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时刻保持优雅是波琳娜刻到骨子里的东西,失态也只有一会儿,所以当芬妮适时地递上一条真丝手帕时,波琳娜就恢复了镇定。
      “所以,康德,你这次过来是为了要我回去参加葬礼的吗?”
      当然不仅仅是这样,感受到波琳娜在打太极,康德立马说,“大小姐,您是老爷指定的爵位第一顺位继承人,是塔格玛特城堡名正言顺的女主人啊!”
      波琳娜皱起眉,“可是,你知道,塔格玛特……我已经不想再回去……”
      作为塔格玛特的第一管家,康德从小就看着波琳娜长大,自然知道她的倔强性子,当初小姐跟老爷闹翻,毅然离开塔格玛特,或许就抱着一辈子也不回来的打算。
      就在康德发愁不知如何说服波琳娜的时候,门缝中一双闪烁的蓝眸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双眼睛明亮,澄澈。
      康德精神一震,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小姐,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小小姐想想啊!”康德锐利的眼睛扫了一圈会议室,身为维尔利家族成了精的老管家,他非常懂得打蛇打七寸的道理,当即就一针见血道:
      “您难道忍心让小小姐一辈子就住在这样破旧的城堡中吗,她本来应该接受最顶级的贵族教育啊!可在这秋吉小镇,却连个像样的管家学院都没有,更别提贵族学校了。”
      事态变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伊蒂丝不明白怎么好好的话题就扯到她头上去了。
      还有这人说什么,“破旧的城堡?”伊蒂丝想了想自己家差不多是“超大带花园泳池顶级欧式复古豪华别墅”,结果现在被人嫌弃地说是破旧的城堡,她这个来自21世纪的灵魂实在无法苟同。
      ——这可能就是世界的代沟吧!
      伊蒂丝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又清楚的明白,这位康德管家说的话正正好戳中了母亲的死穴,以前她不明白母亲那种老觉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她明白了……
      维尔利家族啊!多么古老响亮的姓氏!
      跟维尔利家族一比,母亲觉得他们这个城堡破旧又简陋似乎也不奇怪了。
      
      康德管家一行人在城堡安顿了下来,到了晚餐的时候,老管家激动地想服侍多年未见的大小姐用餐,但这直接冒犯了芬妮。
      伊蒂丝看看到从小看着她长大,一贯慈爱的芬妮管家这会儿却板着脸,她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前,腰背挺着,气势十足地看着康德,像一只捍卫领地的老母鸡。
      芬妮警告地盯着康德,嘴里不大客气地喊了他一声,“康德先生。”
      “夫人身边的事情有我就够了,实在不必劳动您。”
      这个您字挑衅意味十足,康德无奈地捏了捏眉心,曾经在塔格玛特的时候他就与芬妮打过交道,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性格。芬妮是大小姐的贴身女仆,现在又是这个城堡的管家,自己的确不能抢她的工作。
      柿子总要挑软的捏,康德视线偏转,看见正在小口食用蘑菇浓汤的伊蒂丝,他眼珠一亮,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看见康德快步走过来,伊蒂丝还没怎么样,玛丽却立马警惕起来。别看她胆子不大,可在被莫格里太太教育过后,她已经非常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是小姐的贴身女仆,现在这人想干什么,是要抢她的饭碗吗?
      玛丽昂着头,站在伊蒂丝旁边,她倒是没敢跟康德对视,可是位置却没挪动一分,十分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康德泄气了。
      波琳娜放下叉子,对着老管家和善的说:“康德,这里不需要你做什么,坐车劳累几天,你现在就可以回客房休息。”
      康德先生肃起脸,并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开玩笑,主人还在吃饭,没有下人先去休息的道理。
      晚饭期间伊蒂丝一直在走神,但是这不代表她没有发现几个下人之间的暗潮汹涌,比如有康德管家在这,芬妮的动作比平常更加一板一眼,她似乎端出了曾经在塔格玛特在管家学院的架势,理由很简单,一定不能在昔日老友面前输了阵。
      而玛丽,虽然竭力保持着镇定,老天保佑,她的确没出错,至少没有因为动作过大而吸引来母亲的注意,可跟训练有素的康德与芬妮一比,她的差距立马显现。
      家里细微的小变化让伊蒂丝清晰又深刻地意识到,或许她以后的生活会因为这些“客人”的到来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当然,这也只是或许,因为一切的决定权在母亲手中。
      
      波琳娜此时正在犹豫。她穿着一身轻薄柔软的真丝睡衣,坐在梳妆台前,芬妮正拿着一柄象牙梳为她梳理一头光滑柔顺的棕色卷发。
      “小姐在想该不该回去?”私下无人的时候,芬妮习惯性地称呼波琳娜小姐,而不是“夫人”
      波琳娜摇摇头,“回去当然要回去的,父亲的葬礼我不能不参加,只是——”
      芬妮微微一笑,“您犹豫的是爵位的事。”
      “你知道,我已经没脸再回塔格玛特。”
      “老爷早已经原谅了您,不然爵位继承人的顺位不可能一直不变,而塔格玛特,那是您的城堡,是您的家。”
      波琳娜站了起来,背着光,显得神情莫测。
      芬妮不紧不慢地将象牙梳放进梳妆盒,转过身来似乎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小小姐十岁的魔力觉醒,小姐打算怎么办?”
      波琳娜抿着唇,微抬下巴,语气缓慢却坚定:“当然要给她最好的一切。”
      芬妮笑了,“最好的一切”可不是城堡现在的条件能给的,康德那老东西虽然话不中听,但是道理是对的,这个秋吉小镇,连个像样的管家学院都没有。
      小姐姓维尔利,小小姐随母姓。
      她们不可能永远留在这个偏僻的地方。
      
      门外发出咔嚓一声响,波琳娜和芬妮都一齐朝门的方向看了过去。
      波琳娜挑起一边眉,扬声喊道:“伊蒂丝?”
      把手缓缓转动,伊蒂丝的小脑袋从门缝中钻了进来,脸上还带着偷听被抓包的羞愧感,“是的妈妈。”
      波琳娜微微一笑,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她朝伊蒂丝招了招手,伊蒂丝顺从地走了过去,伏在床边,波琳娜摸着她细软的头发,问:
      “宝贝是不是有很多疑问,譬如,你为什么姓维尔利,而不随父姓?”
      伊蒂丝有一瞬间的犹豫,但还是诚实点头。
      接下来伊蒂丝就听到了中国古代版“大小姐爱上穷秀才”的俗套爱情故事,故事的男主自然是她爹,只不过他爹勉强算是一个子爵家族的继承人,可母亲是侯爵的长女,按照身份地位来说,也的确跟大小姐穷秀才差不多了。
      
      老侯爵当然不能同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贵族娶走自己的女儿,他强烈反对这门婚事,可是母亲一直千骄百宠地长大,从小要什么有什么,骨子里就带了任性与倔强,她毅然决然要嫁给小贵族。后面的结局更加狗血,母亲性格强硬又骄傲,步入婚姻后爱情的热火熄灭,小贵族也愈发忍受不了母亲的强势,再加上母亲当初为了嫁给小贵族几乎是与维尔利家族闹翻了,小贵族一直暗中期待的维尔利能给予他们家族一些支持也成了空梦,对母亲的态度便愈发冷淡。
      最后的结果是,小贵族在母亲怀孕期间出轨了,对象还是家中的一个女仆,这几乎是一种羞辱。
      母亲毅然与小贵族公告离异,而她伊蒂丝还没出生就成了个没爹的孩子。
      跟小贵族姓是不可能的,所以,她随母亲,姓维尔利。
      伊蒂丝注意到,母亲在提起小贵族家里的时候,用的是一种极为冷淡与不屑的语气,当然,真正的贵族是不会将这种不屑表现在脸上的,伊蒂丝也是凭借对母亲的了解才能窥视一二。
      她在心里想想,以维尔利家的大小姐不屑于一个不知名的子爵,这的确合情合理,没有丝毫问题。
      怀着“这年头谁还没爱过几个渣男”的微妙心情,伊蒂丝安慰般地抱了抱母亲。
      波琳娜并不需要安慰,假如说人都会犯蠢,都会犯错,那现在的情况无非就是为她当初的愚蠢承担后果,波琳娜在意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亏欠了伊蒂丝。
      感受到母亲情绪的变化,伊蒂丝故意从她怀中仰起头,乖巧地说:
      “妈妈,我们要回去参加爷爷的葬礼吗?”
      伊蒂丝故意称呼了“爷爷”,而不是“外公”。事实也是如此,在她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母亲就与小贵族离异,她姓的也是维尔利,喊爷爷当然没有任何差错。
      波琳娜果然很高兴,她喜欢伊蒂丝用爷爷这个称呼,轻柔抚摸伊蒂丝的头发,波琳娜问:
      “宝贝想回去吗?”
      伊蒂丝想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仿佛是好奇地问:
      “妈妈,塔格玛特是什么样子的?”
      波琳娜的眼中出现一丝回忆,“塔格玛特有高耸的塔尖,有浮雕,有白鸽和满园的玫瑰……”
      “你想回去吗?”波琳娜看向伊蒂丝的眼睛,又问。
      伊蒂丝约莫感觉到她的回答似乎对母亲来说很重要,她思考半晌,然后点了点头。
      波琳娜笑了。
      
      第二天,波琳娜平静地宣布他们即将返程塔格玛特。
      康德老管家听到这个消息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 作者有话要说:  看见了好些眼熟的小可爱,开心!
    第二章红包继续掉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