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小白花有刺 ...

  •   重樱有些于心不忍。
      
      她刚才回顾了下剧情,终于想起了这四婢是谁。
      
      这四名婢女分别名为“春夏秋冬”,是千重樱的贴身侍女,千重樱被宫明月带进国师府后,便一直由她们服侍着。
      
      千重樱在国师府住了两年,她们也侍候了千重樱两年。后来,千重樱被宫明月的六弟子所惑,闯入禁地,连累四名婢女被宫明月处死。
      
      那时她们也向千重樱求救过,千重樱是个恋爱脑,脑子里只有她的师父宫明月,根本没把她们的性命放在心上。
      
      四婢死后,宫明月随便给她安排了新侍女,四婢也早已被千重樱抛之脑后。
      
      四婢的确是被千重樱连累的,着实不该死。
      
      原书剧情是这样的,千重樱身为宫明月的徒弟,不知不觉对宫明月生出不一样的心思,被慧眼如炬的六师兄看出来。
      
      那六师兄不怀好意,骗她宫明月早已心有所属,心上人的画像就藏在被列为禁地的日暖阁中。
      
      千重樱决心要探清宫明月心上人的秘密,趁着夜色已深,四婢打盹的功夫,悄悄溜出自己的住处,与六师兄里应外合,闯了禁地。
      
      结果被日暖阁内的机关阵法所伤,险些丢了小命。
      
      此事引得宫明月雷霆震怒,罚了不少人。
      
      当夜轮值的侍卫,侍候千重樱的婢女,甚至其他无辜的师兄师姐,无一幸免,只有千重樱未动分毫。
      
      四婢就是在此次事件中被宫明月以护主不利的理由处死的。
      
      重樱看到这段剧情时,和千重樱一样以为,宫明月处罚所有人,唯独对她十分怜惜,这是作者在给读者发糖。
      
      如今想来,简直想穿回去打死被女主带偏的恋爱脑。
      
      宫明月哪是舍不得责罚千重樱啊,分明就是怕损坏她的身体,影响千重曦复活。
      
      那些被此次禁地事件无辜连累的各位配角,才是最惨的,尤其是为此事丢了性命的春夏秋冬四婢。
      
      重樱思前想后,心中有了主意,迎上宫明月望过来的目光,小心翼翼开口:“师父。”
      
      宫明月只是望着她,并不说话。他在等她的下文。
      
      “可不可以饶了她们几个?”重樱扭扭捏捏,一颗心几乎提到嗓子眼。
      
      假如她没有看过大结局章,大概会和与千重樱一样,笃定宫明月有意偏爱她。
      
      然而真正的宫明月,就如同他的本体,心黑手毒。
      
      向他求情,无异于是虎口拔牙,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搭了进去。
      
      “是樱樱犯的错,不该连累无辜之人。”重樱咕哝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将剩下的话说完。
      
      算了,她用了千重樱的身体,这四名婢女的性命是千重樱留下的债。
      
      是债总是要还的。
      
      “她们护主不利,理应受罚。”果然,宫明月用了原书的理由。
      
      “樱樱是她们的主子,她们犯错,是樱樱管教不严。祸是樱樱闯下的,樱樱愿一力承担。”重樱想赌一把,赌宫明月暂时不会要她的性命,因为时机未到。
      
      “樱樱可知她们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宫明月笑了起来,大概在笑她的天真。唇边弧度淡淡扬起,美得惊心动魄。
      
      重樱喉中一哽,说不出话来。四婢在原书里被宫明月砍了脑袋。
      
      宫明月见重樱面色微僵,心情很好的样子。他用手轻轻抚着重樱的脖子,动作温柔暧昧。
      
      蛇是冷血动物,他的指尖略微带着点凉意,重樱被拂过的地方,肌肤冒出一粒粒小疙瘩。
      
      “她们共有四颗脑袋,樱樱要替她们担罪,这一颗脑袋怕是不够砍的。”
      
      重樱面颊陡然失了血色。
      
      “还要替她们担罪吗?”宫明月笑吟吟地问。
      
      重樱转头看向四婢,四婢眼泪汪汪地望着她,眼中满是祈求。
      
      从前只是一堆文字,此刻却成了有血有肉的四个人。
      
      终归是四条活生生的性命。
      
      重樱做不到见死不救。
      
      重樱抬起手,抓住宫明月的手臂,带着点撒娇的意味,声音却是略显干涩:“师父不舍得重罚樱樱的,对吗?”
      
      原书里千重樱每次向宫明月撒娇,宫明月都会答应她的请求。他溺爱她,溺爱到骗过了所有人。
      
      表面的样子还是要做做的。
      
      “樱樱是为师最宝贝的徒弟,为师当然舍不得要樱樱的性命。”
      
      重樱正准备松一口气时,宫明月幽幽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樱樱无视为师立下的规矩,私闯禁地,合该重罚。”
      
      重樱这口气憋在了喉中,脸色一白。
      
      “来人,将千重樱带出去,鞭笞三十,以儆效尤。”宫明月唇边的笑意转冷,抓住重樱的手,迫使她松开他的手臂。
      
      重樱:“……”
      
      宫明月一声令下后,走进来两名一身劲装的女侍卫。这两人分别名为白露和谷雨,是宫明月的心腹。
      
      她们停在重樱的床畔,恭声道:“得罪了。”
      
      重樱不及反应,就被她们拽出了暖和的被窝。一阵冷风扑面而来,重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白露和谷雨一左一右锁住她的双臂,抓着她往外走。
      
      重樱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宫明月。
      
      宫明月依旧坐在床畔,肌肤冷白如玉。俊美无俦的一张脸,一半隐在阴影里,看不真切。
      
      重樱略微迟疑了一瞬,被她们带着出了门。
      
      屋外天色已黑,苍穹上挂着一轮皎月。约莫刚过十五,明月又大又圆,皓白的月色铺满大地。
      
      重樱踩着月色,被带到了刑台上。
      
      刑台中央垂下两根铁链,白露和谷雨分别抓起一根铁链,套在重樱的手腕上。
      
      宫明月远远跟在他们身后,神色不明地看着重樱的背影,重樱转过脑袋,对上他的目光。
      
      重樱受罚的消息,不知是谁传了出去,不一会儿,刑台下陆陆续续多了些人影。
      
      不是宫明月的弟子,就是府里的下人。
      
      四婢跟了过来,满目含泪地在刑台下跪着。
      
      宫明月的贴身侍从小石头搬了一张梨花木的椅子过来,伺候着宫明月坐下。
      
      小石头的唇角紧紧绷着,手脚哆嗦,看得出来很紧张。
      
      宫明月连最心爱的小徒弟都舍得责罚,此次禁地一事,恐牵连甚广,人人自危。
      
      重樱本来还有些惧怕,不知是不是麻木了,心底居然平静了下来,甚至有心思打量着站在刑台下的人。
      
      原书就提到过,宫明月是个颜控,他收的弟子个个都相貌出众,重樱扫了一眼,很快就认出这具身体的师兄师姐们。
      
      除了逃跑的宫六,共有八人,所着衣裳料子华贵,与仆从大不相同,并排站着,好似头顶的月辉都汇聚到了他们身上。
      
      他们或是惊惧,或是疑惑,或是漠然,表情各异,只有一名男子神色担忧,紧紧盯着重樱,欲言又止。
      
      谷雨拿起一条鞭子,对着宫明月抱了抱拳。
      
      宫明月懒洋洋地倚靠在梨花木椅中,以左手撑着脑袋,微微颔首。
      
      谷雨走到重樱身后,低声说了一句:“得罪了,十姑娘。”
      
      “刷”的一声,一道鞭影落在重樱的后背。
      
      “小师妹!”那原本担忧看着她的男子,忍不住惊呼出声。
      
      重樱整个人像个弹簧一样,猛地弹跳了一下。
      
      锁链扣住她的手腕,禁锢住她的身体,所有的挣扎和反抗都是徒劳。
      
      痛!
      
      火辣辣的痛!
      
      浑身的力气被这一鞭子抽了个干干净净,双腿不自觉发软,要不是锁链吊住她的身体,她恐早已丢脸地跪了下去。
      
      重樱后背有温热的液体滑下,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鲜血。
      
      她的脑袋垂了下去,发丝从鬓边垂落,掩住半张面颊。
      
      满腔救人性命的热血,恍若被这盆冰水“哗啦”浇灭了,只剩下一片透心凉。
      
      重樱的身体止不住地抖了起来。
      
      这才一鞭,三十鞭下来,她岂不是人都没了。
      
      神思恍惚间,一道红影由远及近,出现在重樱的视野里。
      
      是宫明月起身,朝着她走了过来。谷雨收了鞭子,退到一旁。
      
      重樱微微抬了下眸子,映入眼底的是宫明月深邃漆黑的双目。
      
      蛇天生冷血,他总是用这样多情的眼神看千重樱,让千重樱迷失在他的温柔里。
      
      重樱不是千重樱,不会被这样的眼神迷惑,她深知这双多情的眼眸背后,是蛇的阴冷毒辣。
      
      宫明月停在重樱身前,伸出手,托起她的下巴,将她打量了一遍,似乎有些心疼:“樱樱,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如果反悔,师父就会放过我吗?”
      
      “当然,举府上下皆知,为师一向偏袒樱樱。”
      
      “师父可不可以也放过她们?”重樱转过脑袋,看向跪在刑台下的四婢。
      
      宫明月刚暖起来的眸子,霎时间堆满阴鸷:“为师的宽容大度,只属于樱樱一个人。”
      
      这样肆无忌惮又独属于千重樱一个人的偏爱,怪不得原主不知不觉对他生出情根,痴心迷恋。
      
      “樱樱已经挨了一鞭子,若此时放弃,岂不是半途而废。”重樱歪了歪脑袋,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重重地喘了口气。
      
      她没别的毛病,就是容易钻牛角尖,一旦犯倔,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是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狠性子。
      
      闺蜜不知吐槽了她多少次,说她总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倔强害惨。
      
      这个毛病目前是改不了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