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他第一次经历alpha的发情期,就差点让他以为这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此后的几天,他们一直不间断地在床上翻滚。
      医生所言不虚,越是顶级的alpha,发情的时间也就越长。他们在床上滚过了天昏地暗的五天,偌大的别墅里,浓郁信息素的气味犹如烧开的沸水,满溢得到处都是。所幸以前为发情期做的准备都在,omega还能靠每天勉强咽到肚子里的速食和水度日。
      到了第六天傍晚,alpha的发情期总算过去。结合热慢慢褪下,房间内部狼藉不堪,omega和他彼此都像经历了一场快感地狱的劫难,如今劫后余生,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个什么都不做的觉了。
      
      第七日清晨,摆脱了发情期的alpha神思混沌,他勉力睁开眼睛,怀中躺着犹在昏睡的omega。
      ……他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睡醒,头脑还有些不甚清明,alpha诧异地挑起眉梢,正打算坐起来,太阳穴就是一阵钻心的疼,他倒吸一口冷气,使劲按住了额头。
      ——霎时间,他想起了过去一周的所有。
      异常的发情期,极致渴求信息素与omega抚慰的丑态,以及现在还残存在身体中的,被情|欲浸泡太久的,反应迟钝的倦怠……
      这时,omega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他太累了,浑身上下就像被粗暴地拆过一遍,没有哪一处不是酸疼的。看见alpha坐起来,正捂着额头,他强忍着不适,也艰难地爬起来,打算对alpha伸出手。
      “……怎么样了?”他哑声问,“是不是还有点……”
      他关切的话语蓦然断在唇齿间——alpha的眼神冰冷无比,那其中甚至掺杂着欲将他除之而后快的杀意,有如尖刀一般,剜剐着他裸露的肌肤。
      “……闭嘴。”alpha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他看着自己名义上的妻子,现在,他和他挨得如今之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身上温软的热度,但这加剧了他竟被一个omega操纵摆弄的愤怒情绪。alpha的神情阴鸷,目光森冷,显出十足的憎恶:“……给我滚出去,马上,现在就滚!”
      他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这已经是他少有的强烈语气了。
      “……”
      omega的身体猛地一抖,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的嘴唇蠕动了两下,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他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最后,他也只能垂下头,轻轻地,同时又是苦涩地说:“……好的,先生。”
      
      长达六天的发情期,alpha极其眷恋那间浸润满了omega气味的小卧房,哭着闹着要在那里占有自己的标记伴侣,早早就把床单,墙壁,还有窗台搅和得一塌糊涂。omega环抱着肚腹,只披着一件单薄的睡衣,从alpha的主卧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蹒跚出来,肌肤上的吻痕青紫,指印深红,斑斑驳驳地渗了一身。沿路全是他们这一周胡天胡地的痕迹,信息素交融的气息仍然顽固地停留在空气里,无处不在,刺痛着他的眼睛。
      alpha的厌恶和暴怒就像一记劈头盖脸的耳光,这些纵情享乐的证据则是火辣辣的遗痛,令他头晕耳鸣,大脑懵懂。
      早该有心理准备了,他难堪地想,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omega扶着墙壁,先忽略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脏污,艰难地挪动到小卧房旁边的浴室里,打开热水,从上至下地冲刷着疲惫的身躯。
      热雾弥漫,水声哗哗,他靠在浴缸里,眼皮同时在不停地打颤。
      ……alpha感到恐惧了,omega望着水雾在磨砂玻璃上蔓延出无序的形状,他的愤怒,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害怕。
      
      过去的二十来年,所有omega人种发展进化的几百年,他们一直饱尝这样的恐惧:体质羸弱,力量微薄,发情期定时定点,从不迟到,总能精准无误地把他们变成没有alpha脱裤子就不行的性|爱机器。他们就像菟丝花,依附在alpha身上,难以挣脱,也无法挣脱。幸好alpha也会不受控制地被omega所吸引,两个人种才得以维持一点微弱的平衡,苦苦纠缠至今。
      被迫受制于人的代价是什么?
      被本能抑遏着,必须对另一个人种低头躬身的滋味又是怎么样的?
      omega昏昏欲睡,出神地想着。
      他的家族也算很有权势了,这样家族出身的omega,尚且无法得到自由和尊重,那些出身底层的o就更不用说了。在普罗大众眼里,omega最大的价值,除了承担繁衍的重任,就是安抚alpha吧。毕竟,一支拥有如此大的力量的人种,如果因为天性而暴动起来了,也是很麻烦的。
      ……所以,他才在害怕吗?
      omega迟钝地换了一个姿势,他跪在浴缸里,低着头,脊梁弯出一道优美的曲线,艰难而缓慢地清理着。
      有了未知病毒的影响,omega不会再有传统意义上的发情期,也不会再受到alpha的掌控;与之相反的,是alpha变得极度渴求标记伴侣的抚慰,并且极度缺乏安全感,充满暴躁易怒的尖锐攻击性……
      omega垂着眼睫,脸上的水珠一滴一滴地打下去,不知是疼出来的泪,还是热出来的汗。
      世上怎么会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他为发情期逼迫,社会角色和家族责任沉沉压在肩头,标记自己的伴侣手握大权,同样并不把他,把所有omega放在眼里,这么多年,这早已是他生活的常态。现在呢?仅仅是尝试了一次这种滋味,alpha便怒不可遏,自觉受到了冒犯和侮辱……
      热水的温度很高,但他依旧冷得嘴唇发抖,悲哀的凉意从骨头里渗出来,让他不得不哆哆嗦嗦地抱成一团。
      假如能永远缩在这里,永远不出去,这样就好了,他想。
      
      另一侧,alpha匆匆起床穿衣,第一次发情期,他就发疯吓退了家里所有的佣人,搞得现在根本摸不到手边的干净衣服,只能先在腰间围个浴巾凑合。
      缺席七天,要处理的文件和公务只怕早就堆成小山了。alpha强压怒火,未接来电和未读通知整整攒了好几页,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便又打进来了一个号码。
      “有事就赶紧说。”他阴沉沉地道,“我现在很忙。”
      好友永远带着笑意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知道你现在很忙!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声,感受如何?好不好过?”
      alpha抬手就要挂电话,好友急忙告饶:“唉唉唉,就问一声而已!看你气成这样,上次不是嘲笑我嘲笑得很欢吗?”
      “病毒的解药研发必须提上议程,给予优先开发权限,”alpha冷声道,“不能再拖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或许是看他提起正事,好友的语气也正经了起来:“刚才我看了科学院递上来的研究成分的报告,我觉得存疑吧,这玩意是不是病毒还两说呢。”
      “怎么讲?”
      “大部分研究人员,都认为这是一种新型病毒,监察官的倾向也偏这个,但还有一小部分人认为,这不是病毒,是自然进化的方向。”
      alpha嗤笑道:“进化方向?这是哪门子的进化方向?”
      “就……存疑吧,”好友说,“如果要把它当成病毒彻底解决,恐怕还是要从omega身上入手……他们决定先把alpha专用的阻隔剂搞出来,这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事情,你急也没用。”
      “从o身上入手?”alpha挑起眉梢,“怎么做,提取信息素吗?”
      “反正最坏的可能,也就是切个腺体吧。”好友回答,“现在提出的两种设想,一是按照omega阻隔剂的原理,如法炮制出alpha的阻隔剂,并且在这个基础上更上一层,说不定就能开发出有效的解药;第二种有点狠的,直接从标记o的腺体中提取出足够巨量的信息素,然后一劳永逸……嗯哼,你懂的。”
      alpha已经重新调整到了喜怒不兴的状态,他淡漠道:“假如用第二种方法,omega的腺体会遭受永久性损伤吧。”
      “是,所以我才说有点狠嘛。”好友说,“对了,还有件事,不过是小事。”
      “说。”
      “你知不知道,科院的人给这个病毒取了什么名字?”
      alpha勾起嘴角:“取了什么名字?”
      “逆转。”好友回答,“他们叫它,逆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