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一只尖叫啾 ...

  •   阮久最讨厌别人拿他的名字做文章,说他是“软啾啾”,是小麻雀。
      
      他是“阮啾”,偏偏兄长是阮鹤。旁人总说他那样贪玩,一定是行了八辈子的大运,才投胎到阮家,做了阮鹤的弟弟的。
      
      否则白鹤与麻雀,又怎么能做一对兄弟?
      
      赫连诛虽然不知道其中内情,但他拿麻雀来比阮久,就已经足够让阮久恼火许久了。
      
      萧明渊伸长手,捏了捏阮久的衣袖:“诶,别生气了。”
      
      阮久转头看他,要揽住他的肩,萧明渊疯狂挣扎:“狗!狗!”
      
      阮久把狗绳丢给十八,强硬地扣住萧明渊与魏旭的肩:“算上这回,那个赫连诛可惹我三回了。”
      
      “你昨天不是给他一顿——”萧明渊双手拧出花来,故意道,“一顿乱揉了吗?你还让我也不要在意,要是闹到父皇面前,我也……”
      
      “是不是兄弟?”
      
      “不是,我是八殿下,宫里可没有一位‘久殿下’。”
      
      阮久抿了抿唇角,软下语气:“求你了。”
      
      萧明渊按住他:“好好好,你正常一点。”
      
      阮久再看向魏旭,魏旭点了点头:“嗯,你说怎么办?”
      
      于是阮久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教训赫连诛一顿。
      
      萧明渊好心捏捏他的手指:“你的手抽筋了。”
      
      阮久:“……”
      
      *
      
      萧明渊在永安城各个游乐场所都有包间,将近正午,他领着一行人,就近去望旌楼用饭。
      
      朱楼玉阶,锦屏翠幔,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两个伙计推着挂满菜牌的几层木架,进了二楼最大的包间。
      
      “这边都是新菜,这边是咱们家做了十几年的招牌菜,殿下与小公子……还有这位使臣一起看看,今日要吃些什么。”
      
      赫连诛大约是看不懂汉字的,只觉得菜牌下边缀着的铃铛好看。伙计们推动木架的时候,那铃铛也跟着响,清脆悦耳。
      
      梁人精通玩乐,吃饭点菜也这么多巧思。
      
      阮久扭头朝萧明渊使了个眼色。
      
      萧明渊轻咳一声,道:“魏旭,我单独宴请赫连使臣,你请使臣的随从移步隔壁去用饭吧。”
      
      魏旭点了点头,转头去和赫连诛说话。
      
      那几个随从一听这话,看起来不太乐意,赫连诛倒是不在意,摆了摆手,就让他们下去了。
      
      萧明渊问阮久:“你点好了没有?”
      
      阮久起身:“我又不知道鏖兀人的口味,还是请赫连使臣自己点吧。”
      
      伙计一听这话,连忙拿出一个木托盘,托盘里盛着八枝还带露水的桃花。
      
      赫连诛不解,阮久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要他看着。
      
      阮久捻起一枝桃花,走到木架八步前。转了一下桃花枝,花瓣打在下巴上,甩了他一脸水。
      
      赫连诛又要笑,见阮久脸色变了,赶忙忍住。
      
      阮久抬手将桃花掷出去,打中一个菜牌,铃铛一声轻响。
      
      一个伙计将菜牌取下来,另一个负责传话:“松鼠鳜鱼!”他笑着对阮久道:“阮小公子专爱这一道菜。”
      
      阮久将剩下的桃枝拢在手里,递到赫连诛面前:“你自己丢,丢中哪个就吃哪道菜,丢不中就吃白饭。”
      
      魏旭如实翻译。
      
      赫连诛也不计较,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他从阮久手里接过一枝桃枝,觉得新奇,低头看了看,还用手指捻了捻桃花瓣,随后抬起头,手腕往前轻轻一送,便打中了正中的菜牌。
      
      伙计摘下牌子:“挂炉山鸡!”
      
      赫连诛听不懂,不知道自己究竟点了什么,转头去看阮久,笑了一下。
      
      在阮久眼里,他笑得得意又张狂,分明是在炫耀。
      
      讨厌!
      
      阮久抱着他的腰,再把他往后拖了好几步:“太近了,你站在这里丢。”
      
      赫连诛再接过一枝桃花,随即传来一声铃铛脆响。
      
      讨厌死了!
      
      阮久把桃花往他怀里一塞,扭头就走。
      
      赫连诛回头看他,看着他在一边找位置坐下,转回头,继续投花枝。
      
      阮久与萧明渊坐在小榻上,眼看着他百发百中。
      
      “真是棋……”阮久撑着头,闷闷道,“投壶逢敌手。”
      
      两人一左一右,萧明渊也撑着头:“你真想整他?”
      
      “他都说我是小狗小鸟了!”阮久攥着手,“此仇不报,我吃不下饭。”
      
      这时魏旭走到他身边,提醒了一句:“要不你再和他比打马球?”
      
      “累死了。”阮久抱怨道,“你不知道,我昨天在马球场上歪那一下,晚上回去的时候,腰都酸了。”
      
      “那就和他比打牌下棋,这个是你强项。”
      
      魏旭撇了撇嘴,显然是想起昨天在客满楼打牌,阮久一边哭着说自己要输了,一边下牌,最后赢了的事情。
      
      “对哦。”阮久眼睛一亮,坐直了。
      
      这时赫连诛手里的桃花也投完了,阮久上前吩咐伙计:“就照使臣投中的上,再准备一副叶子牌。”
      
      伙计应了,特意问了一句:“小公子,是上酒还是上茶?”
      
      阮久刚要说话,萧明渊便上前搭住阮久的肩:“上酒。”
      
      阮久有些犹豫,萧明渊拍拍他的肩:“没关系,哥两个帮你把他喝趴下,你再和他打牌,稳赢。”
      
      其实萧明渊老早就想教训赫连诛了,若不是他们拦着,昨天那个花盆在赫连诛调戏阮久的时候就该砸下去了。
      
      阮久又道:“可是他这年纪……”
      
      魏旭道:“你放心,鏖兀苦寒,五六岁的小孩都会喝酒。不过他肯定比不过我们……”他自动把阮久排除在外:“两个。我们不喝多,帮你把他喝到五六分算完。”
      
      阮久点点头:“好。”
      
      他看着赫连诛,得意地抱着手。
      
      *
      
      不多时,菜都上齐了,酒壶也在一边摆好了。
      
      萧明渊叩了叩桌案:“斟酒。”
      
      伙计端起酒壶倒酒,赫连诛见那果酒是胭脂色的,疑惑地多看了两眼。
      
      魏旭解释道:“使臣,这是樱桃酒。”
      
      赫连诛点点头,抬头看见轮到阮久的时候,伙计就换了茶壶,颇为疑惑。
      
      魏旭又解释道:“使臣,他不会喝酒。”
      
      阮久不会喝酒,他爹阮老爷也不让他喝酒。永安城中各家饭馆酒楼都知道,所以方才那伙计会特意问他一句。
      
      阮久自己也不爱喝,他的纨绔朋友们把家中父兄的藏酒偷出来喝的时候,他就抿了一小口,结果被辣得直咳嗽,被他们笑话。
      
      但他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阮久喝醉的模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阮久听见他们说话,大约猜到他们在说什么:“魏旭,跟他说,你和八殿下陪他喝。”
      
      赫连诛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也对魏旭说了句话:“没有酒味。”
      
      魏旭连忙道:“他真的不会喝,他是一杯倒,果酒也倒,就连吃酒糟鹅掌也倒。”
      
      赫连诛还没来得及说话,阮久就喝了一杯——
      
      萧明渊怔怔地看着他:“阮久,你……”
      
      阮久抿了抿唇角,看了看手里的酒杯,然后将已经空了的酒杯倒过来。
      
      一滴不剩。
      
      萧明渊提醒:“这是我的杯子,你拿错了。”
      
      阮久惊愕:“我说它怎么是甜的!”
      
      萧明渊与魏旭迅速起身,一人掐他的脖子,一人给他倒茶舀汤。
      
      “你快点吐出来啊!”
      
      “快快快,喝点汤压一压!”
      
      阮久被晃得头晕:“那到底是吐出来,还是压下去啊?”
      
      赫连诛看着好笑,才一杯而已,他们那么紧张做什么?
      
      *
      
      赫连诛很快就知道阮久的朋友们为什么紧张了。
      
      一顿饭吃了小半个时辰,赫连诛酒量极好,一壶果酒他如同喝白水一般喝下去。
      
      萧明渊与魏旭只顾着照看阮久,要整他的心思一时间都歇了,才懒得管他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萧明渊拍了拍阮久的肩:“诶?要不今天还是算了吧?明天再……”
      
      阮久用手背捂了捂发烫的脸颊,声音也变得黏糊起来,一摆手:“来人,把这儿收拾了,我和赫连诛玩两局叶子牌。”
      
      萧明渊与魏旭对视一眼,完了,开始了。
      
      他们想把阮久拉走,但阮久不肯,挣扎着拖着圆凳坐到赫连诛面前:“我教你玩牌。”
      
      赫连诛看着新拿上来的叶子牌,也觉得新奇。
      
      阮久抓了一把纸牌在手里,挑拣出几张,摆到赫连诛面前:“这四张花色不同,就是……”
      
      魏旭要翻译,阮久一把推开他:“不用,他肯定听得懂,我讲得可明白了!”
      
      魏旭与萧明渊再次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没办法,他们只能站在阮久身后,盯着他一些。
      
      两人语言不通,阮久喝了酒,说话有点黏糊,用手比划着地向赫连诛解释,连脚都用上了。赫连诛竟也听得也认真,还时不时点点头。
      
      萧明渊咂舌:“我连阮久说的话都听不清楚了,赫连诛竟然还能听得懂。”
      
      魏旭抱着手:“竟还如此入神,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牌友。”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见阮久道:“大概就是这样,开始吧……”
      
      阮久忽然想起什么,抬起手:“等一下,还没有设赌注!”他看向赫连诛:“要是你输了,你就学小猪叫,哼哼哼;要是我赢了……”
      
      萧明渊面无表情地提醒道:“错了,他输和你赢是一样的。”
      
      阮久掰着指头,没有算清楚,干脆不算了:“要是我赢了,你让我挼一下。”
      
      他对这只小狗念念不忘,睡着醉了都忘不了。
      
      于是一只醉猫和一只根本不知道规则的小狗开始打牌。
      
      阮久两次放下自己手里的纸牌,然后宣布自己赢了!
      
      他站起身,和两个朋友击掌庆祝:“耶!我赢了!”
      
      两个人面无表情地捧读:“哇,你真棒……”
      
      然后阮久搓搓手,把魔爪伸向赫连诛的头发。
      
      赫连诛的头发有点蓬松,还有点儿打弯,鏖兀人未成年之前都是披着头发的,方便阮久揉搓。
      
      就这样摸了许久,阮久意犹未尽,把自己头上的发带扯下来,用剪子劈成两段,拿其中一段给赫连诛系上。
      
      他摸着下巴欣赏,最后歪了一下身子,倒在赫连诛怀里。
      
      终于睡着了。
      
      世间竟有如此不能饮酒之人,赫连诛抱着他,感觉十分奇妙。
      
      *
      
      阮久再醒来时,是在自己房里,天也已经半黑了。
      
      十八正给他擦脸:“小公子再睡一会儿吧。”
      
      阮久摇了摇脑袋,甩开他的手,抱着被子要坐起来:“不用了,是不是该吃晚饭了?”
      
      “小公子,听我的劝,你还是再睡一会儿吧。”十八目光诚恳,“你一起来,就要挨打了。”
      
      阮久一听这话,迅速躺回去:“怎么了?”
      
      “你在望旌楼喝得烂醉,八殿下和使臣亲自送你回来。老爷早先就嘱咐过你,让你不要在外面喝酒,你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刚把你带回来,还没进门,你就抱着门口的柱子唱歌,唱了小半个时辰,还让我们给你打赏——说起这个,小公子,我把我这个月的月钱都打赏给你了,你能不能还给我?”
      
      阮久把被子扯过下巴,牙齿哒哒地响:“都这时候了,你还计较钱……”
      
      “还有,夫人好容易让人把你弄到床上,然后罗绮庄的账单就来了。”
      
      “什么账单?”
      
      “小公子上午带鏖兀使臣去罗绮庄做衣裳,赵掌柜的、以为他们是小公子的朋友,就……”
      
      阮久惊恐:“赵叔、赵叔没收他们钱!?”
      
      “是,本来几匹布、几件衣裳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小公子那时候让他们把最贵的都拿上来,花销着实有些大,赵掌柜过来报账,正巧被老爷撞上了。”
      
      阮久把被子扯过头顶,躺得挺直:“十八,你记住,从现在开始,我已经死掉了,五天之后我再复活。”
      
      十八忽然没了声音,阮久顿觉不妙,使劲把被子拽住,外边人捏着被角,声音低沉威严:“阮久。”
      
      阮久拽着被子,蹬着脚使劲往被子里滑:“爹,你听我解释,其实我也是为大梁的外交事业做贡献,那个赫连……”
      
      他恨死赫连诛了!
      
      此仇不报,他就不叫阮久!

  • 作者有话要说:  阮老爷今日收支——
    支付宝收入9两
    支付宝支出999,999,999两
    为了养活软啾,只能不断挣钱,成为首富,勉强保证软啾的生活
    感谢在2021-03-15 17:13:15~2021-03-15 23:50: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咕咕咕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谢叉子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