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见亲娘 ...

  •   
      真·天命之女·人生赢家寇依同学没有得到命运爸爸的回复。
      
      倒是夏冬梅女士觉得她病的不清,硬生生把人拖去弄堂里的老中医诊所。
      
      “冬梅姐你放开我他是庸医会出人命的!”
      
      夏冬梅“砰”地一声推开诊所门,寇依瞬间噤声。
      
      这老中医是有名的小气又记仇,要是得罪了他,今天开的药里恐怕会多出大块黄莲。
      
      老中医眯着眼睛给寇依把脉,浑浊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半晌,他才长叹道:“小姑娘,恭喜你啊,你这是喜脉啊!”
      
      寇依:???
      
      夏冬梅惊愕地张大嘴巴,猛地转过头瞪寇依:“是谁的?啊?我打死你这个小王八蛋!”
      
      “刚给老娘找到了亲爹娘!现在肚子里又多了儿子!你是皮痒是不?”
      
      “老娘养你还不够是吗?还得替你把儿子也养上?”
      
      寇依利索地跳开两步。
      
      她大长腿一迈,夏冬梅就追不上她。
      
      “我说冬梅姐啊,你这话说得没道理。你怎么知道我肚子里是个儿子?是个女儿不行吗?”
      
      “咱新世纪了,可不能重男轻女!”
      
      夏冬梅一听炸了:“你真怀上了?!是谁的种?”
      
      “你给老娘说清楚——有种别跑啊!”
      
      寇依溜得飞快,还刻意往老中医身后躲:“不跑能行吗,万一一尸两命怎么办?”
      
      “来来来,要打你打黄医生吧!他该打!”
      
      夏冬梅看老中医的眼光也不对劲了,大声道:“黄医生,这崽是不是你的?”
      
      老中医脑袋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眼看夏冬梅真要和他动手,老中医终于怂了:“夏嫂子,你看你这个火爆脾气。”
      
      老中医:“老朽可没说寇丫头怀孕了啊,我只是说她消化系统变好,吃饭能顺利吸收了。”
      
      “你看,这是不是好消息?是不是喜脉?”
      
      夏冬梅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
      
      寇依趁机拔了老中医一把胡子,毫不客气地拆穿:“得了,老头子,你就是听我骂你庸医,忽悠我夏姐出气。”
      
      “你说说你,这么大巴岁数了,还是这么记仇!”
      
      老中医半阖着眼,慢吞吞地说:“寇丫头火气有点大啊,来,黄爷爷给你开一副药去去火。”
      
      “黄莲二两是吗?”
      
      从小到大都是这套路。
      
      老中医伸手摸了一把胡子:“二斤免费送。”
      
      夏冬梅被一老一小气得够呛,开完药出了门,扔下一句“我去跳舞了”,撤了。
      
      冬梅老师是她们这一片区广场舞江湖有名的风云人物。
      
      古今中外,节奏快慢都能跳,从她步入广场舞江湖,就没有她拿不下的曲子。
      
      江湖人送“至尊舞王”的称号。
      
      因为经常跳舞,夏冬梅的身体非常结实。
      
      两个片区舞团battle时,在附加的骂战环节,对面没有一个人敢点夏姐的名。
      
      上辈子,寇依一直觉得冬梅老师至少能陪她到五十岁。
      
      这世界,谁知道呢。
      
      提溜着药包回家,寇依轻车熟路地从里面挑出黄莲扔掉。
      
      “当归、党参、熟地……”寇依叹了口气,“这么多年,连药方都不变的吗?”
      
      一样的。
      
      无论黄医生的性格、开药方式,还是亲人的爱好,都和上辈子没什么区别。
      
      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为什么她亲爹多出了俩女儿?
      
      “难道,是他早预料到亲生女儿是个不学无术的坑爹货?”寇依很快摇头,“不,我这么聪明帅气,他们怎么会嫌弃我呢?”
      
      说完这话,寇依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我亲爹娘这么多钱,没人帮他们花多可惜啊!”
      
      “对!我是在帮他们减轻负担!”
      
      怀揣着对亲爹娘财产数量的担忧,寇依把自己的兔子钱包揣进兜里,溜溜达达地出了门。
      
      钱包里的钱她数过,五块钱,足够她公交车坐个来回。
      
      “哎,支付宝乘车明年才能用。”
      
      “投币真是好不方便!”
      
      “我卡里的一千万什么时候才能用完……”
      
      公交车司机看神经病似的看了寇依一眼。
      
      寇依旁若无人地拉着拉杆,一路摇摇晃晃地来到终点站。
      
      清江区。
      
      S市有名的富人区。
      
      寇依亲爹娘的别墅(之一)就坐落在这里。
      
      她不确定两位最近在不在这里住,就是闲不住,来碰碰运气。
      
      说不定就认个爹呢?
      
      反正寇依不能接受煮熟的亲爹娘就这样飞了。
      
      “你好,进门登记。你是来干什么的?”
      
      寇依扯了扯自己毛边的袖子,理直气壮地说:“A31的新保姆!”
      
      门卫迟疑地看了她一眼。
      
      寇依有那么一丢丢的心酸。
      
      上辈子,门卫小哥对她可不这样。寇依作为这片别墅区最靓的仔,总能收到小哥最灿烂的笑容。
      
      帅还是上辈子的帅,就是没以前那么有钱罢了。
      
      人啊!
      
      “等下,我打电话问一下。”门卫小哥对这陌生面孔还是有点不放心。
      
      “我刚给王姨打过电话,她买菜去了,让我直接进去。你是叫小谭是吗?王姨说你没空的话,就让小黄给我带路。”
      
      门卫小哥拨电话的手顿住了。
      
      “我和小黄都没空,你自己进去行吗?”
      
      “哦,好吧。”
      
      “就直走,大概十分钟吧,里面最豪华那一幢就是。”
      
      门开了,寇依轻车熟路地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走了两步,趁着小谭转过头,寇依撒丫子跑了起来。
      
      “小谭和小黄之间的竞争还是这么激烈啊!”
      
      两个门卫最近因为谁升队长而僵持,小谭自己不能去业主面前刷存在感,自然也不会把这好事让给竞争对手。
      
      “我特么真是个天才!”
      
      寇依得意洋洋。
      
      要不是她上辈子和小谭混得熟,怎么可能顺利混进来?
      
      他们小区的安保级别很高,如果不是她,随便换个人都会被抓。
      
      不过,她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如果这个世界还和以前一样的话,王姨买菜二十分钟后就会回来,到时候难免她不会暴露。
      
      寇依在园区里蹭了一辆安保的电动车开。
      
      用得是上辈子小谭的账号和密码。
      
      门口。
      
      小谭:“咦,我的账号密码怎么在别处登录了?这系统出bug了?”
      
      在小谭重新登入之前,寇依成功来到了上辈子的家门前。
      
      抬头,她上辈子住的房间亮着灯。
      
      那里住了人。
      
      按照上辈子她亲娘的说法,那个房间在她回归之前,一直空着。
      
      现在住了人。
      
      寇依当场就唱了起来——“小白菜哟,地里黄哟;两三岁哟,没了娘喂~”
      
      寇依绕着这房子走了两圈,始终没胆儿敲门。
      
      万一她一进门,被她亲爹娘轰出去怎么办?
      
      轰出去倒罢了。
      
      要对方再来一句“我们没有丢过女儿”怎么办?
      
      最后一点念想都没了。
      
      别觉得她怂。
      
      换谁都这样。
      
      第三圈。
      
      寇依心想:“什么叫三过家门而不入?我这就是啊。”
      
      这是多么伟大的精神和情怀!
      
      还没给自己加完戏,正准备走第三圈,屋子里的人忍不住了。
      
      “小姑娘,你干什么呢?”寇依以前的房间窗口探出一个头。
      
      寇依一个哆嗦。
      
      她亲娘!
      
      “我我我我……”
      
      郑莲华女士皱眉:“你?你是谁?哪家的孩子?绕着我家转什么?”
      
      “我、我找人!”
      
      一声“亲娘喂”被寇依硬生生咽下去。
      
      “找谁?”
      
      “找、找妈呢!”
      
      郑莲华女士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你说什么?”
      
      寇依一瞬间将谎话编顺溜了——
      
      “阿姨,我没爹没妈的,又特穷,就想赶紧发财!”
      
      “人家说,您这房子风水好,绕着走走能转运。”
      
      “打扰到您了?我这就离开!”
      
      寇依心里快流出眼泪来。
      
      哎哟喂,对着自己亲娘也不能叫娘,这感觉,可真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郑莲华女士觉得这楼下的小丫头怕不是被封建糟粕给毒傻了。
      
      秉持着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心,郑女士亲自下了楼。
      
      瞧着眼前熟悉的身影,寇依心头一酸,开口就是:“阿姨,您好好想想,是不是丢了一个女儿!您看看,我像不像您丢的?”
      
      郑莲华女士:????
      
      这姑娘莫不是个傻子?
      
      刚想板着脸叫保安,目光落在寇依干干净净的脸上,一时间又心软了。
      
      “小小年纪好好工作,别光想着走捷径。”郑女士说,“你住哪一栋?我叫人送你回去。”
      
      不一样了。
      
      寇依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亲娘虽然和上辈子长得一样,可无论穿着打扮还是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
      
      上辈子是佛系居家女性。
      
      这辈子变成了干练的职场风。
      
      还是有什么东西变了。
      
      打醒来之后心里憋着的那口气,总算在这一刻散了。
      
      寇依的肩膀塌了下来,有气无力地说:“没事阿姨,我这就回去。”
      
      郑莲华女士看着小姑娘垂头丧气的离开,像一只被打败的小狗。
      
      她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叫住对方,最后又忍住了。
      
      王姨开着买菜车回来了。
      
      “夫人,您在看什么?咱们是来了个新保姆吗?”
      
      “您说奇不奇怪,刚小谭给我说,我们家保姆报我的名儿进来了。”
      
      “我家明明没进人啊!你说现在这信息泄露可不可怕?小谭也是的,安保不知道怎么做的!”
      
      说起小姑娘,郑莲华就想到了刚才楼下那一个。
      
      她的眼前又浮现出对方滴溜溜的眼珠子和灵光闪闪的眼睛。
      
      郑莲华进了门:“下周阿乐两姐妹搬进来,让她们住三楼。二楼的房间不许动。”
      
      “是。”在这件事上,王姨不敢多说一句。
      
      有些话大概是心里闷久了,亦或者是要迎接一对新的“女儿”,郑莲华难得吐露心声:“你说,她为了自己的儿子机关算尽,现在要知道她前夫主动认了两个女儿回来,会不会气得活过来?”
      
      王姨闷着不吭声。
      
      这话不是她能接的。
      
      郑莲华没再多说,只是心中冷笑不已。
      
      丈夫明知道她女儿丢了,心中一直不痛快,现在还装模作样将去世弟兄的女儿认回来,美名其曰补偿她两个女儿。
      
      早干嘛去了?
      
      还不是担心儿子不争气,又怕她这个外姓人染指他家的财产,培养出一对同姓的帮手?
      
      男人啊。
      
      郑莲华转身进了门。
      
      如果寇依在的话,她会惊讶地发现,这房间里的摆设和她上辈子一模一样。
      
      郑莲华坐在床头叹了口气。
      
      她的亲生女儿到底在哪里?
      
      ·
      
      此刻,天命之女·人生赢家·寇依同学正在园区里抱头鼠窜。
      
      小谭等一众保安正追着她满地跑。
      
      为了消灭她这个bug,小谭甚至不计前嫌,和小黄联手作战。
      
      寇依迈开大长腿,一边嗷嗷直叫,一边狂奔。
      
      每次眼看着要被抓住,都会窜进一条小道。
      
      “她真的不是这个小区的吗??怎么比我们还熟悉?”
      
      小谭觉得真是见了鬼了。
      
      他当然不知道,这些小路小道,都是上辈子他为了讨好寇小姐亲自讲的。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只会奔跑的杀手!”
      
      天见可怜!
      
      寇依的肺快炸了。
      
      但身后的保安小哥们为了这个月不扣工资,都拼了。
      
      “……钱就这么重要吗?竟然对一个弱女子痛下狠手?”寇依打心底里为小谭感到难过。
      
      但一想到如果被抓住她进派出所。
      
      这难过就瞬间不翼而飞了。
      
      “都是劳动人民,怎么要互相伤害呢?”
      
      叹着气,寇依身手矫健地拉开一辆车的副驾钻了进去。
      
      “哟,有人呢?”
      
      当然,这是废话。如果不是余光瞄到驾驶座上有人,寇依也不会拉车门。
      
      “哥们儿,帮个忙?”
      
      后一句寇依说得理直气壮。
      
      趴在方向盘上的戚寒舟睁开眼,抬起头,面无表情地望过来。
      
      “……打扰了。”
      
      寇依看到了驾驶座上人的脸,整个人的僵硬在原地。
      
      然后下意识就想拉开车门逃跑。
      
      哪怕门外有保安在追她。
      
      在这一秒,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在夏冬梅老师嘴里,今年的首富是灵动科技,而不是天澜地产了。
      
      在她被找回去之前,S市业界出现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案!
      
      灵动科技董事长的儿子,重伤了自己的父亲和弟弟,而后投案自首了。
      
      那位重伤自己亲人的年轻人,她之前在新闻上见过一次。
      
      眼下是第二次。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苏姚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白、路就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