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不喜欢我[快穿]》萧筱墨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10-01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恋爱小屋 ...

  •   恋爱小屋里的所有人最近都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戚善再也不粘着楚洲了。
      吃饭的时候再也不坐在楚洲的邻座和对面,在饭桌上也不再主动问楚洲今天过得如何,更不用说特意为他准备早餐了。那个粉红色的保温饭盒被楚洲洗干净送回来的时候,她直接就塞进了橱柜里,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相比于和楚洲待在一起,她现在似乎对闻悦带来的那只比熊小狗更感兴趣。
      
      按理来说,闻悦现在应该是最开心看到这种情况出现的人。但那一晚上不知发生了什么,不仅戚善没给楚洲发短信,闻悦也没有发。
      往日最受欢迎的楚洲一下子变得最不抢手了。
      
      “我真是好讨厌你。”
      闻悦盘腿坐在戚善旁边,看着自己的宠物狗摇着尾巴在戚善身边跑来跑去,一副谄媚得不得了的样子,心中就更纳闷。
      “明明我才是辛迪的妈妈,为什么它看到你就挪不动腿,比看到骨头还热情。”
      
      戚善把玩具扔远,辛迪又撒开四条腿把玩具球咬了回来,跑回到沙发上,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巴巴地看着戚善。
      戚善被它的憨态可掬萌到了,忍不住露出一个笑来,她把辛迪抱到自己的怀里,右手挠着辛迪的下巴:“可能是因为我的魅力已经突破了种族的界限了吧。”
      
      闻悦听了这话,忍不住嫌弃地看了过来,觉得戚善真是自恋。
      但是哪怕她不喜欢戚善,也不得不承认眼下她扎着马尾辫穿着白毛衣,低头温柔逗辛迪的样子,真的好看得像一幅画报。
      她想,楚洲喜欢戚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哪个男人能拒绝得了戚善这样的女孩?凭良心说,闻悦觉得自己要是男孩子,一定也会对戚善有好感。
      
      那一晚上闻悦约楚洲出去吃饭,楚洲的拒绝表现得实在是太明显了,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都透露出一个意思:请远离我,我对你不感兴趣。
      闻悦从小就是家里捧着长大的,虽然楚洲很优秀,但是她的自尊心也让她无法一直厚着脸皮追求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倒是放弃楚洲后,闻悦发现自己能够和戚善好好相处了。
      
      “哎,我问你一件事。”
      闻悦磨磨蹭蹭地坐到戚善旁边,拿手指戳戚善的手臂。
      戚善头也不抬:“我不叫哎,我有自己的名字。”
      “好吧,戚善。”闻悦说话吞吞吐吐:“我就想问……嗯……那个……你身上这件毛衣是你店铺里的吗?”
      她小小声:“我昨天在你的店里看了,并没看到这件衣服。”
      闻悦从小家境优渥,接触过的好品牌不少,穿的衣服都版型好剪裁流畅,看衣服的眼光称得上是很高。按理说普通的衣服是很难入她的眼的,但是每次看到戚善穿的衣服,闻悦都挪不开眼。
      这些衣服实在是太好看了!闻悦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又多样的设计,更何况看起来材料质地都不差。
      戚善外貌本就出色,穿上这些衣服后,人就更加闪闪发光。
      现在她和戚善关系不算差,那么问她要一个购买渠道不算什么吧?
      
      “是快要上架的新款,怎么,你喜欢吗?”戚善挑眉看她,见她点头继续道,“这些衣服我都可以送你一套,只不过我上新那天你可以帮我宣传一下吗?”
      闻悦爽快答应:“没问题!”
      ……
      
      楚洲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这些天自然感受到了戚善的变化。
      但他安慰自己:反正早就想让戚善放弃,这一切正是他起初期待的样子。
      
      只是,为什么对上她疏离的微笑后,他竟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在戚善主动和了赵申出去一日约会后到达了顶峰。
      于是楚洲把自己有很多恋爱经验的兄弟约了出来。
      
      “楚洲你太好笑了。”
      
      在楚洲皱着眉头说完最近发生的事情后,潘仁源忍不住拍着桌子哈哈大笑。
      其实今天楚洲喊他出来的时候他还不乐意。他最近和刚交往的小模特打得火热,哪有空和楚洲这块木头见面?可是楚洲在电话里说了是感情矛盾,潘仁源顿时就来了兴趣,把小女友哄好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跑车来到了约定好的咖啡厅里。
      他和楚洲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来身边的兄弟们都陆陆续续地谈了好几个,只有楚洲像是唐僧在世一样,在学校时忙着学习,毕了业后又只顾着工作。那么多白富美追在身后,这厮硬是心硬如磐石,纹丝不动。
      
      前几日潘仁源和其他兄弟聚餐的时候,还说起楚洲被他妈塞进了一个恋爱节目的事情。当时大伙儿都说楚母是想儿子谈恋爱想疯了,楚洲那种人,冷冷清清的,看起来就是个孤独终老的命,去恋爱节目找对象,这可真是病急乱投医。
      可是闲杂爱,潘仁源却忍不住想: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你觉得你不喜欢这个女孩,可是你看她和别人约会你又不开心?”
      潘仁源觉得自己以前高看楚洲了,他这人似乎没看起来那么聪明。
      “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不喜欢她?”
      
      楚洲楞了一下:“因为……我觉得自己喜欢更有内涵一点的女孩?不是只看外在条件的那种?”潘仁源第一次看楚洲露出这种迷惑的神态,“我问她对我的印象的时候,她只说觉得我长得有点钱。”
      他蹙眉:“她一点都没夸我的性格。”这话说得有些心酸。
      还不等潘仁源说什么,他就又自言自语:“如果我们再一起了,这种关系是不牢固的……万一有一天出现了一个比我更好看更有钱的人呢?”
      
      想到这画面出现,楚洲不由心梗。
      他总结:“所以我不能和她谈恋爱。”
      
      潘仁源听了这哥的神逻辑推理,不由跪了:“所以你俩八字还没一撇,你就自己在脑海中排演好了你俩的未来?”
      “先不说这姑娘是个怎样的人,”潘仁源收了笑,认真地看着楚洲:“但是我印象中的楚洲可不是这么一个又怂又自卑的人。”
      或许是从小太顺利,潘仁源发现楚洲在感情上一点都不勇敢。
      
      楚洲未尝不知道自己这一次表现得太不像自己。
      只是——
      
      他叹了口气。
      “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女孩。”他垂眸,修长的手指摩挲着陶瓷杯,“我觉得……我觉得她很多地方都很吸引我,让我很难不去关注她。”
      事实上,现在的戚善对楚洲的影响已经很大了。
      他疑惑:“明明第一天见面的时候,根本没有这种感觉。”
      
      看到好友为爱困惑,爱情老手潘老师上课了:“正常,感情总是来得莫名其妙。”
      他故作老成地长吁短叹一番,又忍不住和楚洲分享了自己这么多年来无数次被丘比特之箭突然射中的经历,从初中时在学校走廊突然碰到的隔壁班花,一直说到最近这个在展会上突然看对眼的小模特。
      最后总结:“爱情就是这么不可控制。”
      
      楚洲忍不住怼他:“我和你不一样。”
      他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有心动的女生。可这么多年来,潘仁源这厮单身的时间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月,他的心动都快泛滥成灾了,一点都不值钱。
      
      “都是谈恋爱,你这人怎么搞歧视。”
      潘仁源听了这话,很不开心,他是来上课的,可不是来被怼的:“我的真心就比不上你的真心吗?哪一次谈恋爱我不是奔着结婚去的?我从来不耍流氓。”
      只不过是从来没有成功罢了。
      
      楚洲嘲讽:“这世界上的所有女孩都该庆幸你生在了一个不能重婚的年代。”
      
      潘仁源懒得和这个杠精说话。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感动华国的好兄弟代表,被楚洲这么嘲讽,还心甘情愿给他排解感情上的烦恼,贡献出自己本来就不多的智慧:“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勇敢一点,如果结果好的话,你就解决了自己的人生大事啊!哪怕你这次倒霉,两人走不到一起,那也没什么。”
      潘仁源拍了拍楚洲的肩膀,语重心长:“男人嘛,受点伤,挺一挺就过去了。”
      
      见楚洲若有所思,潘仁源挑眉,又问:“万一你就这么放弃了,转头就看这姑娘被别的野男人拐跑了,你后不后悔,心不心痛?”
      楚洲皱起眉,脑中不由想象出戚善穿着婚纱被赵申抱在怀里的样子,顿时被这画面刺激得倒吸一口气,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觉得自己真的被潘仁源开导透彻了。
      他沉声:“兄弟,今天多谢了。”他拿起车钥匙就要离开,“要是成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楚家唯一的继承人送的礼物,能差到哪里去?
      想到自己最新看中的跑车,潘仁源忍不住坐在座位上喝了一口咖啡,味道有些苦,可他这心呐,却甜的不得了。
      他祈祷:“希望这姑娘有点效率,赶快把楚洲给收了。”
      话说城外的寺庙好像求姻缘很灵?要不他替楚洲去求一个?
      为了跑车,一切都值得。
      ……
      
      这一晚,戚善正在工作室内埋头画图纸,小助理突然跑过来打断了她。
      “善姐,外面有大帅哥在等你!”
      
      戚善好奇,“大帅哥?”
      
      小助理兴奋地脸都红了,“反正是超级正点的一个大帅哥!他就楼下等了待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了,刚才工作室里的小艾就鼓起勇气跑过去问他在等谁。你猜怎么着?他说我在等戚善。”
      没想到生活真能成为偶像剧。
      小助理捧着脸,都想要尖叫:“姐,他在等你!”
      
      戚善没想到楚洲的转变会这么快。
      她把笔记本一关,收拾好东西,背起自己的包就要下楼了:“那我今天进来就先走了,制衣厂那边你帮我催着点。”
      说着就大步往门外走去。
      
      戚善下楼的时候,就看到楚洲正斜靠在车上,双手抱胸,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好歹是这个世界的攻略对象,本就是千百万人中的佼佼者,长得英俊高大,形象好气质佳,穿着黑色大衣的样子又内敛又迷人。楼里不少女孩都在窗户边悄悄看他,同时不由猜测这样一位出色的男士等的是谁。
      等看到戚善从楼里出来,楚洲直起身子迎了上去,大家的疑惑顿时解开,既觉得恍然大悟,又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那是戚善。
      
      “怎么今天突然想到要来接我?”
      外面的风有些大,戚善拢了拢围巾,看楚洲:“有什么事情吗?”
      
      楚洲听出了她的嘲讽,后耳根悄悄红了。
      他拿出放在副驾驶的一大束包扎漂亮的鲜艳欲滴的红玫瑰,虽然有些羞涩,但还是努力直视戚善的眼睛,让自己看起来更真诚一点。
      “我只是……想和你道个歉。”
      第一次送花,楚洲难免动作有些不熟练,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捧着红玫瑰道歉?
      戚善被逗笑了。
      
      楚洲看她微笑,心中放松一些,低声:“那个晚上,我不该让你一个人等到那么晚。”
      他后来走了自己母亲的关系,私自去找导演组,把那天晚上的录像拿到了手。在看到戚善一个人孤零零地把饭菜做好,饿着肚子在沙发上等大家回来的样子,心中又是心疼又是自责。
      
      楚洲本来以为闻悦邀请了他,那么戚善肯定也邀请了其他人,却不知道节目组不按牌理出牌,只给了闻悦一人这个权利。
      他低着头,一米八五的男人低着头,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镇定从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样在她面前认错。
      他哑声:“阿善,对不起。”
      
      戚善觉得这一刻他的眼神竟然和辛迪有点像。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你没做错什么。”
      戚善低头闻了闻花,抬眸看他,眼中带笑:“你说些其他让我开心的话?”
      
      其他让她开心的话?
      我喜欢你。
      可是节目组不许嘉宾们私自提前告白。
      
      于是楚洲只能上前一步,克制地抱住了戚善。
      他说:“阿善,对我好一点。”
      

  •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快乐宝贝们!!我已经成为家国梦大佬,沉迷建设社会主义。
    小潘是我今日快乐源泉,写他很顺畅,一点都不卡。
    马上就会甜蜜恋爱,然后我要写个傅瑛的番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