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一章.进鬼屋 ...

  •   “垃圾鬼屋实锤了。”帕斯卡不屑的说。
      
      虽然内部不错,但是这么一看,这里的老板根本不懂鬼屋。
      
      鬼屋吓人的方式无非就是气氛塑造,让员工扮演鬼。
      
      只要牢牢地记住这里是鬼屋,玩家就根本不会感觉到恐怖。
      
      所以一个好的鬼屋会不断增加玩家的代入感,让他自然而然中不觉得自己是在玩鬼屋,而是融入到鬼屋塑造的故事里。
      
      而这玄妙的代入感,就是在完善的故事背景,精致的场景设计和扮演鬼怪的员工表现中来。
      
      一开始带领他们进来的人装神秘不愿意告诉他们故事背景减分,一进来场景给了他们惊喜算加分,但是这糟糕的员工演技,简直……
      
      让员工这么明显的加入玩家队伍不仅不会增加玩家的游戏代入感,反而会破坏整体的气氛,还不如在门口装玩家然后一起进来的好。
      
      而且在这种科幻气氛浓厚的场景内部,普通人用语言根本就无法制造多少恐怖的气氛。
      
      内部还算精致,看来老板下了本钱请的道具制作很厉害,但是故事设计就一塌糊涂了。
      
      除了杰克以外的所有人大概都有着和他同样的想法,看着正在失控说着【我们一定会死】之类话的中年人表情明显就多了敷衍。
      
      看在员工虽然差劲,但是表演这么努力的份上,他们可以勉强配合一下。
      
      几个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恶作剧的意思。
      
      他们人多,等会说不定可以反过来吓他还有后面的杰克。
      
      只有杰克很依旧用很畏惧的眼神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中年人。
      
      真的,就只有他觉得这个中年人的身上有些不对劲吗?
      
      和帕斯卡等人的感觉不同,从进来开始,杰克就感觉到一股冷飕飕的气氛围绕在他身边。
      
      不是进入场景感觉到的,而是从进入鬼屋开始他就感觉到了。
      
      门口招牌上爬着的活蜘蛛,仿佛有灵魂一样,嘲笑的盯着他们看。那栋摇摇晃晃的房子,本身就是一个可怕的鬼屋,最重要的就是门口接待他们的年轻人——
      
      杰克总觉得他好像看见了年轻人衣服下面的有暗红色阴影。
      
      他不敢细想,如果告诉帕斯卡他的发现,同学不仅不会感觉到恐惧,反而会嘲笑他胆小如鼠。
      
      但是……
      
      杰克盯着中年人的身后,下意识的想要远离他。
      
      他们没发现,中年人身上黑色的衣服总散发出一股腐烂的味道吗?还有这周围,浓郁的血腥味,让人恨不得想屏住呼吸。
      
      而在另一边,帕斯卡确实闻到铁锈味,血腥气总是会让人本能的觉得不安。
      
      但是他知道这只是鬼屋场景的一种手段而已。
      
      他对着他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假意做配合剧情的样子:“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倒是想看看这个鬼屋还能搞出多蠢的东西。
      
      “你们不知道也敢随便进来吗?”中年人愤怒的低吼,过了一会他的脸上露出一点混杂着不可思议的恐惧,“难道说外面也变得糟糕透顶了?”
      
      “外边已经……”帕斯卡装出害怕的样子。
      
      中年人盯着大门口破碎的洞口,喃喃的说:“跑出去了,那些东西都跑出去了。”
      
      他仿佛一下明白了他们的意思,眼神畏惧。
      
      “跟我来吧,我想我们给你们找到一点安全的地方。”中年人捂着手臂,脸色苍白的说道。
      
      他们的右手边是一个隐蔽的消防楼梯,帕斯卡他们本来以为是个装模作样的摆设,谁知道他握住把手居然真的打开了门。
      
      这个鬼屋老板看来是真花了本钱啊。
      
      他们跟在中年人身后,说话的过程中他们知道中年人名叫彼得,是这个地方的员工,但是他并没有说明这个公司到底是干什么。
      
      通过消防楼梯,他们朝着地下走,地下看上去才是整个鬼屋的主要部分。
      
      头顶溅上了血迹的灯撒下暗红色的光芒,脚下全都是乱七八糟上面全都是大大小小的脚印,是人们在匆忙逃跑时留下的痕迹。
      
      这场景做的太真实了,哪怕是原本不屑一顾的年轻人们,也在进入这里后本能的觉得不安,眼前仿佛都能出现一大群人慌乱逃跑的场景。
      
      尤其是在踩到地上腐烂的碎肉,蛆虫跑开的瞬间,两个女孩差点吐了。
      
      不得不说,这道具制作是真的精致了。
      
      塔克拉和安娜是一对情侣,今天会来纯粹是为了看杰克的笑话,而他们俩并没有帕斯卡那么热衷于鬼屋。
      
      进入到这里以后,安娜就有些不安,她悄悄的拉了一下塔克拉:“你发现没有,这地方没有音乐。”
      
      他们俩人虽然不热衷鬼屋,但是和帕斯卡在一起也是参观了不少鬼屋的,所以安娜知道很多鬼屋都会放点恐怖音乐作为背景,这些音乐大多都是心理暗示作用,能增加人的恐怖感。
      
      但是从进到这里面之后,五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听到任何多余的声音,除了他们自己的声音以外,就只有头顶通风管道呼呼的声音了。
      
      一旦他们不说话了,四周就会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好像他们真的是在一个被丧尸入侵后没有活人的地方一样。
      
      “大概这里的老板没准备好音乐吧。”塔克拉说,和帕斯卡完全不怕不同,他开始隐隐有些不安了。
      
      周围的环境安静的太过真实,反而让他产生期待能听到某些恐怖的音乐的愿望——至少那样他们可以是确定这真的是一个鬼屋。
      
      他猜,安娜可能也有同样的感受。
      
      “要不要和帕斯卡说一声?”安娜说。
      
      塔克拉摇了摇头,这只是一种感觉,没必要说。
      
      安娜抓着他的手,盯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表情有些不对劲,过了一会又松开了。
      
      塔克拉忽然看见墙角处好像有什么痕迹,于是他蹲了下来,眯起眼睛看。
      
      【他出来了,他们出来了,我完了。】墙壁上是用指甲刻出来模糊的字迹,字迹周围还有黏糊糊的血液。
      
      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已经干枯的血液沾到他的手上。
      
      他下意识的嗅了一下,是真的铁锈味。
      
      他知道有些鬼屋为了增加恐怖感,会使用动物血液布置场景。
      
      怪不得,从进入以后,他们总是能嗅到散不开的血腥气。
      
      他却又直觉这味道好像有点不对,正在他观察的时候,沾到血液的地方出现一种刺痛感。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种感觉是为什么,就听见最前方彼得严厉的说道:“别随便动这里的东西!”
      
      他的声音严厉,带着不容否定的权威性,几乎让他下意识的站起身,藏住了手臂。
      
      “你动了什么?”彼得盯着他看。
      
      下意识的,几乎是下意识的塔克拉摇头说道:“没有,什么都没有动。”
      
      他悄悄的把手上的血迹擦掉,但是感觉到刺痛感好像比之前更强烈。
      
      彼得怀疑的看着他,这眼神让塔克拉觉得心虚,最后彼得还是没说什么,只是领着他们继续走。
      
      因为下意识的心虚,塔克拉跟在他身后,甚至于忽视了他的朋友帕斯卡中途叫他自己的声音。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听话。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彼得已经带着他走到了鬼屋深处,全程没有说一句话。
      
      老天,我这是怎么了?居然真的被这里的假场景所欺骗,感觉到恐惧了吗?塔克拉心里想,看来老板虽然干了些蠢事,但是也不是全无能耐的。
      
      “我刚才叫你,你怎么不回应?”帕斯卡不满的对着塔克拉说,刚才旅途中他看到一个很好的隐蔽点,那个地方不管是鬼屋员工还是杰克都绝对不会发现。
      
      他们可以悄悄躲起来,然后吓杰克和那个鬼屋员工一跳。
      
      塔克拉没说话,表情有些尴尬,他不好意思说,他刚才压根就没注意到帕斯卡叫他。
      
      “怎么回事啊,塔克拉?”不满同伴的反应,帕斯卡不满意的叫道:“什么时候你变得那么听话了?”
      
      “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塔克拉说,他想解释他刚才忽然产生的不安,但是又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哪里。
      
      这里只是一间鬼屋,他如果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感觉来自那里的话,帕斯卡绝对会笑死他。
      
      “等会不会这样了。”他只能这样说。
      
      而正在这时候,他们忽然听见了什么东西在地上拖拽的声音。
      
      次啦——次啦——
      
      一瞬间,彼得的脸色一变。
      
      他指着旁边一个房子说:“待在这里。”
      
      说完他转过身,准备离开。
      
      帕斯卡等人一下子反应过来:“喂喂喂!”
      
      但是他们叫不住彼得,转瞬之间熟悉地形的中年人就已经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所以这到底怎么回事?一个突然出现的鬼屋员工,又突然消失?”帕斯卡不满的说,“出去以后,我一定要给他打差评。”
      
      “这不是正好吗?也许这个员工的任务就是把我们带到主要场地来就算完成任务了啊?”贝拉说,“我压根就不想让人带着我玩,要不然鬼屋还有什么意思啊?现在不就是自由探索时间?”
      
      这么想想也是。
      
      帕斯卡递了个眼神给塔克拉,但是谁知道塔克拉和安娜却认真的盯着房间的墙壁看——墙壁原本应该是白色的,但是被血迹的侵染后,一大半已经变成了红黑色。
      
      “塔克拉?塔克拉!”帕斯卡不满的叫了两声,塔克拉像是才回过神来一样,慌忙的转头去看帕斯卡。
      
      帕斯卡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拖到角落里:“你今天怎么有点不对劲?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他朝着杰克的方向,对着塔克拉使了个眼色。
      
      他们虽然说是杰克的朋友,但是实际上却并不喜欢他们的这个同学,在他们看来杰克是个胆小鬼,什么都不敢做。
      
      尤其是在不久前,杰克赢得了帕斯卡的奖学金,帕斯卡对他更加不满,因此他们才假借让杰克大胆尝试的理由将人拖到了这里来。
      
      塔克拉抿起唇,整杰克他是无所谓了,但是……
      
      这地方真的有些不对劲啊。
      
      只是他不好意思说,在他看来,他和帕斯卡一样,都是大胆的人,而不像被认为是胆小鬼。
      
      所以他点了点头,然后凑到帕斯卡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话。
      
      帕斯卡立刻露出笑容,呼唤杰克道:“杰克,等会我们分成两条路一起出去吧,这样更加方便我们去找那个金色袖扣。”
      
      杰克也不是傻子,一听就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坏主意,但是他这人生来性子比较弱小,所以也不敢说反对的话。
      
      帕斯卡一看杰克答应了,立刻说:“既然你这个样子,那你和我、贝拉一队,塔克拉和安娜一队。”
      
      他这么说实际上也没打算征求杰克的意见。
      
      很快五个人就分成了两队从房间里出去了。
      
      外边的血腥味似乎更浓了一下,塔克拉隐约这么感觉到。
      
      但是他还是压下心中的不安,准备去按照和帕斯卡商量的计划整杰克。
      
      正在这个时候,他的女朋友安娜忽然拉了一下他的袖子:“你和帕斯卡商量了什么?”
      
      “啊?”
      
      “你和帕斯卡暗地里商量了什么?”安娜又问了一遍。
      
      “帕斯卡要我等会装作真的有丧尸的样子去吓杰克。”塔克拉说。
      
      谁知道一贯对他们所作所为并不在意的安娜忽然开口说道:“我觉得你们这样做太过幼稚了。”
      
      “啊?”什么时候安娜会指责他的所作所为?鉴于她也不喜欢杰克,对待杰克的方式一贯不都是赞同的吗,但是看安娜一脸认真的样子,他也只能咧开嘴说,“这就是个玩笑,就是个鬼屋,也不会死人啊。”
      
      “我不想和你们玩这个玩笑,既然你们这么喜欢,那我也不想和你一起走。”安娜愤怒的说道。
      
      说完她快步离开,然后飞快的朝着前方走。
      
      “喂喂喂,安娜!”塔克拉叫不住她,转眼间安娜就已经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安娜怎么怪怪的?塔克拉心里着急,还是决定先去把女朋友追回来。
      
      但是他刚走两步,忽然感觉手上好像有些痒。
      
      想伸手抓了一下,结果一碰到就感觉到一片粘滑腻的触感。
      
      他本能的抬起手,看见他的手臂瞬间惊恐大叫起来。
      
      整条手臂上的皮子都被扯了下来,露出下面开始腐烂的血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