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孩子的亲爹 ...

  •   “你确定要去询问天道?问出来的结果,可能并非你想要的。”老子盯着涂兔,越看她越觉得不像至宝。
      
      但他也不明白,就算涂兔只是个小妖,也是个毫无特色的小妖,至宝为什么会让她怀孕?
      
      还是说,夺走至宝之人不小心泄露了宝贝的气息,恰好击中了她?
      
      “当然要问啊,昨天不是都说好了?老子道友你该不会是想反悔吧?至于结果,无论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哪怕问出来孩子他爹是你,我也……”
      
      涂兔咬了咬牙,违背良心的吐槽道:“我也只能咬着牙认了不是?”
      
      老子:“……”
      
      元始:“……”
      
      通天:“噗,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觉得这样也挺有意思的,深沉稳重一本正经的大哥如果真的不小心有了孩子,肯定很好玩。
      
      通天收到两个大白眼,立马噤声,只是颤抖的身体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
      
      老子捋了捋胡须,语重心长地说:“兔子姑娘切莫说这种玩笑话,既然你坚持,我就替你询问一番吧。”
      
      询问天道是很正式很庄重的事情,需要在特定的地方,进行特定的仪式才能成功。
      
      作为盘古大神元神所化的三清,出生时就获得了整整一成的开天功德,也是洪荒生灵里唯一能够直接与天道沟通的存在。
      
      为了对天道表示尊重,老子特意在八景宫中建造了一间密室,密室周围设下了无数禁制与阵法,哪怕是元始与通天,也不能随意踏入。
      
      此时,老子便带着三人进了密室。
      
      密室很宽敞,整体成黑色,莫名给人一种压抑感。
      
      地面上有一些图案若隐若现,透着神秘与庄重,似是用灵力凝结而成。上空紫雾缭绕,看得久了,竟会生出眩晕的感觉。
      
      涂兔有些震撼,这就是沟通天道的所在?地上的图文与空中的紫雾一定大有来历。
      
      “兔子姑娘,劳烦你站在圆环中心。”老子指向密室正中间,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圆环,圆环正中心是一个奇异的图案。
      
      “好。”涂兔老老实实站了过去,就见三清分别在三个方向站定,刚好成正三角形。
      
      “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开口,不能随意行动,否则冲撞了天道,可能就得不到答案了。”老子郑重的叮嘱。
      
      “好,我记住了。”这么一说,涂兔也严肃起来,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不敢动了。
      
      老子与元始、通天使了个眼色,随即袖袍轻扬,放出了一道太清之气。
      
      那气息一融入紫雾之中,便盘踞成一个银色圆环。
      
      见此,元始与通天也分别释放出玉清之气与上清之气,两气融入紫雾之后,迅速与太清之气汇聚,最终凝成了一个银色圆柱。
      
      霎时间,圆柱中蓦地亮起一道光柱,光柱直射而下,刚好笼罩住了正下方的涂兔。
      
      那一刻,涂兔仿佛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光柱,仿佛光柱上方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她。
      
      “天道在上,今三清遇疑,特来请示天道,还望解答。”就在这时,老子开口了。
      
      “日前,我等三人于西方地界至宝出世之处带回一女子,想请问天道此女的来历。”老子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涂兔却狠狠瞪了老子一眼,这厮说话不算数,居然来阴的。
      
      好吧,其实她也挺想知道自己究竟是何来历的,顺便看看天道能不能看出她穿越者的身份。
      
      结果,光柱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继而出现了一团飘飘渺渺的白雾。
      
      涂兔瞪着眼睛使劲去看,想看看白雾里到底有什么,结果看了好半天,眼睛都要瞪瞎了,却啥也没看出来。
      
      这特么……
      
      老子也有些疑惑,天道这是给了答案,可他居然没看懂。
      
      无奈,他只好询问第二个问道:“吾等还有一事想请问天道,涂兔腹中胎儿究竟是何人的?”
      
      这一回,涂兔更加感兴趣了,继续瞪着眼睛盯着光柱上方。
      
      情景顿时变了,白雾倏然化为黑雾,然而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涂兔暗自吐槽,什么破天道?搞得神神秘秘的,究竟说的是什么啊?
      
      孩子就是一团黑雾的?她还以为是太极图的呢,还是说,太极图就是一团黑雾?
      
      正琢磨着,黑雾居然又起了变化,一部分渐渐变白,最后竟是形成了一白一黑两条太极鱼,在光柱中缓缓旋转起来。
      
      三清猛地一怔,这图案,不是跟涂兔腹中胎儿的形体一模一样吗?
      
      一黑一白,一阴一阳,这是太极图?
      
      老子恍然大悟,原来那件先天至宝是太极图,他们此前猜得没错,孩子果然是太极图的!
      
      涂兔也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她还真是被太极图给弄怀孕了。
      
      此时,老子第三次发问:“敢问天道,太极图如今在何处?”
      
      这才是重中之重!
      
      那是属于他的至宝,怎能落入他人之手?
      
      涂兔对这个问题也很在意,就算那只是一件先天至宝,也是她夫君!
      
      光柱中,太极图案很快消失,这次却什么都没有出现。
      
      老子叹了一口气,天道居然不愿意告诉他们,是因为还没到他收获太极图的时间?还是说,得到太极图的人为天道所庇护?
      
      “问题已经问完,恭送天道。”老子拱了拱手,不管怎么说,得到前两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是大有收获。
      
      光柱瞬间消失,三道气息也各自回到三清的身体里。老子一言不发,带着三人离开了密室。
      
      等到了大殿,通天才迫不及待问道:“大哥,兔子肚子里的孩子果然是先天至宝的?”
      
      “是。那件至宝应当是太极图。”说到这里,老子意味深长的看向涂兔,戳穿了她的身份:“兔子姑娘,看来你一直都在欺骗我们。你根本不是太极图,只是一个小妖。”
      
      涂兔这就不满意了,理直气壮的吐槽道:“怎么就是我欺骗你们了?从头到尾我有说过自己是什么先天至宝吗?一直都是你们在说好不好?”
      
      三清无语,仔细回想一下,好像涂兔还真没说过自己就是那件先天至宝。
      
      一开始就是他们一厢情愿与众人争夺,然后不由分说将人带回了三清宫,最后又开始怀疑她的身份。
      
      “那你没有主动澄清,也算是一种欺骗。”现在真相大白,元始看涂兔是越发不顺眼了。
      
      不过一个金仙境界的小妖,有什么资格跟他们这样讲话?
      
      涂兔冷笑:“怎么?现在知道我不是先天至宝,就开始看不起我了?是不是还琢磨着要把我赶出去?”
      
      “兔子姑娘稍安勿躁,我们没有这个意思。即便你不是太极图,可与太极图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腹中胎儿也是太极图的,所以之前的条件依然有效。”老子出来打圆场,没想到这话倒是让涂兔更加生气了。
      
      她冷眼盯着老子,没好气地说:“你这是打算利用我找到太极图?别说我不知道太极图在何处,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你别想跟我抢夫君!”
      
      老子哭笑不得,通天捂嘴闷笑,还真被他说中了!
      
      老子无语,什么抢夫君?太极图本就该是他的掌中至宝。不过这个涂兔确实不太好安置,再怎么说,也怀了太极图的孩子。
      
      更何况,得通过她才能找到太极图。
      
      “兔子姑娘切莫动怒,太极图虽是你夫君,却也是天道言明与我有缘的宝贝,所以我定然不会放弃。我非是要与你抢夫君,我们之间也不是对立的关系,你不用把我们当作敌人。”
      
      老子好言相劝,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放弃太极图。更何况,他消失的那道神识恐怕也与太极图有关。
      
      他甚至怀疑,他的神识是被夺走太极图的人所消灭了。
      
      “哼。”涂兔抱着胳膊,依旧冷着一张脸。
      
      说来说去,不还是要抢夺太极图吗?
      
      “我知道兔子姑娘想找回太极图,但你是否想过,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找到了太极图也会被人夺走?到时候反而更加危险。”老子这可不是耸人听闻。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涂兔也就金仙后期境界,别说大罗金仙境界的高手,就是太乙金仙的妖族也能随手把她给灭了。
      
      果然,涂兔暗暗皱起眉头,她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就是不太爽三清的态度。
      
      之前是怎么哄着她的?现在又是怎么冷落她的?简直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过话说回来,跟三清合作其实是最好的选择了,至少三清不会夺得太极图之后就把她杀人灭口。
      
      见她态度松动,老子便继续说:“如今看来,太极图一定是被人夺走了,而且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说不定实力还在我之上。”
      
      涂兔眉毛抖动,她也猜到这一点了,夺走太极图的人,肯定是三清这个级别的高手。
      
      当初出现在她身边的人都有嫌疑!
      
      “所以我们现在拥有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敌人。兔子姑娘,我诚心打算与你合作,若是你愿意,我甚至可以收你为弟子,如此,也能免除你的后顾之忧,不知你是否愿意?”
      
      老子觉得,自己的太极图与自己的弟子是夫妻,也挺不错的。
      
      涂兔努力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提议似乎还行。跟着三清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也不用操心前途问题。
      
      但是,她并不想这么便宜了老子。
      
      “当你弟子也行,但是得找到太极图之后。”
      
      这样一来,找到太极图之前她与老子就是合作关系,而不是师徒关系,就不用看三清的脸色!
      
      至于找到太极图之后,当然是找到以后再说了。
      
      老子微微摇头,他如何看不出涂兔的想法?暗道还真是低估了她的奸猾。
      
      “便依你所言。那么接下来,就要靠你感应太极图的气息了。你腹中胎儿沾染了太极图的气息,只要太极图有动静,你应当可以感觉到。”
      
      “那要是一直没有动静呢?”涂兔心说,万一人家根本不使用太极图,那岂不是百年千年都找不到?
      
      “我们也会主动寻找,此事还得看机缘。”要是太极图一直不出现,老子也没有办法,只能说时机未到。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涂兔依旧住在八景宫的阁楼里,每天的生活清闲到长蘑菇,除了通天偶尔找她玩一下,老子只见面时打个招呼。
      
      元始就更绝了,压根把她当空气,时不时还冷着脸,鼻子里轻哼一声。
      
      涂兔当然也没给元始好脸色,经常扮鬼脸气他,看见元始生气又无法干掉她的模样,她就喜不自胜。
      
      “话说兔子,你到底是个什么妖?我怎么看不出你的原形?”这日,涂兔突发奇想摘了几片黄中李的叶子,打算尝尝味道,通天却凑了过来。
      
      涂兔咬了一口叶子,发现灵气十足,味道还甜甜的,当即把整片都吞了。
      
      含含糊糊说:“什么妖?我也不知道啊。”
      
      “你也不知道?你说你叫兔子,那会不会是个兔子妖?”通天心下一动,一指头戳在了涂兔额头。
      
      在涂兔愤怒惊恐的目光中,一抹白光窜入了她的身体,她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了变化。
      
      卧槽!
      
      涂兔大惊失色,眼睁睁看着通天变成了参天巨人,而自己在迅速缩小,最后竟是坐到了地上,黄中李的叶子也掉了一地。
      
      “还真是兔子啊!”通天惊呼一声,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你才是兔子!你们三清都是兔子!
      
      涂兔悲愤莫名,低头一看,自己还真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纯白兔子。
      
      原来她是一只兔子妖吗?
      
      “哈哈哈哈……毛茸茸的,好可爱。兔子,不如你当我弟子算了。”通天则是眉开眼笑,俯身把涂兔抱了起来,一手还撸啊撸,结果撸了满手毛。
      
      涂兔悲愤又无辜,一双红彤彤的眼睛死死瞪着通天,暗暗发誓等找到太极图之后,一定要把通天捶扁在地上。
      
      忽然,涂兔面色一变,一只小短腿猛地按住了腹部,腹中有动静!
      
      “太极图!”涂兔叫了一声,太极图有动静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未来的一天,找到太极图之后,老子与涂兔就太极图的使用问题产生了分歧。
    涂兔:它是我夫君,当然应该跟着我!
    老子:它是我的法宝,自然需要日日携带。
    涂兔:跟着我!
    老子:跟着我。
    ……
    眼看两人就要打架,通天建议道:不如白天让大哥带着,晚上跟着兔子?
    涂兔脸一红: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