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只软啾 ...

  •   从西北草原来的使臣团抵达大梁国都永安时,阮久正在马球场上拿进一分。
      
      十六岁的少年郎穿一身状元红的薄春衫,马尾高束,袖口紧扎,腰缚玉带,脚蹬云靴。日光直照下,衬得他面色更白,额上颈上汗珠晶莹,一双杏眼微微凝定——
      
      紧盯着场上那个镂空彩绘的马球。
      
      马球在各个画杖之间来回,最后朝他迎面飞来。
      
      几个少年同时喊了一声:“阮久!”
      
      被喊作阮久的红衣少年骑在马上,左手挽住缰绳,让缰绳在自己手腕上绕了两圈,右手握紧画杖,迎风策马上前。
      
      马球就要从他身边擦过去时,阮久拽着缰绳,侧身一倒,扬手一挥。
      
      只听得一声轻响,马球便转了个方向,朝对面飞去。
      
      场上场下,无不屏息凝神,抻着脖子、搭着手帘去看。
      
      只见那马球在空中划出一道极圆满的弧线,躲开扑上来阻拦的少年,径直落入网中。
      
      平静仅持续了一瞬,随后场上场下一起爆发出震天动地的一声欢呼:“彩!”
      
      阮久翻身坐好,小小地“耶”了一声,笑得一双圆眼都弯做月牙儿。
      
      他挥了挥画杖,桃花流水小肥雀在阳光下熠熠生光——
      
      他画杖上的彩绘是用矿石颜料蘸了金粉画的。
      
      华贵又精致。
      
      阮久这一球,大挫对手士气。之后半场,不论对面再怎么打,都盖不过阮久的风头了。
      
      *
      
      这一场马球赛很快就结束了,和阮久一个队伍的少年们都喜气洋洋地下了马,将缰绳与画杖丢给小厮,大步走向阮久。
      
      “阮久刚才那一球真是绝了。”
      
      “啧,结果看台上的姑娘家全都撩着帷帽,看他去了。”
      
      阮久衣摆一飞,也下了马,甩了一下束得高高的马尾,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不远处有人酸溜溜地说:“不就是赢了一场马球吗?高兴得跟在西北打了胜仗似的。”
      
      众人闻言,皆是脸色一变。
      
      说话那人是另一个队伍里的,因为输了马球,正被一群侍从簇拥着劝慰开解。
      
      而他衣着华贵,头束金冠,脚蹬锦靴,看起来身份不凡。正是因此,这一群半大少年纵使气恼,也没有人敢说话。
      
      那人在阮久面前停下,见他也不说话,愈发得势,叉着腰道:“阮久,你在看什么?”
      
      阮久眨了眨眼睛,最后还是垂下眸:“回八殿下的话,阮久不敢。”
      
      大梁天家姓萧,皇子行明字辈,这位八殿下名为萧明渊。
      
      萧明渊是皇帝的晚来子,平素在宫里就横行无忌,习惯了事事顺心的日子。
      
      陪玩的侍从太监,或许会因为他皇子的身份有意让着他,但这群半大的少年,都是心高气傲的年纪,又怎么会刻意相让?
      
      他脾气臭,输不起,偏偏又只喜欢和他们在一块玩儿。
      
      今日输了球,正是萧明渊恼火的时候,偏偏听见阮久那边吵吵闹闹的,他心中不快,脱口便呛了阮久一句。
      
      他说话不过脑子,想着难得能够压上阮久一头,又开了口:“整天张牙舞爪的,一点都不像是亲哥差点死在西北战场上的人,是你亲哥吧?差点死在……”
      
      阮久的眼睛倏地就红了,没等他说完,就攥着拳头,上前一步,定定道:“八殿下慎言,此事与我哥哥无关。”
      
      萧明渊被他吓了一跳,往后一退,险些跌倒,被一群侍从扶住了。
      
      他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人,重新支愣起来:“怎么?你一介商户之子,还想对本殿下动手?”
      
      阮久圆溜溜的杏眼瞪着他,随时要扑上去咬他一口似的:“未尝不可。”
      
      一群侍从连忙挡在萧明渊面前,阮久的朋友们也赶忙把他按住。
      
      两边对峙,风雨欲来之时,忽然有一个小太监从远处跑来。
      
      “殿下原来在这儿呢。”小太监快跑上前,朝一行人行了礼,然后转向萧明渊,“殿下快随小的进宫一趟吧,皇上正传呢。”
      
      萧明渊顿时消了气焰,摸摸鼻尖:“可知道是什么事?”
      
      “西北的使臣团眼看着就要到了,皇上请几位殿下都过去看看。”
      
      不是为了功课的事情就好,萧明渊松了口气,摆手道:“走。”
      
      临走时,他还回头看了一眼阮久,阮久只当他在挑衅,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引得朋友们七手八脚地把他按住。
      
      “好了好了,八殿下的脾气就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走吧,今日赢了球,去客满楼吃点心,我请客,好不好?”
      
      阮久瘪了瘪嘴,闷闷道:“我不去了。”
      
      “那你去哪儿?”
      
      “我回家陪陪我哥。”
      
      想是方才萧明渊说的话,还有那小太监说西北使臣团的事情,戳着他了。几个朋友反应过来,也不勉强,只是好言好语地哄着他。
      
      *
      
      马球场外设有单间,供这些公子哥儿打完马球换衣裳。
      
      朋友们一路哄着阮久,在各家包下的房间前挥手作别。
      
      看着阮久进去了,才有人敢问:“诶,西北那个蛮族叫什么来着?”
      
      “鏖兀。”
      
      “什么?”
      
      “‘鏖战’的‘鏖’,‘兀立’的‘兀’。”
      
      “什么东西?怎么这么怪怪的?”
      
      那人话音未落,阮久的房门忽然被人打开,阮久从里边探出脑袋:“就是那个该死的——”
      
      他提气:“嗷呜!”
      
      一片死寂。
      
      阵阵窃笑。
      
      最后是震天爆笑。
      
      阮久再“嗷”了一嗓子,砰地一声把房门摔上。
      
      *
      
      房里,名为十八的小厮将巾子拧干,递给阮久:“小公子擦把脸吧。八殿下走的时候,派人来赔罪了,说等他从宫里出来,就请小公子去客满楼吃点心。”
      
      阮久随便抹了把脸,就把巾子丢回铜盆里:“我少他那几块点心吃不成?不去。”
      
      温水溅了十八满袖都是,他抱怨道:“小公子和八殿下不高兴,把气都撒在我身上做什么?”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萧明渊身边那个小宫女,你哄着我过去,你自己也好和她说说话。”
      
      阮久不再看他,哼了一声,转头走到木屏风后边。
      
      他扯开衣带,想起方才萧明渊的话。
      
      萧明渊的话,一半对,一半错。
      
      阮久确实是商户出身,却也不是寻常商贾家的公子,否则他也没有机会同这一群身份显赫的公子哥儿,乃至皇子一起打马球了。
      
      他是梁国首富之子,有一群自小相识、非富即贵的纨绔朋友。
      
      他们聚在一块儿,别的不会,唯独精通玩乐,马球蹴鞠、拨弦弄曲,都不在话下。
      
      至于方才说起的西北蛮族“嗷呜”,阮久想到他们就牙根痒痒。
      
      大梁西北边是一片极其辽阔的草原,游牧部落无数,其中最大的一个便是鏖兀。
      
      早些年小部落以鏖兀为尊,而鏖兀又与大梁交好,还算是相安无事。
      
      可是这几年不知为何,几个小部落屡屡侵扰大梁边境,鏖兀非但不予约束,反倒从中挑拨谋利。
      
      大梁被几次战争掏空了国库,便动了让商人以钱财入仕的念头。说得直白些,就是“卖官”。
      
      阮久的兄长阮鹤素有报国之志,从前一直苦于无门而入,此时也在朝中谋得一官半职。
      
      没多久,鏖兀再次进犯,阮鹤作为文职跟随上阵,在一次苦战中,身受重伤,险些丧命。
      
      由此,阮久便记恨上了鏖兀。
      
      前阵子大梁与鏖兀商定休战,所以鏖兀派遣使臣来到大梁都城永安。
      
      阮久解下汗湿的衣裳,甩在衣桁上,喊了一声:“十八。”
      
      十八忙应道:“小公子?”
      
      “刚才那小太监说,鏖兀的使臣团到了?”
      
      “是……”十八拉响警铃,“等等,小公子、小祖宗!你想做什么?”
      
      阮久不回答,哼着小曲儿,自顾自地拿起干净的衣裳,抖落开穿上。
      
      十八没听见他说话,急得要给他跪下了:“小祖宗你可不知道,鏖兀人个个儿都身高八尺,壮得跟熊似的,拳头比小公子吃饭用的……不,煮饭用的砂锅还大,一拳就能把人从永安街街头打到街尾。小公子可别自作主张去招惹他们……”
      
      这时阮久已经换好衣裳,捋着头发,从屏风后边出来了。
      
      他换了一身玉白衣裳,披一件单层的石榴红披风,贵气又张扬。头发重新扎起,仍旧束得高高的,发带两边与乌发一同垂下,尾处坠着两个月牙形的白玉。
      
      “我就是去看看,瞻仰一下鏖兀风采,不可以么?”阮久抱着手,扬了扬下巴,“去牵马。”
      
      *
      
      十八苦劝无果,不情不愿地把缰绳交给阮久:“小公子,我们还是坐马车回去吧?马车舒服,还能在车里吃点心……”
      
      “不好。”阮久夺过缰绳,翻身上马,“走。”
      
      待十八反应过来,阮久已经策马跑出去老远,只留给他一个石榴红披风在风中翻飞的背影。
      
      他赶忙上马去追:“小公子,你别跑,等等我!”
      
      阮久不回头,再挥了一下马鞭。
      
      十八实在是多想了,他又不傻,怎么会平白无故去招惹别人?
      
      他只不过是想看看,鏖兀族的人,是不是真像别人说的那样高大。
      
      一路策马到北城门,道路两边有禁军护卫,阮久只好在官道边的空地上停下。
      
      他来得巧,鏖兀的使臣团才和接待的官员见过礼,这时正往城门里走。
      
      阮久看着,只见鏖兀士兵或骑马,或步行,看不出怎么就壮得像熊,也看不出究竟哪里与大梁士兵不同。
      
      他看了一会儿,觉着没意思,才调转马头要走,忽然发现鏖兀队伍里,也有人在看他。
      
      马车帘子往两边系,里边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那少年披着头发,穿着不知道是什么皮毛缝制的素色衣袍,肤色略黑,但眉眼干净,眼眸深邃漆黑,在日光下似乎在发光,扑闪扑闪。
      
      像还未长大的野生小狼,在最温顺的年纪。
      
      少年与阮久对上目光,知道自己偷看被发现了,也不害臊,咧开嘴就朝他笑,露出两颗洁白的犬牙,大方明亮。
      
      阮久却一下子就恼了,有什么好笑的?
      
      他摸了摸身边,没有找到趁手的武器,就举起手,朝他扬了一下——
      
      不许看!再看就打你了!
      
      但那少年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想了想,也举起手,朝他挥了挥。
      
      阮久气噎,抬手用衣袖挡住脸,不让他看。而后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好害羞的?
      
      于是他放下手,毫不客气地朝对面扮了个鬼脸——
      
      略略略!

  • 作者有话要说:  软啾:略略略!
    大王:我直接“嗨,老婆!”
    胖胖生:嗨,小可爱们~
    胖胖生跪着说:
    相逢一场不容易,快乐看文莫生气
    这本不行换一本,这就好比做游戏
    攻受都是我的宝,宝们成长不容易
    我爱读者读者爱我,端正写文我已尽力
    感谢禾禾煮珍珠的1个地雷!
    感谢蔚池晏的10瓶营养液!感谢乔司的9瓶营养液!感谢和羞走的8瓶营养液!感谢佚名、吕吕吕吕、S的1瓶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