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归来后》柯小聂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0-21 15:59: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轮回盘传来分配任务的仙音,总是莫得感情。
      
      “斩妖除魔,维持秩序,是我等修仙者本分。”
      
      林愫无奈,真是万年不变开场白。
      
      她微生疑惑,轮回盘的任务,分位白、赤、紫、青、黄。所谓紫级任务,参与者都是突破玄通境的修士了,诸如大宗门的长老,或者林愫这般小门派的仙尊之类。
      
      那么这桩任务,居然连坑了十二位玄通境的修士,甚至让其滞于这个小世界中。林愫不免嘀咕,不会是这轮回盘出了什么差错,误判任务难度了吧。
      
      然后林愫便听到耳边传来一声悠远的古钟敲打的梵音,似整个空间为之一颤。
      
      “任务重启,新加入弟子,林愫、宁娇色。”
      
      “新任务背景开启!”
      
      这是一个少女复仇的背景,故事里的少女谢滢,本来是个天真无邪的可人少女。一家人居住在溪谷村,过着尚算平静的安宁日子。
      
      谢家有双姝,谢柔、谢滢姐妹二人,均是溪谷村出名的美人。彼时谢滢年纪尚小,可十五岁的谢柔却已然出落得宛如饱满新荷,清新研丽,惹得村里面少年春心萌动,说亲的人将门槛都踏破了。
      
      然而那一年春天,村外的小河,送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所谓路边的伤者不要乱捡,毕竟谁也不知你会捡到什么样的人。可十五的的谢柔,却不过是个天真无邪的小村姑。她捡回那个男人,不但给他敷药,还撕了裙子给他裹伤。
      
      那男子其实是个邪修,虽然样貌年轻,实则年纪足可以做谢柔的不知多少辈老祖宗了。那邪修徒具人形,其实早就不剩半点人性了。他一见谢柔,就知道这个漂亮的村姑,是个绝好的炉鼎,可助他疗伤。一旦他伤愈,就能回去大杀特杀,将那些正道之士踩到脚下。
      
      而他花言巧语,更哄骗一个涉世未深的小村姑对他动心,倾心于他,愿意和他一并离去。实则这邪修是个正道不容的大魔头,只因逃脱突破封印时受伤太重,故而不愿意惊动附近的宗门,反倒使出花言巧语骗谢柔上钩。他对谢柔当然也没一点感情,只将谢柔当成一件道具。一旦谢柔被利用完毕,谢柔就会像废弃的药渣一样,沦为人干,被榨干所有的汁水。
      
      然则谢父却绝不同意的,小女儿说得对,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子,这般花言巧语,说不准转头就将大女儿给卖了。那便宜姑爷面上很和气,眼底却流转一股子邪气,然后某一日晚上,谢父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谢父是务农为生的,四十岁不到,在村儿里面正属壮年,很有几把力气,身体也一向很好。村里面铃医替谢父瞧过,竟也寻不出什么毛病,只说谢父是心脏骤停,然则面容安详,死尸唇角竟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还有一处,铃医长了个心眼没说,那就是谢父心口一片冰冷,说不清楚缘由。
      
      于是谢家如今,就由那个便宜大姑爷操持,哭成一团。
      
      倒是谢小丫不到十岁,心里却狐疑更浓。溪谷村附近也有几处修士门派,偶也有修士及此,替村民除祟,做做好事攒名声。谢小丫打小就是个伶俐姑娘,也十分羡慕向往,总想着法缠着那些年轻修士问东问西。她年纪小,根骨好,本来也有仙门弟子动意收她入门派,可谢家父母哪里舍得。
      
      这伶俐的丫头,竟是这家农户里最聪明的一个。
      
      谢小丫寻个由头,和家里人吵了一架,然后哀求邻人送她去婶娘家。然后实则,一出村口,谢小丫就瑟瑟发抖,牙齿轻轻打颤,一个小丫头竟说服邻人陪她去附近仙门求救。
      
      而那邪修害死谢父,渐渐也没耐心,头七未过,一天夜里,谢母居然窥见女儿被男人攥紧往外走。谢柔好似失了魂一样,怎么叫都不醒。此刻谢母也察觉不对,知晓这男子怕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了。
      
      然后便是穿胸一剑,对方凶相毕露,不顾救命之恩,一剑将谢母刺了个通透。
      
      谢小丫请来救兵赶来时,可巧窥见这一幕,已然来迟一步不及相救。好在谢小丫口齿了得,虽是小孩儿,言语颇具条理,居然请来一位宗门长老。那邪修身负重伤,不是其对手,不得以遁逃,总算将谢柔救下来。
      
      谢家姐妹哭了一场,之后谢滢就拜入仙门,一意修仙。而谢柔则嫁了个村夫,夫郎虽没多大本事,倒是对这个娇妻呵护备至,疼宠入骨。两个人生儿育女,过些平平淡淡的日子。渐渐的,谢柔也将那桩可怕的事情给忘记了。
      
      然则谁也不知,当年遁走的邪修,竟是个绝世大魔头。若非彼时其伤损颇重,救下谢柔的小宗门满门弟子加起来,也抵不过人家一根手指头。此魔名唤白愁仙,真身一头发丝皆白,却是鹤发童颜,面容犹自俊美,额头生一枚红痣,嗜血无情。正派被他血洗多次,闻风丧胆。恐怕当年那位长老,也不知自己面对竟是这样一位凶神。
      
      白愁仙一世凶魔,如何肯罢休。五年后他修为恢复,卷土重来。当年伤他那位长老,他斩其四肢,折磨而死,顺手屠尽门派弟子。至于已经嫁人的谢柔,彼时已然有两子一女,邪魔将她夫君、子女尽数杀死,顺道将谢柔掳走,毕竟谢柔是一副好炉鼎。而谢柔折磨几年之后,死得极之凄惨。
      
      而逃脱的谢滢,悲愤莫名,一介女修便踏上了茫茫复仇之路。
      
      “本次任务,助谢滢,诛邪魔,恢复小世界安宁。”
      
      林愫了解完背景资料,眼前白光一闪,双足便踩到了踏实的草地上。
      
      不愧是小世界,空气之中灵力稀薄,这使得林愫心中狐疑之意更浓。
      
      自打踏入仙途,林愫便知晓,原来这个世界分成了不同的空间,各个世界能源、灵气是截然不同的。而林愫所在的原世界,被称之为元界,是最高阶的世界,或者不如说林愫可知世界中最高阶的存在。
      
      元界若是一棵大树,那么各个小世界就是树上的一颗颗果实,微妙的和元界相互联系,影响着元界的气运。故而修士在享受元界的灵力浇灌时候,也须通过轮回盘完成平衡小世界的任务,剪出破坏世界平衡的邪恶人物。
      
      不过小世界就是小世界,像元境修士莅临小世界,基本等于仙人下凡。
      
      那白愁仙也许是个本土的大魔头,无敌于这个小世界。可在元境玄通境修士面前,基本只能跪下来叫爸爸。
      
      空气中灵气既然如此稀薄,这个世界修士修为也只能在这儿。
      
      既然如此,为何居然攻略多次不成功,拘了十二位元界玄通境修士在此。林愫飞快的思索,随意轻轻一晃手腕间玉镯,顿时也是叮叮咚咚的作响。
      
      正在这时,她耳边得闻一道含忿的嗓音:“林仙尊。”
      
      宁娇色是被意外卷入的,她已然突破玄通境获得紫级任务资格。彼时宁娇色的法器触及了林愫的衣角,也被轮回盘这般吸入。
      
      不过一旦被轮回盘卷入,元境修士是不能彼此攻击的,故而宁娇色纵然恨不得将林愫吞了,也只能作罢。
      
      宁娇色讽刺之意越浓:“怎么林仙尊还纡尊降贵,自己来做任务了。以前,不是有师容帮你交每月的小世界任务?还是你这位好属下,如今居然也是不要你了。”
      
      谁不知道林愫是个废物草包,也不知道哪里好命,送上门一个很厉害的下属师容。本来以师容的资质,投个大宗门也是毫无问题,没想到居然为林愫做牛做马。
      
      林愫想想,好像师容确实月初都不见人影。
      
      而月初,就是那位绝代白月光妙真人回归的日子。这让林愫唇角微微抽搐,不会吧,这位也是为了妙真人忍辱负重的主?
      
      宁娇色致力于给林愫心头插刀:“而且人家走就走了,似乎也没跟林仙尊你交代吧,否则今日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宁娇色冷哼,林愫肯定不知道师容有外心,否则也不会一副措手不及被迫上岗的样子。
      
      林愫反而笑起来:“那看来我运气一向不错,好不容易分配个任务,还有宁姑娘作陪。那我是无所谓能不能完成任务,可宁姑娘不想被人说是个草包吧。好不容易靠灵药突破玄通境,这小世界任务却完成得不怎么样,这叫别人怎么看。”
      
      宁娇色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当然她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只不过如今更难看一些。林愫说得没错,此刻宁娇色也承受了一些非议,暗自她也是个资源咖。而宁娇色心高气傲,如今也亟待证明自己。
      
      “你别拖我后腿!”宁娇色怒道。
      
      林愫展颜一笑:“所以,这叫聪明人动脑,笨人出手。”
      
      意思是,她不打算动手,准备和以前一样,她最拿手的躺赢。
      宁娇色干脆充耳不闻,不理睬林愫。既然不能动手,她知道论口舌很少有人能赢林愫。
      
      林愫轻盈的跟上,两个女修衣衫翩飞,宛如仙人一般,风呼呼的从耳边吹过去。
      
      林愫不觉思忖,这个小世界,其实有宁娇色动手就足够了,宁娇色的武力值完全够用。首先要弄清楚,为何一个紫级任务,刷那么多次不成功。
      
      待伴随感应牵引,寻觅到其他修士,林愫也总算松了口气。这十二个元界的玄通境修士都还活着,人看着也挺正常。眼前一张张面容,看着都是眼熟。林愫人缘虽然不怎么好,人至少还认得。
      
      刚才林愫还被害妄想狂发作,脑补有什么凶狠修士隐匿于这个小世界,猎杀元境修士之类。如今看来,她完全想多了。
      
      而宁娇色也认得其中一人,是无□□的长老,两人打了招呼还寒暄上。这足以证明,是林愫想得太多了。
      
      “仙师在上,求收信女入道修行。”
      
      “仙师在上,求助信女报仇!”
      
      山脚下,谢滢一步一跪一磕头,然后来悲声祈祷。她娇嫩的额头已然是磕得血肉模糊,鲜血染满了那张秀雅的面颊。然而饶是如此,谢滢眼中的火焰,却未曾丝毫减退。她,要报仇!
      
      以众人眼力,虽然远在山脚,却也是将谢滢情态尽收眼底。
      
      宁娇色方才听到任务发布时候,还并不觉得如何,毕竟觉得这一切好似故事一样。可如今见到了谢滢真人,看到她面颊上鲜活反应,联想谢滢这小丫头的遭遇,宁娇色终于微微有些不忍。这个女孩子所遭受一切,未免也是太惨。
      
      宁娇色的反应,被一旁的无色宗长老宗云尽收眼底,却也不以为意。在宗云看来,宁娇色毕竟年纪太轻,又是第一次执行小世界的任务。日子久了,做的任务多了,就不会对小世界的角色有什么感情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