力地说道,“跟上。”
      
      “是。”
      
      雄英的教师宿舍环境其实相当不错,大概40平米的小公寓,厨房、卧室、卫生间一应俱全,空调冰箱洗衣机等必要的家电也都有,一个人居住完全宽敞。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根津已经让人来打扫了一遍,更是一尘不染,虽然轰冻娇住惯了和室,但她并不挑剔,这种情况下有张床给她睡已经是万幸,她真心实意地给相泽道谢,收获了对方愈发复杂的眼神一枚。
      
      相泽其实跟轰焦冻接触也不是很多,只是之前usj事件中对方表现出的强大战力让他对这个学生印象更深刻了些,只是记忆里这个学生总是不太合群,虽然长得好实力也强但几乎没有什么人接近他,平时也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大多时候沉默,没想到他的性转体居然是这么礼貌体贴的吗?
      
      “校服已经放到里面了,不是量身定做的将就着穿吧,总之你先收拾一下,下午带你去班上报到。”想到这里,相泽意识到要先跟班上那群熊孩子打声招呼,免得他们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遭受这么一个暴击出现什么问题。
      
      “我知道了。”
      
      送走相泽,轰冻娇回到房间,大概浏览了一下整个房子的状况,坐在沙发上,一直无懈可击眼神里才渐渐展现出虚无。
      
      她其实并不是一点都意识不到恐惧,在明白自己到了另一个时空后“能不能回去”这个思考在一瞬间牢牢占据了她的大脑。
      可就算不是她生活的世界,个性没有消失,英雄仍旧存在,如果那些英雄都找不出她出现的具体原因的话,那么自己独自烦恼也是无济于事。
      
      顺其自然,这是她唯一能办到的事了。
      
      就是不知道,爸妈二哥姐姐会不会着急,还有大哥,如果知道自己失踪了,说不定会直接回家呢……
      
      另一边,欧鲁迈特也知道了大概的情况,突然又多出一个学生的他也是惊恐的,特意跑来校长这里,在根津详细跟他说明了利弊后,他还是放不下紧缩的眉头:“那么这件事……需不需要告诉安德瓦一声?”
      
      “知道是肯定要知道的,只是咱们暂且看看情况。”根津说道,“毕竟安德瓦那儿知道了,肯定要来学校,只是他到底不是那位轰同学的真正父亲,到时候给人家小姑娘带来什么困扰就不好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没弄明白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不是来自异世界,还是她只是一个……敌人弄出来的阴谋。
      
      “说的也是。”欧鲁迈特也想到了这一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喝了口茶,他随意问道:“对了校长先生,这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也跟轰同学一样吗?”
      
      “轰冻娇,虽然相似但还是有区别的。”根津笑着回答,脸上笑容突然一僵,“你提醒了我一件事。”
      
      欧鲁迈特:“?”
      
      “相泽老师好像还不知道那小姑娘名字……不过他应该会自己问吧哈哈哈哈哈。”
      
      午休期间得知自己班上马上要迎来一位新同学,还是班上首屈一指帅哥平行世界的性转体,A班瞬间沸腾了,层起彼伏的喧闹中,老妈子饭田天哉努力举起自己的手,大声问道:“老师!请问新同学的名字是什么?跟轰同学是一样的吗?”
      
      “应该不会吧,虽然是同一个人但男女还是有区别的吧,我没法想象一个女孩子叫轰焦冻的啊。”
      “我猜是一样的!不是说除了男女连个性都是一样的吗!爆豪你怎么看?”
      “滚啊!这种无聊的事别来烦老子啊!”
      “班上马上要迎来第二个轰同学,以轰同学的实力来看这一个轰同学就算是女性实力也不可小觑啊,很有值得研究的……”
      
      ……
      
      也算是当事人的轰焦冻同学只是淡定地坐在那里,仿佛一切跟他没关系,不过仔细看去,他的眼睛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已经逐渐变得空虚,跟现在躺在宿舍沙发上的某个女孩完全重合在了一起。
      
      另一个自己,也就是说还有一个自己经历了……
      
      相泽眼睛有些疼,他居然忘了问女孩的名字,导致现在回答不出来,仔细回忆了一下,在想到对方口袋里露出的手帕上写着的“娇”一字,他不确定地说道:“应该是……轰娇娇吧?”
      
      A班全员:“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usj之后,体育祭之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